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被很多男人各种肉/玉势太大了好涨

    

大兴城中一处荒废的宅院,赵文一脚踏下,脚下的泥土瞬间塌陷,一条地道出现在眼中。

        

极为悠然的进入地道,最先出现在眼前的,就是通体石砌的地下室,一个个箱子摆在地下室的边缘,打开一个个箱子,将箱中物品全部收入石门之中。

        

至于箱子,对于赵文来说完全没有任何用处,自然是留在原地了。

        

边收箱中的物品赵文甚至在心中暗暗猜测,以后有人自认为找到了宝藏,进入之后却发现全部都是空箱子,会是什么心情。

        

一路前行,不时向前拍一下,无论是机关还是石墙,通通粉碎,将所有的金银珠宝和兵器铠甲全部收起来后,这才来到一个石桌前。

        

机关什么的,看过时间太久,赵文当初看书的时候也不可能想到他还会穿越,自然没有记过。

        

不过不知道机关并不意味着他无法将里边的物品拿出来。

        

一掌拍下,石桌顿时化为粉末,就连原本的铜罐也直接碎开,一道阴森的气息瞬间从破开这铜罐之中传开,整个地下室的温度都仿佛一下子降了几十度。

        

精神之中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应到,下方一阵阵极为阴暗的波动。

        

收敛全身所有的内力,原本被内力掩盖的身体气息顿时扩散开来,两指捻起一颗珠子,纯用身体的力量,一掌向着珠子拍了过去。

        

赵文当然不会将邪帝舍利拍碎,手掌只是拍到珠子的上方就停了下来。

        

但以赵文现在的身体强度,气血之强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只是平日里被内力的气息所掩盖,不仔细的话无法察觉,但现在完全使用身体的气息拍出一掌,就算没有拍实,掌风所过,珠子之中依然依然响起一阵惨叫哀嚎。

        

阴森的气息瞬间消散,原本黑色的珠子已经变成了亮白色,抬手看了看,极为随意的收了起来。

        

就是活人的内力精气赵文现在都不想吸收,更不用说是死人的了。

        

北冥神功修炼到现在的程度,除非是吸收的数量实在太过巨大,要不然吸人内力还不如赵文自己修炼速度快。

        

不过这东西虽然对自己没有任何用处,但却可以用来培养锦衣卫,而且收走了里边的金银珠宝和武器铠甲,一颗还算是罕见的珠子他自然不会留下。

        

就在赵文将邪帝舍利拿出之时,大兴城一处寺庙中,一个老和尚脸色瞬间一变,人影一闪就消失不见。

        

赵文顺着原路重新回到废弃的宅院中,看了看脚下已经坍塌的地道,这可不是正常的进入方式,只是他的灵觉太强,才能够从地底下找出一个能够进入的位置。

        

如果留下这个入口,要不了多长时间,恐怕杨公宝库出世的消息就会传遍天下,虽然对于赵文来说不会有影响,但却绝对会少几分乐趣。

        

一把抓出,一些废弃的土石就被掩盖在通道入口,仔细看了看,一眼看去应该无法发现,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不远处一个屋顶上一脸急切的一个老和尚,轻轻一笑之后,身影这才不急不缓的向着皇宫方向飘去。

        

对方气息极为混乱,但偏偏实力却高的出奇,都能够与爆发的了空相比,这样的和尚就赵文所知,整个大唐双龙传的世界只有一个石之轩。

        

如果是脑子正常的石之轩,绝对是一个顶级人才,带回大秦都能够当丞相了,但脑子混乱的石之轩,赵文却没有丝毫兴趣。

        

而在远处的石之轩看着从下方飘然飞出的年轻身影,灵觉之中仿佛看到一个烈日从下方升起,周围的能量粒子不断向着这团烈日挤了过去,想要融入其中。

        

气息之强大,已经超出他平生所见任何人。

        

没有在想为什么邪帝舍利出现之后又瞬间消失,全身功力猛的爆发,如同一道流星划过天际一般,向着城外拼命逃去。

        

在这一刻原本混乱的精神完全统一,已经爆发出顶级大宗师实力的石之轩几个闪动,已经飞出城墙,连方向都没有看,就向前方直直冲去。

        

身影在大隋皇宫上方飘过,仔细看着下方的皇城,一座座宫殿和花园被一条条通道连接在一起,让整个皇城看起来辉煌而又大气。

        

无论是大秦皇宫还是楚王宫,在赵文看来,都远不如这座皇城。

        

一个个铠甲明亮的执金吾守卫在皇城各处,加起来数量足足有上千之人,这一点赵文就更没办法比了。

        

楚王宫外城由百十个黑冰台亲卫轮换守卫,内部则是由从大明带来的东厂太监保护,但因为最近事情太多,楚王宫中剩下的东厂太监加起来都不到十个,守卫巨大的楚王宫,完全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也就是这些太监全部修炼有辟邪剑法,速度极快,加上如今的楚地也没什么势力找赵文的麻烦,要不然不到十个人别说是守卫整个皇宫了,就是几人宫殿恐怕都守卫不过来。

        

一处警戒最为严密的宫殿之中,歌舞声不断,一个明显酒色过度的中年在几个美女的侍候下,脸带笑意看向下方的歌舞,只是眼神之中不时闪过的悲意,却让赵文看出,对方绝对没有他现在表现出来的这么开心。

        

“陛下倒是好兴致!”

        

杨厂抬手制止了惊叫的几个女人,看向赵文一脸镇静的问道:“你是来杀朕的?”

        

“别说你也算是一代明主,就算你是昏君又与我何关!”

        

看向眼前的中年,想起大秦的始皇帝,历史上最喜欢修建大工程的两个皇帝自己也算是见全了。

        

也就是将一个皇帝从世界带走需要花费的代价太大,要不然赵文都想要试试,将这位与始皇帝放在一起,大秦会多出多少名传后代的工程出来。

        

“朕这皇宫可不好进,莫非你只是进来看看!”杨广脸上也同样带出笑意,有趣的看向赵文,对方实力之强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但却又对自己没有恶意,这样的强者,自己并不是没有机会借用一下对方的力量。

        

“我还真只是过来的看看你,顺便与你完全一个交易!”

        

轻步向前,看向前方案几上的食物与大楚王宫之中的并没有太多区别,显然,隋代相比秦代的饮食并没有太大的提升。

        

“在来之前,我可是已经帮了你一个大忙!”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