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和护士啪啪/他的大手熟练的钻进她的下摆

     

鸦飞走的时候,武小德看了一眼它的尾羽。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他总觉得鸦的尾羽变得更长了,还散发出黑若墨汁般的微光。

        

——据它说,亡灵系的能力者很少。

        

也许它跟自己一样,也在快速的提升实力?

        

这是互惠互利的好事。

        

总之。

        

鸦兄弟不错。

        

这时夜市外的街道上传来一阵喧嚣。

        

赵君羽转头望去,随口说道:“这些人,一喝多就惹事。”

        

武小德也朝外面的街道上看了一眼。

        

只见一帮人扯住一名男青年,挨个上去打他。

        

“这条街有摄像头吗?”武小德继续啃鸡腿,含糊不清的问道。

        

“这里是晚上最热闹的夜市,到处都是摄像头。”夏蕙兰接话道。

        

“那就没什么大事。”武小德道。

        

几人说话间,那群人已经把男子打的躺在地上。

        

血从男子的头上冒了出来。

        

“见红了!”夏蕙兰捂嘴道。

        

“看来你猜错了。”赵君羽笑着朝武小德说了一句。

        

武小德抬头望去,只见那群人一见男子倒在地上,满头是血,顿时酒醒,纷纷闪人,很快就走的看不见了。

        

“一帮没种没脑子的家伙。”武小德摇着头,站起身朝那边走去。

        

“他在干什么?”夏蕙兰奇道。

        

“谁?小武还是那个挨打的?”赵君羽问。

        

武小德径直穿过长街,走到那人面前,蹲下去道:“怎么样?还能动吗?”

        

“我估计……是不行了。”男人龇牙咧嘴道。

        

“别动,我摸摸看。”武小德道。

        

“你是医生吗?”

        

“算是。”

        

那男人就放下心来,哭道:“我他妈不会放过他们的,我一定要找机会——”

        

“找什么机会,”武小德打断他道,“打赢坐牢,打输住院,能不打架就不要打架。”

        

男人不甘道:“但是——”

        

武小德再次打断他道:“你看你,肋骨断了一根,还有一根骨裂,头皮创口9厘米,鼻梁骨断裂,手指骨断裂,啧,脸上也有一道划痕,虽然不太明显,但够的上轻伤标准了。”

        

男人忿恨道:“是啊,我这么惨,一定要——”

        

“打电话叫警察,叫救护车吧,等伤情鉴定出来,让他们赔偿个几十万是有的。”武小德淡淡的道。

        

“几十万!”男人失声叫道。

        

“是的,轻伤嘛,已经可以入刑了,他们不赔钱就坐牢,就这么简单。”武小德道。

        

他开始帮忙打电话叫救护车和警察。

        

“医生,你确定?不是耍我?”男人连忙道。

        

“你自己上网查啊,不会有问题,对了,进医院之后医生问你事情经过,你就说不记得了。”

        

“为什么?”

        

“脑震荡啊,兄弟。”

        

“还有什么要注意?”

        

“头晕,尿也不尿出来。”

        

“还有呢?”

        

“准备拿赔偿或送他们坐牢吧,兄弟,你有钱了,接下来想干啥?”

        

男子呆了片刻,躺在地上,抽出手机,找到汽车软件开始选车。

        

“我一直想要这个车……”他满脸憧憬的道。

        

不一会儿。

        

警车来了。

        

救护车也来了,男子临抬上救护车前硬是要谢武小德,加了他好友,发了个红包。

        

武小德与他挥别,走回来,坐下,继续干饭。

        

夏蕙兰和赵君羽盯着他。

        

“你们瞅啥?”武小德莫名其妙。

        

“小武,你怎么知道这些?”夏蕙兰问。

        

“我们干一行要爱一行啊,刑法和案例都不看,也敢上街打架?”武小德耸肩道。

        

他看了一眼漂浮的亡灵之书。

        

几行散发着深寒气息的冰晶小字显现在书页上:

        

“尽管魂力已补满,但你的体力耗损太甚。”

        

“在补充食物和休息的时候,你的体力也将慢慢恢复。”

        

“请继续进食。”

        

这还有什么说的,继续吃吧!

