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男人菊宿舍男男/富婆玩鸭子h

      

秦逍和小师姑在档案库又找了许久,却并无再找到关于绣衣将任侍天的诏书。

        

天黑之后,小师姑凑到窗边,打开一道缝隙向外看了看,这才回身道:“咱们走吧。”

        

“去哪里?”

        

“我饿了。”小师姑道:“先前我不是和你说,要带你去吃好东西,师姑我是说话算话。”

        

从昨天晚上潜入宫内,已经过了整整一天,秦逍还真是水米未进,如果小师姑不提醒倒也罢了,她这样一说,秦逍还真觉得口中有些干渴,还待再问,小师姑却已经推开窗户,翻出了窗去。

        

秦逍无奈摇头,跟了过去。

        

两人都是六品境,要悄无声息躲过守卫实在是轻而易举,秦逍寻思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先去吃饱喝足,再回来细细搜找一边,跟着小师姑那妖娆的身影跃下了古楼。

        

夜色之下,小师姑宛若一只轻盈的蝴蝶,随着小师姑穿过了两处宫殿,忽觉得凉风拂体,隐隐听得水声,静夜中送来阵阵幽香,深宫庭院,竟然忽有山林野处意。

        

很快,便瞧见一片竹林,穿过竹林,是一道高墙,小师姑回头向秦逍招招手,秦逍凑近过去,低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宫里吃饭的地方,能是什么所在?”小师姑这时候的心情很好,媚眼发亮,低声道:“当然是御膳房!”

        

秦逍一怔,小师姑却不和他多废话,翻上了墙头,秦逍跟随翻进院内,小师姑却是轻车熟路,在前领路,很快就找到一处侧门,推门而出,一时间阵阵香味扑鼻而来,秦逍闻到香味,不自禁食欲大振。

        

小师姑熟悉地领着秦逍进到屋里,秦逍见到屋里摆满了酒缸,有些酒缸是密封着,有些则已经打开,整个屋内酒香四溢,这才知道小师姑是领着自己进了御膳房的酒库之中。

        

小师姑却是走到角落处,向秦逍招招手,秦逍凑近过去,小师姑抬手指了指,秦逍见得木板墙上戳有一处小孔,知道小师姑意思,凑近看过去,发现外面却是十分空旷,摆放着许多大桌,不少桌子上都放着美酒佳肴,有人则正将那些美酒佳肴收入饭盒之中。

        

“他们要送饭食给宫里的贵人。”小师姑凑在秦逍耳边道:“有些菜肴做得多了,会分出来装盘,御膳房的太监们送完饭食后会回来用餐。等他们去送饭的时候,咱们就可以大快朵颐,反正菜肴太多,他们根本察觉不到。”

        

秦逍恍然大悟,这才知道小师姑这些日子都是在这里解决饮食。

        

十几张桌子上,各类佳肴琳琅满目,不但样式精致,而且香气四溢。

        

秦逍见此情状,心知虽然天斋已经控制了内宫,但内宫的秩序却并没有陷入混乱,各监各局还是有条不紊的在运转。

        

能做到这一点,只能证明天斋之中有不少人本就在宫内潜伏,而且这些人甚至担任宫内要职,只有这样,内功才能在发生了惊天变故的情况下,一切还能顺利运转。

        

他扭

        

头过去,发现小师姑已经不见,转过身,只见小师姑已经打开了一只酒缸,手中还拿着一只木瓢。

        

小师姑好酒如命,此时身在酒库,自然不可能老实,秦逍摇摇头,见到小师姑已经用瓢从酒缸内舀了半瓢酒,凑上去灌了一大口,随即用衣袖拭去嘴角酒渍,摇摇头,似乎对缸内的酒并不满意,甚至将瓢中剩下的酒倒回酒缸之内。

        

就库里的这些美酒,自然是提供给宫里的贵人们所用,小师姑不拘小节,将剩酒倒回去,秦逍寻思宫里只怕有不少贵人以后要喝上小师姑的口水了。

        

不过小师姑风姿绰约,乃是万里挑一的绝色尤物,真要是能喝上她的口水,似乎也不是什么恶心的事情。

        

小师姑又连续试了几缸,甚至是以内力震碎封住酒缸的封泥,取新酒引用,好不容易选到了中意的美酒,一边饮酒,一边抬手向秦逍这边连连招手,示意秦逍过去。

        

“小混蛋,你尝尝。”小师姑将没有饮完的半瓢酒递给秦逍,秦逍接过之后,闻到瓢中酒竟然带着意思药草的味道,低声问道:“这是什么酒?”

