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的手指在里面转动嗯写作业/小雪的13又嫩又紧又多水书架

“呼!”

        

华灯初上,又是一个黑夜的来临,而且今晚忽然风云变色。

        

在八点左右时,明江飘起了牛毛一般的细雨,不大却足够覆盖整个明江角落。

        

一丝丝彻入骨子的寒意,让措手不及的明江人们急速加衣。

        

也就在当天晚上,张东旗和汪清舞等人附近都出现大火。

        

这些大火,不仅抽调着大批明江战兵力量,还让汪清舞和郑俊卿他们绷紧神经。

        

很多人都觉得这是天下商会和沈七夜的报复。

        

汪家、郑家和朱家等宅子全都多了不少护卫和精锐。

        

明江的出入口和城墙,更是布满了三千战兵,摆出随时死战到底的态势。

        

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时候,十几辆车子出现在公孙倩的别墅。

        

临近十一点,四周的车子几乎同时推开车门。

        

六十号黑衣人训练有素动作。

        

十五人散开,扼守各个出入口。

        

三十五人戴着口罩抵达公孙倩别墅墙根。

        

他们第一时间破坏别墅监控。

        

清冷的雨水打在他们脸上,他们却没有半点寒意。

        

这些人身着黑色夜行衣,连武器都用黑布包裹着,生怕反射出一点光亮惹人注意。

        

领队者是一个身材娇小的人。

        

虽然她已经尽量用裹胸将身体紧紧缠住,可是还是不难发现此人乃是一名女子。

        

那名女子侧耳倾听,确定周围没有任何异常声音,就向同伙们打出早就约定好的手势。

        

随后她就率先如灵猫似的翻墙而入。

        

身边的几十号人立马从两侧分散开来向前移动,继而先后上墙无声无息跃入。

        

从他们动作麻利在草地上行走,却只发出轻微声音上来看,这群夜行者都是受过严格训练出来的高手。

        

他们懂得怎样行进掩护才可以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偷袭得手。

        

片刻之后,他们杀掉两条藏獒后,贴近花园的主建筑。

        

在即将攻门的前一刻,娇小女人回头对手下低喝一声:

        

“记住了,别墅有四名佣人,六名护卫,以及公孙倩。”

        

“佣人和护卫住在一楼,公孙倩住在二楼。”

        

“咱们最快速度拿下她们,特别是公孙倩,绝对不能人她跑了。”

        

“公孙倩要活口!”

        

“拿下公孙倩后,就给公孙倩注射药物,让她给汪清舞等人打电话。”

        

“利用公孙倩的亲密关系,再打着私隐话题的幌子,把汪清舞等人一个个引诱过来。”

        

“天亮之前把他们全部杀掉。”

        

“这就是夏参长大人的抽丝杀人计划!”

        

“今晚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谁敢搞砸了,我铁木飞叶绝饶不了他。

        

        

女人很是霸气很是冷冽,有着不可冒犯的态势。

        

一众同伴齐齐点头:“明白!”

        

他们都看得出今晚行动的重要性。

        

今晚这一战,不仅是夏参长亲自部署,还由铁木飞叶统率他们。

        

铁木飞叶可是铁木金的三花之一。

        

娃娃当初在机场被叶凡一招毙掉后,铁木金对剩下的两朵金花更加宠溺。

        

如不是极其重要的任务,铁木金是不会舍得让铁木飞叶出战的。

        

铁木飞叶很是满意众人反应。

        

随后,她俏脸一沉喝道:“动手!”

        

三十四名同伴瞬间动作。

        

一批人守护门窗不让公孙倩漏网。

        

一批人踹开大门直奔二楼。

        

一批人紧随其后向一楼的佣人和护卫冲过去。

        

“哐当!”

        

几乎是他们刚刚冲入大厅,就听到大门口一声巨响。

        

虚掩的铁门重重关闭。

        

花园和主建筑的大灯全部打开。

        

一束束灯光倾泻了下来。

        

整个别墅亮如白昼。

        

“不好,有埋伏,小心!”

