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片肥唇湿漉漉/女人吸精子时候是兴奋点

   

“如果他自杀,直接吞吴头粉就好了,为啥还要多此一举泡泡面呢?”

        

孟飞质疑道。

        

“也许就是饿了,他不想做饿死鬼?或者直接泡太难吃,混在泡面里吃得更舒服一点?”

        

老棋找了些有点儿牵强的理由。

        

不太常发表意见的萧涵也忍不住做了一个假设:

        

“七点钟刚好是吃饭时间。如果是有人悄悄把毒药放到他的碗面里呢?”

        

“那是不可能的。”

        

老头儿有点激动地站了起来。

        

“走廊里有摄像头。为了确保他的安全,我一直盯着监控。最近这一周,除了他自己,    都没有人出入过他的房间。

        

“别说摄像头被人做了手脚什么的。在这里不可能发生。我在这里守了半年了,每天我都会检查。

        

“如果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做手脚不被我发现,那请直接拿走我的脑袋好了。 

        

“刑案组的调查报告里也说,死者被发现时,房门和窗户都关闭着,没有任何外人出入的可能。”

        

死者死在没有别人出入过的密闭房间中。胃里和碗面里都有一样毒药。剩余的毒药在塑料袋里,袋子上面有死者的指纹。

        

假设这是他杀,    凶手岂不是得有某种隔空“搬运”的异能,    在张峰吃面的时候把乌头粉袋子里的乌头粉给“搬运”到面里?

        

难怪会被刑案组认定为自杀。

        

“密室杀人?”

        

但孟飞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他很喜欢推理,    尤其是本格推理。密室杀人是本格推理中最有趣的一种。

        

一旦有了密室,那么思路就会变得很集中。不用满天打鸟考虑各种可能,只需要破解密室手法,凶手往往就能水落石出。

        

当然,如果凶手是异能者,那可能性就变得更多了。但对付异能者又是他更擅长的一件事。

        

“走。”

        

孟飞站起来对着萧涵一挥手指。

        

“去现场。”

        

张峰住的902号房间和孟飞回忆中七个人挤一间的乱糟糟的大学宿舍完全不同。

        

老棋把门打开的同时随手开了灯,他们看见的是一间铺着棕色地板的明窗净几的大房间。

        

进门左手靠墙是银色的灶台和洗碗池,右手是白色浴帘围绕着的古典浴缸。

        

中间是淡黄色的餐桌。右边摆放着灰色金属的电脑桌、靠墙是咖啡色木纹、插满了书的书柜。

        

左边是一张放着泰迪熊布偶的双人床。床头柜上的花瓶里还插着玫瑰,只不过花朵已经枯萎很久了。

        

孟飞拉开窗帘。果然这里窗户关得很紧,玻璃完整,没有任何破坏痕迹。而且这里是九楼,能翻窗进来的只有蜘蛛侠。

        

房间里也没有如同脑残剧中那种能爬过一個人的通风孔,或者类似能出入一个人的地方,妥妥的密室。

        

这里不像调查过的案发现场,地上没有着标记尸体轮廓的白线,干净得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尸体也早运走了。

        

“按大老板的要求,我们把这里恢复了原样。”

        

老棋指着电脑桌比划了几下。

        

“当时他就趴在这里,    因为神经麻痹导致心跳呼吸都停止了。没吃完的泡面就在他旁边。

        

“不用担心破坏现场。现场都已经拍照取样完毕。指纹都采集过了。”

        

现在电脑桌上已经没有了没吃完的泡面,更没有趴着死者,只有一个黑色的手机。

        

“张峰的手机,当时就是这样摆着的。”

        

老棋指了一下,然后拉开了电脑桌的抽屉。

        

抽屉比较大,整齐地码放了各种杂物。其中有一个不太起眼的塑料袋,里边装着黑色的粉末。

        

“这就是剩下的吴头粉。”

        

是那种有条卡槽的密封袋,打开后重新缕一下就可以卡紧密封,看不出是否第一次打开。但开过的人一定会留下指纹。

        

“扫描。”

        

孟飞盯着吴头粉袋在心里启动了扫描技能。

        

他已经在调查报告上见过张峰本人的指纹。所以如果塑料袋上有张峰的指纹,他是可以扫描出来的。

        

不但如此,他的技能比这个世界的刑侦技术更强。刑侦技术一般只能确定这是谁的指纹。而他还能确定留下指纹的时间。

        

但结果很意外。

        

“为什么这个塑料袋上没有张峰的指纹?”

        

孟飞有点吃惊地问。

        

“粉末已经取样了。原来的塑料袋也拿走留作证据了。这个密封袋是用同样大小的密封袋替换的。”

        

老棋把东西拿出来,在孟飞面前晃了晃,然后又小声地解释起来。

        

“还有手机也一样。张峰原来的手机被刑案组拿走了。现在这个是同一型号替换的。

        

“他们复制了张峰手机中所有的数据到这个手机里。sim卡也插在里边了,还可以照常打电话发微信。

        

“按部长的意思,一切都要恢复到原样,就像张峰根本没死那样。”

        

“哦?为什么要这样?”

        

老黎不但要秘密调查,而且要让外界根本不知道张峰死了?这有什么意义吗?孟飞很疑惑。

        

“老板要做的,谁敢问?”

        

老棋无奈地耸耸肩。

        

“那这些泡面也是你们替换的吧?”

        

孟飞把电脑桌下的纸箱拉了出来。纸箱口开着,里边是用一次性塑料碗封装的白头翁麻辣牛肉面。

        

一箱六桶装,还剩一桶。说明有五桶被吃掉了。纸箱上还残留着吉娃娃购物的标签。

        

吉娃娃是这个世界里最强的购物平台,    以快著称。往往上午下单,    下午就送到了。

        

“标签上的时间是12月22日,今天的。昨晚张峰就死了,所以这一箱肯定不是张峰买的。”

        

“对,这个是我今天下单买的,同厂家同一个牌子同一种口味的泡面,剩下的数量也是一样。”

        

老棋有点尴尬地摸了摸油光发亮的额头。

        

“原来的那些泡面都当做物证带走了。”

        

“有什么发现吗?那些泡面有没有人做过手脚?有没有可疑的指纹?”

        

虽然调查报告上都有,但孟飞还是想听老棋来说,说不定他就漏出什么报告上没有的细节。

        

“剩下的所有的面他们都检查过了。全部正常,没有任何一包有毒,包装也没有做过任何手脚。”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