        

小师姑摇头道:“不知道,不过能送到皇宫的肯定不差,反正喝不死人,你尝尝。”

        

秦逍灌了一口,入口却是感觉辛辣无比,但里面又夹杂着一丝药草的清香气息,入喉之时,虽然有些甘冽,但随即唇齿生香,一股浓郁的酒香和清香的药材混合在一起,让人说不出的舒畅。

        

秦逍为了抵御寒毒,自幼便饮酒,酒量说不上有多强,却也绝对不弱。

        

只是进入大天境,寒毒症状消失之后,秦逍便很少饮酒。

        

他知道饮酒御寒是迫不得已,长年累月饮酒,对身体的危害不小,自己自幼饮酒,其实对身体已经造成了不小的损伤,及时戒酒,也是为了让身体能够得到恢复。

        

不过这口酒下去,却是感觉到身上一阵通泰。

        

他将酒瓢还给小师姑,顺手从边上又取了一只瓢在手,舀了半瓢。

        

小师姑笑眯眯道:“现在是不是知道师姑的好了?要不是我,你这辈子都遇不见这么好的美酒。”将瓢中美酒一饮而尽,又舀了慢慢一瓢,干脆坐下,靠着身后的酒缸,感慨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前赴后继要做皇帝了。”

        

“小师姑,你见多识广,连这是什么酒都不知道?”秦逍也坐了下来,轻声道。

        

小师姑摇头道:“宫廷御酒和民间的烈酒肯定不同啊。皇帝就是要过得与普通人不一样,这些酒肯定也是特酿,别说我们普通人不知道名字,就连见也没见过。”指着不远处的几只酒缸道:“这些日子我都是饮那边的酒,越饮越上头,今天的才知道里面还有这样的好酒。小师侄,咱们不着急出宫,就在这里面待一阵子,你瞧瞧这里面都是美酒,还有不少没有开封,咱们慢慢尝试,也许后面还有更好的美酒。”

        

“正事不办,贪恋美酒。”秦逍低声道:“小师姑,你难成大器。”

        

小师姑噗嗤一笑,美眸流盼,轻声道:“我一个弱女子,要成什么大器?反正你现在不缺银子,以后供着你师姑吃穿不愁。”向秦逍抛了个媚眼,娇滴滴道:“小混蛋,以后就靠你养着师姑了。”

        

秦逍见她又使出风骚之术,也不理会。

        

小师姑在自己面前卖弄风情的次数不计其数,但秦逍知道那都只是小师姑调侃自己的手段,故意让自己被勾引的想入非非,但真要做些什么,小师姑肯定不会满足自己。

        

这药草酒开始喝的十分舒畅,不像一般的烈酒那般凌冽,小师姑爱酒如命吗,只要有酒,就不知道收敛,一瓢又一瓢饮下去,就像喝水一样。

        

秦逍却知道这类酒一开始可能没什么事,但就怕有后劲,低声劝道:“别喝太多了 ,待会儿还要回去,你可别喝成死猪一样,到时候要我背你离开。”

        

“没事没事。”正如秦逍所料,这药草酒果然后劲不小,小师姑已经显出醉意,摆手道:“我要是醉了,你不用管我,将我丢在酒缸里就好。”一只手举起,酥胸怒挺,仰头嗅着空气中弥漫的酒香,喃喃道:“要是一辈子呆在这里该多好。”

        

秦逍这时候却是感觉身体开始发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不敢再饮,放下酒瓢,低声道:“小师姑,这酒有些不对劲,你…..你别再喝了。”说话之间,却已经感觉一股热意从腹间开始向全身弥漫,身子发烫起来,额头竟然已经渗出汗水。

        

这酒库之中十分昏暗,但秦逍目力了得,此时却是看到,小师姑脸颊酡红,她皮肤本就白皙,红晕一起,就像是在脸颊上涂抹了一层厚厚的胭脂,配上那醉眼朦胧的迷人眼眸,散发着慵懒妩媚之态,竟是说不出的勾人。

        

小师姑却似乎没有收敛的意思,竟是将瓢中的酒再次一口饮酒,想要起身取酒,却感觉有些发晕,顺手将瓢递给秦逍,腻声道:“给我取酒,我还要喝…..!”

        

秦逍接过酒瓢,放在一边,没好气道:“你都醉了,还喝个屁啊?”

        

“小师侄,这屋里好热。”小师姑抬起手,醉眼朦胧,抓住自己的衣襟,顺手便扯开,她外面套着宫裙,扯开之后,里面是一件单薄的粗布无袖褙子,褙子下面则是一条紫色抹胸,没有了宫裳的遮挡,褙子前襟是敞开一大片,贴身的抹胸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

        

小师姑的本钱无与伦比,抹胸被两团腴沃撑得高耸如山,巍峨惊人。

        

两人却是不知,这药酒乃是调血补气之勇,其中浸泡了十几种药材,如果身体疲乏或者体寒,取上药酒,喝上一两左右,对身体那是大有裨益。

        

即使是宫里的贵人需要此酒,御膳房这边最多也只是配上一两,绝不多给。

        

但两人根本不知其中蹊跷,只觉得入口清香甘冽,以为是宫廷美酒,秦逍还算好的,小师姑没有节制,已经是三斤下肚,如此大补,换作普通人是根本无法经受,她六品修为之身,虽然不至于要了性命,但已经是气血旺盛,整个身子就像是在烈火之中一般。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