重口乳道扩张&美女把腿扒开让我添下面

换一个场面,上阵父子兵,是很澎湃的场景;

        

但有黄虎这帮人绝对的实力压制,李云天和李家老爷子这对父子兵,充满了悲壮。

        

“老三,从此时此刻起,你不再是我老李家的家主!”李家老爷子断然道:“由老大接手家主的位子。”

        

“老大,这个时候让你当家主,是我的私心!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有唯一的一个要求:你就算是死,也不能辱没了老李家的先祖!”

        

“爸,您放心!”李云天毅然决然的应道:“舍我李云天这一条命,也断不会丢了李家的脸面!”

        

“好!”李家老爷子一幅老怀大慰的样子,大笑道:“你我父子,难得今天同上战场!”

        

笑声中,李家老爷子将脸转向了黄虎。

        

黄虎此时此刻的表情已经相当危险。

        

李家老爷子这个时候伸头,坏了黄虎所有的好事,已经被黄虎拉到了必杀名录中。

        

“哈哈哈!”李家老爷子笑的更狂放了些,一头白发在这样的场景中,愈加让人感觉到了一股悲凉。 

        

“云天!”

        

“父亲!”李云天挺起胸,傲然站直了身体。

        

“今天,你我父子,同死!”

        

“好!父亲,今天,我愿意与父亲,同死!”

        

李云天父子的一说一应,

        

让李家人集体寂静。

        

有一部分李家人心中,某种被埋了很长时间的情绪,渐渐的拱土出了芽,并且迅速成长。

        

“呵呵!”黄虎森然冷笑道:“还真是感人的一幕!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们父子这么壮烈的表演,不过是一场闹剧。”

        

“既然你们父子想要同死,我就成全了你们,让你们李家这对父子,去地狱里再找个舞台好好的表现父子情深吧!”

        

说完,黄虎身上的武王气势立即飙升,带着股非常凛冽的味道。

        

他缓缓的举起了一只手。

        

对付李云天父子,身为武王的黄虎,一只手已经足够了。

        

在武王的气势压迫中,李云天如承受了大山般的重压,但他咬牙撑着。

        

腰不能弯,膝盖不能屈;

        

人!不能跪!

        

李家老爷子毕竟年纪大了,承压能力差了一些,腰背显露出些将要弯曲的趋势。

        

好在一些觉醒的李家人,顶着黄虎的气势压迫,纷纷走到了老爷子的身边,将李家老爷子扶住了。

        

他们集体面对着黄虎一帮人,虽然还有些畏惧,但动作却坚定无比!

        

“李家人,可以死!却不可以跪!”李家老爷子使劲全身的力气,大喊了一声。

        

“李家人!”

        

“能死!”

        

“不能跪!”

        

围着老爷子的李家人,相互勾着手臂,成了一个整体,连喊声也齐整整的。

        

虽然他们是普通人,但这时候却有了一股子沙场点兵的壮怀激烈。

        

另有一半的李家人,都匆匆忙忙的远远躲开。

        

虽然场面有点混乱,但只要仔细看,依旧能分辨出,这帮人领头的,正是李云飞。

        

黄虎没管逃跑的李云飞一帮人,而是凶相毕露的看着敢与他正面硬刚的李家人。

        

“既然你们都想死,那就去死吧!”

        

黄虎将早就蓄力的一只拳头打了出去。

        

武王一击,对李家包括会点武的李云天来说,都是一场逃无可逃的灭顶之灾。

        

李云天浑然不惧,大吼道:“同死!”

        

李家老爷子几乎同时吼出声:“同死!”

        

一半守着老爷子的李家人也同声大吼:“同死!”

        

这份临死前的悲壮,对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但却让那些跑开的李家人,都驻足回望。

        

有不少人的脸上,露出了惭愧的神色。

        

李云飞也停住脚,回头看着那些正面迎战黄虎的李家人。

        

与其他李家人不同,李云飞的一只嘴角向上翘起,讥讽味道十足。

        

“与其壮烈的死,不如卑微的活!人都死了,壮烈有个屁用?”李云飞心里暗自想着:“我家老头就是傻子中的大傻。你们都死吧,死了干净,你们都死了,以后李家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一个人的了!”

        

李云飞看着黄虎的拳头前飞出了一股激烈的劲气,直扑正怒吼着的那些李家人,嘴角挂起了残忍又冷酷的笑容。

        

与李云飞的神情差不多,黄虎脸上也浮现出了残忍与冷酷!

        

对黄虎来说,普通人不敬武王,这原本就是大罪,死不足惜。

        

“一群蝼蚁!”黄虎道。

        

但黄虎的话音未落,一道流影拖着幽蓝的光尾,凌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从拳风的前方闪过。

        

流影去势不减,以绝对的高速一头撞进了庄园的主体建筑上,伴随着一声巨响和一阵地动山摇,庄园的主体建筑轰然倒塌。

        

而黄虎的眼前,陡然升起了一片鲜艳的红色,铺盖住了他的所有视线。

        

“什么人?”黄虎大喝一声。

        

回答他的是一阵比他的拳劲更加猛烈好几倍的拳风!

        

拳风中,隐隐响起了一道低沉的龙吟。

        

极致的危险,让黄虎全身的汗毛倒竖,根根站立了起来。

        

“升!”

        

“龙!”

        

“拳!”

        

傅凤雏的声音,在庄园里炸响,一字一爆,震的黄虎一帮人心胆俱颤。

        

比傅凤雏的声音更让黄虎一帮人胆寒的,是将他们笼罩住的真实拳风,带着一股惶惶如同灭世的气势,誓要将他们绞杀!

        

“傅凤雏!你敢跟我们作对,傅家想灭族吗?”黄虎被傅凤雏荡起的拳风逼的节节后退,气急败坏的喊。

        

傅凤雏来的太快,而且又是直接将小破车当飞机开来的,开始黄虎没认出来人。

        

等到傅凤雏出拳,还自报拳名,黄虎立即就知道今天坏他好事的人是谁了。

        

刚才黄虎打出去的拳风,尽数被傅凤雏接住,又无间隔的反打。

        

“就凭你们,也想灭我傅家?你当我傅家和李家一样?”傅凤雏没心没肺的立即回道。

        

包括李云天在内,一群惊魂未定的李家人,刚恢复了点,又被傅凤雏无意中暴击了一把。

        

嘭嘭啪啪……

        

像爆竹炸开的声音似的,一连串的闷爆声在庄园里响起。

        

升龙拳是傅凤雏能和武皇硬扛的最强拳法,对付一群宗师大宗师,玩似的;

        

唯一的武王黄虎,也被傅凤雏的升龙拳,打的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

        

一拳过后,傅凤雏的身体才飘然落地,威风凛凛的站在那儿,像一杆笔直指向天空的标枪。

        

她的面前,那帮黄虎的兄弟,除了有数的几个大宗师外,其余的人,全都爆成血雾,让庄园的空气中凭添了一份潮湿,隐隐还有一点甜味。

        

场面爆炸而惊悸,但并不血腥。

        

黄虎是唯一一个还能站在傅凤雏面前的敌人。

        

傅凤雏没再说话,而是飞身到了一堆废墟边上,连续扫了几扫,拳风激荡,几下就将埋在里面的小破车蓝火扫了出来。

        

“给你看东西。”傅凤雏回头看了眼黄虎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