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伸到我内衣里捏我胸/车上他吃我奶进我下面

一晚上的驯服后,林文惊讶的发现柳茹青似乎也不是天生的“石头”,只不过她的反应要比普通人来的慢一点。

        

昨天晚上柳茹青甚至化身了“鲸鱼”,这不由的让林文都怀疑刘通给的是“假资料”了,而且禁止程度丝毫不输没开封装的。

        

好在昨天晚上林文搂着有些“害羞”的柳茹青一阵教育之后,最终才得到了答案。

        

原因是马汝才的火柴制作方面有些不达标。

        

“啧啧,真是个尤物啊。”林文搂着还挂着泪痕柳茹青心中感叹道,没想到自己还能在这种地方遇到这样的极品,那真是走运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林文洗漱完毕就打算离开。毕竟这样的活动都是秉持着一句话。

        

“事了拂衣去,再见是路人。”

        

林文正在穿衣服的时候,身后的柳茹青咬着嘴唇神色复杂的望着林文,昨天晚上的一幕幕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她的心里。

        

看到林文马上要“离开”柳茹青深吸一口气对着林文说道:“可,可可可以以给我一个你的联系方式嘛?”

        

林文回过头,有些意外点点头说道:“XXXXXX我的手机号。”

        

柳茹青点点头拿起手机把林文的手机号码记录了下来,林文看着有些“脸红”的柳茹青,放下衣服坏笑着朝她走去。         

“时间还早,继续一下。”

        

说完不顾柳茹青的尖叫,再次教育了起来。

        

等这次教育完毕之后,柳茹青是彻底的丧失了活动的能力。林文心情大好的走出别墅,朝着刘通告诉他的休息室走去。

        

来到VIP休息室之后,刘通立马就端着一杯茶水过来笑眯眯的询问道:“林老板,昨天晚上您还满意吗?”

        

“嗯嗯,非常不错。”林文笑着说道。

        

刘通:“嘿嘿,您满意就好,要不要我再帮您拖一点时间?”

        

“哦?什么意思?”林文笑道。

        

刘通坏笑着说:“我又给马汝才安排了一波,估计这几天他都乐不思蜀了。”

        

“额?他不要上班?”林文有些意外道。

        

刘通笑道:“他们请假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而已。”

        

“ok那就让他多乐呵几天。”林文点点头,从背包丢过去三捆钞票说道。

        

刘通小鸡吃米般的点点头说:“放心林老板,我安排。”

        

对马汝才这种“人”刘通那可不要太了解,给他安排几个随意一点的,他估计都能开心一整天了。

        

告别刘通之后,林文来到自己停车的地方打算回去,发动车子后林文想了想还是朝着柳茹青的房间走去。

        

来到房间的时候柳茹青正在收拾衣服,看到林文后眼前一亮,有些喜意道:“你怎么来了?”

        

林文笑道:“要不要送你回去?这里比较难打车。”

        

“嗯。”柳茹青想了想之后还是点点头,同意林文送她回去。

        

当她收拾好了之后跟着林文一起下楼时,看到门口的法拉利有些诧异道:“这是你的车?”

        

“呵呵,难道不像?”林文笑道。

        

柳茹青点点头没有继续追问,林文打开门让她坐上副驾驶后,自己则是回到了主驾驶。

        

“你住哪里?”林文发动车子朝着大门口开去。

        

柳茹青想了想回答道:“你开到交院家属楼旁边。”

        

“咦,离我那边还挺近的啊。”林文有些意外道。

        

柳茹青哦了一声后没有继续回答。

        

林文一边开车,一边把右手放在了柳茹青光滑的大腿上,还别说手感真不错。柳茹青虽然有些羞涩,但也没有挪动身子。

        

不一会儿林文开着车把她送到了交院这边后,林文故作口渴道:“可以上去喝口水嘛?”

        

“啊?”柳茹青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犹豫片刻后点点头,带着林文朝着她家里的方向走了过去。

        

林文跟在柳茹青后面走了几分钟之后,两人来到了一栋新建的商品房门口,柳茹青从背包里掏出了门禁卡在铁门上刷了一下后,示意林文跟进来。

        

两人走进电梯之后柳茹青按了一下12楼的位置后就站在旁边一言不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电梯缓缓的来到了十二楼之后,柳茹青走出电梯门来到了右手边的一个房间,用手中的钥匙打开了防盗门后对着林文说道:“进来吧。”

        

林文点点头,跟在了她身后走了进去。

        

柳茹青的家是一个三室两厅的布局,整个房间都是那种比较“保守”的木质装饰,整个房间的装修都是那种老式的书香气质,唯一有些“亮点”的就是客厅那张巨大的结婚照了。

        

“诺,水给你。”柳茹青进屋之后从厨房里找了个杯子递给了林文。

        

林文接过水杯直接朝着客厅走,柳茹青嘴巴张了张最后只能默默跟在了林文的后面一起来到了客厅。

        

“嗯哼,房子装修的不错。”林文环顾四周评价了一番。

        

柳茹青有些拘束道:“你你,你喝完就快点走吧,他他他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

        

林文笑了,放下水杯一把搂过柳茹青在她耳边轻声嘀咕道:“放心,他别说今天了就算是明天也不见得回来。”说完林文的坏手就开始不安分起来。

        

柳茹青先是故意推脱了一番之后,最终还是在林文的坏手下诚服了。

        

红着脸跪在了沙发上。

        

一个下午的时间,林文在柳茹青家的厨房、洗手间、卧室、客厅甚至书房都留下了许许多多他曾经“来过”的痕迹后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还别说柳茹青穿上围裙比张雪琪更像一个美厨娘,她的气质那是实在没得说。

        

林文想起柳茹青一脸惊慌失措开始四处收拾战场的样子就想笑,还别说这似乎是一个非常好的收藏品。

        

下楼之后,林文开上自己的法拉利朝着学校的方向驶去。等他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放学的时候了。

        

王二狗对于林文的旷课已经“无语”了,不过谁让人家有“底气”呢?

        

回到家后,林文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今天在柳茹青的教学摄影艺术,之前在温华度假村的时候柳茹青还有些羞涩,说什么也不让。

        

但是回到家后的柳茹青推搡几下之后,最终还是区服在了林文的教育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