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男大粗猛爽h/男性两根肉茎互相摩擦

秦逍见得小师姑面色越来越红,知道缘由,低声道:“小师姑,这酒有问题。”

        

“我知道。”小师姑全身上下已经渗出香汗珠子,抬手用手背擦拭颈项上的汗水,尴尬道:“这是药酒,应该是过量了。你这小混蛋,也不劝劝我,害我现在难受的很。”

        

秦逍翻了个白眼,不过也知道小师姑这时候定然周身如火烧,轻声道:“咱们先走吧。”

        

“走个屁啊。”小师姑没好气道:“这药酒后劲太大,我头有点晕,先醒醒酒。对了,你去找点凉水来,我要清醒一下。”

        

秦逍也不耽搁,起身凑到那洞口,见到依然有太监在准备贵人的晚餐,这时候还不能出去,只能抄起一只酒瓢,顺着刚才进来的小门出去,轻手轻脚绕了片刻,倒是看到一口水井,见到有人在打水,等那人走后,这才上前,先舀了一瓢水咕咕直引,井水清凉甘甜,他将剩下的水泼在脸上洗了一下,这才重新舀了一瓢,迅速返回酒库。

        

回来之后,顿时有些尴尬,只见小师姑已经将宫裙全都褪去,下面是一条单薄的长裤,上身的褙子倒没有脱,露出了欺霜赛雪的两条玉臂,褙子前襟敞开,一只手却是拿着一只木瓢在扇风,这般动作,却是让腴沃的酥胸颤巍巍直晃荡,波涛汹涌。

        

秦逍心中荡漾,不敢直视小师姑胸脯,将水瓢递过去,小师姑急忙接过,饮了一大口,然后发出一声舒服的长气,随即也没有顾及,将剩下的水往脸上抹,减轻身上火一般的炙热。

        

水滴从她下巴往下落,全都溅落在紫色的抹胸上,她身上本就香汗淋漓,再加上这冷水淋在上面,抹胸也便紧紧贴住肌肤,两团腴沃浑圆的轮廓立时清晰可见。

        

秦逍虽然不敢直视,但小师姑春光诱人,他忍不住瞥了两眼,心中感慨,只觉得这上天对小师姑实在是太过垂青,竟然给了她如此厚重的本钱,不但丰硕异常,就连形状也是那般完美。

        

“看什么?”小师姑自然察觉,瞪了一眼,低声道:“总是偷看。” 

        

如果小师姑只是瞪秦逍一眼,秦逍或许还会觉得尴尬,但小师姑低声训斥,反倒让秦逍脸皮厚了几分,没好气道:“这还怪我?要不是你贪杯,会是这个样子?只是看看而已,又不会少块肉,要是不好看,我都懒得看。”

        

小师姑闻言,却是媚眼如丝,笑眯眯道:“小混蛋,你承认我好看?”

        

“你别误会。”秦逍在小师姑对面坐下,道:“也就…..也就胸脯好看。”

        

小师姑幽幽叹道:“原来你成天惦记着自己的师姑,果真是个小色胚子。”靠在酒缸上,虽然喝了一大口凉水,而且洗了脸,但那股凉爽也只是延续了小片刻,很快身上在此火热起来。

        

小师姑其实很清楚,自己肯定是饮药酒过量,而且过量还不是一点点,酒性弥漫全身,也不是喝两口水就能解决,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等着酒性过去。

        

她酒量极大,能够喝酒如喝水,也正是因为酒性去得快,不过这几斤酒下肚,再快也要个把时辰。

        

这个把时辰至内,全身就只能炙热无比。

        

她心

        

中有些后悔,早知道这药酒如此厉害,自己就不该如此贪杯。

        

汗水从小师姑细腻的肌肤中渗出来,周身上下无处不是香汗,胸脯更是极易出汗的地方,汗渍一片,将抹胸完全打湿,黏在肌肤上,那浑圆的轮廓自然更是清晰无比,就像两只大碗倒扣其上。

        

“我又不是木头。”秦逍忍不住道:“你这幅样子,我要是无动于衷,那…..那不就像死人一样?”

        

小师姑看着秦逍,见他俊秀的脸上带着一丝委屈情绪,不知为何,却是感觉这小家伙此时越看越可爱,她醉意上涌,冲着秦逍努努嘴,低声问道:“你看过别人的没有?”

        

“什么?”

        

“别的女人啊!”小师姑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胸脯,道:“有没有看过别人这里?”

        

秦逍心想那可不少,但却故意叹道:“我才多大年纪,还没娶亲,自然…..自然是没瞧见。”心想麝月公主和蓉姐姐虽然比不得你本钱厚,但也都是巧夺天工的极品。

        

小师姑贝齿轻咬下唇,想了一下,才轻声问道:“你想不想多看一些?”

        

秦逍一怔,立刻扭头,并不理会。

        

“我就这么没吸引力?”小师姑失望道。

        

秦逍心中荡漾,却淡淡道:“少来这一套,我要真是答应,你是不是又要取笑我?”

