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人妻雪白丰满的肉体&刺激暴露羞耻调教小说

      

正版在晋江文学城,  千字三分,一章一毛钱,很便宜哒!  他老师慌忙前来,  “你……你给陛下去信了?我不是说先不要行动吗!”

        

扶苏解释道:“阿父不止要请那人当国师,还要举行典礼,祭拜天地,  告知先祖,等阿父回咸阳再劝说,  就来不及了。学生就去找了奉常,  让他不要准备典礼,  再去信给阿父,  看能不能劝他打消念头。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神仙。”

        

“你还让奉常停了典礼?!”

        

淳于越匪夷所思的样子,  也让扶苏困惑了,  “老师,学生做得不对吗?既然那人是骗子,自然不配举行典礼,而等阿父回来,该准备的也准备好了,民力已经消耗了,到时再停,岂不白费力气?”

        

淳于越嘴巴张了张,  似乎想要说什么,  最后之憋出来一句:“你的想法是对的。”

        

“那老师为何……”

        

“但是做法不对啊!你劝说陛下,使他改变想法,  这才是人臣该做的,可你直接越过陛下,将指令改了,  犹如救火投薪,陛下恐怕会勃然大怒!”

        

“学生不怕。”扶苏固执道,“等阿父回来,一切都晚了。该投入的钱财,已经投进去了。”

        

“你……你糊涂啊!陛下明显正是对神女兴致最浓时,谁说话都不好使——唉,事情已成定局,只能祈祷你送去的那封信,能让陛下回心转意。”淳于越说着连自己都不信的话。

        

然而,信没有到始皇帝手里,半路就被劫了。

        

劫它的人并不是项梁,尽管他是原楚国贵族,尽管他在暗地里筹谋着如何反秦复国。 

        

或者,说得明白一点,他去了,但是没有成功。这封皂信,被另一伙人劫走了。

        

一无所得的项梁生着闷气回到了宅子里,一脚踏过门槛时,铺了砖石的地面猛然一震,项梁收腿及时,才稳在了门框前,没有脚下一滑劈叉坐下去。

        

项梁神色一下子就冷了。他往里走几步,便听到里面传来少年们的叫好声。

        

“好!阿籍,你太厉害了!”

        

“我敢打赌,没有人能比阿籍的力气大。”

        

一道带着微喘的声音笑着响起来,“这当然!谁如果举起了我举不起来的东西,我愿意认他当大哥,他叫我往东,我就绝不往西——怎么样,要不要再来一次?”

        

“什么?你不用休息吗!”

        

“起——来!喝哈!好棒!阿籍比那据说从战场上下来的武师傅厉害多了,他都不能像阿籍你一样,把这么大一个石锁举起来。”

        

“能不能走两步?哇,阿籍你怎么做得那么轻松,平时吃什么才有这个力气!”

        

一群少年围着中间一个十三四岁,穿着短打的少年,他有一双罕见的重瞳,两手正将一个石锁举过头顶,胳膊鼓起的肌肉坚实有力。

        

面对小伙伴们的吹捧,重瞳少年嘴角以肉眼可见的弧度咧起,在地上走动,缓慢的步伐看似是因为举着重物,可项梁又怎么会不知道,他这侄子只是在享受同龄人崇拜的目光。

        

——这孩子从小就喜欢万众瞩目的生活。

        

如果国师真的是神仙,并且表示要收徒,哪怕只是收学生,恐怕项籍收拾好包袱就去了  ——还有比跟神仙学本事,以后能够呼风唤雨,腾云驾雾更让天下人注目的事吗?皇位都不及这个吸引人。

        

幸好那是假神仙。

        

项梁:“阿籍。”

        

少年回头,看见项梁表情冷凝地站在圆拱门下,立刻将那三百斤的石锁往地上一扔,又是一波地动,地上的泥块抖了抖。“叔父!”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喊:“项叔!”

        

“项叔好!”

        

喊完之后,瞅着项梁脸色,立刻哄然做鸟兽散,各回各家了。

        

如今才十三岁,还没有取字的少年项籍揉了揉鼻头,摸了一道灰痕在鼻子上,“叔、叔父,你回来啦。”

        

项梁虎着脸:“你刚才在做什么?”

        

“玩、玩儿。”

        

“玩?诗书背了吗?剑术学了吗?你之前跟我说你不喜欢这些,那么,兵法呢,看完一整本了吗?”

        

“没、没有。”

        

项籍就差怂成一团了。被查作业,是大部分偷懒的少年都会害怕的事情。

        

“那你在卖弄什么?你那两把子力气?不好好学习,以后你当大官都会像始皇帝一样,成为天下人笑柄!”

        

项籍眼珠子骨碌碌转,“叔父——”他舔了舔运动过后,有些干燥的唇,转移话题:“你现在回来,是东西已经拿到手了?”

