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夹走绳结sm调教高/他埋头舌尖吸她的奶头

“嗯。”

        

安吉点头。

        

也相信了阿离确实不知道袁烟雨倾慕他这件事情。

        

想想,阿离本就年岁小,加上又是太监,对这方面不敏感也情有可原。

        

他不由得又看了一眼阿离。

        

看着他英俊年轻的面容,娇小的身子……

        

“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安吉转移了视线,起身离开。

        

离开之时又不忘叮嘱道,“你在将军府也别乱走。”

        

安呦呦瘪嘴,心有不爽却还是听话的往自己房间走去。

        

接下来的几日,便也是平静。

        

袁烟雨知道她是“太监”后,就再也没有来找过她,偶尔听小花说过两句,说他们大小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三天三夜,甚是伤心欲绝。

安呦呦也没办法去安慰,这种事情自然只有自己想明白的好。

        

就像,她对安吉一样。

        

看开点,也就不过云云。

        

晚上。

        

安呦呦用过晚膳后,在将军府走了几圈消了消食,然后才回到床榻上,入睡。

        

现在安吉的伤口恢复明显,她在琢磨着,什么时候安吉会带领军队逼宫。

        

现在苍国内乱如此严重,到处民不聊生,打仗越久,苦的都是百姓。

        

安呦呦翻身,有点睡不着。

        

这几日过得太清闲了,安吉这几日也是忙得很,她有时候过去给他看伤口都碰不到人,只能自己一个人在房间、后院内转悠,过着吃了就睡睡了就吃的日子,作息都颠倒了。

        

她也不知现在什么时辰了。

        

琢磨着应该是深更半夜了。

        

安呦呦暗自发誓白天不管多困也不会再睡觉了,白天睡觉简直是对漫漫长夜的折磨。

        

安呦呦不停在床榻上辗转。

        

突然。

        

房间内似乎有了一丝动静。

        

安呦呦惊吓。

        

这么晚了,谁还来她的房间。

        

莫非是……刺客?!

        

她要不要叫?!

        

还是,装睡?!

        

安呦呦猛地闭上眼睛,不敢发出任何动静。

        

整个人也紧绷到了极致,想象着此刻靠近她的人到底是谁……

        

“……”安呦呦心跳加速。

        

只感觉一道人影直接上了她的床榻。

        

安呦呦心凉了一半。

        

她会不会被一刀直接刺死?!

        

就在她整个人崩溃到了极致那一刻,她突然感觉到一个熟悉的味道。

        

与此同时。

        

耳边响起了安吉的声音,“阿离,别怕。”

        

安呦呦猛地睁开了眼睛。

        

大半夜的,安吉跑她床上来做什么?!

        

这货该不会是在梦游吧?!

        

吓得她差点灵魂出窍了。

        

“你别动。”安吉在安呦呦的耳边说道。

        

然后下一刻,直接钻进了她的被子里面。

        

“唔!”

        

安呦呦心跳加速。

        

安吉这是在被人追杀吗?!

        

可是在将军府,谁还敢追杀安吉?!

        

但如果不是追杀,安吉突然来她床上做什么……

        

安呦呦身体紧绷。

        

只感觉到安吉的身体紧紧的搂抱着她的身体,头埋在了她的颈脖之间,显然是在隐蔽。

        

恰时。

        

房顶上仿若响起了一丝轻微的脚步声。

        

所以,屋顶上有人。

        

是来追杀安吉的吗?!

        

安呦呦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缓缓的,只依稀看到屋顶上的一片瓦被人拉开了,似有人在审视这个房间。

        

安呦呦紧张到手心都在发汗。

        

不知道过了多久。

        

屋顶上仿若又想起了一丝声响,应该是人已经离开了。

        

安呦呦深呼吸,想要开口提醒安吉人已经走了。

        

却在开口那一刻。

        

一只大手直接捂住了她的嘴。

        

安呦呦瞪大眼睛。

        

安吉埋在她颈脖间的头,抬都没有抬一下,摇了摇头。

        

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安呦呦不敢说话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很清楚,现在要配合安吉。

        

夜晚安静了下来。

        

很静。

        

安呦呦也不敢入睡。

        

她琢磨着安吉应该也没有睡。

        

而她此刻所有的感觉器官都在安吉滚烫的呼吸声,他鼻息间的气息,一直在她颈脖之间,她甚至觉得,她整个脖子都是滚烫的。

        

如此一直僵持。

        

安呦呦也不知道僵持了多久。

        

她就觉得,夜晚寂静到,可以听到心跳的声音。

        

不只是她剧烈的心跳。

        

仿若还有……安吉的。

        

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她只是不太相信,安吉也会和她一样,心跳加速。

        

