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下面剃了小说/修仙纯肉

虽说闺阁名讳, 按照从前的规矩,是不可以轻易流落在外的,但姑苏城这里民风一向散漫自由, 沈、叶几家女眷又有才名在外,便是广陵、金陵文坛, 都有人听说过如‘华清宫人’这般的别号,而冯犹龙这样的叶家密友, 自然知道叶昭齐正是叶仲韶那十三四岁的大女儿, 而叶华生这样的远支族亲, 也不由得惊呼道,“竟是昭齐所做?这孩子多大了?看来我家又出一雏凤凰!”

        

冯犹龙自然也做出惊讶喜欢之色,心中做如何想,不会随意显露出来,偏偏沈君庸指着他笑道,“老龙,我知道你想什么,你道我们又要造个神童出来么?实话告诉你, 这戏, 唱词的确有经我们长辈润色,但骨架、立意, 却全是昭齐自己, 她来了,你便自己问她罢!”

        

说着,便自去厨房安排茶水, 倒是自在得犹如在自家一般,叶昭齐此时也从楼上下来,含笑福身问好, 人细察她举手投足,见叶昭齐出脱得形容清秀、举止大方,头发半长不短,在脑后束成买活军这里常见的‘大光明马尾巴’,身穿对襟立领夹袄,下着藏蓝色垂裤,虽然未着袄裙,但俨然仍是大家风度。不由都是暗暗点头,冯犹龙便请叶昭齐坐主座,叶昭齐笑道,“我在末位相陪,几位世叔稍候,我娘去上课了,应该一会就能回家。”

        

大家自然不免略问几句叶、沈在这里的生活,得知如今叶仲韶并其妻都辞去了学校教师的工作,办了个戏社,每日除了去学校上课之外,便是安心写戏,而沈君庸反而受聘做了海商账房,今日是他东主出海去了,交易所休市,他暂无别事,便过来叶家指点叶昭齐功课云云。

        

其余几家人,除了年过五十的两个老太太之外,都是必须工作,而便是那两个老太太,也出去教书,自家也跟着上课,平日是很忙碌的,因此白日里家里人口并不多,今日也是恰好,叶昭齐她们今日是刚考试过,这才闲在家里,和冯犹龙人撞了个正着。

        

买活军这里不分男女都要出去做事,这是冯犹龙等人早已知道,却还正在习惯的事情。这样白日登门,女眷也在下首陪客的情况,在姑苏城更是绝不会出现,不过沈君庸和叶昭齐倒都十分自然,而冯、叶,一个已经是五旬老者,和叶昭齐年岁相差,已经到了即便是收为女弟子,也不会引来众人非议的地步,另一个也是年长族亲,因此大家很快便谈得起兴,倒忘却了尴尬。冯犹龙先问叶昭齐道,“是如何想到以退婚为题?这个立意很新鲜!”

        

叶昭齐笑道,“这其实也是长辈指点,因我们不是职务创作,想要领演出补贴,是要有一定规范的。需要体现买活军处的新政策,新规矩,若是能叫百姓们明白了新规矩其中的道理,才能通过审核。如此一来,南曲常用的那些才子佳人故事,便全用不得了。”

        

“只我们家除了君庸舅舅以外,均都不善北调,故事还是要从这些情怨情痴之人身上去找。世伯父尝撰《情史》,便可知晓昭齐所言,凡南曲成戏,少不得婚姻恩怨、悲欢离合。没得这些,百姓们不爱看呢。”

        

别看昭齐年纪幼小,但侃侃而谈却是言之有物,又提到自家为何选了《鸳鸯错》的退亲戏码,“且我们这里,离婚的人为数不少,尤其是父母从小定下的婚约,买活军到来之后,退亲的也很多。多数都是子女到了一定年纪,也有了自身的心意所向,知晓自家欢喜的是何等样人,然而若非有天定缘分,父母随意定下的亲事,能符合心中喜好的,那是何等少见?”

