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里稚嫩的小h&啊~磨到高潮H

“不应该啊!”

        

感受到这些阴气,苏少醒眉毛一挑。

        

阴阳别院里面可是又胡婆婆,七夫人,以及岁岁坐镇。

        

怎么可能会有阴气?

        

而且,这阴气来的快去得也快。

        

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就宛如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虽然阴气消失,但苏少醒还是暗自留了一个心眼。

        

最后才回到了阴阳别院。

        

一夜无话。

        

第二天。 

        

苏少醒刚刚起床。

        

就听到了一声尖叫声。

        

“怎么回事?”苏少醒的耳朵比较尖,一下就听出来,这是赵清风那边的声音。

        

当他来到赵清风所在的房间时。

        

眼神一动。

        

这屋里,竟然又死了。

        

而且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苗吴。

        

此刻。

        

苗吴躺在床上,满脸笑容,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

        

他看起来老了十几岁。

        

全身的血肉,都干瘪了下去,笑起来,脸上的皮肤褶皱叠合在一起,有些恶心。

        

苏少醒看了一眼赵清风,此刻,赵清风也是一脸震惊。

        

“怎么回事?”

        

他不动声色的来到赵清风的身边,开口询问道。

        

“我也不知道。”

        

“自从清安死了之后,苗吴的状态就不是很好。”

        

“基本上也不跟人交流,就整天一个人在那里嘿嘿傻笑。”

        

赵清风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里有些悲伤。

        

确实也可以理解。

        

虽然苗吴不怎么爱说话,没有存在感。

        

但是,毕竟是一个寝室的朋友,一起相处这么多年了。

        

哪怕是一条狗也有感情了。

        

更何况,苗吴可不是什么狗,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因此,不管是苏少醒,还是赵清风,对苗吴都是有感情。

        

“怎么回事?”

        

“怎么死人了?”

        

看到众人围在这里,胡婆婆也缓缓地走了过来。

        

“拉出去,埋了。”当胡婆婆看到苗吴的死状之后,脸色一变,对众人开口说道。

        

“是,胡婆婆。”听到胡婆婆的话,众人立刻答应了下来。

        

“你们停下,我来吧。”看到众人要动手,赵清风立刻站出来,对所有人说道:“毕竟是我一个寝室的,我来送他最后一程吧。”

        

说到这里,赵清风的脸色有些难看。

        

一个寝室四个人,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就只剩下两个了。

        

“我跟你一起。”

        

苏少醒见状,也是长叹一声。

        

“你们两个处理完了尸体,去我那里一趟。”

        

胡婆婆看着两人语气有些怪异的说到。

        

不过,可以明显看出来,胡婆婆对苏少醒还是比较恭敬地。

        

想来应该是因为岁岁的原因。

        

赵清风背着苗吴的尸体,苏少醒则是将宿舍里面苗吴的东西,全都收拾到了一起。

        

这些都是属于苗吴的东西,苏少醒与赵清风要将这些东西,都给苗吴埋到一起。

        

其实按道理来说,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苗吴的家里人没来的话。

        

那么苗吴的东西,就应该归属于埋他的两人所有。

        

不过……

        

苗吴这家伙一直就是属于比较穷的那种。

        

再加上,苏少醒已经赵清风两人已经要准备逃离阴阳别院了,所以这些东西留着也没用,不如全给苗吴了。

        

苏少醒与赵清风两人来到一处荒地。

        

这片荒地也是属于阴阳别院的地盘,可以看见,一进来,里面是密密麻麻的插满了各种各样的树枝以及木板。

        

而其实,每一个树枝以及木板后面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他们以前都是阴阳别院的学徒。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死掉。

        

其中有像是李清安一

        

样,泄了元阳的,有练功暴毙的,也有像是苗吴这样死不不明不白的。

        

反正,对于阴阳别院来说,苏少醒等人,就是消耗品。

        

死了就死了。

        

反正会有源源不断的人补充进来。

        

赵清风挖掘的速度很快。

        

他本身就是一个胎息境巅峰的修士。

        

现在挖起土坑来,那速度是绝对不慢。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地面上就多出了一个大坑。

        

“一路走好。”

        

因为苗吴走的匆忙。

        

所以苏少醒以及赵清风也没有给他准备什么棺材。

        

只用了一个凉席,将他给裹了起来。

        

安顿好他的尸体,又将所有的东西,都放入了里面。

        

刚要开始埋。

        

突然,赵清风好像是想起了什么。

        

开始在土坑里面扒拉了起来。

        

“你在找什么?”

        

苏少醒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有没有看到一副画?”

        

“那个是画是苗吴这几天刚刚淘到的,他特别喜欢,天天抱着看,昨天睡觉的时候,他还抱着来着,今天怎么就没了……”

        

赵清风喃喃自语的说道。

        

“画?”

        

“算了,没有就没有了吧,横竖不过一副画。”

        

“等我们回去再找找看,找到了,就给他烧过去。”

        

苏少醒看了一眼天色。

        

天上阴云密布,看起来要下雨的样子。

        

“那好吧!”

        

听到苏少醒这么说,赵清风也不再坚持。

        

两人草草的将苗吴埋到了地理,然后回到了阴阳别院。

        

“婆婆,我们已经将苗吴的尸体给处理了。”

        

苏少醒看着眼前的胡婆婆,轻声开口说道。

        

“嗯,苗吴的死,看起来不正常,他最近几天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事情?”

        

胡婆婆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看相赵清风的眼光,恨不得要杀人。

        

只有看向苏少醒的时候,会柔和一些。

        

应该是惧怕岁岁。

        

“异常?”

        

“苗吴自从李清安死了之后,就沉默寡言,不怎么跟我们交流了。”

        

“经常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要说什么异常的话……”

        

“最近他好像是淘了一副画,非常痴迷,除了修炼的时候不带,其他时间都恨不得黏在一起。”

        

赵清风如实对胡婆婆说道。

        

此刻,他们的心里,已经对这副画产生了怀疑。

        

“那副画呢?”

        

听到这个消息,胡婆婆也是眼神一眯:“什么妖魔鬼怪,居然欺负到我们阴阳别院头上来了。”

        

“你们去召集所有人,给我找,一定要将那副画给找出来!”

        

“是!”

        

苏少醒口中称是。

        

带着赵清风与离开了胡婆婆的房间。

        

将所有学徒,都给叫了出来。

        

“什么事啊?”

        

“我们还在修行呢!”

        

被叫出来的众人,有些不耐的说道。

        

“别院里面有诡物……”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