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黄乱婬短篇小说/花蒂被吸嘬得越来越大

白笑蓝兴奋地扫了一眼凤于飞,然后骄傲地昂起了雪白的下巴。

        

的确,这位不知有多少岁的天凤宗长老,果然是驻颜有术,看上去不过徐娘半老的年纪,倒也颇有几分姿色。

        

只是比起国色天香的凤于飞来,却又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但争强好胜的她,又怎么会抑制自己攀比的心理呢?

        

作为一宗之主的凤于飞,又岂会不知白笑蓝那点小心思,只是不想与她计较罢了。

        

她很清楚雪儿的实力,用横扫二字来形容今天对苗文俊的战斗,可以说一点也不过分。

        

那么,就让事实去打白笑蓝的脸吧!

        

白笑蓝痴痴地看着苗文俊,眼神中透露出一种只有少女才有的神情,但这种神情只是一闪而过,很难有人看到。

        

苗文俊仰头看了一眼高坐于看台上的师尊,他已经感觉到了白笑蓝的目光,于是温宛一笑,做了回应,然后对纳兰雪依道:

        

“纳兰雪,看来我们今天得有一场生死之战了。”

        

纳兰雪依冷冷地道:

        

“你确定?”

        

苗文俊阴恻恻地道:

        

“我今天不仅要打败你,成为新的少宗主,还要请宗主将你许给我做道侣,让你成为我的胯下之奴。”

        

纳兰雪依寒意骤涨,面色冷若冰霜:

        

“收起你的春秋大梦,看招!”

        

她没有开启冰凰圣体,依旧一张古琴,依旧一首《十面埋伏》,依旧是铿锵一声,弹出无数琴道规则神纹。

        

潮水般的音符迅即扩大成琴道道域,向四周蔓延开来。

        

随即,那令人恐慌的气势传递出来,令苗文俊心中一悸。

        

他赶紧凝神静气,全神贯注地抵御纳兰雪依的神识攻击。

        

可差距就是差距,神识强度根本就不在一个等级的苗文俊脸色苍白,露出紧张、惶恐、痛苦的神情来。

        

那白笑蓝一见苗文俊的表情,顿时露出担忧的神色来,大喊道:

        

“文俊,开启道域拒之。”

        

苗文俊听得,咬紧牙关,强行撑着,攸地使出天凤宗的绝学凤舞雪山剑,想要以剑势布自己的天凤道域。

        

然而,纳兰雪依岂会给他机会,手指一紧,力量骤增,强大的音符符纹密集地攻向苗文俊的眉心。

        

苗文俊哪里招架得住,一把扔下手中凤剑,口鼻流血,双手抱头,嗷嗷叫着,痛苦地在擂台上翻滚起来。

        

白笑蓝紧张地大喊道:

        

“快停!我们认输!”

        

随即飞向擂台,一把抱起几欲昏迷的苗文俊,快速护住他的神魂。

        

负责裁判的长老立即示意纳兰雪依停止攻击,并宣布道:

        

“本场胜利者为纳兰雪依!”

        

纳兰雪依面无表情地收起古琴,轻松地飞到明琼瑶身边,这才向明琼瑶和凤于飞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纳兰雪,你为什么出手这么狠?

        

难道你想残害同门吗?”

        

白笑蓝心疼地抱起苗文俊,愤怒地向纳兰雪依喝斥道。

        

纳兰雪依没有说话,表情变得十分淡漠,她才不想与白笑蓝互怼。

        

但明琼瑶却不想忍白笑蓝,呵呵冷笑道:

        

“打不赢雪儿就说雪儿出手狠,你这是当的哪门子长老?

        

雪儿并未出狠手,只是给了他一个大大教训而已。

        

真出狠手,只需天凤诀一招,就可让苗文俊非死即残。

        

没办法,差距太大了啊!”

        

“你……”

        

白笑蓝一口气上不来,堵得脸色惨白,只得一跺脚抱起苗文俊飞向自己所在的来凤峰。

        

可明琼瑶并没放过她,远远地说上一句:

        

“如果你听到苗文俊对雪儿所说的话,估计你会气得吐血吧?”

        

那白笑蓝虽然听到了明琼瑶的话,很想知道苗文俊到底向纳兰雪依说了什么,但顾及面子,她没有折回来,而是头也不回地飞上了来凤峰,去给苗文俊疗伤。

        

接下来的战斗就毫无悬念了。

        

冠军自然归属于纳兰雪依,她依旧是当之无愧的少宗主。

        

绝对的实力让那些曾经对纳兰雪依颇有微词的长老也不再有话说。

        

而第二名至第九名全是奇门圣军的天才,那苗文俊因为受伤,无法再战,只落了个第十名。

        

凤于飞满面春风地站了起来,笑吟吟地道:

        

“看来我天凤宗依旧是人才济济,不会比其他天字宗门差。

        

作为宗主,我为你们这些年轻的天才感到骄傲。

        

大比即将临近,从现在起,所有修炼资源向前一百名倾斜。

        

我希望你们抓紧时间修炼,争取在天字十二宗的大比中取得优异的成绩,为我天凤宗增光。

        

下面请明长老宣布名单,凡是听到名字的都在演武场中站好,本宗主将为你们恢复记忆禁制。

        

当你们记忆恢复以后,可能会产生一些对本宗的负面情绪和疑问。

        

不过,这不要紧,我会向你们解释,并告诉你们最终的去向。”

        

天凤宗的长老们一下子就躁动起来,有长老跳出来反对道:

        

“宗主不可,万一他们知道真相以后全部要求离开怎么办?

