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揉顶前列腺哭叫np_好紧好湿高干辣文np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一人一马自岭南而出,踽踽而行,至一诸侯瞿国,只见一路上十室九空,饿殍满地,哀鸿遍野。本是稻谷金黄之时,秋收满仓的季节,如今却只剩下满目荒凉,这让李默书颇有沧海桑田之感。

        

稍一打听,才知允国与瞿国已然开战。武朝各大诸侯国,已进入乱战时代。

        

而乱战之初,竟是因晋国奇袭燕国而起,这让李默书颇为诧异。因为阮朝重伤,不可能这么快就好,朝局也不可能这么快稳定下来,却不想他竟在此时发动突袭。

        

显然,燕国也没料到,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那边陈国与西境吴国也已开战,不过陈国战事似乎颇为顺利,连番挫败吴国的进攻。

        

自玉京城出来入岭南,这一进一出不过三月有余,天下已然大变。诸侯国之间的平衡已然打破,战事四起。似允国这般大国,自要吞并周边小国,积蓄实力。

        

武朝在时,大家面上还维持着,而今再无必要。

        

斩了林嵩,李默书便辞了众人,独自上路。收尾事宜自有余一鸣等人安排,不需他来操心了。

        

林嵩的死毫无意外,在有仙派掀起了轩然大波。尤其是佟有堂,久久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只是事已至此,也只有时间来抚平众人心中的创伤了。

        

至于倪昆三人,余一鸣会带往蜀山,关进锁妖塔。 

        

让李默书有些隐忧的,还是那个幕后之人。只是能搅动蜀山局势的存在,自不是他能干预的。不过李默书猜测,那人怕也是蜀山内鬼,只是想要找到那人与林嵩背后关联,并非易事。

        

蜀山屹立万年不倒,自不乏厉害之人,却也轮不到他一个小小灵台修士操心了。

        

岭南山多,道路崎岖,一人一马也不急赶路,便走的慢了些,与往常行走江湖时一般无二,直走了月余才出岭南。入了瞿国地界,地势便平坦许多,又行半月,才至瞿国国都胤城。

        

走时还是盛夏,如今已是中秋。

        

入了城,倒是不见过多慌乱,一副歌舞升平的模样。

        

照旧,李默书找了间酒楼,与墨尘二人点了一桌酒菜,品尝起来。

        

墨尘道:“公子何以每到一地,便要先尝美食?”

        

李默书笑道:“谷类中有大地之精,日月之华,兽类以又以草木为食。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各地气候不同,条件各异,美食自也花样繁多,并不雷同。它是人与自然的勾连,人间的烟火气息尽在其中,细细品味,自有一番别样感受。”

        

墨尘露出受教之色,也学李默书细细品味起来。

        

二人坐在二楼靠窗,侧目便可将街上景色尽收眼底。酒楼对面是一大户人家,三进院落,十分阔气。

        

正吃着,对面一阵喧闹,原是一道人被人乱棍打了出来。李默书一看,竟是在见空山有过一面之缘的明心道人。

        

缘之一字,实是妙不可言。

        

明心拍了拍屁股爬起,暗道一声晦气。他有仙元护体,寻常棍棒自然伤不了他。

        

正要离开,却被一人挡住去路,就见李默书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拱手道:“明心兄,别来无恙否?”

        

明心见了李默书,一双眼瞪得滚圆,惊道:“你你你……”

        

李默书笑道:“明心兄,我在对面酒楼备了些吃食,你我叙上一叙?”

        

明心连连点头,目中依旧震惊。

        

待他落座,见了墨尘,慌乱道:“妖……妖怪?”

        

李默书介绍道:“他叫墨尘,便是原先跟着我的那匹黑马化形。”

        

“那匹黑马……居然化形了?”明心道人被惊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回过神来,问李默书道,“这不可能!你没有仙种,是怎么踏入仙门的?”

        

李默书也没有隐瞒,将别后之事简略说了一些。只这些,便听得明心震惊连连。

        

听完后,他苦笑道:“若师父他老人家知晓这事,不知该作何感想。”

        

李默书笑道:“明心兄不是在燕国吗,怎的来了这里?”

        

明心道:“晋国奇袭燕国,燕军大败,已失了半壁江山。我那道观,也在战乱中被毁,我便一路南逃到了这里,谁料允国与瞿国也打了起来,唉!”

        

李默书问道:“明心兄,你刚才怎的被人打出来了?”

        

明心叹了口气道:“那柳家小姐得了怪病,昏迷已有三年,长睡不醒。柳家张了榜,谁能救柳家小姐便能得十根金条!我想着懂些仙术,便揭了榜,谁料我使尽浑身解数也不能使她苏醒。柳家说我是江湖骗子,便将我打出来了。”

        

李默书奇道:“昏睡三年?”

        

明心点头道:“说来奇怪,我仔细检查过,她魂魄完好无损,真的只是睡着了。可她睡着了,却又醒不过来。”

        

李默书也被勾起了兴趣,道:“竟有这种事?如此说来,此事怕是修仙者参与。”

        

明心道:“怕是如此。可怜那柳家小姐生的闭月羞花,却这般多灾多难。这是什么鸟酒,一点味道也无!来来来,喝我的!”

        

说罢,明心取下腰间葫芦,给李默书二人满上。

        

李默书眉毛一扬,笑道:“醉剑仙前辈倒舍得,这酒葫芦颇为不凡啊。”

        

明心笑道:“嘿,师父就好这口,我自然要给他备足,寻常葫芦哪盛得了那许多?尝尝!”

        

墨平好奇,一饮而尽,很快便脸色泛红,两眼迷离起来,竟已是醉了。

        

李默书心中讶异,浅浅尝了一口,酒味浓而不烈,香味在舌尖翻滚,久久不散,一股醍醐之气直冲天灵盖,忍不住赞道:“好酒!”

        

明心笑道:“嘿嘿,就靠这手功夫骗骗师父,传些法门于我。”

        

李默书赞叹道:“难怪醉剑仙前辈对你如此看重,这酒里的功夫可着实不浅。”

        

明心忽然神色一黯道:“我那师父喜新厌旧,得了徐小花那弟子之后,却再也没来找我。唉!”

        

李默书笑道:“我非嗜酒之人,喝了这酒也颇多想念,更不要说醉剑仙前辈了。等他酒虫动了,自会来找你。”

        

明心笑道:“也是,我那师父往常消失个几年也是常态。怎么,柳家的事,有兴趣?”

        

李默书点头道:“若是妖魔作恶,自不能放过,明日我便也揭榜前去。”

        

明心道:“以你现在的手段,直接进去一探究竟便是了。”

        

李默书笑骂道:“为老不尊!女子闺房,哪能随便去探?”

0

更多精彩

把她下面剃了小说/修仙纯肉

2022年6月15日 小羽 0

虽说闺阁名讳, 按照从前的规矩,是不可以轻易流落在外的,但姑苏城这里民风一向散漫自由, 沈、叶几家女眷又有才名在外,便是广陵、金陵文坛, 都有人听说过如‘华清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