        

“买活军这里,既然定下了女子最低23岁才能成亲的规矩,便是因为女子到了这个年纪,心思逐渐成熟,也读了十几年的书,做了十年的事,对这人心、社会,甚至是对自己已有了一定的了解,知晓了自己欢喜的是怎样的男子,不至于少年懵懂时分,便听从长辈安排,强嫁了个性情不

        

投合的夫君,反而铸成一生悲剧。”

        

“既然如此,这出戏第一,便要叫女娘们知道,为何不能早早地十三四岁便嫁人了,第则是要叫女娘们知道,若是不喜自家被定下的婚约,当如何去做,第三是要叫那些父母知道,买活军这里,鼓励婚姻自由,父母是不能勉强的。第一告诉她们为何,第告诉她们怎么去做,第三才是教化社会。也是因为这三点,此剧方才被认定为对买活军有积极影响,因此能享受演出补贴来着。”

        

听她谈吐,哪里是十四岁的少女,十四岁、三十四岁都不过分,且这话便犹如是说到冯犹龙心上一般,他是惯为鄙视名教之徒的,一向以为人生自主,所听说的多少悲剧,都是因为生而为人,不得自主,闻言也不由大声叫好,“好女郎!看得明白,你这便强似多少人去了?这一生怕是无人能将你摆布了去!”

        

至此,他方才深信此戏的确系叶昭齐所做,因其谈吐和戏本内的那股精气神完全相合,如此,哪怕其余人的确在唱词、曲调上有所指点,但故事便还算是她的故事,并非此时江南士林常见的把戏——因敏人喜神童的缘故,往往一地名士,会选拔一个有些天赋的童子,对其大为溢美,从中谋取不少好处,这样的神童历代都绝不缺少,至于到底有多神,那大家便心照不宣了。

        

以沈家为自家女儿扬名的手法之纯熟,若是要为叶昭齐造势,这出戏到底有多少是叶昭齐自己所写,还不好说呢。如今这般,从立意到骨架,都算是叶昭齐自己所做,那么长辈爱子心切,为之润笔一,倒也是人之常情了。

        

如此一来,冯犹龙兴致更浓,又与昭齐谈到分折、定曲、谱词、协律等等,昭齐均能从容应答,也坦然承认,于音律上受到沈君庸指点,几折唱词则是母亲、舅母、姨母润色,她写的几折多为说理辨析。

        

《试探》、《退亲》折中,老旦声口都是母亲写的,她来写女儿声口,父亲则写黄缘、曹万泉声口等等。并道,“说这是我写的,那是长辈们拳拳抬爱之心,实则我不敢署名,这折戏是我们阖家所写是真。”

        

叶华生听说,连连喜道,“真乃一门佳话!君庸,此书定要给我善刻一版出来,留为珍藏!见我叶氏文采风流,有女如此!”

        

少年人有才气这本已十分难得,更难得是叶昭齐丝毫不肯得意忘形,谈吐若冰雪鉴人,冯犹龙也不免大为激赏,对沈君庸道,“君庸,买活军这里,是来对了!若在国朝,任女子才高八斗,又有什么用?不得功名,终是枉然,不过寄情于诗词山水而已,终究还是要录入薄命司中。”

        

“汝家佳女子甚多,在买活军这里,将来出将入相,犹未可知啊!昭齐是去年就过来的,余下的姊妹们,听说是数月前已经动身来此了,现下书读得如何了?”

        

沈君庸笑道,“都已经安顿下来了,成绩也还算是过得去,只是大多都还要好好学学这里的规矩,暂还不能都投入戏社之中。数百人来此,有些是被安排去泉州、榕城一带了,住在云县的不过我们一些近支罢了——本地不喜宗族聚居,多少也还要注意影响。”

        

叶华生听了,迫不及待便问起云县这里的房价、物价,看来大有在本地购置房产的意思,又打听来上学的难易,并对叶昭齐笑道,“昭齐,你是个有见识的,你告诉小叔,你们这些同学姐妹,毕业后有做什么差事的?考入官府当吏目的可多不多?”

        

叶昭齐笑道,“多呢,只要政审分够了,可以选考的岗位便很多的,本地人的政审分高,我有许多女同学都是考进去做小吏了,从听差做起,每日东奔西走的,也和男儿一般使用。也有慢慢升上去的——买活军吏目中一多半都是女娘,现在又拿下了福建道,这么多的岗位,岂不都是我们同学考进去的?”

        

沈君庸

        

指着她道,“这妮子政审分如今是够了,那出戏给她加了不少分,不过她年纪尚还幼小些,打算明年让她也去考吏目,正经进官府做事去!”

