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峰乱颤娇喘连连&第章美乳校花萝揉捏莉

        

封无忌很快就收敛情绪,道:“不过,其他人此生或许和天选者没有交集,但你不一定。”

        

他眼眸凝望苏奕,“虽然,你还未曾前往神域,但神域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明,可都早已知晓你的存在。”

        

“当然,大多神明都恨不得杀死你。”

        

顿了顿,封无忌眼神变得微妙起来,“成神之路出现时,你可务必要当心了,诸神……是无法容忍你活着成神的!”

        

说罢,他已扬长而去。

        

苏奕不禁一声哂笑,心中轻语:“我何尝能容忍那视作我为仇的诸神活着?”

        

……

        

七天后。

        

苏奕重返永夜学宫。

        

一回来,就见到了羲宁!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了么,我只是遇到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苏奕笑道。

        

已是夜晚。

        

月明星稀,松竹婆娑。

        

羲宁立在庭院屋檐灯影下,那高挑绰约的身影,在地上拉出一道斜斜的影子。

        

她依旧一袭简朴的麻衣,风姿卓绝,气质绝俗,那清丽如画的俏脸,美丽到令月色都黯然。

        

“你没事,我就不能来见你了么?”羲宁眨了眨星眸,破天荒地有点调皮的味道。

        

苏奕笑道:“当然可以。”

        

他拿出一壶酒,递给羲宁,而后随意坐在石阶上,整个人都彻底放松下来。

        

羲宁想了想,也坐了下来,以手肘撑着下巴,望着远处夜色,道:“封无忌没有伤到你吧?”

        

“他啊……”苏奕笑道,“他在成神之前,怕是再不敢和我动手了。”

        

羲宁星眸如水,斜睨了苏奕一眼,一下子猜出,封无忌必然是在苏奕手底下吃了大亏!

        

于是,她也就再懒得聊此事,话锋一转,和苏奕谈起那个曾在天弃旧土中见到过的神秘女枪客。

        

闻言,苏奕不禁怔住,眼神都有些飘忽。

        

说起来,当初他来仙界时,那神秘女枪客和阿采也来了,只不过在抵达仙界之后,就再没有听说过女枪客和阿采的消息。

        

不曾想,此刻会从羲宁那听到这些。

        

“她和你有仇么?”

        

羲宁忍不住问。

        

“没有。”苏奕摇头,“无非是在人间修行的时候,曾打过两次,每一次都是我稍胜一筹。”

        

羲宁愕然,道,“你赢了?据我判断,那女枪客乃是一位极端强大的神明,你竟然再人间的时候,就赢了她?”

        

“神明?”

        

苏奕也愣住,“她是神?”

        

羲宁一眼看出,苏奕明显不清楚那女枪客的底细,当即把发生在天弃旧土的事情娓娓道来。

        

当得知是女枪客在关键时刻救了羲宁,苏奕都不禁吃惊,那女人真正的实力,竟如此剽悍?

        

这简直离谱!

        

羲宁道:“那女枪客还曾特意打探过你的消息,还说要我帮着联系你,打算和你打一架。”

        

苏奕:“……”

        

得,那女人果然小心眼,还在为当初败在自己手底下耿耿于怀呢。

        

“你确定她真的是神?”苏奕忍不住再问,总感觉有些不真实,“不是说,受制于秩序和规则,神明无法降临仙界吗?”

        

“我也不清楚她为何能够出现在仙界,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必是一位神明,并且远非一般的神明可比!”

        

羲宁认真说道,“我家祖上,就有神明坐镇,在神域的时候,我也见过不少神明的风采,无比肯定,那女枪客必是神明。”

        

“除此,她手中掌握着一件无比神异的神宝,名唤三生神镜,极为不可思议,当时,她还曾动用这件神宝来推演我身上的秘密。”

        

听到这,苏奕不禁好奇,“结果如何?”

        

羲宁摇了摇头,道:“没有,这件事,让那女枪客也无比惊诧,怀疑我的命运早已被人安排。”

        

苏奕眉头一挑,道:“能否详细说说?”

        

当即,羲宁把当时的细节娓娓道来。

        

一时间,苏奕都不禁动容,那三生神镜内,竟能映现命运长河的一角?!

        

还有,那女枪客竟怀疑,安排羲宁命运的人,乃是一个凌驾于命运长河之上的存在?

        

这一切,让苏奕都难以平静。

        

那女枪客,的确不是一般人!

        

且不提其他,就凭她手中的三生神镜能映现命运长河的一角,就足以证明,她的来头注定超乎想象!!

