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温柔&高干病房玩弄人妻双飞

       

听到胡禄提出的奇怪问题,蔡芯忙放下碗筷,提起纸笔记录。

        

萧果儿是一脸懵的,“画符?哥哥,我们萧家可是诗书传家,你要找会作画的该找虞美人啊。”

        

“贤妃姐姐,画家跟画符的是两码事吧~”虞之鱼小声解释。

        

胡禄叹息,“是这样的,我帮林啸天找另外的三大天王,查到其中之一的萧破天原籍河西,而你们萧家就出自河西邯章,所以我才有此联想,也是我想太多了。”

        

跟自己的老婆孩子,胡禄是没有啥隐瞒的。

        

萧果儿气道,“我们萧家怎么可能是反贼之后呢,我爹爹最是忠君爱国!”

        

胡禄摆摆手,“无妨的,反的又不是我们胡家江山,而且都过去快两百年了。”

        

万玲珑在一旁道,“就是就是,不过陛下问贤妃就是为难她了,她小小年纪怎么会知道这些家中旧事呢,要问也该问太后啊。”

        

胡禄瞪了她一眼,挑事是吧,明知道太后不喜欢聊这个,还想挑拨朕往枪口上撞,哼,看朕晚上让你撞枪口!

        

午膳后,胡禄把红袖叫到了四象殿。

        

他忙着和蔡芯卷修行进度,四个老婆六个娃也需要占用时间,可国家大事总要有人处理啊,哪怕给奏章盖印也得有个信得过的人。

        

这种时候,自幼给他当秘书的红袖妹妹就当仁不让了,反正现在虞美人也能看顾老六,她的时间彻底解放了。

        

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奏章,就知胡禄最近有多么偷懒,红袖妹妹一阵叹息,“我只是一个每月70两银子的昭仪,却干着副皇帝的工作。”

        

盘腿闭目的胡禄笑道,“你这么说,我可就当你想要涨待遇喽,也罢,也该给你升一级了,你喜欢什么字。”

        

红袖脸色一正,低头忙碌,“只是发发牢骚罢了,没想着跟你邀功。”

        

胡禄见她不做声,也修行不下去了,走到她跟前,把人抱起来放自己腿上,撬开了她的嘴,“我就是想给你晋升不行啊。”

        

红袖呜呜摇头,“不合适,我去年才因为生了小六晋升昭仪,不宜过速提拔,而且我本就出身低微……”

        

在后宫,当皇帝的恩宠相同的时候,出身背景就变得很重要了。

        

万玲珑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十年前就给胡禄生了大公主,之后又生了一个,带大了三个公主,但晋升妃位却在萧果儿之后,就是因为萧家背后有丞相和太后,而万玲珑身后只有一个商贾万三。

        

若非近些年商人地位提升,万三影响力在扩大,万玲珑想要达到妃位恐怕还要等生个儿子才行。

        

胡禄叹息一声,“若是红海还在,我还可以给他加官进爵,从而提升你的身份,可惜他已经走了三年。”

        

“哥哥,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哥已经过世了一样~”

        

“是朕不严谨了,”胡禄哈哈一笑,放下红袖,来到一副巨大地图前,“三年了,我想应该快回来了。”

        

这是大岳及周边势力划分图,但也只是大岳及其周边,再远就没有了。

        

大岳的版图就像一只直冲云霄的大鹏,东面南面全都临海。

        

北面,北疆以北是贫瘠的冻土冰川还有无人穿透的厚厚迷雾。

        

西面是一些撮尔小国,当地多生瘴气,常有飓风地震光顾,大岳向来是不屑取之的。

        

曾经的胡禄坚信地圆说,相信在这块大陆之外,肯定还有其他广袤的土地,那里有着新奇的动物,高产的粮食,成堆的金银矿藏,甚至可能还有人。

        

所以他很早就把目光投向了大海,希望发现新大陆,发一波大航海红利。

        

红袖也走了过来,看着东海区域幽幽道,“大哥他其实很有本事,如果在京城,政事上也能帮你,如今远洋出海,我真怕他有什么三长两短。”

        

胡禄握着她的手,“可惜我这大舅哥就喜欢浪荡江湖,漂泊四海,当初知道我想要组建远洋舰队,直接就混进去当了船工,不过有我舅舅看着他,安全肯定无碍,只是现在走得远了,信息反馈并不及时。”

        

上次大岳环球舰队发回消息还是一年前,他们在一个面积相当于京城大小的岛上插上了大岳的龙旗,并派一只船把他们最近收获的新奇动植物送回了国内。

        

那些动植物被放进京城百兽园里,门票销售火爆,很是为胡禄的内库敛了一波财。

        

不过因为这只舰队过于庞大,所得远比不上所出,在百官看来,此为劳民伤财之举,是并不被看好的,所以环球舰队的一切支出也都由内库承担。

        

以前胡禄想的是寻找高产作物,现在嘛,如果能联系上舰队,他希望帮自己找找,有没有什么仙山仙岛仙人。

        

怀念了一下出海的大舅子,胡禄对红袖道,“扯远了,还是说说该怎么奖励你吧,在朕修仙的这段日子,怕是要辛苦你了。”

        

“臣妾不用奖励,如果哥哥非要赏赐的话,不如就赏给小六吧。”

        

“嗯,赏她什么呢,”胡禄思忖片刻,“不如赏她一个名字吧!”

