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扒开她下面露出粉嫩的&调教狂虐贱性奴小说

      

叶欢看着众人都看了过来,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

        

“这里有三条路供你选择,第一,跟我回太初叶家,享受家族客卿待遇,保你三年之内跨入不死境。”

        

“第二,做我的专职炼丹师,完全服从的那种,我会介绍你进入龙神学院深造。”

        

“至于第三个,呵呵,不答应就是……”说着,叶欢在自己的脖子底下比划了一下。

        

唐乐摇摇头,失望道:“真不知你哪来的自信?”

        

“你会看到的!”叶欢笑了笑,看向喜台,道:“辰煌,你现在退出还有机会,别到时丢脸就不好看了。”

        

“还有武神山的宗主项义,你最好不要参与我的事情,否则,呵呵……”

        

说着,叶欢指了指头顶,众人一看,不由得脸色大变。

        

有三人,与鬼一般,不知什么时候到的。

        

气息几近于无。

        

“这是我叶家死卫,虽是不死境五重,但却能把命给我,就你们这些所谓的不死境,走不过三招!”

        

众人神情大变。

        

唐乐双眼眯了眯,突然沉默了。

        

“苗雅姑娘,我等了你将近三十年,才真是磨人啊!”说着,叶欢缓缓起身,朝喜台走了过去。

        

“慢着!”苗雅突然开口,缓缓把纱巾摘下来,祸水级的容颜让现场猛的静了下来。

        

一旁的辰煌脸色巨变,怒吼道:“你干什么?”

        

新娘当着众人的面自掀喜盖头,这是在打他的脸啊!

        

“干什么?”苗雅冰冷的看着辰煌,厉声道:“你答应我的事儿呢?我家人呢,在哪儿?告诉我!”

        

辰煌气息一滞。

        

项义的脸色突然大变,苗雅不是被控制了吗?

        

“还有你,我的好宗主,用我家人的性命胁迫我嫁人,你就是这样对待宗门弟子的?人呢?用不用我告诉大家他们在什么地方?”

        

“给我带出来,帮他们疗伤,否则我死在喜台上!”

        

说着,苗雅翻出一把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众人大哗,神情怪异。

        

原来背后还有这不为人知的一幕。

        

叶欢看得眼睛都直了,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有意思,我明白了,终于明白了,见过傻的,真没见过这么傻的宗主,我他么真是长见识了,哈哈……”

        

项义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森然道:“苗雅,你最好识相点儿!”

        

“噗!”苗雅翻手扎了自己一刀,“继续,我看自己能抵得住几刀,我要让武神山的喜事变成丧事,还有你辰煌,辰少阁主,娶我的诚意呢,放屁吗?”

        

辰煌深深吸口气,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冰冷道,“项宗主,你最好给我一个交代,否则和你没完!”

        

他是真不知道,东西都给了,结果整出这么一幕来,这不打他的脸、打星辰阁的脸吗?

        

让你办的红红火火,就这?

        

戳老子的心口窝?

        

项义知道不叫苗家人是不行了,一挥手冰冷道:“把人带来!”

        

他要烦死了。

        

前线的事情搞得他心烦意乱,都有了毙掉看管苗雅的人,信誓旦旦说被控制了,结果捅了一个大篓子。

        

控制不住的大篓子。

        

已经让他成了天下的笑话。

        

现在又跳出一个太初的叶欢,搞不好事情要遭。

        

“黑幕啊黑幕,能说说怎么回事儿吗?”叶欢简直要兴奋死,看着辰煌脸上满是揶揄的微笑。

        

就喜欢这种明明双方都知道,对方却不敢说的憋屈和窝囊,这种感觉很爽!

        

“你最好闭嘴!”辰煌脸色冰冷到了极点。

        

武神山丢脸,他更丢脸。

        

“要不我来说说!”叶欢话音一落,辰煌、项义脸色大变。

        

“不好!”突然一个悲愤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随即一道身影急冲而来,在项义耳边低声说了两句,项义腾的一下站起,扑向了关押苗家的人地方。

        

再看,哪还有人?

        

胁迫苗雅的筹码没了!

        

“人没了!”返回的项义面对苗雅的质问,心头腾起无边的怒火。

        

明明昨天还在的,怎么一晚上人就没了。

        

“叶欢!”苗雅闻听双眼立刻红了,突然娇喝一声,“我知道你来的目的,只有一个要求,杀了他,还有他!”

        

苗雅指了指项义,又指了指辰煌,身形急退。

        

“滚过来!”辰煌知道必须动手了,否则什么都得不到。

        

闪电一般朝苗雅扑了过来。

        

“滚!”

        

苗雅娇喝一声,身体猛然收缩,轰隆一声直接把自己引爆开来。

        

宣泄开来的能量把辰煌掀翻了出去。

        

叶欢一看犹如闪电到了高台上,一挥手,无边的血气把他拘了过来。

        

苗雅体内拥有创世之心能量,血肉精气可不能浪费了。

        

“杀!”辰煌怎能让他得逞,可怕的力量从体内爆发开来,一剑暴刺而来。

        

轰隆一声,合欢翻手就是一刀。

        

能量炸裂,喜台瞬间炸成了漫天尘雾。

        

辰煌接连后退多步,脸色一红,差点儿一口血喷出来。

        

“你,不够看!”叶欢大刀横指,杀气腾腾。

        

辰煌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果然还是落后对方一步。

        

“杀了他!”辰煌怒吼一声,已经到了身后的星辰阁弟子尾随着他扑了上去。

        

叶欢所带的三大死卫被司空复还有辰煌的护道者拦下,在空中激战起来。

        

武神山这边的项义彻底傻眼了。

        

怎么也想不到苗雅会自爆,真的把喜事办成了丧事,作为女方若不出手,他将彻底失去威信。

        

正要下达命令,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项义定睛一看,脸色巨变。

        

辰煌,被叶欢一拳轰飞的辰煌突然发出惨绝人寰的惨叫声,脸上青筋鼓起多高,像承受着无边的痛苦。

        

在众人骇然的注视下,身上散发出浓郁的血气,整个人像被恐怖的力量压制着收缩,最后变成了一个血球。

        

凄厉的惨叫让现场陷入了死寂。

        

嘭的一声,血球爆出浓郁的血气,恍惚两下消失不见,还有辰煌戛然而止的惨叫声。

        

“星辰阁所有,杀!”司空复怒到发狂,不惜代价与死卫激战在一起。

        

星辰阁其他人也双眼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