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人妻被农民工蹂躏&双飞十大名器美妇

      

赵淮中这一剑,夺尽天地造化,力量高度集中,仿佛将时间和空间都收纳在一剑之内。

        

击中天帝的时候,剑气轻触帝王玉,力量却跳过帝王玉的防护,直接刺入了天帝眉心。

        

静止般的死寂!

        

“砰!”

        

天帝的身体猝然龟裂,眉心的帝王玉化开,散逸成无数咒文,和其全身每一个细微处相合。

        

他的生机并未完全断绝。

        

天帝的身体发出夺目的仙光,竟有先天气机从体内涌出,在仙光中龟裂的身体又重新聚合。

        

“寡人为天帝,你休想杀我!”

        

一次呼吸如轮回,天庭之主龟裂的身体,得以重塑,生机延续!

        

他体内藏着一件保命的先天灵宝,能代替其死亡,在最危险的一刻护持生机不灭……赵淮中暗忖。 

        

倒是不愧为天帝。

        

这种情况下仍能死里求生。

        

情况并不出乎赵淮中预料。

        

天庭之主有临危保命的手段,再正常不过。

        

他的攻势愈发凶猛,狂风暴雨:“你死定了!”

        

天庭之主背后气机蒸腾,浮现出一条应龙的法相。

        

他身上仙光激荡,迎面打出一拳,想反击逼近的赵淮中。

        

却见赵淮中伸手一揽,后发先至,体内龙吟乍起,一拳打出,跳脱虚空,轰在其腋下,狂暴的拳力,让天庭之主的整个右臂炸裂。

        

这招叫叶底穿花。

        

赵淮中顺势近身,肘似扎枪,戳向天庭之主胸口,肘端吞吐出来的却是一截诛仙剑的锋芒。

        

诛仙剑在赵淮中手里,物尽其用,变化莫测!

        

天庭之主抽身后移,想为自己争取喘息的时间。

        

然而赵淮中双手画圆,一前一后,妙不可言,拳锋穿透空间,又打在天庭之主的下巴上。

        

颚骨炸裂。

        

砰砰!

        

赵淮中的攻势,每一击都带着诛仙剑无坚不摧的杀伤力。

        

天庭之主身上的仙光彻底炸开,胸前已经被打塌了。

        

他虽然竭力求生,但始终没能获得哪怕是瞬间的喘息。

        

胸腔完全被打穿打透,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秦皇,你为忤逆之人,不得好死!三界皆难容你!”

        

天帝面容扭曲,被赵淮中攻袭带来的疼痛,几乎淹没了他的意识,口中发出诅咒般恶毒的声音。

        

这一瞬,赵淮中的力量牢牢锁定了天庭之主,拳头穿出一道黑金两色的光芒,是祖龙!

        

祂冲进了天庭之主生机溃散,被彻底打崩的身体内。

        

轰!

        

赵淮中的双眼,凝视天帝,仿佛洞察到了未来,看穿时空的本质。

        

他看出天庭之主会在下一刻再次催发体内的保命器物,焕发先天气机,重塑身体,试图求生。

        

此时赵淮中缓缓打出一拳。

        

拳锋前端,浮现一副阵图,正是杀伐无上的诛仙阵图。

        

天庭之主如同赵淮中所预见般,催发体内的保命器物,要重塑生机。

        

然而诛仙阵图内四柄仙剑交织,将天庭之主笼罩,连同冲入其体内的祖龙,一起爆发出力量。

        

天帝的身体,神魂,同时遭到攻袭!

        

一切的生机,都被斩断!

        

他体内某件保命的先天器物也被祖龙压制,没能再次帮他续命!