        

铁木飞叶见状脸色巨变,对着前方同伴吼出一声。

        

接着她还第一时间抬起枪械指向了前方。

        

其余同伴也是本能的闪过一丝惊慌,但他们终究是训练有素的精英。

        

因此很快就反应过来形成一个圈,并抬起了手里的武器。

        

刀枪林立。

        

“想不到你们还真来打我公孙倩的主意了。”

        

“叶少还真是英明神武。”

        

就在这时,奢华的二楼旋转楼梯缓缓出现几个人影。

        

盘着头发的公孙倩笑容慵懒走了下来,她的手里还牵着一个扎辫子的小丫头。

        

小丫头眼睛大大的,滴溜溜乱转,脸蛋也非常精致。

        

只是她手里提着的锤子,却给人一股说不出的寒意。

        

特别是她眸子盯着人看的光芒,好像是猎人看到猎物一样。

        

与此同时,花园也闪现出十几名身穿灰衣的男女,堵住夏氏精锐一伙人。

        

看到公孙倩有所防备,铁木飞叶脸色一冷:“你知道我们会来?”

        

“我们不知道,但叶少知道。”

        

公孙倩的俏脸浅浅一笑,眸子有着对叶凡的炽热和崇拜:

        

“不,准确的说,我是他特意留给你们的破绽。”

        

“他说,字画要留白,设局同样需要留缺口。”

        

“叶少担心你们找不到明江缺口,不管不顾对汪清舞他们袭击。”

        

“那会给他们带去巨大危险和压力,也会让他们时刻绷紧神经。”

        

“这不好,会让明江混乱,也不利于战局的解决。”

        

公孙倩声音轻柔:“于是他就安排了我这个缺口引诱你们上钩!”

        

铁木飞叶嘴角牵动不已:“你这个缺口?”

        

“难道不是吗?”

        

公孙倩拍拍蠢蠢欲动的小丫头脑袋,示意她不要急不可耐:

        

“如果我不是你们最小代价拿下明江的缺口,你们今晚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为了让你们最快速度注意到我,我不仅砸了几千万推广峰胸产品,还接收了几个国际采访。”

        

“当你着手买峰胸产品的时候,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

        

“当你抹上峰胸药膏的时候,太平洋彼岸的海鸥振翅掠过城市上方。”

        

“当你惊喜发现茁壮成长的时候,北极圈的夜晚正散漫着五彩斑斓。”

        

“是不是很熟悉?”

        

“期间汪清舞和袁无盐她们还跟我来往几次。”

        

“你们这么关注明江局势,我又怎么大动作,你们想要不注意我这个人都不行。”

        

“一旦注意我了,就会起底我的过去,也就会发现我对汪清舞他们的重要。”

        

“如此一来,你们肯定会对我这个所谓的商人下手。”

        

“确定你们把我当缺口后,我要做的就是守株待兔了。”

        

“你们一来,不仅可以化解汪清舞他们的潜在危机,还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把你们拿下,应该也可以抽丝一样,把你们藏在明江的人,一个接一个引诱出来杀掉。”

        

说话之间,公孙倩还一挺胸膛,让人感受压迫和窒息感。

        

公孙倩这一番话,不仅让全场众人呼吸一滞,也让铁木飞叶脸色难看起来。

        

她怎么都没想到,今晚的行动不仅早被人家算中,还是人家特意设局。

        

这叶少未免太可怕太妖孽了。

        

不过铁木飞叶扫视四周一眼,看着没几个高手保护的公孙倩,还是狞笑一声:

        

“这个叶少,就是叶阿牛吧?”

        

“不愧是把铁木无月打趴还收服的人,够魄力够目光够算计。”

        

她拔出一刀:“只可惜他千算万算还是漏算了一点。”

        

公孙倩浅浅一笑:“算漏了什么?”

        

铁木飞叶狂笑一声:

        

“那就是低估了我铁木飞叶的实力。”

        

“你这几个护卫和保镖,是挡不住我铁木飞叶的。”

        

“动手!”

        

说完之后,她一拍地面,弹射而去,像是利箭一样扑向公孙箭。

        

一众手下也都怒吼着跃起,要在公孙倩的援兵到来之前,把公孙护卫干掉拿下公孙倩。

        

“嗖!”

        

也就在这时,只见人影一闪,接着一道红光闪起。

        

一把锤子敲在铁木飞叶的脑袋上。

        

“砰!”

        

一声巨响,铁木飞叶从高处重重摔在地上。

        

满头是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