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进入美妇紧窄蜜汁&被强迫穿珍珠内裤小说

记忆空间里的凌霄由记忆凝成,且全部由黑暗记忆凝成。

        

他曾跟宁宿说过,外面的凌霄没有多少记忆,因为记忆95以上都是黑暗的。

        

他是在问他,是不是1的记忆变成了好的。

        

或许,在副本里,他就有要让他阴暗记忆变美好哪怕1的想法。

        

凌霄没回答,咳嗽了一声,看着有些虚弱地走到树下,靠树而坐。

        

宁宿:“……?”

        

比起刚进记忆空间时,他们的“你来我往”,刚才打那一下,他可以算得上温柔了。

        

何况,凌霄在有了神经后,可是肉眼可见地强大了很多。

        

宁宿走到他身边,“你说话呀?”

        

这位又变成了那副不怎么正经的样子,“再亲一下?感觉我们技术不太好,得多练练。”

        

宁宿:“……” 

        

说谁技术不好?

        

他几十本言情小说是白看的吗?

        

“不好意思了?还是想装死了?”凌霄幽幽地说:“唐心问你,我们是不是有什么的时候,你点头可不是一下。”

        

“你不是跟我说,我们不是情人关系吗,点头点头点头是什么意思?”

        

宁宿:“……”

        

这个人不会一直在看吧。

        

不是,本来就是他的记忆世界,他都不用看,自动感知一切。

        

宁宿刚要说话,忽地被他拽到身上。

        

“不只1。”他说。

        

“在房间初次见到你时。”

        

“在看到你吃凌霄花时。”

        

“在你钻到我怀里睡觉时。”

        

“在你说凌霄花是妈妈的礼物时。”

        

“在你抱着我抬头笑时。”

        

“在你对唐心点头时。”

        

“在你说,在未来等我时。”

        

“太多了,几乎你在我身边每一秒,都在改变。”

        

凌霄抹了抹他的眼角,原来有泪痕的地方。

        

泪痕早就被他抹掉了,他的指腹还是不由落在那里。

        

“谢谢,我这个从里黑到外的人也有了美好的记忆。”

        

他就是黑暗记忆凝成的,黑透的,没有一丝光明的温暖的记忆。

        

黑暗记忆凝成的人,竟然也有了可以珍藏的记忆。

        

“啊。”宁宿直接:“你还是人吗?”

        

凌霄:“……”

        

“你说话确实很招打。”

        

宁宿:“我这是真诚地不带任何情绪的好奇,后面我没看全,好多地方不确定。我看到凌霄花以你的身体为基底,汹涌地向外长,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

        

见他是认真的,真的想知道,凌霄遍也认真回答他。

        

“食神花以神佛为食,在无限世界的规则体系里,是位于神之上的存在。之前它确实是这样的,不过后面发生了两次变化。”

        

“一次是它想吃萧晴,萧晴把它困在身体里,以命相祭,融到我身体里时。”

        

“那次它已经不是之前的食神花了,而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我也不是正常的人类了,或者不能说我是记人类了。”

        

“第二次,就是你在记忆世界里看到那次。”

        

“我死了,它也跟会跟着死,在死亡中触底异变。”

        

“他们说起食神花,重点放在‘神’上,其实‘食’也是它的关键。濒临死亡的时候,自然要抓住一切能食用的东西重获得生命。”

        

宁宿抿唇,“当时,全世界最多的是怨气,是不甘,是恨意。”

        

凌霄点头,“从那以后,它的食物性质完全变了。”

        

宁宿问:“所以,那场对系统的反抗,是失败了吗?”

