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被多男灌满高H小说&总裁贯穿她的湿润紧致

喧天躁动以一掷千金为中心在整个鄂城蔓延。

        

传说在此刻诞生。

        

八大王寨的八堂,青阳帮鄂城分舵,所有人看着霍明蠢蠢欲动。

        

场外的高空之上。

        

已经有数人踏空,针锋相对,都是六品先天高手。

        

气势宣泄之下,几道气机碰撞,仿佛有无形的压力冲击空气与大地,外面站着的人见状纷纷往更远处逃,生怕他们打响战斗而波及到自己。

        

“我听说你们神木堂曾经派人去暗杀过鬼手大师,就这样,你们还有脸去拉拢他?真是恬不知耻啊!”

        

青阳帮分舵舵主艾光远冷笑。

        

他们已经将这几日霍明所经历的所有事都查了个底朝天。

        

“贵帮的某位王姓长老不也是因为一件小事想对付鬼手大师吗?只是因缘际会,看我神木堂的人落败身死,然后灰溜溜逃了而已。”

        

“你我彼此彼此吧!”

        

神木堂堂主也颇为不屑地回应。

        

半斤八两,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人。

        

“看样子还是要做过一场。”

        

双方在鄂城的所有高端战力全部到场。

        

八堂六品上的战力远超青阳帮,不过青阳帮应该有底牌在手,丝毫不惧。

        

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此时,一个猛虎般的中年男子从上空化虹坠落,恐怖的气势排山倒海般破开对峙双方。

        

众人只觉得直面来自古老洪荒凶煞异兽,心悸不已。

        

“血海魔虎于沧海!”

        

青阳帮内有人惊恐叫出那人名字,同时又紧咬牙槽,目光怨恨。

        

这厮在五品中也属于很强的那一梯队,前些日子死了儿子,无缘无故偏生说是青阳帮所为,打进了他们分舵,斩杀数百人,与他们同为供奉的六品高手都被他杀了一个。

        

真是该死啊!

        

于沧海面容刚毅,看起来才四十几岁的样子,一开口,声音却十分苍老。

        

“虽然龙王尊上三申五令,不让我对你们进行血腥屠杀,但如果是你们主动动手的话,我绝对会好好招待一下你们。”

        

他咧嘴残忍微笑,形似钢刀的三角眼里杀机毕露。

        

“会用最痛苦的方式,送你们一程,以此来祭奠我儿子的在天之灵。”

        

声音嘶哑,杀气却凛然地穿透每一个人身躯,令人如坠冰窟地狱。

        

青阳帮众人齐齐打了个摆子,忌惮地看着他。

        

只有分舵舵主艾光远面色不变,轻声出言说道。

        

“于大统领莫非欺我青阳帮无人?裘护法,有劳您了。”

        

闻言,青阳帮众人瞬间随之一定。

        

空中陡然间闪现一个身穿麻衣的老妪,手持蛇头拐杖,驼背弯腰,颤颤巍巍,看起来风一吹就会倒下。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令于沧海眼睛微眯,心生忌惮。

        

“看样子,是贵帮哪位公子已经进了鄂城吧?”

        

护法护法,护的是青阳帮根基与未来。

        

青阳帮年轻一辈历代有三大公子,或天资非凡,或智谋无双。

        

他们势必会成为未来的帮主,护道者以及持棍者。

        

掌控整个青阳帮。

        

……

        

一掷千金内。

        

霍明身边有意无意也围拢了大片陌生人。

        

大致分为两帮,一左一右将霍明团团包围。

        

识趣的观众看好大门位置溜之大吉,不识趣的还站在原地吃瓜。

        

这时。

        

专属于红萼的娇媚声音响起,将压抑场面的焦点瞬间拉到她一人身上。

        

“诸位是不是忘了,我一掷千金内严禁发生争斗。”

        

“谁来了都一样哦!”

        

“更何况,妾身输了这局,有好多账需要与鬼手先生聊聊。”

        

“不如给我们一点时间谈谈私事,其余的东西,你们在外面确认结果,如何?”

        

“毕竟若是惹得先生不愉快的话,你们也都不好做对吗?”

