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野地风流寡妇/呜嗯啊野战h

黑发男子耸了下肩膀:“果然我是不太了解你们这些蝼蚁的想法,当然,我也没有尝试过去了解。”

        

“嗯,我的话好像太多了,这是使用‘皮囊’最不好的地方,会受到‘皮囊’的影响。”

        

“就像我现在使用的这个,他叫无花,是翡翠王冠的圣者。”

        

“他表面上,待人接物都非常平易近人,实际上野心勃勃,想要坐上教宗的位置。”

        

“可这种心思不能对人家说,所以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总会侃侃而谈。”

        

“我也受到这‘皮囊’的影响变得话多起来。”

        

“在‘统一性’方面,还是那样保守派的家伙做得更好,主动分裂自己的意识,跟力量的使用者们融合一体。”

        

“等到自我意识苏醒时,便自然地统合其它意识,从而完成人性与神性的统一,不会受到任何干预和影响。”

        

“但我就是不喜欢祂们!”

        

袁数看了看两排培养皿道:“你不必跟我说这些。”

        

黑发男子呵了声道:“说得也是。”

        

“那么,让我提个建议。”

        

“我可以不追究你偷走沙门的力量和身体,不过,你得成为我的追随者。”

        

“追随我,征服这个宇宙。”

        

“作为报酬,我可以帮你获得‘本质’,可能不是沙门的‘战争’本质,但我保证,你至少能够获得一种‘本质’。”

        

“在我们那个宇宙里,获得一个‘本质’,就能够称为‘天使’。”

        

“天使…这个叫法可真拗口,但是没办法,在你们这个宇宙里,‘天使’是最接近的表达了。”

        

“另外,获得三个以上的‘本质’,就可以被称为‘神明’。”

        

“当然,是最弱小的那一种。”

        

袁数沉声道:“你拥有多少个‘本质’?”

        

“我吗?”

        

黑发男子闭上眼睛,仿佛在思考,片刻后张开眼睛哈哈道:“我忘记了,在过去的无数岁月里,我吞噬的神灵不少。”

        

“特别是在‘黄昏时代’里,我吞噬了许多看不顺眼的家伙,祂们的‘本质’都在我的体内。”

        

“吞噬神明…”

        

“你果然是那一位支柱。”袁数笑了起来,“沙门的每一个细胞都渴望追随你,但我不是沙门,我拒绝。”

        

黑发男子没有意外,没有震怒,‘哦’了声道:“我可以问一句为什么吗?”

        

“我叫袁数…”

        

“我虽然偷走了沙门的力量和身体,但我的意志仍然是‘袁数’,是人类!”

        

“我追求力量就是为了能够自由地,按我自己所希望的方式生活。”

        

“而不是为了向你服务!”

        

袁数嘴角往上扬起:“你可以杀了我,但别想支配我!”

        

“人类…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无论是在这个宇宙,还是那个宇宙。”

        

“你们总能让我觉得意外。”

        

“你们聪明,却也愚蠢。”

        

“你们善良,同时邪恶。”

        

“你们勇敢,也会懦弱。”

        

“你们简单,可也复杂。”

        

黑发男子摇着头道:“所以人性这种东西,实在太矛盾了。”

        

“我知道,你看过沙门的记忆,知道我现在不宜动手。”

        

“不过你觉得,我会什么准备都没有,就到处乱跑吗?”

        

他伸手在空气里虚捉了下,空间再次震动起来,一条犬牙交错的空间缺口打了开来,黑发男子一步便踏进了别的场景里。

        

“你那么想死,我成全你,跟你的玩具一起成为灰烬吧。”

        

黑发男子微笑挥手。

        

袁数猛地扑去。

        

他才动,空间缺口已经消失了。

        

高空之上,黑发男子踩在魔龙‘天灾’的大头上,指着下面道:“消灭那个海岛吧。”

        

这条魔龙的腹部猛然鼓涨,随后有紫色魔光层层上涌,逐一照亮了它的脖子,最终从‘天灾’的嘴里喷吐出一条深紫色的光柱。

        

那条光柱贯穿了云天,让四周的浓云飞快退散,清出一片巨大的空白。

        

在灿烂的日光下,那条光柱命中了蓝鹊堡所在的海岛,那座海岛顿时在光芒们四分五裂。

        

光柱轰进了大海中,直接蒸发了大量的海水,湮灭出一个巨大的,深不可测的海中深渊。

        

过了片刻,海水填充进去,才化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至于蓝鹊堡,它已经彻底消失了,连同堡垒里的上万居民!

        

高空的风吹起男子的黑发,他扶着一根龙角,呵了声道:“走吧。”

        

魔龙用力振动翅膀,庞大的身躯掀起狂风,掉头往陆地的方向飞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海中央,有一个仿佛沾染了铁锈般的斑驳光球升了上来。那个光球在汹涌的海浪中起伏着,片刻之后,它才打了开来。

        

哗啦啦地,一道道身影落进了海水中。

        

呛了几口海水,张辉才确定自己还活着。

        

他看着四周。

        

他的几个助理,数个培养皿,以及袁先生都在附近。

        

他回想起那个黑发男子打开虫洞空间离去后,袁先生就让自己和助理向他靠拢。

        

随后他们连同几个培养皿就给包裹在一个奇怪的光球里。

        

接下来是猛烈的震动。

        

张辉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直到现在,呼吸到空气,呛了几口海水,才确定自己还活着。

        

他看着四周,却不见堡垒,更别说海岛。

        

他不由一怔:“堡垒呢?”