好久好久……

        

安呦呦终于在剧烈的心跳声中,睡着了。

        

睡着了,气息也就变得平稳了,心跳也没那么快乐。

        

安吉也能够感觉到阿离均匀的呼吸。

        

所以……

        

这就睡着了。

        

还真的是,不太防备。

        

安吉扭动着身体,本想要稍微拉远一点他和阿离的距离,却在身体不小心碰到他身体那一刻……

        

安吉身体抖了一下。

        

身体的本能让他就好像突然控制不住自己身体一般,迅速的反应了过来,怎么压制都压制不下去。

        

安吉不由得深呼吸一口气。

        

十八年来,倒也不是没有过突然的反应,但却从来没有在一个人身上有过这种反应。

        

到底是本能,还是诱惑……

        

安吉脸色都白了。

        

他怎可能会对阿离有身体反应,他可是男子,还是个太监!

        

一定是成年男子的身体变化。

        

只是恰巧,他在阿离的床榻上而已。

        

一切都是巧合。

        

安吉微挪动着身体,稍微和阿离拉开了一点距离,然后深呼吸,缓缓调整自己的情绪,默默咽下自己内心的欲望。

        

渐渐的,月色越来越深。

        

安吉身体也冷静了下来。

        

眼底陡然一紧。

        

前几日放出风声说他命在旦夕,果不其然,皇上就派人来将军府秘密打探他的情况,在刺客进入将军府的时候,他便收到了密报,在刺客开始寻找他踪迹的时候,他当吉利当直接来了阿离的房间,睡在了他的床上,不知为何,就是觉得娇小的阿离和他挤在一起,不容易被人发现是两个人。

        

显然是成功了。

        

刺客今日打探他的消息无果,回去后定然会去给皇上禀报他不在将军府。

        

而这紧要关头,他不可能离开将军府,离开将军府就说明,他身体抱恙亦或者,已离世。

        

皇上收到这个消息,定然就会按耐不住,立马就会出兵捉拿袁将军,苍国的内战就会,一促即发!

        

这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不想再拖延,连累了无辜百姓。

        

安吉筹谋着计划,心口突然一动。

        

一条腿突然猝不及防的搭在了他的身体上。

        

安吉转眸,看着原本睡得老实的阿离,突然翻身,然后大腿往他腰间搭了上去。

        

纤细的大腿,也没多少重量。

        

但这么压着他,终究让他有些,不太自在。

        

安吉用手想要推开。

        

刚碰到阿离的腿,阿离就不舒服的磨蹭了几下,直接磨蹭到了……

        

安吉心口一紧。

        

连忙也翻了身,背对着阿离。

        

今晚自然不能离开。

        

万一刺客还在将军府,他一出去就会被发现。

        

只能在阿离的床上将就一晚。

        

床榻本不大,但也不小。

        

因为阿离娇小,所以他们两个人睡在一起完全足够。

        

当然前提是,阿离睡觉老实。

        

谁能够想到。

        

他这般不老实。

        

在安吉转身过去后。

        

阿离不仅没有把大腿从他腰上放下来,还伸出纤细的胳膊从后面搂住了他,手就很自然的垂放在了他胸口的位置,还能够感受到,他异常的心跳频率。

        

手脚放好了之后,阿离又挪动了一下身体。

        

分明能够感觉到她整个前胸都贴在了他的后背上。

        

男人的胸膛倒也没什么感觉,平平坦坦的,却又莫名觉得有些柔软。

        

安吉琢磨着,像阿离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弱男子,没有习武过,身体没有他这般硬邦邦也是自然。

        

安吉还在感叹阿离着柔弱的身体真的跟个娘们似的,那一刻就感觉到阿离的嘴唇,贴在了他后颈上。

        

热热的呼吸打在他的几乎上,一瞬间让他全身都起满了起皮疙瘩。

        

这种感觉就好像身体突然一个激灵,然后酥麻了一片。

        

安吉有些人耐不住了。

        

他也没想过有那么一天,他会被一个太监折磨得,生不如死,水生火热。

        

他深呼吸。

        

疯狂的深呼吸,让自己冷静。

        

也想要推开阿离。

        

却在动手那一刻,又忍了一下。

        

就是,莫名的不舍。

        

甚至觉得,他真的把阿离推开后,他会更难受。

        

如此纠结。

        

身后的人却睡得甚是香甜。

        

均匀的呼吸,就这么热热乎乎的一直在他的颈脖上,根本挥之不去。

        

还有他全身八抓鱼一般的缠着他的身体……

        

安吉紧握着拳头,忍受着身体的煎熬,度过了深邃的后半夜。

        

天亮。

        

安呦呦动了动身体。

        

她皱眉。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