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之放纵小婷好紧&黑人粗长巨茎小说

      

怎么可能是真迹?

        

青藤先生的名作真迹,不都是被大儒收藏,不见世人吗?

        

暮霭图据说三百年前数位儒道大宗师争抢,最终不知所踪。

        

此等文宝,完全不是该出现在这小店的啊!

        

可那文气涌动,有着让人神魂震动的青藤徐谓落款,不可能是造假。

        

“不是造假,也不可能是青藤先生重画,青藤先生陷入迷障,已经早不动笔墨了……”

        

“包大人,请用茶。”身侧,左玉龙的声音响起,包大人回过神,身上灵光浩然气收敛。

        

他转过头,面带微笑接过茶盏,轻声道:“你家老板娘和掌柜到底是何身份?”

        

是何身份?

        

左玉龙面上闪过茫然,摇摇头。

        

真说不清。

        

包大人有些失望,目光落在自己手中茶盏,然后手一抖,差点将杯中扔了。

        

“鸡缸杯,真品……”

        

转头,他面上神色慢慢呆滞。

        

“庐山高图,真品。”

        

“溪山行旅图,真品。”

        

“芙蓉锦鸡图,真品。”

        

“富川山居图,真品。”

        

“墨葡萄图……嘶——”

        

……

        

韩牧野和木婉回观月里店铺时候,左玉龙将下午时候事情讲述。

        

“我打听过了,包明成大人是防务司三位副司长之一。”

        

左玉龙轻声禀报。

        

包大人没等到将半杯茶水喝完就神魂不属的离开,走出门时候,差点被门槛绊倒。

        

“公子,他们说丹药铺子不好开,会不会有事?”绍大田有些紧张的在旁边问。

        

翠翠也神色紧张。

        

他们那铺子已经重新开,街坊都说包大人说句话就能让他们不会再有麻烦。

        

可丹药铺子,据说要有好大背景才成。

        

下午时候,周围几家铺子的人都来,讲述些潜规则。

        

比如这中城里的大商号背后都是势力支持,不是寻常人想开就开。

        

“没事,等我们开张再说吧。”

        

韩牧野笑着摆摆手。

        

丹药司?

        

那不是秦苏阳执掌吗?

        

木婉也笑着点头。

        

今日见过那些丹道大师,宗师,甚至大宗师存在,她自信许多。

        

路上时候跟师兄探讨丹道,按照师兄说的,自己离着丹道宗师之境也不远了,只要提升修为,打磨技艺就成。

        

韩牧野他们回来,隔壁几家店铺主人也过来看看。

        

一家客栈的淘掌柜说要是真不让韩牧野他们开丹药店,可以将铺子跟他们的客栈合并,转行做客栈。

        

另一位做成衣的店铺老板娘则是拉着木婉低语,似乎是想询问木婉有没有法子,还准备牵线寻几位熟识的人物帮忙。

        

这些人的好意都被韩牧野和木婉笑着谢绝。

        

店铺不让开?

        

小麻烦而已。

        

或者说麻烦都算不上。

        

晚上时候,翠翠做了晚餐送过来,隔壁的小吃店继续营业。

        

因为下午波折,来小吃店的顾客反而更多。

        

绍大田逗引孩童,周围观望的路人都停下来,还有好些孩子满脸渴望的想一起玩。

        

“做个凡人也挺好。”店铺门口,坐在青石台阶上,木婉轻声开口。

        

她的目光落在那些绕着绍大田转的孩童身上。

        

翠翠在一旁将各种吃食摆上,总能吸引喜欢的孩子来买。

        

这两天,这些小吃的卖相越来越好了。

        

绍大田虽然虎头冒汗,依然笑呵呵任淘气孩童爬到他背上。

        

一对南荒来的少年男女,就这样在繁花似锦的皇城里,努力的过活,对未来满是憧憬。

        

他们不知道,没有韩牧野给的文书,他们店铺根本无法开。

        

他们也不知道,这店铺的租金,绝不可能是一个月三十灵石。

        

“师兄,这几日我就炼制些丹药,然后将铺子开起来吧。”看向韩牧野,木婉轻声说道。

        

韩牧野点点头,转头看她道:“我明日写个告示,就说丹缘阁五日后开张。”

        

木婉脸上都是笑意。

        

翠翠和绍大田他们很努力的过活,争取属于他们的幸福,自己和师兄,也在争啊!