        

“已经消失了。”袁数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们给我看好这些培养皿,如果里面的实验体出了什么事,你们也别想活了。”

        

他救下张辉几人,为的也是那培养皿中的实验体。

        

“我去打条船。”袁数说罢,他的身体在海水里悄然出现了变化,他的身体已经经过一次改造,变得能够在海中快速移动。

        

接下来,张辉几人看着袁数像游鱼般快速游走,人人目瞪口呆。

        

过了片刻,一个助理才道:“堡垒真的消失了吗?”

        

“那上面的人?”

        

“难道只剩下我们几个了?不会吧?”

        

渐渐的,海面人有低泣声响起,一个女助理伤心悲泣。

        

张辉叹了口气道:“别哭了,看好这些培养皿,看好实验体吧。”

        

“如果不是这些东西,我们早就连同堡垒一块消失了。”

        

“先活下来,再想其它的吧。”

        

众人一阵长吁短叹。

        

没过多久,一条船开了过来,站在船头的正是袁数。

        

…….

        

西陆。

        

燃烧的前进基地里,一头如同小山般的超大型黑民轰倒下,在它的脑袋上,有‘银龙之眸’称号的奥尔嘉丽,抬起略带倦容的脸,放眼看去。

        

视线所及,已经没有一只黑民。

        

她轻轻地吐出口气,猛地将战枪指向上空,从枪尖激发一道银白光柱。

        

“战士们!”

        

“我们,已经夺回前进基地了!”

        

只剩下五百人不到的银龙堡官兵们,听到将军的声音,都欢呼了起来。

        

他们大吼着,大叫着,大声哭泣着,用这样的方式才能够宣泄他们此时的心情。

        

就在奥尔嘉丽的不远处,天阳笑了笑,收起已经粘了一层血浆的战刀,带着赤英无声离去。

        

此时,这座舞台,应该属于奥尔嘉丽,属于银龙堡。

        

在过去的数天里,他们用超过一千五百条人命作为代价,在天阳和黄金议庭的辅助下,才收复了这座已经成为废墟的前进基地。

        

在这场艰苦卓绝的战斗里,银龙堡一直充当着战斗的主力,他们负责最危险,最艰难的部分。

        

而作为银龙堡唯一的将军,奥尔嘉丽更是身先士卒,最强大的敌人由她负责,最困难的关卡由她凿破。

        

她已经几天没有睡觉,甚至没有休息!

        

纵使这样,这个女人没喊一声累,没叫一声苦。

        

她扛起了自己的责任。

        

她完全对得起‘将军’这个身份!

        

在宣布胜利之后,奥尔嘉丽终于在微笑中失去了意识,当她倒下的时候,一个个军官冲了过去,他们接住了奥尔嘉丽,没有让她落到地上。

        

接下来,黄金议庭的军队打扫起战场,银龙堡的军队则撤出克拉夫门。

        

伤者得到治疗,死者得以埋葬。

        

龙脊平原的军营里,天阳在自己的帐篷中,让清澈的流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让水流带走身上的污垢、血迹乃至疲惫。

        

他冲洗干净,换了身衣服后,在指挥营帐里见到了彼德。

        

“银龙堡的黑民已经镇压住,彼德先生,接下来可以休息一阵子了吧?”天阳微笑说道。

        

彼德的脸色却很凝重,他苦笑道:“哪里有时间休息。”

        

“根据当日‘龙灾’爆发的情况来看,银龙堡逆界里,那条有‘天灾’之称,被视为‘万龙之王’的魔龙已经跑了出来。”

        

“但现在不知去向,那条魔龙的破坏力不是飞龙之王可以比拟的,它可以轻易摧毁一座堡垒。如果不追踪到它,并猎杀它的话。”

        

“银龙堡恐怕还无法重建。”

        

顿了顿,彼德又道:“另外,就在我们这几天忙着收复前进基地的时候,发生了很多大事。”

        

“丰收堡的克拉夫门已经被黑民冲破了,大量的黑民涌出了克拉夫门,丰收堡尽量将它们控制在堡垒里,但支持不了多久。”

        

“另外,除了之前有报告的堡垒外。就在这几天里,又有近百座堡垒发出了黑民暴乱报告。”

        

“现在,除了少数克拉夫门外,剩下的全部遭到黑民的攻击…….”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抗生素,是否让你又爱又恨?

2022年6月15日 小羽 0

抗生素,是否让你又爱又恨?爱它疗效明显,恨它耐药性越来越严重。如今,抗生素耐药性的扩散甚至已经严重危险全球人类的健康。科研人员正在各领域从不同角度研究这一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