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蒂勃起肿大h/厨房喘弄吸爱np

“野火?!”

        

“这东西乃是海岸对面才有的东西,我们东海岸这边的七国,没有谁家有。听闻对岸的安息国曾盛极一时,就是被波斯用这东西炸毁了,波斯这才能吞并安息,掠夺走安息所有的财富和资源,如今成为对岸最所向披靡的强国。燕王,这个狗东西,为了拉下朕,竟然连整个京都洛城的百姓都置若罔顾!野火起,整个京城都会变成一片焦土!”

        

晋文帝越说越怒,恨不能立即将燕王捉进宫来,抽筋拔骨,茹毛饮血,才能解他这帝王之恨!

        

封商彦依旧是劝,“皇上息怒,冷静,秦校尉和太傅发现了此事,既然送来密信,说明他们是有对策的,至于燕王和万铎,现在亦不是收网的好时机。现在京城的地下城内布满野火,咱们不能逼得狗急跳墙,而是应该化干戈于无形。”

        

“对策?他们这信里,并未提起。”

        

“送信人呢?”阮坤问道。

        

在军中时,为了保证机密不被泄露,他们会把信息一半写在信上,一半口述给送信人。

        

这样万一被敌人捉住,送信人会立即服毒自尽。

        

秦鹏跟了阮坤这么久,肯定也是用这种方法送的信。

        

晋文帝对魏连英使了个眼色,魏连英立即从殿外带进来一个男人。

        

只见这男人身高八尺,魁梧强壮,并没有半点士兵的刚正,满脸都是匪气和邪气。

        

但不知为何,这么浓郁的匪气和邪气,却并没有让人看着不舒服,反而极易激起旁人的兴趣。

        

“来人,抬起头来。”

        

晋文帝显然也被送信人的气质给吸引了。

        

送信人毫无畏惧地抬起头,目光如炬,像头猎狼般,朝晋文帝看过来。

        

一时间,竟分不清是晋文帝在打量他,还是他在打量晋文帝。

        

魏连英尖声呵斥道,“大胆!谁许你这般看着皇上的!”

        

晋文帝摆摆手,用眼神示意魏连英不要说话。

        

却目光和煦地朝送信人问道,“你们校尉,可有旁事交代?”

        

“校尉说,等皇上看完信,定要召我面询,确实交代了一番话。”

        

“道来。”

        

“校尉说,野火如洪水猛兽,而如今闸门握在燕王手里,所以皇上不可轻举妄动,务必要将地下城内的野火都清理出来,才能对付他们。而清理野火的第一步,要把火信找到。否则,他们万一察觉到不对劲,随时都可能恼羞成怒,引燃火信,就大势晚矣。至于泉州那边,校尉会用手上的几万人马,死死堵住万铎的来路,燕王是万铎的枪,而万铎却是燕王的智囊,只要他们两人无法汇合,就翻不出浪来。”

        

晋文帝点头,秦慕修果然是秦慕修,他做事,永远都是走一步算十步,将后面的所有风险都算准了。

        

“校尉还说了,在地下城找野火和火引这件事,您可以到西角门子,找一个叫郝老三的人,他在行。”

        

晋文帝越发满意,“你叫什么名字?”

        

送信人用他那又野又狂的眼神,再一次扫到晋文帝脸上,“段天涯。”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抗生素,是否让你又爱又恨?

2022年6月15日 小羽 0

抗生素,是否让你又爱又恨?爱它疗效明显,恨它耐药性越来越严重。如今,抗生素耐药性的扩散甚至已经严重危险全球人类的健康。科研人员正在各领域从不同角度研究这一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