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c小学生&太监公主高H纯肉

为了自己的官运,万镗非常尽心,别说他跟曹谨行没有直接恩怨,就是有,现在也得齐心协力。

        

其他的等之后再说。

        

青冥、白都同样如此,不为严绍庭,只为严世蕃,他们也得全力协助官军平叛,以便修路、取木。

        

没一会,二十名精锐到位。

        

无一不是两营官军中的佼佼者!

        

众人严阵以待,列队在侧。

        

一股肃杀之气直冲云霄。

        

曹谨行横剑佩刀,站在最前方,环视一圈,土军将领、土司上官、官军统军、锦衣卫、五毒弟子,众人身份职位不同,心思各异,但都为了同一个目标。

        

所有人紧望着曹谨行。

        

“目标三人,吴蒙山、风蜈使、龙熙川,前二者杀,第三人抓!此次行动,务必一击即中!”

        

曹谨行语调铿锵,大手一挥:“出发!” 

        

“是!”

        

所有人翻身上马,冲出绝子坪大营!

        

但听得啼声如雷,人如虎,马似龙,三十骑狂风般卷向腊尔山,气势之壮,犹如千军万马!

        

片刻时间。

        

三十骑已来到山下。

        

曹谨行勒住缰绳,抬头一看。

        

腊尔山山高林密,古树参天,但此时,正有一片片诡异的绿色毒瘴如云如雾,飘荡在山脚半空,连绵数十里。

        

这就是毒瘴。

        

普通人沾着就伤!

        

众人下马。

        

曹谨行回头:“温先生,有劳了。”

        

“大人客气了。”

        

温玉林大步上前,来到最前方,单手高举,突然有森森黑气从他的手掌中飘出,化做烟柱,冲天而起!

        

后方陆嘉明啧啧称奇,小声道:“据说,在五毒教,音波御虫只是下乘小道,真正的上乘御虫之术都是散出独有内力,吸引万虫汇聚!这位温先生必然是五毒教真传,而且教中地位不低。”

        

“当然。”

        

顾砚竹道:“一般人也没那个资本,敢对左护法说出‘清理门户’这四个字,他可能是五使之一。这只是冰山一角。”

        

嗡嗡嗡!

        

突然间,各种毒蜂毒蝶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一眨眼,已经是遮天蔽日,不可计量。

        

温玉林取出那瓶紫色药水,拔开塞子,朝天一泼!

        

嗡嗡声大响。

        

所有毒虫争先恐后地扑向药水,沾染水汽。

        

没等那水线落地,已经让无数毒虫分了个干干净净!每一只毒虫体表都开始散出淡淡的紫色荧光。

        

温玉林手举半空,突然挥下!

        

所有毒虫仿佛沙场悍卒一般令行禁止,化作一阵黑色旋风冲向毒瘴!

        

那毒瘴有形无质,本来无法驱散,但此刻,黑风所过之处,所有毒瘴触之消弭,露出了腊尔山本来面目!

        

毒虫开道。

        

毒瘴消散!

        

众人露出喜色。

        

高人出手就是不一样,相比上午彭宗顺和龙熙川那杂乱无章的御虫比斗,他的手法,带着挥毫泼墨般的艺术美感!

        

“温先生好手段!”

        

曹谨行赞了一句。

        

“旁门小术而已。”

        

温玉林谦逊一笑,而后摊开手掌,掌中多了一只像蜻蜓的蛊虫,说道:“这是【流踪蛊】,吃过吴蒙山那老贼的血,能循着血脉感应,找到他。”

        

众人心神一凛,严阵以待。

        

正戏来了!

        

曹谨行点点头。

        

温玉林放出蛊虫,【流踪蛊】速度极快,四片透明翅膀轻轻一振,像一道绿色闪电,笔直冲向山顶!

        

“动手!”

        

曹谨行发出低喝,其他人立即响应,黑风在前,流踪蛊在后,其后是三十名高手!

        

所有人火速上山!

        

……

        

与此同时。

        

山腰苗寨最大的一处院落中,几名起义军首领正和龙熙川议事。

        

龙熙川作为铜仁府苗民的话事人,又是此次起义的举旗人,地位非凡。

        

“永顺的人马已经汇合,辰州和沱州的也在路上,但只怕那帮狗官还会阻拦。”一个穿粗布苗衣的汉子粗声粗气说道。

        

“不怕!”

        

另一个矮小精干的年轻人兴奋道:“龙大哥找了五仙教的大人物帮忙,大不了再来一次伏击就是……可惜上午只死了一个守备。”

        

“时间还早。”

        

又一个抽旱烟的老汉敲敲烟杆,道:“山中有水有食,他们不敢放火烧山,这场仗有的打,只是……”

        

老汉犹豫地看向龙熙川:“熙川啊,五仙教的护法,那么大的人物,你是怎么说动他们的?还有那两个活死人,他们……”

        

“得盘叔。”

        

龙熙川打断他的话,看着他说道:“汉人有句话,叫:欲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杀!”

        

“……”

        

众人齐齐一凛。

        

这话就像一盆冰水浇在众人心田,所有人的脸色都凝重了。

        

“朝廷和有司不给咱们活路,咱们必须给自己挣活路!”

        

龙熙川道:“官军势大,大家伙儿也都看见了,那两营五千人只是先头部队,后续兵力源源不绝,要是没有奇兵,咱们势必要被困死在这腊尔山!只能兵行险招……”

        

众人沉默。

        

龙熙川安抚道:“护法的要求不多,只是暂借几个高手,他承诺事后会帮他们复原,所以,这件事就没必要让其他州府的人知道了……为了最后的成功,这只是一点必要的牺牲。”

        

还是沉默。

        

“所以……”

        

老汉沉声道:“永顺的首领吴老革,就是被你用治伤的借口给……唉……”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

        

龙熙川端起酒杯喝了口酒,漠然说道:“我们需要永顺的人马,但……不需要重伤的吴老革。他的境界很高,是很好的材料……就当,就当他养伤一段时间吧……”

        

气氛越发沉闷。

        

要不是在座的几位,都是龙熙川的亲朋好友,怕是要被他这番动作吓得胆寒。

        

忽然。

        

“不好了!”

        

一个苗民士兵急匆匆冲进庭院:“毒瘴、毒瘴散了!”

        

“什么!”

        

众人豁然起身!

        

龙熙川脸色大变:“风蜈使大人说过,这瘴毒只有五仙教的人能解……难道是他们来了?不好!传令所有人戒备!我这就去找他们!”

        

他急忙转身冲进后堂密室。

        

余下众人面面相觑,大祸临头,顾不得其他了,急忙散开,各自领军戒备。

        

砰!

        

龙熙川猛地推开房门,大叫道:“风蜈使大人,五仙……”

        

“不用叫了。”

        

房间里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苗族青年,身后跟着那两个铜尸傀儡,淡淡道:“我已经知道了……”他的声音跟无风谷的那个一模一样!

        

龙熙川松了口气。

        

风蜈使何翔云望着门外:“织血蛛的气息……温玉林,来的是你吗?那就看看,到底是蜘蛛强,还是蜈蚣强!”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