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张开尿口让男人戳/被调教成大松货

        

那俨然首领模样的贼人脸色一黑,怒道:“我们都被那丫头给耍了!”

        

那首领也不是笨人,稍微想想也能想通此中关节,李梅儿不过使了一个调虎离山,就让他们这么多人白忙活了半天。

        

“老大,我们抓了那丫头的丫鬟,应该能引她出来!”那个守竹林入口的杀手神色阴狠道。

        

首领这会儿也很想赶紧抓出那丫头, 先折磨一顿以泻心头之恨,便眯着眼问道:“人呢,立即带过来。”

        

“在禅房那里,和另外几个丫鬟关在一起,我马上把人带过来。”另一个守竹林入口的杀手立即说道。

        

等他走后,有首领身边的贼人皱眉与他说道:“老大,竹林起了这么大火,寺内的僧人恐怕很快就会过来了。”

        

那首领只是冷笑一声, 森然道:“怕什么,不过就是一群秃驴,至多也就会些拳脚功夫,能拿咱们弟兄怎么样。”

        

说完,他目光又扫向火势越来越大的竹林,对手下吩咐道:“去,把让火势更大一些,这竹林正好是个天然屏障,只要这火不灭,那些人就过不来。”

        

众贼人一听,立刻拍手叫好,纷纷拍马屁,“还是老大您足智多谋,咱们现在可是天时地利人和样样都齐全了。”

        

那首领脸上闪过一丝得意,森森笑道:“宋家能人还真是不少,能堵住了上山的道路,这般就是寺里的人想向官府求援,那些官兵一时半会儿也上不了山。”

        

另一个贼人又忍不住问道:“那后山那条路, 他们会不会知晓,我看寺里的和尚应该是知道那条路的。

        

首领冷哼一声,道:“不然我叫老九老十守在那里做什么,山上的和尚知道,山下的人又不知道,就算有人知道从那里上来,可那山道狭窄崎岖,一次只能够一个人通行,就算有人能上来,咱们的人也能立马干掉他们!”

        

其他贼人们立即又纷纷拍马屁,“老大实在是英明!”

        

几人说话这会儿,杀手已经带着包子回来了,且他带回来的不只有包子,还有陆知微。

        

陆知微可比手脚都绑了绳子的包子自由多了,他身上的衣服虽然有些褶皱,但却并不脏乱,只是头上的帷帽不知为何不见了,露出了真实模样, 那张脸微微肿胀着, 透着紫红的颜色, 五官因为皮肤的肿胀而被挤压的有些变形, 完全看不出原先的秀美,下颚到脖颈这一片更是有三道深深的伤痕,那伤口有些溃烂,里头似乎还有黄色的脓水。

        

首领厌恶的看了陆知微一眼,眼中露出嫌弃之色,有些不耐烦地问那杀手,“你把她带来做什么?”

        

看着就倒胃口。要不是宋家那边早就有了吩咐,他可真懒得应付这种大小姐。

        

陆知微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轻颤了一下,脑袋深深埋进颈窝中,似是想将整张脸都藏起来。

        

那杀手有些无奈,立即回道:“老大,陆姑娘说她有法子让那丫头自投罗网,我这才把她带过来的。”

        

“哦?”首领的眼睛微微眯起,又看向陆知微,问道:“你有什么法子,说来听听?”

        

陆知微低着头,似是斟酌了一下言语,才哑着嗓子说道:“那李梅儿的家人今日也同她一起来了潭拓寺,若是你能抓到她们,李梅儿肯定会自己送上门。”

        

那首领听罢,冷哼一声道:“不用那么麻烦,那丫头的丫鬟不是在我们手里吗,我先用这丫鬟试试就行。”

        

“区区一个丫鬟,李梅儿不一定会把她的性命当回事。”陆知微以自己的思维去猜度李梅儿,觉得她不会为了一个丫鬟将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那要试过才知道。”首领冷笑着,“毕竟小姑娘总是心肠比较软的。”

        

不过他刚说完这话,却是一顿,瞄了眼面前的陆知微,心中又补了一句:不过你这丑丫头例外,容貌吓人也就算了,心肠也黑的厉害。

        

首领让人拎来冷水,将昏迷的包子浇醒。

        

包子被水呛到,剧烈咳嗽着醒来,然后眼神惊惧地看着周围一群凶神恶煞的大汉。

        

她的嘴唇颤抖着,身子也抖如筛糠,昏迷之前的记忆已经回笼,也猜到了面前这些大汉是什么人。

        

首领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像是小鸡仔一样的将包子从地上拎起来,然后达到架在他脖子上,威吓道:“叫!越大声越好!让你的主子来救你!”

        

包子自然知道这些人想要做什么,也知道他们的目标是自家姑娘,所以她即使怕得要死,也依旧咬紧牙关一声都没有吭。

        

“倒是个忠心硬气的丫鬟。”那首领没想到包子这么有种,刀都架脖子上了也不屈服。

        

“看来是要见点血了。”首领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人,手上的人命也不少,他将刀锋又逼近了包子的脖颈几分,鲜血顿时从白皙的皮肤上渗了出来,快速连成血线往下滴落。

        

刀锋很快,割破皮肤的一瞬间,包子都未感到疼痛,等痛感传到大脑的时候,她的眼泪就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疼的,可她仍旧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就那样无声的哭泣着。

        

首领皱了眉头,正要开口说什么,站在他们对面的陆知微已是用阴冷的声音说道:“你就这点不痛不痒的手段吗,这样怎么让她害怕,你划花她的脸,一刀一刀的慢慢划,我保证她肯定叫得很好听。”

        

说完她就大笑了起来,似是想到了那个场景,笑容越来越畅快,听得在场的人都是毛骨悚然。

        

首领厌恶地皱了皱眉,他虽自认是一个恶人,却也厌恶陆知微这等心思歹毒的女子,这还是世家贵女呢,也不知道家里人是怎么教的。

        

他心中虽厌恶,但也不得不承认,陆知微这个法子不错,毕竟只要是女人,都一定十分在意自己的容貌,哪个女子会不怕毁容呢。

        

这般想着,他手上的刀已经贴近了包子的脸颊。

        

包子原本已是十分苍白的脸色更是白了几分,眼神中也满是惊恐与绝望。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