        

“当时,我和骆天都本来是要探寻一些和灵武纪元有关的秘密,却不曾想,遇到了这样一个神秘的存在。”

        

羲宁道,“当时,她还说有关灵武纪元的一切,诸神也无法窥伺,让我们尽早离开。”

        

谈起这些事情,也让苏奕想起自己在神泣天窟的经历,以及从那女子神孽口中了解到的和那个“魔神大人”有关的传言。

        

苏奕道:“你们原来也在打探灵武纪元的事情,这又是要做什么?”

        

羲宁道:“获取成神大药、收集不朽物质。”

        

成神大药,可以理解。

        

无非是在证道成神时,能够起到妙用的神药。

        

而所谓的不朽物质,必然就是和不朽魔金一样的宝物!

        

苏奕把自己的揣测说出,顿时得到羲宁的认同。“和灵武纪元有关的一切,的确早已从纪元长河中消失,就像被人彻底抹除掉,连神明也仅仅只知道,在仙界中,能找到一些从灵武纪元延存下来的古老遗迹而已

        

。”

        

羲宁耐心为苏奕讲解,“此次降临仙界的神子级人物,不少人和我们一样,都抱着探寻这些古老遗迹的目的。”

        

苏奕揉了揉眉宇,道:“事情可真是越来越复杂了。”

        

羲宁柔声道:“其实,你无须在意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苏奕笑着点了点头,“等有时间了,我也去那天弃旧土走一遭,去见一见那女枪客,顺便打探一下灵武纪元所遗留的秘密。”

        

羲宁星眸微凝,道:“你不怕挨揍?”

        

苏奕哑然失笑,“放心,那女人虽然霸道,骨子里却无比骄傲,每次对决,都会把修为压到和我同等层次。”

        

羲宁这才恍然,无疑,前两次女枪客败在苏奕手中,就是在同境对决中吃了亏!

        

两人一边闲聊,直至一壶酒饮尽,羲宁长身而起,道:“我该走了,若有事情,用秘符联系。”

        

苏奕也站起身,道:“走,我送送你。”

        

羲宁没有拒绝。

        

两者比肩而行,趁着夜色,直至来到永夜学宫外,羲宁伫足,转身看向苏奕,道:“道友,若我和你之间真的存在有一线因果,你会如何作想?”

        

苏奕想了想,认真说道:“这一线因果无论是福是祸,一起去面对。”

        

羲宁粉润晶莹的唇边泛起一丝笑意,道:“我也如此认为,行了,就送到这里吧。”

        

她转身而去。

        

一对玉手负在背后,衣袂飘舞,步履轻快,淡淡的月光映在她绰约的身影上,美丽得如梦似幻。

        

苏奕看得出,羲宁心情很好。

        

他也不禁笑起来。

        

不知为何,每次和羲宁相处,都能让他很愉悦、很舒服,也很放松,也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旋即,苏奕想起一件事,道:“对了,下次再来时,让骆天都别躲藏着了,我保证就是交手,也不打死他。”

        

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

        

刚从暗中走出来,和羲宁汇合在一起的骆天都,闻言脸色都阴沉下来。

        

“真以为我是怕你,才躲起来吗?错!是顾念阿宁的感受,才不屑去为难你罢了!”

        

骆天都很生气。

        

苏奕不以为意,笑着摆了摆手,“照顾好羲宁,以后我随时欢迎你来杀我!打不过我也没关系,我请你喝酒。”

        

骆天都:“……”

        

眼见羲宁渐走渐远,他顿时顾不得说什么,连忙追上去。

        

“阿宁,若不是念在你的面子上,就冲他那番话,我早不客气了!”

        

骆天都明显对此耿耿于怀。

        

“封无忌也败在苏道友手底下了,你倘若要找虐,大可以去,完全不必在乎我的感受。”

        

羲宁心不在焉道,“我唯一能保证的是,苏道友既然说不会打死你,定然不会食言。”

        

骆天都:“……”

        

……

        

夜色如水。

        

苏奕返回永夜学宫的住处时,就见一道身影已等候在那。

        

正是凛风。

        

“弟子凛风,拜见师尊!”

        

凛风上前,躬身见礼。

        

神色间有拘谨,也有一丝难掩的激动和敬重。

        

在苏奕返回永夜学宫时,也把凝秀的魂体救回来,这让凛风彻底打消心中对苏奕的最后一线抵触,彻底折服了。

        

“凝秀现在如何了?”

        

苏奕温声问道。

        

凛风恭声道:“回禀师尊,二师姐的神魂太过虚弱,不过还好,她虽然一直陷入昏迷中,但并无大碍,静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过来。”

        

“那就好。”

        

苏奕点了点头,“等她醒了,问一问是谁把她害成这样子,封无忌在其中有扮演的什么角色,问清楚了就告诉我。”

        

“是!”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