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的运动&32D搜子的白色奶罩

      

“知道又怎样?”

        

她也朝他吼着,歇斯底里,不遗余力。

        

玄苍瞳孔微缩,眉头拧着,他被她的话震惊着,原来她竟什么都知道了。

        

他用力地呼吸,尽量让自己平静:

        

“既然知道,你就应该明白我的苦心!我当时身中剧毒,一心求死,所以更不能向你坦白一切。我玄苍可以死,因为你并不爱我,但是我要阿仙活着!我不想连你心中最后的一点希望、一点光亮,都随着阿仙的死亡而逝去!所以我要云梓琛假扮阿仙,因为在你周围的人当中,只有他对你始终如一,我要让你继续依赖阿仙、信任阿仙,我要让阿仙守护你一辈子!哪怕我死了!”

        

眼泪如潮水一般汹涌,她如何能不明白他的苦心?

        

可她已经没有选择了!

        

她要助他完成大业,就不能再留在他的身边,就像当初的他一样。

        

她甚至没有勇气再跟他在欺骗的问题上争辩下去,一个肯为了她悄无声息地死去,却又怕她活得不好,而为她安排好一切的男人,还有什么值得争辩的?

        

哪怕他欺骗了她,她也感动得一塌糊涂!

        

她低垂着眼眸,不敢去看他,将心底的焦虑隐藏,继而转移了焦点:

        

“云梓琛对我始终如一,呵……既然你早已知晓我的身份,就不应该再对我抱有期待!”

        

她敢肯定,他什么都知道,她在他眼里,几乎没有秘密。

        

除了她的心!

        

他捧起了她的脸,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生怕她看不到他的决心似的:

        

“你的身份怎么了?栖梧皇族仅存的血脉,我为你而荣!你的仇人是把你母亲从栖梧带回来的云景天,是屠戮栖梧皇族的南非齐,不是我!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站在你这边,义无反顾!”

        

“是吗?”

        

她回望着他,只是婆娑的泪眼里,忽然溢出一抹讽刺,

        

“若我说,我要天羽也像栖梧一样覆灭呢?你也会站在我身边,义无反顾吗?”

        

她的问题,让玄苍的眸光明显一震。

        

就是这样的一震,被云梦牵清清楚楚地捕捉到了。

        

若他当真是漠北的王子,她相信,他一定会义无反顾。

        

可惜,他不是。

        

他不过是漠北汗王的外孙,却谎称了他多年的小王子。

        

他可是天羽前太子南非熙唯一的血脉。

        

这样的玄苍,会允许天羽覆灭吗?

        

就在刚刚他还说过,对于一国之君而言,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她不相信,他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弃国家百姓于不顾!

        

何况,那本应是他的江山!

        

“怎么不说话了?玄苍王子?还是我应该叫你一声,南鹰?”

        

她轻轻勾起唇角。

        

为了逼走他,她只能把彼此的伤疤揭开,血淋淋地呈现在两人面前。

        

她要让他看到,它就像一道鸿沟,让他们无法跨越!

0

更多精彩

把她下面剃了小说/修仙纯肉

2022年6月15日 小羽 0

虽说闺阁名讳, 按照从前的规矩,是不可以轻易流落在外的,但姑苏城这里民风一向散漫自由, 沈、叶几家女眷又有才名在外,便是广陵、金陵文坛, 都有人听说过如‘华清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