        

从赵淮中突袭出现,局势起落变化,生死皆在其中。

        

天庭之主连出底牌,但终究穷途末路,难以从死局中挣脱。

        

他的神魂,身体,生机彻底被击溃。

        

他定定地站在那,死盯着面前的赵淮中,阴毒,怨恨,愤怒和……畏惧。

        

就在这时,竟是仍有变化出现。天庭之主的眉心,帝王玉突然脱落,想破空远去。

        

赵淮中闪电出手,一把抓出,洞察其轨迹,将帝王玉握入手中。

        

然而,就在将帝王玉收入手里的一瞬,天庭之主体内有一股气机,霎时遁入地下,居然越过了赵淮中联合九州卷封锁的空间壁,消失无踪。

        

赵淮中的气息,联合九州卷和外挂,进行洞察追溯。

        

他看见一缕阴暗的气息,一路冲进了张家帝陵,然后一切的追溯皆被阻断。

        

能确定的是刚才那股气息,不属于天帝!

        

他体内还藏着别的东西?

        

“人皇,你杀了寡人,必会为此付出代价,你也要死……”

        

天庭之主的生机完全溃散,不论是神魂还是身体,但他始终死盯着赵淮中:“很多事你并不知道……是你破坏了三界的安定,寡人等着你。

        

你死不远矣……”

        

天庭之主眼神里的仙光也开始减弱:“寡人想重塑天庭,借用妖族之力,有什么错,你等忤逆犯上……”

        

“你为了收回帝权,坐看东西两大部州坠入妖族之手,生灵涂炭,只为趁机削弱四皇九姓,你是最该死的那个!”

        

赵淮中信手一挥,打断了天帝最后的一口气!

        

天庭之主身死!

        

赵淮中想知道刚才遁走的气机是什么,伸手虚握,天庭之主眉心,之前打入其体内的祖龙重现。

        

却是其冲进天庭之主体内,斩断其生机的同时,摄取了天帝的神魂,查阅其记忆。

        

天庭之主知道诸多常人所不知的秘密,赵淮中刻意将祖龙的气机打进他体内,就是为了摄取他的记忆和部分神魂,查看天庭之主知道的秘密。

        

赵淮中收回祖龙,感受其从天庭之主意识里抽取出来的记忆。

        

刚才从天庭之主体内溢出的气息,是第二任天帝的,也就是张家帝陵内,唯一存在的帝尸。

        

天庭之主体内,有一缕早就死去的第二任天帝的气息?

        

这是怎么回事?

        

第二任天庭之主身故已久,但还有残魂遗留?

        

是天帝吸收第二任天庭之主眉心的另一块帝王玉,将其视为传承,所以将第二任天庭之主的部分残魂,也吸收到了自己体内?

        

这是当前能想到,相对合理的解释。

        

造化巅峰的第二任天庭之主,将部分残魂藏在帝王玉中,保存千年不灭,倒也不是不可能。

        

赵淮中以手指,轻触天庭之主眉心,确定其已死,不会再有反复。

        

他看了看抓在另一只手里的帝王玉。

        

刚才第二任天庭之主的残魂,是利用推动帝王玉出来,声东击西,才得以趁机逃走。

        

天庭之主体内还藏着他爷爷,俩人玩套娃呢?

        

赵淮中瞩目面前的天庭之主尸骸,又瞅瞅帝王玉。

        

这枚帝王玉堪比最顶级的先天灵宝,颜色浩白,如同一块温玉,圆形,内里涌动着惊人的仙力。

        

据传帝王玉有着能剥离其他先天至宝灵气的能力。

        

不过帝王玉可以以后再研究,现在得抓紧时间。

        

趁着尸体还热乎,赵淮中伸手,将帝王玉重新放回天庭之主的眉心。

        

同时,他将刚才祖龙吞噬吸收的天庭之主的残魂,记忆,重新返还打入其意识当中。

        

同一刻,赵淮中分化自己的神魂,以祭炼分身的手段,将自己的部分神识和天庭之主的残魂相合,吸收其中蕴含的记忆,融入其沉寂的识海。

        

赵淮中又以自身法力,牵引五色界内的生机,送入天帝体内。

        

