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撅高扒开玉势调教&这下够刺激了吧

    

十三阿哥听了,神情带了雀跃,没有应声,而是望向十阿哥。

        

十阿哥没有立时就走,将食盒装好,亲自提了,才抬抬下巴,示意十三阿哥跟上。

        

梁九功忙道:“十爷,要不还是奴才提着?”

        

“不用!”

        

十阿哥马上搂在怀里:“一点儿也不重儿……”

        

说话的功夫,一行人就到了御车前。

        

这是足有一丈来长的豪华马车,为了减少重量,并没有什么稀罕木料,就是松木雕刻而成。

        

车厢里,像是一间屋子。

        

康熙正位坐着,前面有个固定的小几,上面摆着一碟夹肉烧饼,还有茶具,小几两侧是横座。

        

看到两个儿子进来,康熙指了指横座:“坐下填吧几口……”说话的功夫,视线落到十阿哥手上食盒,有些意外:“老十这是自己带吃的了?”

        

十阿哥带了几分显摆:“回汗阿玛的话,是九哥打发人送来的……九嫂担心九哥饮食,提前预备了不少吃食……”说着,打开食盒,拿着一枚猪肉枣吃了:“这是猪肉枣,烘干后用果木熏过,天热也能保存个十天半月……”而后又依次拿了另几样吃了,最后才盛赞道:“这果子干尤其好,吃完不用喝水也不觉得口干,路上吃正合适……汗阿玛也尝尝……” 

        

康熙矜持地点点头,捏了一块果子干放进嘴里,立时酸得一激灵。

        

确实与宫里御膳房做的蜜饯不同,没有加蜂蜜与糖调过,果子自身的酸涩十分明显,这一块下来,口舌生津,连带着暑热带来的恶心都减了不少。

        

“就送来这些?”

        

康熙又拿了一块问道,嫌弃量有些少。

        

“何玉柱提了两个食盒,另一个给五哥他们那边送去了……”

        

十阿哥老实回道。

        

不孝子!

        

康熙轻哼着,之前还以为九阿哥成人,知晓讨好岳父,结果还是没眼看。

        

兄弟都分一口吃食,就不晓得孝敬阿玛?

        

不过想到宜妃那里也没有,康熙的不忿也平了不少。

        

十阿哥之前就饿了,零嘴儿到底是零嘴儿,解解馋还行,又不顶饱,就吃了半盘子烧饼夹肉。

        

比常见的烧饼小,也酥脆,用小碟子接着才没有落渣渣到衣服上。

        

十三阿哥十三岁,正是“半大小子、吃垮老子”的年纪,将另外半盘子烧饼夹肉也吃的干净。

        

康熙打量两个儿子,说来也巧,不知是不是都在长寿宫出生的缘故,两人虽不是同母所出,可看着仿佛同胞兄弟似的,不仅眉眼相似,身量都是细细高高的。

        

现下,十阿哥……

        

之前的瘦长瓜子脸,变得略宽了一点点,原本不逊的五官也柔和了许多。

        

康熙最是关注皇子成长,晓得这都是董鄂氏的功劳,年岁不大却是嫂子的做派,心里颇为满意。

        

按理来说,刘氏谋害皇子福晋一案早就有了定夺,内务府也重新拨了人手到二所当差,之前三所过去的人也回了三所。

        

可是因为九阿哥友爱兄弟,这些日子十阿哥每日伙食分例,依旧是二所这边领着。

        

再看十三阿哥,康熙就觉得不顺眼,太瘦了。

        

想起九阿哥曾被饿肚子,康熙看着十三阿哥,口气慈和了不少:“兆祥所膳房那边,吃食供应的如何?”

        

十三阿哥被问住了,脸上露出迷惘,不知该如何回答。

        

康熙见了,心下一沉:“可是有奴才拿大,不服管教?”

        

十三阿哥依旧懵懂,好半天才道:“儿子也不晓得……”

        

康熙蹙眉:“吃得合不合口,服侍得用心不用心,你自己个儿不晓得?”

        

十阿哥在旁看着,晓得这父子俩说的两岔去,心中嗤笑不已,随即觉得发酸。

        

果然是宠嫔之子,挂心得很。

        

他想起亡母,垂下眼帘,越发难受,没有开口帮衬的意思。

        

早先不明白,现下想想,汗阿哥为了护着太子,疏忽冷待的岂止是他这个儿子?!

        

就是母妃,做了十几年贵妃,一天宫权都没有掌过,贵妃当的只剩下“清贵”。

        

母妃早亡,与被冷待有没有干系?

        

十阿哥对太子原本是没有感觉,不亲近也不反感,此刻却是生出厌恶。

        

只有他是儿子么?

        

旁人是煤堆里捡来的不成?

