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最爽的乱系列小说全集校花/我做错一道题就他们C我一次

      

修士们吊唁过后便选择离开,脚步不停。

        

在人们离开的时候,有些人特意去了书院骂了骂那个少年,有些人是为了姜树蝉,有些人则是为了那位道门天才宋长溪,但更多的人,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愤怒。

        

宋长溪坐在车厢里,听着马蹄声。

        

在他对面,不是同宗的师兄弟们,而是那位散修梁诏。

        

在修行界里,梁诏的名声很大,他往往被称为年轻一代的第一散修,并不是说他一直以来便是修行界里天赋最高的那个年轻人,实在是因为别的比他天赋更高的年轻人,都会选择加入各大宗门,从此便成为大派弟子,只有他,一直以来,对于加入这些宗派没有半点兴趣,他是一只闲云野鹤,游历在所有宗门之外。

        

梁诏掀开马车帘子,看了一眼外面,长街两边不少百姓都在看着他们,只是他们的眼里没有畏惧,如今多了许多悲伤之意。

        

“我来之前,其实根本对这所谓的大梁朝没有任何的认知,来了之后,我才发现,其实方外修士一直贬低大梁朝,没有什么意义,这座王朝很显然和之前的王朝并不相同,或许是他们拥有一位极好的皇帝的缘故?”

        

梁诏看了一眼宋长溪,有些真心话要在这里说出来。

        

宋长溪沉默片刻,说道:“谁也想不到,这一次万柳会,整个万柳会历史里极为重要的一届万柳会,居然会是两个梁人夺魁,这事情太大了,若不是那位皇后崩逝,如今不会这样消停。”

        

梁诏问道:“最后那一战,到底是怎么样的?” 

        

他其实很想知道,但是之前因为太多场合不合适,也就没有开口询问过。

        

如今只剩下两个人,梁诏觉得可以问一问了。

        

宋长溪和他的私交其实一直算是还行,此刻听着这话,苦涩道:“如果你能来做我的师弟,我倒是可以告诉你。”

        

方外各大宗门都有招揽这位的心思,只是从来没有成功过,梁诏看着他说道:“我即便是要来,也是做你的师兄,不过这件事你知道我没有兴趣。”

        

“你的天赋不错,就是差些资源,若是能加入一座大宗派,你或许能越过我,去真正挑战那几位。”

        

年轻修士这一代的最杰出者,从来都不是宋长溪,而是那些没来参加万柳会的人物。

        

梁诏笑了笑,没有说话。

        

宋长溪等了一会儿答案,知晓自己无法说动梁诏,这位俊美的道门天才才缓缓开口说道:“那一战,我的境界比他高,自然压着他在打,他不过是个武夫,手段太少,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只是他的坚韧,他身躯的坚韧,绝对是神藏境界里最强的存在,当然和他身躯的坚韧比起来,他那坚韧的心,才是让人觉得可怕的东西。”

        

“还有,他很擅长打架,尤其是生死之间的厮杀,他的选择都是最好的,所以我输了,即便是比他高出一个大境界。”

        

宋长溪眼里有些后怕,当时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他或许已经死了。

        

“姜树蝉和洗秋尘想来也是想去杀他,然后被他杀了。”

        

梁诏轻轻点头,之前还不知道事情的缘由,如今他其实已经知晓了,姜树蝉也好,还是洗秋尘也好,都应当是主动出手,所以才被陈朝所杀。

        

“姜树蝉和南边那个炼气士言若水是极好的朋友,所以才会想着布局杀他,洗秋尘擅长双修之法,所以应当是和姜树蝉达成了某种协议,只是两人联手都失败了,真的让人觉得有些不简单。”

        

宋长溪也在复盘武试的事情。

        

梁诏说道:“还有你,境界比他高,在一对一的情况下,竟然输给了他,这也很恐怖。”

        

这场武试,很多人会觉得陈朝是侥幸取胜,但是他们已经知晓,不管是对于杀妖这件事,还是别的,他们都不如陈朝很多。

        

唯一占着优势的境界,最后也没能成为决定性的手段。

        

如此看来,陈朝夺魁,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

        

梁诏说道:“听说大梁朝北境军中,还有几个少年天才,想来也不会太差,我们这些所谓的修士整日修行,什么都不在意,会有些问题。”

        

宋长溪沉默片刻,才轻声说道:“那几位估计已经知道了,所以早早会选择游历世间。”

        

梁诏笑道:“这次离开神都,我也要去游历世间了,之前遇到那只妖物,其实我境界和它相当,但我却不是它的对手,实在是好笑。”