        

韩牧野伸出手,将木婉的手握住,两人看向前方那些游人,还有嬉闹的孩童。

        

“师妹,我们去仙月湖逛逛呗。”

        

“好啊,只是有些晚了吧?”

        

“晚点好,人少。”

        

……

        

御园街宽阔,大道当中车马并行不悖。

        

驾着马车的左林将速度降下来。

        

他身后,左玉婷和左玉龙坐在车厢前的车架上,一左一右,都在发愣呢。

        

转头看看,左林面上露出笑意。

        

以往,他幻想过多少次,能这样驾着车,带着一双儿女在大街上游走。

        

要是,要是他们的娘能看到这一幕,那该多好啊……

        

“哥,你说,这世上,真有那种天降的机缘吗?”左玉婷转过头,看向身旁的左玉龙。

        

左玉龙转头,看她,然后又看向前面驾车的左林。

        

“我也不知道。”摇摇头,左玉龙目光落在大街两旁有些还未关的店铺。

        

“这几日,好似在梦里。”

        

梦里。

        

左玉婷点点头。

        

今日去丹坊,所见所闻,还有那些丹师对待自己的态度,都让她似乎在梦中。

        

自家的掌柜和老板娘,当真是那种难以想象的大人物?

        

前方,驾着车的左林咧嘴一笑,然后马车调转。

        

“爹,去哪?”左玉龙忙道。

        

“我带你们去喝酒。”左林呵呵笑着开口。

        

喝酒?

        

左玉龙眼睛一亮。

        

“爹,你不是不让我们喝酒的嘛……”左玉婷也是眼中闪亮。

        

“你们长大了,能喝酒了。”左林长笑,将马车停在一处小巷口。

        

小巷前有几个木桌,旁边有酒字招牌。

        

穿着短衣的伙计满脸堆笑的迎过来。

        

坐着车马来这等小店喝酒的,可是少有。

        

……

        

往后几日,木婉出手炼制丹药,左玉婷在一旁帮着收拾整理灵药。

        

等丹药炼好,又将标签写好,分门别类装在玉瓶中收起。

        

前面的店铺,中间的小院都布置好。

        

店铺四壁是书画,摆上桌椅,适合宾客驻足歇息。

        

也能坐下来商谈丹药价格。

        

中间几个木架,上面摆放玉瓶,用来售卖丹药。

        

一旁的柜台,可以作为登记之处,韩牧野一般会坐在这里,左玉龙则是和左林在门口招呼。

        

左林还要负责接待来客的随从和车马。

        

后院的小院也布置不错,花草葱郁。

        

在木婉的设想中,这是大生意上门时候,招待来客的。

        

按照坐在石阶上时候木婉讲的,到时候她就在旁边看着自家师兄跟大修士商谈炼制上等丹药事情,一笔就能让铺子吃十年。

        

“那就发财了。”

        

说这话的时候,木婉眼中的晶亮,一如当年九玄山上,手中握着精品云气丹样子。

        

门口处已经贴上一张告示,就写了丹缘阁五日后开张。

        

现在已经是第四日,明日就是开张之日。

        

隔壁翠翠那这两天都在做些招待客人的油炸果子,还有南荒小吃。

        

等明日来客人了,好端出来。

        

绍大田说的,南荒那边对客人都是要客气的。

        

木婉说这些吃食要付灵石,翠翠不收。

        

她说这是她和绍大田应该做的。

        

绍大田还做着丹缘阁的护卫呢。

        

“牧先生可在?”

        

门口处有声音响起。

        

坐在柜台后的韩牧野站起身。

        

这几日其实来拜访的人不少。

        

丹坊中那些当日在秦家丹房见过的丹道大师,有几位不知从什么门路寻来。

        

只不过大多是上门寒暄两句就走。

        

毕竟没有什么交情,丹缘阁也还没有正式开张。

        

门口处,身穿儒袍的百里彤云,还有同样装扮的秦丝雨走进来。

        

左玉龙在皇城书院旁听,该是见过她们两人,此时面上表情诧异无比。

        

“百里小姐,秦小姐。”韩牧野拱拱手,然后抬手道:“请坐,奉茶。”

        

听到说奉茶,呆立的左玉龙忙去斟茶。

        

百里彤云笑着一招手,门口两位仆从将一块用红布包裹的牌匾抬进来。

        

她伸手将牌匾上红绸掀起,龙飞凤舞的丹缘阁三个大字浮现。

        

韩牧野目光落在字迹上,眼睛一亮。

        

“黄庭竖大宗师亲笔?”

