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胸大的肉宠文1v1&出轨娇妻被剃毛

“杀!杀!杀!”

        

战马的嘶鸣,骑士整齐的呐喊响彻街头,周遭百姓纷纷退避,大战一触即发。

        

然而狭窄的街道终究限制了玄甲军的发挥,既没法摆开阵势,也无法做到铁索连环,战力大打折扣。

        

相反,江湖出身的王越更擅长在这类复杂的地形发挥。

        

王越纵身一跃,整个人如飞燕般轻灵,轻易便从铁骑头顶越过,整个人向着李傕的车撵扑去,手中铁剑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寒芒。

        

此剑非名剑,不过是由普通铁匠铺打造而成,然而在王越手中却是锋芒毕露,宛如神器。

        

“放箭!”李利脸色难看,几乎是以咆哮的方式吼出声。

        

玄甲军士纷纷张弓搭箭,数百支羽箭几乎是同时离弦而出,锋芒直指半空中的王越。

        

然而王越却看也不看,手中长剑随手一扫,一股排山倒海的剑势向着四面八方扩散,临近周身的羽箭顿时如撞上坚墙,无力跌落地面。

        

轰!

        

王越从半空中一剑劈下,车撵顿时一分为二,剑意一路绵延,将地面劈开道道裂缝。凌厉的剑意撕裂了厚重的铠甲,伴随着一声惨叫,里面人已经被劈成了两半。

        

染血的木屑随处乱飞,透着无声的悲凉。

        

“主公!”

        

李利目眦欲裂,当即挥舞着长枪向王越杀去。

        

周遭玄甲军士亦是悲愤交加,一股肃杀的气息弥漫全军。

        

“杀……”

        

王越长剑横指,心中存着一丝困惑。

        

太简单了,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可此刻不容他思考,一个个骁勇骑士已经从四面八方杀来。

        

这是剑与长枪的碰撞,却也是侠客与军队的争锋。

        

剑气横飞,鲜血飞溅,一个个骑士前赴后继,有人倒下,却又有同袍紧随其后。

        

这就是飞熊军,即使对手强大,他们也毫无畏惧,尽显关西子弟之风。

        

王越的剑法是在大漠中练成,通过与胡人不断实战磨砺,又感悟大漠景象淬炼,剑意中透着一股苍凉的气息。

        

然而没有人注意到,当所有将士发起冲锋时,一个士兵正原地驻足,宛如一尊雕像。

        

走?

        

还是留?

        

李傕陷入了两难之境。

        

王越的战力比预期的还要强,充分演绎印象中的侠客风采,李傕很庆幸自己多做了一手准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另一边,王越不愿与玄甲军纠缠,心中已然萌生退意。不论杀得是不是正主,与军队纠缠并非明智之举,越来越多的士兵正闻讯赶来。

        

他奋力一剑逼退涌来的士兵,便要扬长而去。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道路旁的酒楼上一跃而下。

        

两股凌厉的剑意剧烈相撞,临近的房屋轰然倒塌,碎瓦乱飞。

        

青年生得高大魁梧,手持一柄阔长之剑,生得一张刚正不阿的国字脸,与高顺气质相似,只是眼神有所不同。他满脸络腮胡子,与披头散发的王越相得益彰。

        

然而身上的灰色布衣掩不住满身英雄气概,又是一个其貌不扬的豪杰。

        

两人相对持剑而立,眼神无声交错。

        

“看来你已经做出决定。”

        

“你的剑是为义,而我的剑……为天下!”

        

“天下?你指的是李傕么?”

        

“我曾经亲眼目睹西凉军以万骑大破胡人数万,这样的人绝非您口中之奸贼。”

        

……从两人的对话来看,彼此之间应该是相识的,而且可能是前辈与后辈的关系。

        

李傕心中沉吟:莫非这就是左慈所说的后手?

        

说曹操,曹操到。

        

李傕心中想法刚一冒出,便听到左慈的声音远远传来,宛如惊雷。

        

“小子,胆敢参与气运之争,就不怕修为倒退么?”

        

左慈显然很擅长为自己造势,否则也不会被称为“仙人”。

        

他一身白衣从天而降,落在整条街道最好的房屋顶上,身姿缥缈如谪仙。

        

变数频频,李利及一众玄甲军士俱是困惑不解。

        

不过他也算认识左慈,大概能猜到这是自家叔父的安排,嗯,他的演技应该不错。

        

“相比起在下,前辈更应该担心这个问题吧?”

        

王越抬头,对于仰视对手的行径并不排斥。

        

华而不实,不过是糊弄愚钝之人的小把戏。

        

“贫道对自己的眼光一向自信。”

        

“所以,死在我剑下之人并非李傕。”

        

“嘿嘿……那小子滑溜得很,你想杀他没那么容易。”

        

左慈贼笑,仙人形象顿时颇受影响,如果李傕这么短命,就不值得他如此看重了。

        

王越不置可否,扭头看向魁梧青年。

        

“你欲如何?”

        

青年本名【史阿】,曾为王越之徒,后来师徒二人产生分歧,从而渐行渐远。

        

当!

        

史阿忽然放下手中剑,整个人跪倒在地,俯身一拜。

        

“这是授业之恩。”

        

第二拜。

        

“这是养育之恩。”

        

第三拜。

        

“今日起,史阿与王越再无关联。”

        

正当所有人惊叹于两人的关系时,史阿忽然做出一个让所有人始料未及的举动。

        

只见他忽然伸手握住手中剑,对着右臂猛然一挥。

        

嗤……

        

利刃划过血肉,切断骨骼,滴滴鲜血落在地面。

        

狠人!

        

李傕看得冷汗直冒,自身也是武艺高强,却怎么也做不出这种自行断臂的行径。

        

可是站在史阿的角度,这种行为却又合情合理,甚至值得一赞。

        

王越对他有授业之恩,养育之恩,可他却走到了王越的对立面,这是欺师灭祖之举。

        

史阿虽亲手斩下自己的手臂,却硬是咬牙忍住了剧痛,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展现出超乎凡人的毅力。

        

左慈看得连连摇头,剑客还真是一群让人捉摸不透的生物,偏执,冷傲,刚正……但也正因为这份坚定的心,才更让人神往。

        

从古至今,江湖上用剑的游侠都是最多的。

        

“你不必如此,当初救你乃是因为惜才。”

        

王越叹息,心中忽然有些后悔此行。

        

功败垂成不说,还断送了一个徒弟。

        

不过他很快将这个想法抛诸脑后,时光不可逆,他从来就不是瞻前顾后之人。

        

“出剑吧,让我看看你到了何种境界。”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