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短篇污文章&宿舍yin乱

      

万一一捂嘴笑:“有点小兴奋,我克制一下。”

        

秦璐装着一副天真的样子,问司机:“大叔,哪里有吃的?我们真的好饿。”

        

“不急不急,他们几个会带你们俩去吃饭。”司机笑得还是那么憨厚,这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个热情的司机。

        

万一一说:“那大叔你在这里等我们,待会我们吃好了坐你车走。”

        

司机见两人还这么天真,笑着说:“好好,你们先跟着去,我就在这等你们。”

        

司机心里知道,一旦跟这几个人走了,可就回不来了,所以刚才的话都是哄两人的。

        

为首的一个男人笑着说:“小妹妹,哥哥们带你们去吃饭吧,这可是新开的一家料理店,非常好吃。”

        

万一一也笑得灿烂,用国际通用语言说:“我最喜欢吃料理了,走吧走吧,都饿死我们俩了。”

        

几个魁梧男相视一眼,这也太好骗了?

        

几人心中得意,这么好的上等货,可是头一次见啊。

        

这转手得卖出个天价啊。

        

干完这一票,他们可以休息半年了。

        

“走走走。”为首的男人,也十分兴奋。

        

万一一往巷子里面走着,一边还吐槽着:“这怎么这么破烂,店开在这里,哪里有什么生意啊。”

        

为首男人说:“这里租金低,不过味道是真的好,你进去看了就知道。”

        

万一一与秦璐就像两只待宰的小羔羊,进了一家黑店。

        

为首男人给同伙使眼色,让去做一份料理出来,打算下药把两人拿下。

        

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他们几个大男人,也不好意思动粗,这要是弄伤了,可不好卖啊。

        

而且这俩小姑娘看起来如此傻里傻气的,很好骗,也不需要动粗。

        

万一一有社交牛B证,在等餐期间,从背包里拿出从帝京带的小零食,还很热情的分给几个男人。

        

“大哥们,都尝尝,这是我从家乡带的土特产,相逢即是有缘,交个朋友。”万一一将手里的小零食挨个发,确保每个人都有。

        

秦璐拿了一块所谓的土特产嚼了一口。

        

几个大男人见万一一这么热情,而且只是一些土特产,秦璐自己带头吃了,几个男人也没有防备心,都很爽快的吃了。

        

为首男人说:“很好吃,小姑娘,这个叫什么?”

        

秦璐回答:“蚀骨消魂片,我一姐亲手制作的。”

        

这是万一一给这些‘土特产’取的名字。

        

“这名字好听,味道也很好吃。”

        

几人听不懂,还觉得很好吃。

        

万一一给秦璐使眼色,秦璐又从背包里拿出一瓶蓝色的水,与万一一两人分着喝。

        

男人们以为只是饮料,几个大男人总不好跟小姑娘抢饮料喝,也没在意。

        

很快,料理就做好端上来了。

        

万一一闻了一下:“好香啊。”

        

秦璐也一副馋嘴的样子:“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男人们怂恿:“快吃,快吃,不够还有。”

        

几个男人坐成一排,期待着万一一与秦璐吃下去,吃下去他们就赚大钱了。

        

万一一灿烂一笑,吃了一口,还夸道:“真好吃。”

        

与此同时,陆景宝在捣鼓了一阵之后,还没见到万一一人,这时又有人汇报。

        

“宝哥宝哥不好了,她们被克碜那帮人拐走了。”

        

陆景宝眉头一紧,问:“她们现在在哪?定位。”

        

“城北。”

        

“走,跟我去救人。”陆景宝怒了,他还在这等人,竟然有人半路截胡他的人。

        

陆景宝带着人,气势汹汹地就去了。

        

他倒也不是很急,他跟克碜打过交道,就是一个憨批,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万一一对付这样的人,应该没问题。

        

不过万一一是女孩子,陆景宝想到这一点,也怕万一一与秦璐吃亏,脚步就更快了。

        

释迦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这么多兄弟出动,拉来一个兄弟问:“这是怎么了?”