        

他再次感受到那个世界时,天空都裂了,好像是成功摧毁了系统违背规则赌上的副本世界。

        

可是,那里浮尸遍野,他没有看到活着的玩家,只听到了玩家们的遗愿。

        

凌霄:“不能说失败,因为系统也崩了,即将耗尽能量消逝。”

        

“可是我又活了。”

        

宁宿一开始没理解这个逻辑,没两秒他就明白了。

        

连通了他之前一直好奇的问题。

        

系统为什么要扒在凌霄身上吸血。

        

宁宿僵着脸说:“系统利用你,重新获得能量,重建规则体系。”

        

凌霄点头,“系统如果有情绪,看到那一幕一定惊喜跳脚。”

        

“在无限世界,创造神明难,但最不缺的就是死亡中的怨气、痛恨和不甘,凌霄花能以这些为食获得另一种重生,对它来说是天大的惊喜了。”

        

宁宿稍微一想,也觉得那个狗东西能兴奋得上天。

        

凌霄对它来说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宝贝来形容了。

        

系统成也能量,败也能量,能量是它存在的根基。

        

邵若洋他们说过,系统创造这一个个副本世界需要消耗能量,这其中的核心是大boss,也就是他们这个世界的鬼主。

        

凌霄能吸食无限世界无处不在的死亡怨气,再由此催生鬼主,难怪系统要扒着他吸血。

        

“你就是无限世界永动机,系统的无限循环体系。”

        

凌霄:“……”

        

毒但对。

        

宁宿愤愤地想完,抿了抿唇,轻声问他:“后来呢?系统抽走了你的记忆,利用你重建后,离开了你们的世界,又去嚯嚯其他世界了。”

        

凌霄:“嗯,它吸取了教训,去了难度相对低的世界。”

        

宁宿:“我们这个世界?”

        

凌霄摇头,“在来你们这个世界前,它去过四个世界了。”

        

宁宿愣了一下。

        

系统离开凌霄的世界时,凌霄19岁,现在188岁,这中间有169年。

        

除去在他们这个世界的十几年,大概在其他世界每个只有三四十年。

        

可它在凌霄那个世界存在了大几十近百年。

        

宁宿很快就明白了,这也是系统吸取的教训之一。

        

邵若洋他们说过,系统能量最充足的时候,是游戏的中前期。

        

那时候玩家不会破坏副本世界,还有充足的新人进游戏补充能量。

        

所以,系统就把每个世界控制在中前期。

        

宁宿:“奸诈。”

        

凌霄:“它奸诈的不只这一点。”

        

系统的奸记诈,都是从凌霄他们世界中得到的教训罢了。

        

这个教训,除了把在一个世界的时间缩短,宁宿立即又想到了一个。

        

“给排名前十的玩家特权,还有副本地图的存在,都因它不想让玩家生出反抗心。”

        

在第一个世界里,最初生出反抗心,带领玩家反抗系统的是基地的高手萧晴。

        

她有这个能力,同时在被副本世界折磨,由此生出反抗心。

        

她能一呼百应,除了她的言论震醒了一部分人,还有很多人已经走投无路,活不下去了。

        

反正都会死,不如博一博。

        

而在他们这个世界,系统更频繁地举办个人赛和社团赛,用丰厚的奖励来吸引玩家参赛,并强制要求上一季比赛前十的玩家必须参加。

        

是要把所有厉害的有能力反抗的玩家和社团势力,放在眼皮底下监视。

        

同时给予他们特权和保护,让他们生不出反抗心。

        

宁宿还记得,在《花奴》副本中,宁长风肯跟他们说过,他不会死。

        

基地前十的玩家,除了黑袍,宁宿没见哪个玩家死于副本。

        

就连人蛹师血薇,在《装鬼》副本里前面表现那么差,最后还是从地狱中出来了。

        

不会在副本中死,又拥有强大令人敬畏的技能武器,同时在基地拥有让人羡慕的特权。

        

他们怎么生得出反抗心?

        

宁宿在不了解系统前,也没有反抗心的,他在这里活的很滋润。

        

还有副本地图的存在,是为了压制要“搏一搏”的那群人。

        

狗急了也会跳墙,副本地图的存在,给了普通玩家一个可以拼搏的活路,至少是希望,让那批最激进的玩家联合不起来。

        

凌霄点头,“还想到什么了吗?”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视线放在宁宿身上。

        

记忆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的视线当然会落在宁宿身上。

        

但此时不一样,这视线像是一种引导,在说他是这个问题的关键。

        

宁宿立即想到了。

        

“以系统视人类为蝼蚁,以及对能量的渴望,一个世界的前中期不能满足它。”

        

“它在第一个世界吸取的教训,不只是缩短在一个世界的时间,而是不需要把这个世界所有人拉进游戏。只要把一部分玩家拉进游戏,再把其中死亡的玩家当成它的能量吸收器,放回这个世界。”

        

他们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

        

所谓的末日丧尸,只不过是系统放回的玩家和npc。

        

凌霄嘴角扬起,视线带光,落在他脸上,愉悦点头。

        

他的愉悦当然不是系统的恶毒和奸诈。

        

宁宿挠了挠下巴,握住他的手,“系统和你去过好多世界,每当你意识到不对,将要生出反抗心,它就借用黑树怪吞食你的记忆是吗?”

