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几道题往下面插一支笔作文&古代嫁进府内被肉的文

       

黑夜里,许青身影如猫,敏捷而又悄然无息的前行。

        

他的手时而抬起按住嘴,强忍着咳嗽的冲动。

        

这个过程前几次时,还不算什么,但随着许青的移动,随着他多次的克制,渐渐肺部好似火烧一样,让他面色越发苍白。

        

好在这里距离他的居所不远,而营地又不是很大,所以不多时许青就看到了雷队的小院。

        

他没有直接冲去,而是站在原地深吸口气,尽可量让自己正常一些,这才放缓了速度,不疾不徐的靠近。

        

推开竹院的门,许青目光扫过四周,缓步走入小屋中。

        

在进入屋舍的一刻,许青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此血黑色,落在地上时发出呲呲之声。

        

随着这口毒血的吐出,许青的面色也从之前的苍白,变的正常了一些,喘着粗气坐在那里,盘膝打坐开始吐纳。

        

直至半晌后,他才睁开眼,面色彻底恢复过来。

        

“好烈的毒!”许青喃喃。

        

胖山最后那口毒雾,其内蕴含的毒性极大。

        

可当时的情况许青若是避开,对方定然第一时间逃走呼喊,引人注意,到了那个时候,事情的处理就会有些繁杂。

        

且就算是自己这里摆出受伤的姿态,怕是也很难骗过那狡诈的胖山。

        

对方自从察觉被跟踪后,所有的行事都很有章法,唯一的失算就是对许青实力错误的评估。

        

所以,在那关键的时刻,许青选择了相信自己紫色水晶带来的恢复力,强忍着毒雾的侵袭冲杀过去,速战速决,一击将其毙命。

        

此刻来看,他的选择没错。

        

紫色水晶对于毒性的侵袭,的确具备很强的恢复。

        

这一路走来他肺部的颤抖欲咳之感,实际上就是恢复力在起效。

        

“拾荒者,果然没有一个是简单的,想来那马四若非我出手敏锐,没给他反击的时间,怕是也很难缠。”

        

许青心底喃喃,开始总结这一次自己的不足之处。

        

许久,许青深吸口气,低头看向自己的皮袋,眼睛里露出奇异之芒。

        

“胖山之所以独自一人,是因他窥伺马四的一样物品,所以他准备反向狩猎我,从我身上拿走马四之物。”

        

许青打开皮袋,将里面属于马四的物品全部拿出,包括那些灵币,一一摆在面前。

        

目光从这些物品上扫过,许青一样样仔细的检查起来。

        

直至最终,他排除了其他物品,看向那个金属铁块,眉头皱起,有些不确定。

        

实际上马四的遗物,都很普通,这金属铁块只能说是相对其他物品而言,有些突兀与未知罢了。

        

“是此物?但似乎也没什么出奇之处,难道是一个很值钱的材料?”

        

许青想了想,小心的将其收好,准备以后找个机会,探寻一下此物的来历。

        

随后,他拿出胖山的皮袋,检查一番。

        

里面白丹没有,但灵币不少,还有很多似有毒的瓶瓶罐罐,许青不懂毒术,不敢轻易打开。

        

最终他取出那满是裂痕的琥珀,回忆胖山死前抓着的状态。

        

“此物又是什么……似乎那家伙死前,要捏碎的样子。”许青疑惑,他觉得自己缺少相关知识,思索后将其收好。

        

做完这些,他双目闭合,继续修行。

        

这些日子以来,许青发现自己到了凝气二层后,似乎睡觉的时间不需要以往那么久,往往一个时辰左右,就可以恢复精力。

        

所以大部分时候,他都沉浸在了修炼之中。

        

更因今日他不需要外出盯梢,所以修行更久,直至一整天过去,夜晚再次降临时,许青似有所察,睁开眼看向屋舍房门外。

        

在他看去的一刻,那里传来了雷队的声音。

        

“小孩,来院子里。”

        

许青闻言坐起,默默的走出,看见了院子内的雷队。

        

院子中摆放了一张大桌子,上面放着一些肉食与酒水,一共六张椅子,六副碗筷,雷队坐在其中,向着许青招手。

        

扫了一眼桌子与碗筷,许青心底有所猜测,轻步走去,坐在了雷队的身侧。

        

“这几天对营地熟悉了么?”雷队望着院子外,神态随意的对许青开口。

        

“差不多了。”许青回答道,目光扫过桌子上的食物。

        

或许是一整天的修炼,又或许是食物的香气诱人,很快许青肚子就传出了咕咕声。

        

一旁的雷队听到笑了笑。

        

“别急,等一等他们。”

        

“雷霆小队的人?”许青之前就猜测了一些,此刻问了一句。

        

老头点了点头,刚要开口,但似乎有所察觉,望向外面,与此同时,许青也心有所感,扫了过去。

        

院子外,昏暗的街头,出现了一个大汉的身影。

        

这大汉的魁梧程度超过了当初的残牛,整个人如一座小山,全身肌肉膨胀,带着逼人的气势,背着一面巨大的精钢盾牌,手中拎着堪比许青高度的狼牙棒,迈着大步走来。

        

每一步落下,都传出砰砰之声,越来越近,直至到了竹门外,随着竹门被推开,大汉惊人的身躯,踏进了院子内。

        