        

听到这,苗红袖惊喜不已,激动地都要哭了。

        

皇家的孩子,通常要到五岁进行序齿(排列顺序),那时候才会取个大名,并正式进入皇家族谱。

        

毕竟古时候孩子夭折率极高,像胡禄虽然是六皇子,兄弟八个,但先皇生的儿子二十个都不止了,只是大部分都活不到序齿。

        

胡禄算是幸运的,除了万玲珑生老大的时候有点危险,之后几个都相当顺遂,这和他坚持后妃十八岁以后再生孩子有很大关系。

        

所以他的孩子每一个都健健康康长大了,只有老六一个不满五岁。

        

当初胡禄是想直接加封她为六公主的,但限于皇室规矩,只好给她取了个“小六”的小名,叫着叫着,大家就都叫她六公主了。

        

其实她还不算正式的六公主,胡禄赐名,就算为她的身份正名了,以后她就是堂堂正正的六公主了,哪怕五岁前有什么不测,她也是可记录在史书上的福寿朝六公主!

        

这算是为了孩子坏了规矩。

        

“那取个什么名字呢?”红袖问。

        

胡禄走到桌案前,铺开一张大纸,红袖立即帮他研墨。

        

胡禄早有计较,当即挥墨,写下“仙之”两字。

        

“胡仙之”的名字很快就传遍皇宫,胡禄跟宗人令胡图一番拉锯,最终把胡仙之的名字加入皇家族谱。

        

老六很喜欢这个新名字,只是苦恼于还不会写,“胡”和“仙”还好说,就是那个“之”,怎么那么难写啊。

        

虞之鱼一遍一遍,不耐其烦地教她写,同时还要督促还没正式上学的吉祥如意背父皇发明的九九乘法表。

        

至于她们的亲娘萧果儿,这会儿正在跟太后乘凉吃瓜,顺便聊聊老萧家的家族史。

        

“姑母,你说咱们萧家以前有会画符的先人吗?”

        

“什么?”萧太后怀疑自己听错了,表情跟之前的萧果儿一样。

        

“就是在黄纸上画符,可以镇压邪祟的那种符,咱们萧家有这种人才吗?”

        

“你这是说的什么胡话!”萧太后不悦道,“我萧家诗书传家,怎会有那等旁门左道之……”

        

说到这,萧太后顿了一下,果断道,“没有!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是这么想的啊,现在皇上哥哥沉迷修仙不可自拔,如果咱家有这方面的底蕴,如果能帮到他,他肯定会倍加宠爱我的啊。”

        

“你这丫头,惯会走这些歪门邪道,倒是把皇帝哄得很开心,可怎么就是不见肚子有动静呢,你若是能先一步生个大皇子,我就能劝皇帝封你为后。”萧太后恨其不争地戳了戳侄女的额头。

        

萧果儿也委屈,人家已经很努力了啊,那晚还要了两次呢。

        

萧太后否认了这种说法,萧果儿也就信了,毕竟她也觉得自家不可能跟前朝反贼扯上关系。

        

把萧果儿打发走了,回想起她刚刚的话,萧太后的记忆回到了四十多年前,当时她和哥哥萧参误闯进家族祠堂的一家暗室,那场景,她至今想起还头皮发麻。

        

符,好多好多的符!

        

当然,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布满符纸的那口古朴棺材!

        

被长辈揪出来后,哥哥就生了一场大病,醒来之后把那件事忘得死死的,萧太后多次回忆起,萧参都表示并不记得,那时哥哥好像刚好十岁。

        

~

        

在大岳以东,遥远的某个海外孤岛上,成群结队穿粗布麻衣的男人在开山挖矿。

        

其中一个星眉剑目的少年抹了把汗,挥舞着伤痕累累的健硕手臂奋力挥镐。

        

突然,他眼前一亮,东张西望一番后忙蹲下身把一块势头收起来放自己怀里,然后他的后背狠狠挨了一鞭子。

        

“苗红海,你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还敢私藏!”

        

因为不是初犯,这次他被打得很惨,最后满背血污地被抬回住处。

        

只是当四下无人的时候,他的手缓缓伸向了后腚,抠挖一番后,手上出现了一个亮晶晶的小石块。

        

“嘿嘿!”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