        

他们都是当代真正的年轻天才,自然有自己的骄傲。

        

“北边的那些妖物更强,那些上古异种,血脉强大,只怕一般人很难有什么办法。”

        

宋长溪想了想,认真道:“其实不管是你,还是我,都应该感谢大梁朝的那些武夫,若不是他们,只怕我们都无法安心修行。”

        

梁诏不说话。

        

一趟神都之行,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一次改观,而且很显然和他们一样的人还不会太少,不过大多数人应当没有什么感触。

        

“回山修行吧,山中好像也有大事。”

        

马车驶出神都,在官道旁缓缓停下,梁诏起身离开车厢,他本来就无门无派,如今决定要去游历世间,自然是说走便走,不可能有半点耽搁。

        

宋长溪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感慨。

        

……

        

……

        

同样出城的还有朱夏在内的万天宫弟子,入神都的时候,她没有跟着那些万天宫弟子一起来到神都,但是离开的时候,却是一起的,不过她作为圣女,自然还是有特殊对待,此刻她还是和自己师父在一个车厢里。

        

老人看了她一眼,便知晓这个弟子在想什么。

        

“喜欢神都?其实师父也喜欢,这个地方有的是山上没有了人情味,修士一直说修行其实便是断情绝性,但实际上这滚滚红尘,也很有意思,比如那个老匹夫,身在红尘里,哪里又把修为落下过?”

        

朱夏听着师父提及神都,有些伤心道:“我好不容易交了两个朋友,这就要许多年不见了,我真的好难过。”

        

老人微笑道:“以后有的是机会再见,你这丫头担心什么?”

        

朱夏皱着眉头,就是不太开心。

        

老人看着朱夏说道:“回山之后好好修行,多陪陪师父吧,师父也剩不下什么时间了。”

        

老人身为道门大真人,平日里不会说这些话的,如今这么开口,其实是真的时日无多了。

        

朱夏很快便眼眶里都是眼泪,她看着老人,马上就要流泪。

        

老人感慨地看着朱夏,轻声道:“别哭,花开便有花落,有生便有死,这些事情,发生了便发生了,不要去难过,只是师父要是去了,你能多来看看师父,也就好了。”

        

朱夏伤心道:“师父。”

        

老人伸出枯瘦的手掌,揉了揉这个丫头的脑袋,眼里却一直是另外一个女子。

        

当年那个女子,也是生着一对酒窝,就和朱夏一模一样,其实老人当初第一次看到朱夏的时候,看到她的一对酒窝,便是想起了故人。

        

修士也好,还是别的百姓也好,其实都是有来生的,人死后,魂魄经历三灾九劫,便能轮回,只是即便是再强大的修士,都无法判断一个人的前世今生。

        

所以老人也无法判断朱夏是否就是那个女子。

        

她们之间,即便很像。

        

朱夏轻声问道:“师父,这次来神都,你到底要问什么?”

        

老人坦然道:“师父当年也有个师妹,和你一样,生得两个酒窝,她听说了一个故事,便从万天宫离开,来到了神都,见到了一个不该见的年轻人,也喜欢上了那个年轻人,不过后来没有什么好的结果。”

        

“是院长?”

        

朱夏这么聪明,自然很轻易地便听懂了其中的言语。

        

老人点头笑道:“那个老匹夫,生得一副好皮囊,真是有不少女子喜欢。”

        

朱夏点点头,一本正经道:“我也觉得院长很特别……”

        

老人笑了笑,轻声道:“可惜了,我这一生,估摸着就只能和他见这最后一面了。”

        

说完这句话,老人摇了摇头,有些感慨。

        

……

        

……

        

就在修士们离开的时候,陈朝又一次来到了镇守使府外。

        

看着上面挂着的两盏白灯笼,陈朝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走了进去。

        

还是偏门。

        

有人很快便迎了出来,是宋敛。

        

这位左卫指挥使,亲自充当管事。

        

“真他娘地让你做成了这桩事,我想都没敢想。”

        

宋敛很高兴地拍了拍陈朝的肩膀,说道:“你真替大梁朝争光了。”

        

陈朝苦笑着说道:“差点死在里面,这事儿你们知道吗?”

        

宋敛听着这话,笑道:“总归是好的结果。”

        

陈朝没说什么。

        

两人朝着里面走去,虽然来过这座镇守府一次,但此刻再来,也同样是有些感触。

        

镇守使是真正的大人物。

        

而自己现在好像,也不再是无足轻重。

        

这种感觉,其实还不错。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