        

我天凤宗岂不是要损失许多的天才?

        

又拿什么去参加天字十二宗的大比,为天凤宗赢取资源的重新划分?”

        

凤于飞淡淡地说道:

        

“请各位放心,本宗主自有主张。”

        

明琼瑶当即取出名单,将来自于从天天域的天才们召集到演武场上。

        

凤于飞当即跃上天空,将道域铺向下方,覆盖了演武场上所有的人,然后为他们集体解除了记忆禁制。

        

那一瞬间,十几万人的演武场一片混乱。

        

记忆恢复后的天才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部分人想起了当初被突如其来的空气漩涡吸走的事情,便开口问道:

        

“请宗主告诉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凤于飞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地说了一遍,然后说道:

        

“本宗主信守对奇门圣军风尊的承诺,为你们解除了记忆禁制。

        

而你们的风尊也向我承诺了,待你们的记忆禁制解除以后,你们将继续留在天凤宗,为天凤宗效力。”

        

又有人在下面说道:

        

“可我们不是奇门圣军的人,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凤于飞知道这些来自于从天天域的天才绝大部分都是奇门圣军的将士,只有极少数人不属于奇门圣军,便道:

        

“凡是不属于奇门圣军的人,你们自行决定自己的去留。

        

愿意留下来的我们欢迎,愿意离开的我们奉送盘缠,决不为难你们。

        

我在此申明,凡我天凤宗人,谁也不许为难愿意离开的人。

        

如果让我知道有谁故意刁难,本宗主必将严惩不贷。”

        

其实,根本没有人愿意离开。

        

这样的大宗平常想要加入都是一件很难的事,又怎么可能轻言离开呢?

        

在更何况在从天天域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如此庞大而底蕴深厚的大宗。

        

果然,许多人都开始发声。

        

丁小小道:

        

“既然是风尊要我们留下,那我第一个留下来。”

        

小沧更是大着嗓子道:

        

“宗主,我代表奇门圣军在天凤宗的全体将士表态,我们所有人全部留下来,一个都不会少,谁要是敢走,我小沧第一个打断他的狗腿。

        

天凤宗待我们恩重如山,不留下来帮天凤宗,真是天理难容。

        

我小沧说话算话,决不会给自己的师尊丢脸。”

        

凤于飞微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可爱的小沧询问道:“小沧,你的师尊是谁?”

        

“我的师尊就是你口中的风尊,他的名字叫云风。”

        

小沧骄傲地说道,想到师尊,眼睛却不觉红了。

        

尽管自己信誓旦旦地说不离开天凤宗,可一想到师尊云风,心里就有一种思念如潮水涌动。

        

不知道师尊现在怎么样了?

        

是不是也想小沧?

        

“原来你的师尊就是云风!

        

果然是名师出高徒。

        

小沧,从今天开始,你划在明琼瑶长老名下做记名弟子。”

        

小沧在天凤宗的师尊原本是另一位名叫聂念雪的长老,听得凤于飞如此说,急忙争道:

        

“宗主,这不公平,小沧是我的弟子,怎么能够随便划走?”

        

凤于飞心情极好,笑咪咪地道:

        

“聂长老不用着急,我会给你补偿的。”

        

其实,凤于飞考虑到很长远,既然兑现了云风的承诺,而云风的夫人与亲传弟子都在这里,给她们优厚的待遇,必然会让云风感到满意,那么他就欠下了天凤宗一个大大的人情。

        

只要天凤宗有事,云风就没有任何可以推脱的理由,必然前来施以援手。

        

这样才有可能让云风把女儿也贡献出来,成为天凤宗的未来。

        

一想到这些,凤于飞就禁不住有点激动得想发抖。

        

聂长老明白凤于飞说出口的事情,那一定不会改变。

        

既然凤于飞许诺了补偿,聂长老便没了话说。

        

此时场中还有部分金剑宗、铁血宗、神音宗的天才弟子,以及从天域其他皇朝的武道天才,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宗门已经加入了奇门圣军,想要离开,又星路遥远,恐怕自己还没走出某个天域,就被人不明不白地杀了。

        

倒不如留下来,或许不可像奇门圣军的人一样得到重用。

        

于是,便有人提出愿意留在天凤宗。

        

很快,陆陆续续有人跟着表态,均愿意留下来帮助天凤宗度过难关。

        

凤于飞很感动,动情地说道:

        

“本宗主代表所有天凤宗的人对你们表示感谢,也希望你们留下来之后好好修炼,争取在大比中打出自己的水平,为天凤宗争光。”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