帮其恢复刚才自己造成的伤患。

        

而后再以祭炼分身的仙台术和傀儡术相合,滴血化生,以自身的造化之血结印,在天庭之主眉心,身体上祭刻咒文。

        

这么做的目的,是将其祭炼成一具身外化身。

        

所谓身外化身,就是并非自己气机或血液演化,但分化神识与其相合,利用天庭之主的身躯,祭炼分身。

        

因为重新返还了天庭之主的部分意识,这种祭炼有些像借尸还魂,外人绝难看出天庭之主已经变成了人皇的打工帝。

        

赵淮中花费心思祭炼其为分身,是因为他这次来天庭,事先和老子,孔子,庄圣通过气。

        

老子一开始并不同意直接杀死天庭之主,因为得考虑大局。

        

眼下妖族未退,人皇和天帝窝里斗,人脑袋打成了狗脑袋,局面会完全失控,动荡不堪。

        

不论谁胜谁负,人族内耗严重,都让老子,孔子难以接受。

        

天庭之主若死,仙界各方,瞬间就得分崩离析。

        

赵淮中坚持要来打死天庭之主,理由是其能接引三界外的气息,躲在暗处,如同利刃悬空,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必须杀了,不然吃海鲜都没法放心吃。

        

天庭之主老是躲在暗处下刀子,谁受得了?

        

仨老头一合计,说那你干吧,我们精神上支持你,但我们不出手。

        

你要没杀成就回来老老实实的咱们再从长计议,你要杀成了,也不能暴露,要偷偷的杀,维护人族内部安稳最重要。

        

起码也得完全击溃妖族,没有了妖族在外窥视,咱们再图谋帮你造反,现在指定是不行。

        

赵淮中答应了老哥仨,于是杀完人之后,还得负责善后,帮自己刚打死的天庭之主恢复伤势。

        

对其进行祭炼,分化神魂与其相融。

        

当祭炼结束,将帝王玉送回天庭之主眉心,催动其运转。

        

天庭之主的丹田内,另一股生机也被催动,便是他体内压箱底的另一件保命器物。

        

那是一颗珠子。

        

刚才赵淮中以诛仙剑刺中天庭之主,其能够死里求生,便是因为这颗珠子!

        

霎时,汹涌的仙力,流遍天庭之主全身。

        

他体内生机弥漫,伤势得以逐渐恢复,破碎的胸腔血肉蠕动闭合,心脏重新跳动,包括身上破裂的帝袍也在仙力的作用下恢复如初。

        

天庭之主慢慢睁开眼,眉心帝王玉发光。

        

他的眼神阖动,已经看不出异常。

        

天庭之主这种级别的存在,想要祭炼成分身,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并不容易。以赵淮中的手段,也要分成数次,眼下只是完成了初步祭炼。

        

天庭之主的伤势全部消失,外表无恙,内部却是换了个灵魂,成了被人皇祭炼控制的分身。

        

赵淮中催动天帝分身走了两步,没毛病,气质这块拿捏的稳稳当当。

        

因为祖龙的摄取,其部分记忆也得以保留,天衣无缝!

        

赵淮中在这个时间选择袭杀天庭之主,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不是莽。

        

也不单纯是因为天庭之主躲在暗处,威胁自身安全。

        

斩杀天帝,这路就走宽了。

        

杀了他,将其祭炼成分身,可操作空间,能做的事太多了。

        

整个过程,只有第二代天庭之主的残魂逃走,有些出乎赵淮中意料。

        

这事情背后显然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赵淮中决定追进张家帝陵去看看,斩草除根。

        

当下,他将天帝分身收到了袖子里,自己摇身一变,光明正大地走出了九州卷所在的秘境。

        

刚才和天庭之主交锋,被九州卷联合地书,勾魂笔三件先天灵宝封存在秘境空间内,外边并不知道短短半晚时间,天地翻覆,张冠赵戴。

        

天庭内部,平静如故。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