        

“汗阿玛,儿子每日分例,都是乾清宫膳房领了……早晚膳食,也在乾清宫膳房这边……”

        

十三阿哥醒过神来,如实回道:“兆祥所那头,有谙达与管事嬷嬷在,儿子不曾过问……”

        

康熙抿了嘴,晓得自己“关心则乱”,忘了十三阿哥每日都在尚书房读书。

        

当时修缮好阿哥所,挪宫的阿哥都陆续住了进去。

        

等到十三阿哥、十四阿哥两个小的六岁要挪宫时,阿哥所已经满了,正好兆祥所也刚修缮房,两人就安置在兆祥所,没想到一转眼过了这些年。

        

兆祥所没有设皇子膳房,只有一个兆祥所膳房。

        

之前二所的事情出来,康熙叫吩咐赵昌清查阿哥所与兆祥所。

        

因为兆祥所位置就在东六宫东北,向来是惠妃盯着,惠妃行事最是仔细小心,倒是没有出什么纰漏。

        

阿哥所那边,毛病不少。

        

乾东二所一个管事嬷嬷,是荣妃的远亲,这一层关系没有报备到内务府。

        

虽不能直接说荣妃插手阿哥所实务,可是里通消息是难免的。

        

康熙心中不快,可念在荣妃女儿远嫁,产育多次只立住三阿哥这一个儿子,不忍计较。

        

乾东五所,有个尚氏姻亲当差,不过经过赵昌查过,发现这人是七阿哥自己安排的。

        

纯亲王福晋,就是出自尚氏一族,并不曾插手七阿哥事。

        

康熙心里发酸,也不好插手管教,否则叫人误会,以为自己不想叫阿哥与纯亲王府亲近。

        

然后是乾西三所……

        

康熙看了十阿哥一眼,早在温僖贵妃薨前,三所就有一次人事变动,几个与钮钴禄氏沾亲带故的管事都放出去。

        

瞧着时间,应该是贵妃大限前安排……

        

贵妃不乐意钮钴禄氏亲近皇子……

        

慈母心肠,倒是难得的明白人,可惜命薄。

        

还有乾西五所,这两年也有几次人事变动。

        

新换上的几个管事妇人,都是十二阿哥生母万琉哈氏的姻亲与族人。

        

康熙开始怀疑是不是万琉哈氏仗着皇子的势力钻营,等到查过发现,是十二阿哥自己安排的,还动用了苏麻喇的人情……

        

不过还好,像乾西二所刘氏那种“奴才欺主”的,没有查出来,要不然康熙真要安排人肃清内务府……

        

*

        

舒舒与九阿哥都午歇后醒来,精神好了许多。

        

五阿哥与十阿哥处,也都打发人送了吃食过来。

        

五阿哥打发人送来的食盒里,装着牛肉干与奶豆腐。

        

这个牛肉干与舒舒后世吃过的不同,不是那种炸制的半干的牛肉干,而是全干的,有小手臂长,两个筷子粗细。

        

舒舒上辈子是个牛肉狂人,恨不得每天一顿牛肉,这辈子牛肉反而成了稀罕物。

        

现下律令,除了祭祀皇陵用牛外,其他宗室军民一律禁止屠宰牛、马、骡、驴,私宰自己马、牛者,杖一百;驼、骡、驴,杖八十,筋角匹张入官,误杀与病死者不坐。

        

因此即便舒舒家这样的门第,想要吃上一回牛肉,也是极为难得。

        

舒舒立时拿了一截牛肉干,放进嘴里。

        

干,咬不动。

        

好一会儿口水印湿了,才咬下蚕豆大的一块。

        

这个牛肉应该是用盐与花椒腌制后烤干的,没有腥膻味儿,就是浓浓的牛肉香。

        

“爷尝尝,这个好吃!”

        

见九阿哥眼巴巴的看着,舒舒不吝啬分享,递了一块到他嘴边。

        

九阿哥接了,咀嚼了几下,不解道:“还是老味道,没有什么稀奇的,你怎么吃得这么香?”

        

舒舒笑了:“这是牛肉,一年到头吃不上一回,可不是觉得香?爷之前常吃这个?”

        

“五哥荷包里常备这个,早先也分给我不少,我嫌弃硬,吃了不爱克化……你若喜欢,回头跟五哥打一声招呼,让他帮着多倒腾些……”

        

九阿哥说的认真,舒舒连忙摆手:“不用,不用,就是一个零嘴儿,尝尝就得了,哪能老吃这个?”

        

这牛肉就不是御膳房的日常供应,不用说肯定是出自宁寿宫。

        

大清禁止宰杀牛马,蒙古却是不禁的,多是那边的孝敬。

        

太后疼爱养大的孙子,乐意留给五阿哥,是老太太一片慈心,旁人不好多占这个便宜。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