        

武小德埋头狼吞虎咽。

        

忽然。

        

这一片街区出现了不少人。

        

他们从一个个摊贩前走过,在各个夜市的摊前坐下,看上去仿佛确实是来吃宵夜的。

        

武小德他们这边的几个摊子周围,一下子就坐满了人。

        

整个夜市热闹起来。

        

赵君羽四下一望,却皱起眉头,开口道:“小武,有人来找你了。”

        

“谁?”武小德端着碗扒饭道。

        

“我。”

        

一道声音传来。

        

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穿过热闹人群,在武小德这一桌前坐下,微笑道:

        

“你好,铁线拳宗师,我听说你闭关了,但现在看来,你似乎在吃宵夜。”

        

武小德莫名其妙,朝赵君羽瞥了一眼。

        

赵君羽笑道:“两个小时前,我洗完地之后,本想着你要休息一段时间,替你挡了挡。”

        

武小德顿时明白过来。

        

赵君羽去滨江路食神酒楼替自己洗地,顺便找了个借口,挡住了那些真正幕后的人。

        

现在别人找上门来了。

        

“幸会,你是哪位?”他放下碗,问道。

        

“傅正阳,虎鹤流派拳师,魂力15点,替几位大佬来带一句话。”男子说道。

        

“什么大佬不大佬的,”武小德咧开嘴,露出整齐的白牙道,“躲在阴沟里不敢见人,杀人夺物倒是有一套,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他微不可察的看了夏蕙兰一眼。

        

——这次恐怕找到正主了。

        

那些想要夺取夏蕙兰手上科研成果、进而杀掉她的大人物们。

        

他们终于派了一位魂力达到15点的高手出来见自己。

        

傅正阳道:“之前的事……都是误会,我是来代各位大佬说一声抱歉的,事情搞错了,是我们不对。”

        

“恩,请继续。”武小德道。

        

傅正阳道:“从明天开始,夏小姐可以继续回去上班,以后科研成果方面,她只要交出来,就可以获得一成的收益。”

        

“至于你,你开个价吧,这次的事给多少补偿,你可以满意。”

        

武小德看了赵君羽一眼,奇道:“他的条件怎么还不如你。”

        

傅正阳插话道:“其实我们的条件才是真的。”

        

“他是假的?”武小德指着赵君羽道。

        

“倒不是说假……而是跟我身后各位大佬达成谅解,夏小姐的安全就不用操心了。”傅正阳微笑道。

        

武小德眼神一厉,端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慢声道:

        

“如果我们没有活下来的话,也就不会有眼下的条件,不是吗?”

        

“当然,”傅正阳摇摇头,有些感慨的道,“当你有实力的时候,才会有话语权。”

        

“所以这种事其实发生过很多次,我们基本上是唯一活下来的。”武小德道。

        

傅正阳沉思片刻,点头道:“你们有这个实力。”

        

咔嚓。

        

武小德手中的杯子被捏碎了。

        

他脸上带着轻松的笑,轻声说道:“如果能有那么一大笔钱,还能照顾好兰姐,我当然会很满足。”

        

“所以你答应了?”傅正阳也笑起来。

        

“并没有。”武小德道。

        

“……为什么?是钱不够吗?还是说,你有什么附加的条件?”傅正阳好整以暇的问。

        

“没有什么附加条件,因为我不会答应。”武小德道。

        

“总得有个理由吧,”傅正阳看着他,淡淡的道:“这个世界上,利益才是真实不虚的动向,能把铁线拳练到那种程度,我以为你是个懂得变通的人。”

        

“我七岁开始打架,当然懂得变通,我也很喜欢钱……但是没有办法。”武小德道。

        

“是因为他吗?”傅正阳望向赵君羽。

        

“不是。”武小德道。

        

“是有苦衷?”傅正阳道。

        

“对。”武小德道。

        

“什么苦衷?说来听听,也许我们可以出手,把事情抹平。”傅正阳道。

        

武小德身子前倾,轻声道:“抹不平的,因为你们杀了我——我已经死了。”

        

傅正阳怔住。

        

他说他——已经死了?

        

武小德点点头,笑道:“这个仇啊,多少钱都抹不平。”

        

“回去跟你身后的大佬们说,他们会死。”

        

傅正阳默了数息,长身而起,头也不回的道:

        

“明天开始,我们会上奏皇帝,要求与皇室守护者比武,生死不论,希望你做好被我打死在擂台上的准备。”

        

他很快就走了。

        

那些坐在各个夜市摊里的人纷纷起身,跟着他一起,走入了远方的黑暗中,迅速消失不见。

        

赵君羽露出忧心之色。

        

这次事情大了。

        

已经当面撕破了脸,各家势力都会来挑战武小德,如果他失败,下场就是死。

        

父亲……状态不好,估计也无法阻止接下来的一场场生死战。

        

赵君羽朝武小德望去,只见他若无其事的端起碗,将桌上的菜夹入碗中,头也不抬的吃了起来。

        

赵君羽犹豫许久,实在忍不住了,悄声道:

        

“小武。”

        

“嗯?”

        

“傅正阳背后的各家,都在帝国里经营了数百年,实力深不可测,高手如云。”

        

“知道了。”

        

“那——”

        

夏蕙兰打断他,直接问道:

0

更多精彩

把她下面剃了小说/修仙纯肉

2022年6月15日 小羽 0

虽说闺阁名讳, 按照从前的规矩,是不可以轻易流落在外的,但姑苏城这里民风一向散漫自由, 沈、叶几家女眷又有才名在外,便是广陵、金陵文坛, 都有人听说过如‘华清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