        

叶华生虽然也听说买活军这里,女娘是可以做官的,但自己族里出了女官吏的感觉还是不一样,尤其这女官吏和国朝不同,是真正能接触实务,掌握权力的官僚,在官府中方方面面都有涉及。他听着便不由露出乡下人进城那发昏的神色来,晕乎乎打量了昭齐许久,叶昭齐含笑由得他看——她此刻的神色,简直不再是冷静可以形容,而是有几分霸气了!

        

“昭齐,”叶华生不由就问,“你若考入了吏目,想做个怎么样的官?”

        

叶昭齐把马尾巴一甩,神采飞扬,倒不再谦逊,而是有几分舍我其谁的气魄,“不论是什么样的官,总是要做出一番事业来!”

        

冯犹龙这还是第一次接触到买活军治下的女娘,而且还是他的世交,在一年间便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一时间不由大感兴趣,心中将那话本的稿子已是改易了起来,又暗道,“如今天下第一时髦之地,再不是姑苏城了,而是买活军这里,买活军的女娘,实在是英姿飒爽、顾盼神飞,教人不敢小觑,好!好!真是从她们身上,能汲取到磅礴朝气,也叫我都年轻了几分!”

        

“昭齐,我这里有你几个姐妹,年岁倒也都不大……”

        

虽还想再问昭齐写戏的事,但叶华生迫不及待,已是问起了女娘来买活军这里读书放脚的事情,沈君庸见他们谈得紧密,便和冯犹龙谈起了买活军文坛中一些名人故旧的发展,这也是冯犹龙亟待知晓的,不过他想说的话很多,又还心急要谈谈《鸳鸯错》可以改进之处,只好囫囵听了个大概,便要起头谈这事儿,偏巧此时叶仲韶、沈宛君夫妻回来了,众人不免又是一番厮见叙旧。

        

叶仲韶见到老友来了,如何不欢喜?红光满面,叫了孩子出去跑腿订座,直说今夜要一醉方休,又拉着冯犹龙、叶华生到自己书房去叙话,不过叶华生要陪太夫人说些叶家族中之事,于是沈君庸、冯犹龙先进了书房,叶仲韶还在安顿今晚的酒席,冯犹龙忙道,“酒可以之后再吃,戏的事情先说,仲韶,夸奖的话刚才已说过,此时再不说了,我这一生最羡慕你,便是你这佳儿佳女,实在是后继有人——”

        

到底还是夸了几句,将叶仲韶说得大有得色,方才问道,“但为何《鸳鸯错》不改编成《何赛花种田》的形式,做一出这种道白剧出来呢?依我说,《鸳鸯错》拿的补贴固然不低,但一定是远不如《何赛花》的,你可别是老清高的毛病犯了吧?云县里能唱《鸳鸯错》的班子有几个?能演《何赛花》的班子至少是十倍以上吧!”

        

这戏本虽然是昭齐所写,但刚才沈君庸已提到,是他和叶仲韶来排练班子,他还有正职,主要是叶仲韶在周旋奔走。叶仲韶先是吃惊道,“《何赛花》在‘外头’那么受欢迎吗?我们倒是不知哩,在我们买活军这里,他们倒演不过我们的。”

        

又解释了为何不采取道白剧的形式:第一,这是很新的东西,《何赛花》出来时,《鸳鸯错》已经写完了,并且通过了评审,改也是来不及改的;第,《何赛花》在城镇中引起的观看热度其实不如《鸳鸯错》,因为那是没调的东西,看个一两次便已经对剧情了然了,而《鸳鸯错》这样的折子戏,是听唱的,总归在自己能唱得这么好之前,想要听到类似的乐声,只能来听戏,因此便是反复上演,也会有观众捧场。

        

“因这是买活军自己的故事,在几县颇受欢迎,一县之内,一日至少要演个两场,你想想,福建道内便是五十个县了,还有些大府内有好几个戏班子,这一日之内,也有个七八百文,演出补贴实在不算少了,胜在细水长流不是?”

        

冯犹龙听说这话,先

        

不忙着算账,而是将叶仲韶看了几眼,笑道,“仲韶,你变了——从前你是‘君子不言利’,和你来往,总不听见一个钱字,让我老龙自感是个俗人。如今却连这几百文的账都算得清清楚楚,从前是君子不言利,如今是君子不耻于言利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