        

虽然百里彤云曾说要帮他要一副黄庭竖亲笔,没想到还真送来。

        

这字迹浑厚灵动,笔意断而未断,飞白留痕,其中意境,到书道巅峰。

        

“好字。”

        

韩牧野看向百里彤云,拱手道:“不知百里小姐可能帮我带话,欢迎黄大宗师有空时候来我小店做客。”

        

百里彤云忙微笑点头:“先生放心,彤云必然转达。”

        

韩牧野现在也知道百里彤云身份,乃是与秦丝雨一般,身后是丹道大族。

        

也是如此,她们俩才会在皇城书院各种斗法。

        

百里杏林,儒道宗师,丹道同为执掌丹药司之一的大宗师强者。

        

其实在韩牧野看来,皇城中这几位丹道大宗师,实际修为,恐怖都不是大宗师这么简单。

        

只是要入圣,可能有些路子难走罢了。

        

百里杏林成名无数年,执掌皇城丹道,弟子门生无数。

        

“叔祖,小五给你送来此物。”立在一旁的秦丝雨双手捧着一块玉牌,递上前来。

        

端茶来的左玉龙双手一抖,差点将托盘扔了。

        

叔祖!

        

皇城书院中天之娇女人物,秦家五小姐,称自家掌柜叔祖。

        

百里彤云面上全是笑意,显然对这事情是知道的。

        

韩牧野抬手接过玉牌。

        

青色的玉牌上有暗金色的流光,上面刻着典籍库三个字,后面还有一道金色的灵纹,显然是标记身份之用。

        

有这玉牌,才能观阅丹药司的典籍库书籍。

        

百里彤云和秦丝雨也没在店铺中留多久,只是四处看一下。

        

墙壁上那些书画,让她们都是满心震惊。

        

等他们走出店铺时候,刚好遇到门口一位穿着灰袍的老者踱步过来。

        

“张,张,”秦丝雨一愣,忙躬身:“丝雨拜见张师。”

        

百里彤云也躬身。

        

店铺门口处的左玉龙慌乱整理一下衣衫,跟着躬身迎接。

        

张虚。

        

皇城书院教习,儒道大宗师,书道癫狂之名传彻皇城人物。

        

“你这店还真不好找,我本以为是个大铺面呢。”张虚腋下夹着不少卷轴,一边摆手,一边看向门口处的韩牧野,然后走进店铺。

        

他打量四周,脸上露出笑意。

        

“你这是把陆雨舟的院子搬空了啊。”

        

韩牧野笑一声:“还没搬空。”

        

他的话让张虚哈哈大笑。

        

他将腋下夹着的卷轴放在柜台上,然后道:“听说你这店明日开张,想给你送点字画算是贺礼,就是我这人,懒得跟那些家伙打交道。”

        

韩牧野点点头。

        

这位能扛着大扫把扫街的大宗师,确实与其他人有些格格不入。

        

不过能到儒道大宗师境,自身修为都有自己的道。

        

循道而行,不为外物动摇心智,这本就是大修士该有的心性。

        

“多谢张兄。”

        

韩牧野的称呼不卑不亢。

        

以他儒道修为,已经能与张虚同辈相称。

        

张虚笑一声,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处又回过头来:“你那诗文当真不错,下次跟陆雨舟一起喝花酒时候喊我。”

        

韩牧野面上微微一僵。

        

自己是那种喝花酒的人?

        

门口处,还未走开的秦丝雨和百里彤云再看韩牧野目光,有些不同了。

        

老不修。

        

至于左玉龙,他已经有些麻木。

        

招待客人,端茶倒水就好。

        

只要不是文相亲至,他都觉得正常。

        

张虚他们离开不一会,木婉略有些疲惫的走出。

        

左玉婷小心的将几个玉瓶放在木架上,又将标签放好。

        

这些丹药都是木婉这几日炼制出来的。

        

其中七品丹为主,八品几种都是极品。

        

还有两种六品丹。

        

这是木婉目前的极限了。

        

“下午你们先回去休息,明日早点来铺中。”

        

韩牧野嘱咐左玉龙他们先离开,然后将店铺门关上。

        

“师妹,这些丹药不差,不过明日开张,怎么也要有几种镇店之宝不是?”

        

转身看向木婉,韩牧野轻声道。

        

木婉点点头,面上露出一丝憾色:“可是我最多也只能炼制出六品丹,五品,实在没把握。”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