        

凌霄反手握住他的手向身前拉,“嗯。”

        

“系统抽走你的神经,用来强化黑树怪,再借由黑树怪吞食你的记忆。”

        

他闷记闷地说:“你刚才说了食神花,‘食’是关键,我因为你在末世中生出了暗黑系异能,能吞噬黑暗能量。它借由你的神经,能吞食普通人的记忆,和你的黑暗记忆。”

        

凌霄:“是这个道理,但是你和黑树怪一起类比,不太对。”

        

宁宿点头。

        

他当然和黑树怪不一样

        

他僵着脸说:“我会给你报仇的。”

        

凌霄低笑出声,“行,就靠你了。有需要帮助的地方随时跟我说。”

        

宁宿:“……”

        

“你和身体合二为一,我们一起对抗系统不就容易了吗?”

        

凌霄:“你刚才不是说你去帮我报仇的吗?”

        

宁宿:“……”

        

“我一个人不是好累好麻烦吗?”

        

凌霄:“……”

        

凌霄看他几秒,笑了,敲了敲他的手背,“想让我和他合二为一直接说。”

        

宁宿:“……”

        

这个去过好几个世界,活了188年的人,就是老奸巨猾。

        

凌霄说:“合体后,一旦被系统捕捉到,我们都不知道它会做出什么,在没准备好之前,不能贸然行动。”

        

确实。

        

无限世界至少有一半是靠着凌霄运行的,凌霄从某种意义上说,又是众多鬼主的父神。

        

对系统来说,凌霄帮助它和凌霄对抗它,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一旦系统知道凌霄恢复记忆,哪怕只是怀疑,它都可能启用最可怕的程序,做出最极端的事。

        

宁宿:“你说的准备,是摧毁系统的准备吗?”

        

凌霄:“不然呢?”

        

宁宿:“系统到底要怎么摧毁?”

        

凌霄:“关闭或摧毁所有的副本世界。”

        

宁宿猜到这个答案了。

        

他们那个世界,最后一个副本,玩家就在摧毁副本世界,关键是消灭副本世界的核心npc。

        

凌霄说,不能说他们失败了,系统那时也快要崩溃了。

        

这说明,那个方法是有用的。

        

只是……

        

宁宿:“有些鬼主……”

        

“鬼主还用消灭吗?”凌霄好像立即看出了他的心思,“你的那位花神大人一句话,他们不立即倒戈,转头对付其他核心npc?”

        

宁宿:“……”

        

虽然但是,“你的那位花神大人”倒也不必。

        

不管怎么说,听到这里,宁宿心里轻松了很多。

        

宁宿:“还要做什么准备?你从黑树怪的禁锢中出来,不就是最大的准备了吗?”

        

凌霄:“摧毁系统不是小事,至少其他玩家要有所意识,当然如果你不在意他们的死活的话,又是另一件事了。”

        

宁宿当然在意。

        

他的爸爸妈妈和朋友可都在这里。

        

这件事,确实需要玩家的参与,至少是知道,有准备。

        

不仅是助力,可能还是保护。

        

宁宿:“这事不难,我可以告诉他们。”

        

“是我忘了,我们小丧尸爸爸是游戏基地第一高手,妈妈是第一大社团的社长,是可以在基地横行霸道的人。”

        

宁宿:“……也没有,妈妈还不知道我是记她儿子,俩人才刚有苗头。”

        

说到这里,他去了一趟凌霄记忆里的世界,也不知道基地时间过去多久了。

        

师天姝和宁长风有没有从副本里出来。

        

解开误会后,师天姝主动邀请宁长风一起去副本,进副本前还对宁长风笑。

        

宁宿总觉得,他们是有苗头,快要在一起了。

        

宁宿想去看看,又不太想从凌霄身上起来,离开这里。

        

宁宿抬头看向凌霄,凌霄也正在看他。

        

“想问的问完了?那是不是该说最重要的事了?”