        

“万大小姐被克碜那帮人拐走了,宝哥这是去救人……”

        

话都没说完,释迦已经不见身影了,早就跑出去追陆景宝了。

        

敢动万一一,真的是找死。

        

万一一也算是释迦看着长大的,当初他还被万一一当成马儿骑,她一直都喊他灯灯,虽然两人是师叔与徒侄女的关系,可在释迦眼里,万一一就是他的妹妹,亲人,谁动,就是找死。

        

半个小时后。

        

陆景宝与释迦一行人气势汹汹,阵势浩大的来到巷子里。

        

暗夜闹出如此大的阵势,消息很快也在东部传开,都在猜测或者打听,到底出什么事了,能让暗夜二当家的这么着急。

        

陆景宝还在店外面就听到里面哐当的声音。

        

“一一。”

        

陆景宝心里咯噔一下,推开门时,傻眼了。

        

克碜一帮人被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万一一与秦璐倒是像个土匪似的,正在洗劫店里面值钱的东西。

        

看不上的东西就扔,但凡值点钱的就装起来,这土匪架势,连被捆起来的几人看了都膜拜。

        

“小璐子,那个不要,不值钱。”

        

“一姐,那这个可以吗,拿去二手店,应该能卖点钱。”秦璐从抽屉里找到一把勃朗宁手枪。

        

万一一吐槽:“这武器太out了,暗夜的小朋友都不玩这个,看来他们是真穷啊。”

        

克碜一帮人:“……”

        

门外的陆景宝一群人:“……”

        

“一一。”

        

陆景宝迈步进去,万一一从柜子后面探个头出来:“陆景宝,你们来得够快啊。”

        

万一一兴奋的招手:“灯灯,你又变黑了。”

        

万一一笑容明媚,五官越发精致,明眸皓齿,皙头发有一丝丝凌乱,增添一丝凌乱美,三年未见,陆景宝被这一眼给愣了一下。

        

这三年,他克制着自己,不在万一一面前去晃了,毕竟这三年,太关键了,再晃下去,就真晃成哥们了。

        

三年未见,万一一出落得愈发惊艳,就是这么让人挪不开眼睛。

        

“好玩吗?”陆景宝走过去,语气温柔得不像话,就连暗夜兄弟都以为自己幻听了。

        

这是平常那个吊儿郎当,英俊潇洒又毒舌的宝哥吗?

        

万一一扬唇一笑:“体验感不错,就是他们运气有点差。”

        

说话时,万一一瞅了眼克碜一帮人。

        

克碜一帮人在看到陆景宝时,都已经快哭了。

        

他们这运气何止是差了点,是真的点背啊,拐个美人,还拐到了暗夜的人。

        

克碜就是为首的男人,连忙说:“陆二当家,宝哥,你是我亲哥啊,这都是误会啊,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我不知道这美人是暗夜的人啊。”

        

“你叫亲爷爷都没用。”陆景宝眸光一寒,对手底下的兄弟们吩咐:“给他们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这要是惹他,心情好点,还能放克碜一马,可敢动万一一,那就不好意思了。

        

暗夜兄弟齐声道:“是,宝哥。”

        

释迦也说:“宝哥,你带一一秦璐先回去,这里我来收拾。”

        

“一一,走。”陆景宝伸手拉住万一一的手。

        

万一一挣了挣:“我能自己走。”

        

陆景宝也不搭理她,只是拿手打了一下她手心。

        

万一一:“……”

        

秦璐小步跟上。

        

回暗夜的路上。

        

陆景宝见万一一在数手里的奶片,准确的说,看似像奶片的药。

        

“这是什么?”

        

“蚀骨销魂片。”万一一数了一下,撇嘴:“浪费了五片,得再囤点货,以备不时之需。”

        

刚才给克碜几人吃了五片,浪费了。

        

陆景宝看着万一一那一脸可惜的表情,眼里的笑意的快溢出来了。

        

“孺子可教,青出于蓝胜于蓝。”

        

他不用问,都知道蚀骨销魂片是什么玩意儿。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抗生素,是否让你又爱又恨?

2022年6月15日 小羽 0

抗生素,是否让你又爱又恨?爱它疗效明显,恨它耐药性越来越严重。如今,抗生素耐药性的扩散甚至已经严重危险全球人类的健康。科研人员正在各领域从不同角度研究这一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