        

“我说真的。”小师姑扭动了一下身子,轻声道:“我觉得有些不舒服,就…..就想让人抱一抱。”

        

秦逍盯着小师姑眼睛,目光往下移动,打量了一下小师姑惹火至极的美妙身段,轻声道:“小师姑,你…..你不是在说笑?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不是说酒后乱性吗?”小师姑似乎感觉抹胸黏在胸脯上有些不舒服,用手扯了扯,又是一阵颤巍巍晃荡,“乱性的又不是光男人,女人也同样可以酒后乱性的。”

        

秦逍听小师姑的声音似乎和以前不大一样,虽然依旧柔腻,但似乎有一丝颤音,但她显然是在掩饰,颤音并不是十分明显,想了一下,才点点头。

        

小师姑有六七分醉意,秦逍也同样饮了一大瓢药酒,虽然不似小师姑那般过量,但药酒后劲十足,他也有五六分醉意,身上也宛若火烧一般,再加上小师姑那副春意撩人的模样,其实一颗心一直在砰砰跳,这时候小师姑两句话一勾引,更是让秦逍有了反应。

        

见小师姑目光落在不该瞧的地方,秦逍更是尴尬,故意侧过身,掩饰了一下。

        

小师姑见状,“噗嗤”一笑,轻声道:“还在装模作样,是不是…..嘿嘿,不对劲了?”说完,抬起手,一根手指向秦逍这边勾了勾,秦逍故作正经道:“干嘛?”

        

“又不会吃了你。”小师姑笑容妩媚,酡红的脸颊风情无限,“过来坐我旁边,师姑的话你不听了?”

        

秦逍犹豫了一下,终是挪着身子坐到小师姑身边,小师姑如此主动,他反倒有些矜持,不好靠的太近。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出汗的缘故,小师姑身上弥漫着诱人的体香味道,那种体

        

香不似青春少女般的气息,秦逍也说不上到底如何形容那股体香味道,就是一种很浓郁的女人味,这种味道钻入男人的鼻子里,总会让男人想入非非,心神大乱。

        

“靠近一些!”小师姑扭过头来,媚眼如丝。

        

秦逍靠近过去,贴住了小师姑身子,忍不住低声道:“小师姑,你…..你要只是开玩笑,咱们还是离远一点,大家都喝醉了,真要发生什么,回头你又怪我,我可不背锅。”

        

“能发生什么?”小师姑一只手搭上秦逍肩头,随即身体靠近过来,下颚竟然也压在秦逍肩头上,说话之时,从口中喷出一股酒香,那双眼眸儿更是朦胧如雾,媚劲十足。

        

秦逍翻到不敢看她,尴尬道:“什么…..什么都可能发生。”

        

“你是说我睡了你?”小师姑声音娇腻:“你害怕我酒后乱性,夺了你这小混蛋的贞洁?”

        

秦逍老脸一红,心想我的贞洁八百年前就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反倒是小师姑,这绝色尤物背挺颈直,分明还未经人事,她从未经过任何男人,却扮作一副女流氓样子,秦逍心中却有些好笑,扭头看她,小师姑下颚压在她肩头,他一扭头,两人的面颊近在咫尺,四唇之间也就能塞下一根手指的距离。

        

“小师姑…..!”看着那张美绝人寰的艳丽面庞近在眼前,秦逍喉头有些发干,低声道:“咱们这样子,要是…..要是被人知道……!”

        

小师姑一双媚眼儿盯着秦逍眼睛,不等他说完,已经打断道:“你会不会说出去?”

        

“说出去?”

        

“我要是真的睡了你,你会不会说出去?”小师姑唇角带着浅笑,妩媚勾人。

        

秦逍立刻认真道:“小师姑,你知道,我…..我嘴巴最严实,不是那种人,咱两真要发生什么,我肯定守口如瓶,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让第三人知道。”

        

他心里此刻还真是有些激动。

        

小师姑风华绝代,他此前一直想着,不知道最后是谁能得到如此绝世尤物,一想到小师姑和别的男人亲近,他心里就有些嫉妒,如今小师姑垂青自己,若小师姑真的想睡了自己,那真是求之不得,以后也就不用在担心她会被别的男人占有。

        

“还有一年,我都要三十了。”小师姑幽幽道:“姑娘家十五六岁成亲的一大堆,我都成了老姑娘。昨晚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死在金乌那几个混蛋手里,这一辈子连男人都没碰过,你说我亏不亏?现在也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离宫,小师侄,要不你成全我,干脆让我尝尝男人的味道,这样就算真的死在宫里,这辈子也不算太吃亏。”

        

秦逍皱眉道:“胡说什么,谁说你要死在宫里?只要我活着,必然会保你顺利出宫。”他话声刚落,却感觉唇上一暖,小师姑却已经凑近过来,朱唇已经贴在了秦逍的嘴巴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