他的出现,使得院子都似乎变小了一些,其魁梧的身影所带来的气势,更是扩散开来,许青有一种在废墟城池内面对强大异兽的感觉,瞳孔微微收缩。

        

“头儿,我回来了。”

        

大汉向着雷队咧嘴一笑,传出闷闷的声音,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食物时,眼睛一亮,迈步走近后取下盾牌丢在一旁,又将手里的狼牙棒扔在地上,传出砰砰的两声巨响。

        

做完这些,他直接就坐了下来,椅子顿时传出惊心动魄的咯吱声,似支撑的极为勉强,而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去看许青,仿佛不是很在意。

        

雷队笑了笑,没说话,那大汉盯着食物,也没动手,默默等待。

        

至于许青,则是望着地面上的盾牌与狼牙棒。

        

从方才的声响他可以基本判断出,这两样物品的重量,恐怕……都远超自己的体重。

        

时间不久,在这院子内的安静中,竹门外的街头,出现了两道身影,一男一女。

        

男的是个青年,背着一把长弓,身影挺拔,唯独脸上有一道十字疤痕,好似被人强行刻上,触目惊心的同时,他的眼睛格外的锐利。

        

至于那女子,三十多岁的样子,相貌寻常,但身姿在一身紧致的皮衣下,却很火爆,弥漫了一种原始的诱惑。

        

二人走入竹院,冲着雷队打了招呼后,坐在椅子上时,那背弓的青年看了许青一眼,似在审视。

        

其旁的女子则目露好奇,声音带着一些娇媚,笑着开口。

        

“头儿,怎么我们出去一趟,你就多了一个孩子?老当益壮呦头儿,莫非这次你喊我们回来,是要告诉大家,你在外面瞒着我们留了个种?”

        

“年纪不对。”魁梧大汉闷闷开口。

        

许青没说话,左脚微微挪开,使小腿绑着的匕首,可以更顺利的被取出,他有些不安,这到来的三人,每一个给他的感受都很强。

        

比昨日的胖山,还要更强一些。

        

尤其是那个背弓之人,甚至都隐隐给了许青一种针芒在背之感。

        

“蛮鬼,炼体三层,天生神力。”雷队没去理会他们的戏言,看了眼许青,一指魁梧大汉。

        

“鸾牙,凝气三层,能与凶兽沟通,这营地里你看到的野狗,大都是她的耳目。”

        

“十字,凝气四层圆满,同境难有对手。”雷队向着许青一一说完,又当着他们三人的面,指了指许青。

        

“小孩,炼体二层。”

        

随着雷队的开口,小队的三人都神色肃然了不少,许青坐在一旁,认真在听。

        

“先吃东西,边吃边说。”目光扫过四人,雷队淡淡开口,夹起一块小肉,吃了下去。

        

“这一次提前喊你们回来,是因今年的春收提前了,营主发布了一个任务,对于七叶草除了原本的收购价格外,最多的一方,将额外给予三枚效果远超白丹的清尘丹!”

        

“我们在禁区里藏着的那块地,可以提前去采摘了,你们的意见呢?”雷队话语一出,蛮鬼三人目中都有精芒,彼此看了看后,都点了点头。

        

许青没听过清尘丹,可雷队的话语里说的很清晰,此丹比白丹,效果更好。

        

“你们既同意,就准备一下吧,此番进禁区,小孩跟着。”雷队缓缓说道。

        

“他?”蛮鬼三人看向许青。

        

十字那里,眉头微微一皱。

        

“头儿,炼体二层太弱了,我们完成任务之余还要对其照顾的话,有些不妥。”

        

“谁都有第一次。”雷队扫过十字,随后看向许青。

        

“小孩,你自己决定。”

        

“我可以。”许青点了点头。

        

他口袋里白丹还有五粒,对于清尘丹的需求不是很大,可他明白生活在拾荒者营地内,禁区是早晚必然要去的,既如此……与经验丰富的小队一同,自然能学到更多。

        

十字沉默,不在说话。

        

“你们吃完就散了吧,明日一早,于此地汇合,我们出发!”雷队说完,起身回了屋舍。

        

许青也戳了一大块肉,咽下后看了眼三人,快步走回房间,他不想留在那里,对于陌生人,许青的警惕感始终存在。

        

一夜无话,许青的准备工作没有太多,因为他的习惯,使得他随时随地都处于可以迅雷出手的程度。

        

于是在第二天清晨,在雷队的带领下,他们一行五人从营地内走过。

        

蔚蓝的天空,阳光明媚。

        

半空中有一只鹰绕着营地盘旋,似在凝望,而他们的身影,也引起四周拾荒者的瞩目。

        

似乎是因蛮鬼的身躯异常高大,再加上鸾牙的身姿妙曼,所以就连前几天到来停留在这里的车中队,也有人向他们看去。

        

车队处,拾荒者更多,他们很难得的在那里排着队伍,仿佛在等待。

        

许青昨日一整天没外出,不知晓那里发生了什么,此刻目光扫过时,一旁的鸾牙笑着开口。

        

“昨晚我就听人说起,这车队来自紫土,里面有个郎中医术似乎很高明的样子,昨天把瘸豺那老色鬼的腿伤都治好了,于是很多人就排队前去看伤。”

        

“这郎中一定赚了不少。”蛮鬼在旁听闻,羡慕的闷声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