        

“没有。”项梁语气硬邦邦,“被另外一伙人抢了。”

        

“秦?”

        

“反。”

        

项籍懂了,是跟他们一样,对秦朝不满的人。

        

“叔父你应该带上我的。”少年骄傲地说,“我力气大,以一敌百不在话下。”

        

“嗯,阿籍确实勇武。”侄子才刚被夸奖出笑容,项梁就平静地问:“所以,兵书背了多少页了?”

        

项籍垮了肩膀,“知道了,我这就回去背。”

        

叔侄并肩往里走,项籍好奇:“那女人真的有那么厉害,居然连赵政都骗成功了”

        

项梁瞪他,“你想害死全族吗?要称陛下!”

        

项籍撇撇嘴,“所以,他真的被一个女人骗了?”

        

项梁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他还觉得那是神仙——不过,赵……咳,始皇帝陛下素来自傲,觉得没人敢骗他,又痴迷长生,会被蒙骗太正常了。”

        

“之前他只是养了几个方士,现在连国师这个以前没有的职位都弄出来了,这是要举国之力,去供那个国师挥霍?”项籍稍稍侧头,不让叔父看到他眼底的羡慕。

        

——翻手之间就能够使始皇帝允诺和对方平起平坐,荣华富贵唾手可得,骗子当得那么成功,足以史上留名了。

        

项梁摇摇头,“暴秦本就不得民心,如今黔首被更加的剥削,恐怕这天下得不了长久了。”

        

少年项籍挠挠头,很想问,黔首会不会被剥削跟他们有关系吗?作为贵族,叔父昨天不是还涨了田地的租子?

        

得知了信被劫,扶苏万分错愕,“这……”

        

淳于越想到了某个可能,脸色一下子灰白了,“大公子,有人要拿你的信去攻击陛下。”

        

“什么?谁!”

        

“六国余孽。”

        

从六国被灭后,大部分贵族都没有事,被始皇帝放了,导致一些贼心不死想要复国的人藏着心思在暗处,等始皇帝犯错。

        

项梁是一个,张良又是一个。

        

张良是韩国宰相张平的儿子,同时也是劫走了帛书的人。

        

不过,在同村的人眼里,这个张姓男人,就是一个肤白貌美,比不少女人还清秀好看,到现在都没娶老婆,一事无成的文弱书生。见到他从村子外面回来,也只是随口打个招呼:“张生,刚才出去了啊?”

        

张良平静回应了对方,手里稳稳地拿着装帛书的盒子,这村子里的人每天忙活生计都困难,没有人去关心那是什么。

        

为了抢到这个盒子,他做了伪装,花了不少钱去雇佣游侠,而接下来,他还要继续撒钱。

        

……也不知道家财之后还够不够雇佣大力士。但是,始皇帝拜国师,真的是这位帝皇千载难逢出错的机会,他舍不得放弃。

        

想到自己之后的计划,张良情不自禁地露了一个微笑。村子里的年轻小伙瞧着他的脸,没忍住叹了一口气。

        

这么一个赏心悦目的美人,怎么偏偏是个男的呢?

        

那目光如芒在背,显眼到张良想忽视都不行。

        

看来要早出晚归一段时间了。张良想。被人关注着,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他要做的事情绝对不能够暴露出去。

        

很快,村里的小年轻就无瑕去看美人了,他们都被一个消息吸引去了注意——

        

始皇帝要拜一名女子为国师,而扶苏公子不赞同这事,并且拆穿了国师只是个骗子。他们至高无上的君王,似乎看走眼了。

        

“什么?已经拆穿了吗?我听到的传言怎么是扶苏公子还在怀疑?”

        

“我听到的是扶苏公子和陛下争吵,各有各的想法,谁都不服谁。”

        

“反正不管听到什么,陛下被骗子骗了是事实?如果真的是神仙,大公子是他亲儿子,又怎么会故意撒谎说不是呢。”

        

“大公子都特意写信去恳求陛下不要再执迷长生,国师是个骗子的事应该是真的了。”

        

“没想到啊,那么英明神武的陛下,居然也会受骗。”

        

信使的死亡,让始皇帝和扶苏两拨人的追查就此中断,一时半会不会有新的进展,张良也怕有人摸到这儿来,将流言散播出去后,立刻收拾行李,连夜离开村子。

        

那张信帛,经由火盆,渐渐烧成了灰烬。明月如镜,高悬半空,与火焰一同交织在张良面上,光影好似黑白色盛开的花。

        

张良烧完信,又拨了拨火盆里的灰,确定没有遗落碎片后,打水净了手,自言自语:“始皇帝,别人都以为你是被方士迷惑了,我知道,你不是。”

        

“你早就看出了大秦的弊端,秦以军功立国,如今天下已定,底层人民没了向上爬的通道,军队又已赏无可赏,那么多场战争,纵然是一整个天下,也不够分了。他们没有哗变,不过是因为你在。”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