        

宁宿略显疑惑:“什么最重要的事?”

        

是他忘记什么关键了吗?

        

凌霄直接:“亲我是什么意思?”

        

宁宿:“……”

        

自从那个吻之后,凌霄看他的眼神明显不同了。

        

又深又黑,能把他拢在密不透风的世界里。

        

宁宿视线从他眼睛上突然下滑到他鼻尖,不再看那双眼。

        

下移时,看到凌霄唇上还有血。

        

血啊。

        

刚才的亲吻,他尝到了凌霄的血。

        

凌霄的血啊。

        

可,太刺激了。

        

宁宿咽了口口水,“还能有什么意思?你能不知道?”

        

“就,我们要不要再练习一下?”

        

没听到凌霄的回答。

        

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低哑好听的声音,“怎么练习?”

        

宁宿强行挺直脊背,抬起下巴,“我可以做指导。”

        

凌霄低笑一声,向后靠在树干上,“请多指教。”

        

“你别不信,我可有几十本言情小说的基础。不要小瞧那些让读者疯狂的言情小说。”

        

说着,他打量起凌霄。

        

当然先看到了凌霄唇上的血,“不要一上来就咬。”

        

凌霄想了想,“好”

        

宁宿继续向下看——不能看很多,他们只是亲亲。

        

他的视线纯洁地落在凌霄的手上。

        

凌霄的手指是宁宿见过最长的,手指长手也会因此显得大。

        

宁宿看了几秒他的手,莫名看向自己的腰。

        

凌霄拇指指骨抵在太阳穴上,有点用力。

        

“啊。”宁宿视线重新回到他的手上,“你的手,好看有力,应该发挥优势。”

        

凌霄:“比如?”

        

宁宿:“比如,可以放在我的后背上,摸摸我的脊骨。”

        

凌霄:“还有吗?”

        

宁宿:“暂时没了。”

        

话落,宁宿立即被凌霄拉上前。

        

按照他说的,凌霄没有咬他,而是很轻,轻到缠绵的吻。

        

宁宿睫毛一颤,抬眼看向他。

        

那双眼睛即使再幽深如深渊,此时也被他覆盖了大半。

        

记忆空间里,只有他们细微的声音。

        

他们看向彼此时,就成了只有他们的世界。

        

凌霄完全按照他的“指教”来的,又加了一点其他的。

        

几十本言情小说,在几万个副本世界面前,溃不成军。

        

宁宿站起来时是有点懵&3034记0;,“你……”

        

凌霄懒散地靠着树干笑,“副本世界里没有情爱故事?”

        

宁宿:“那刚才都咬出血了?”

        

凌霄:“我以为丧尸尝到血会比较兴奋?”

        

宁宿:“……!”

        

宁宿闷头往前走,在即将离开记忆空间时,被凌霄拉住。

        

这是第一次他离开时,凌霄拉住了他。

        

他低头又给他一点血,“对不起,下次我轻点。”

        

宁宿:“……”

        

宁宿瘫着脸,“知道了。”

        

凌霄松开他的手,“走吧。”

        

宁宿刚要走又回过头,他抿了抿唇,问:“他们都死了吗?”

        

这个问题问的没头没脑的,凌霄却听懂了。

        

他说:“不一定。”

        

宁宿愣了一下,那样的场景,他以为他们都死了,只剩凌霄一个人了。

        

有一点,他们谁都没说。

        

他们都知道,在系统最紊乱脆弱时,摧毁系统违背规则,倾其所有建立的副本世界,借此摧毁系统。

        

他们也都知道,那个副本世界建立在他们的星球家园上。

        

但是,没人说,是不是摧毁了副本,他们的日夜想回去的星球也会被摧毁。

        

没有人说。

        

不是没有人知道。

        

宁宿每回想一次那个副本,就会更多一层认识到系统的卑劣和他们的悲壮。

        

如果,他们都死了,他这个丧尸也会意难平。

        

原来,不是吗?

        

宁宿:“真的吗?”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