        

不愧是在鄂城能混得风生水起的女人。

        

三言两语就把矛盾转移了出去。

        

听得众人有些意动。

        

霍明顺坡下驴,转而大笑,眼神暧昧地对她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请红萼姑娘安排个地方,我们好好聊聊。”

        

他一副急色的表情,仿佛能将其余一切都抛在旁边。

        

在场男人脸上都露出懂的都懂的表情。

        

青阳帮田邵抢先说道:“鬼手先生,我帮内有一对绝色双胞胎,正值双八年华,端的是美艳娇柔,还是处子之身,先生如果需要的话,今夜我便送到您身边如何?”

        

八堂的人暗骂一声无耻老贼。

        

明明是六品高手,却对溜须拍马,迎合别人这一套那么熟悉。

        

然后紧随其后各自表现说话。

        

“我府内也有一绝色美人,乃是极品江南瘦马,定不会让先生失望。”

        

“咳咳,在下收留了一批从西域而来的孤苦美人,只是最近钱财周转不开,怕是养不起她们了,不如转赠给先生如何?”

        

“在下舍妹人称鄂城第一美人……”

        

“滚你丫的,就你妹那个浪蹄子也配得上先生?”

        

……

        

霍明跟在红萼身后,再次走进地下。

        

柳蛇腰画出妩媚弧度,臀部如同水蜜桃般诱人。

        

不知是有意无意间,又或者是她用了什么手段。

        

反正在烛光下。

        

红萼身上的纯白宫装愈发轻薄透明,雪嫩肌肤若隐若现。

        

在进入地下密室的一刹那,虚日鼠的身影出现在面前时,她的状态转眼又恢复正常。

        

简简单单小女人。

        

“赢了呀!”

        

虚日鼠目光投向后面的霍明,没有表现出出乎意料还是意料之中的举措,只是玩味地说道:“输的人就惨了。”

        

红萼娇躯一僵,轻抿薄唇,一副可怜兮兮的神情。

        

“妾身的全部家产和整个人都输了。”

        

这楚楚可怜的姿态当真是人见犹怜。

        

谁叫她做贼心虚呢!

        

不过霍明的心是铁打的。

        

没办法。

        

谁叫他钱还不够呢!

        

不借此机会敲诈一波怎么凑足。

        

于是,在座的两人个个心怀鬼胎。

        

“还不打算告诉他真相吗?”虚日鼠边吃瓜边笑。

        

“呃。”

        

“嗯?”

        

霍明皱眉,有内幕?

        

虚日鼠挠了挠毛茸茸的胸口,笑道:“小子,你可是欠我们红萼姑娘一个大人情啊!今日城内好多人来买你的消息,都被她给拒绝了。”

        

红萼眼前一亮。

        

这本来就是她打算抛出来的筹码,但是由虚日鼠提出来比她自己可强多了。

        

原来虚日鼠大人是站在她这边的。

        

霍明本来也想感谢一下,但敏锐察觉到这两人之间氛围不太对。

        

所以没说话。

        

虚日鼠继续说道:“至于你要的情报,你的钱还不够吧?只有八百多万两。”

        

这是一比巨款。

        

但距离目标还差很远。

        

霍明端起茶杯平静说道:“以我如今展现出的赌术和声望,从八大王寨又或者青阳帮里拿到剩下的钱不难。”

        

确实。

        

时势造就英雄。

        

也就是趁着这两大势力之间的矛盾,霍明才能稳坐钓鱼台。

        

若是换个时机,他早就被拍死了。

        

虚日鼠笑道:“其实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

        

“嗯?”两人齐齐看向他。

        

“以我的权限,可以只花八成的钱就能买到情报,我帮你买,如何?”

        

虚日鼠仍然是那副懒散模样。

        

霍明意有所动,“前辈如果能帮忙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而红萼心里掀起滔天巨浪,看着眼前的懒散男人面露恐惧。

        

“这样的话,如此一来,这般这般……”

        

“他就赚了霍明和我的双重人情。”

        

“还免费得到了情报。”

        

“而且他很清楚,这次的情报实际上对他而言只需要两百两银子,所以还能白赚两百两银子,甚至哪怕以后霍明知道了真相也不会怪罪他。”

        

“这个男人几乎什么都没做,却得到了最大的好处。”

        

“不?他真的什么都没做吗?”

        

真可怕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