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粗太硬太深了不要了&高冷男神H肉

     

“妈个巴子的,找死啊?”开车的司机咒骂起来。

        

如果他晚踩刹车一秒钟,就把前面突然出现的人给撞飞了,他的后背也冒冷汗了,现在看着车子停下来,立刻就探出头去,大骂起来。

        

“老板,老板,我被抢了,求求给我个路费吧!”车头前面的人说道。

        

已经是秋天了,这芬河因为地理位置靠北,所以就更冷了,但是,对面的这个人,只穿着一个二股筋背心,下面是条内裤,寒风吹来,他在瑟瑟发抖。

        

“被抢了,找警察去,找我们有什么用,我们又不是…”

        

司机的话还没有说完,秦涛的声音响起了:“好面熟啊,等等,这是那个西装男?”

        

虽然赵玲只见过这个人一面,也已经认出来了,同样很好奇:“是啊,这个人怎么成这样了?”

        

在车站上,西装男虽然背着一个大编织袋,但是依旧是意气风发,手里拎着大哥大,身边跟着波浪卷,看上去那叫一个潇洒,现在呢?连西装都被扒了,只剩下背心内裤了?

        

听到两人的话,背心男跑到了车子侧面,看到秦涛之后,噗通一下就跪到车门外面了。

        

“老板,求求你,给我个路费吧!”

        

“咋回事?”秦涛很好奇。

        

“该死的婊子,贱货!”背心男又愤怒起来了:“那个女人,原来从上火车就盯着我了,一路跟着我,就是为了摸我的底细,到了芬河之后,突然出现了几个男的,把我带来的一切东西都给抢了,就连回家的路费都没给我留。”

        

“你怎么不报警?”秦涛很意外。

        

“我,我,我…唉,女人没一个好东西,我是在旅馆被几个男的给堵住的,其中还有人拍了照片,我要是报警,他们就告我乱搞男女关系,我还得进去。”

        

“喂,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女人没一个好东西?”赵玲不干了,你骂别人我不管,你不能骂整个女性群体啊。

        

“我错了,我错了,你们可怜可怜我,给我个路费吧!你们给我留个地址,等我回去了,就把钱给你们汇过来。”

        

秦涛叹了一口气:“既然咱们这么有缘分,我就帮你一次,以后可得记住,做人一定要低调。”

        

“是,是。”背心男接过来了秦涛的钱,点头哈腰。

        

“不行,得让他还,来,这是地址。”赵玲飞快地写了一张纸条。

        

看着那个地址,背心男有些惊讶:“你们是造船厂的?”

        

“对,明州造船厂。”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还的。”

        

车子开走了,赵玲又向后看了一眼在风中发抖的那个男人:“哼,自作孽,你们男人,才没有一个好东西呢。”

        

秦涛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是啊,男人还真是没一个好东西,动不动就占女孩子的便宜。”

        

赵玲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化,然后又恢复了过来。

        

“我们还是说点正事吧,那八架图-104,你打算怎么处理?”

        

“当然是卖给海军航空兵了。”秦涛说道:“一架象征性的卖二十万,八架连同配件,卖上两百万,应该不算多吧?”

        

二十万能买什么?也就是一辆桑塔纳轿车而已,这可是飞机!其实,就算是那些飞机都不能飞,只是弄回来拆零件,那也值二十万。

        

赵玲点点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直接去公主坟吧。”

        

“我倒是想去,不认识他们啊!还是先回去,然后通过张舰长他们…”

        

“不用了,咱们直接过去。”

        

“啥?”

        

“我认识人。”

        

秦涛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赵玲:“你该不会是住公主坟灰楼长大的吧?”

        

“为什么不会?”

        

……

        

公主坟,某大院。

        

经过门卫的盘查,汽车开了进来,赵玲对这里非常的熟悉,一路过来,不停地给秦涛介绍。

        

“那边的大烟囱,是冬天烧锅炉的地方,我小时候曾经爬上去掏鸟窝。”赵玲说起来一脸自豪,又指了指远处的一座红楼:“你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吗?”

        

“大院里面的医院。”

        

“咦,你怎么知道的?”赵玲很好奇。

        

“那上面不是有白色的十字标志吗?我又不傻。”

        

赵玲释然,车子开动过一个大斜坡,她又神秘地说道:“你知道这个斜坡上面是什么吗?”

        

“特供仓库。”

        

“哦?你怎么知道的?”赵玲很惊讶,那外面可没有牌子啊!

        

“我闻到的啊。有桂花村的月饼,有大黄油的饼干,有柴沟堡的熏肉,嗯,还有BJ烤鸭!”

        

“这都能闻到,你的鼻子比…”

        

前面开车的司机都笑了。

        

当然是逗你玩的了,这里咱又不是没来过,除了BJ烤鸭之外,其他的都是秦涛随口编的。虽然这个世界的自己没来过,但是毕竟这些建筑布置又不会变。

        

车子开动到了黄楼的外面,找了个停车位停下,秦涛和赵玲两人走着进去,这里查得更严了,登记了身份,还和里面打了电话,然后才放两人进去。

        

黄楼有一个主楼和两个偏楼,秦涛和赵玲就在偏楼的一个小小的接待室里面暂时等待,十几分钟之后,门口就传来了脚步声。

        

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人还没有出现,声音就跟着进来了:“小玲,你回来了也不提前通知一声,今晚让你妈给包饺子。你带来的那个小伙子,也让你妈给把把关。”

        

“爸,你说什么呢?”赵玲一下子着急了:“这里是办公场所,我们是来谈公事的。”

        

秦涛看清楚了那个人的外貌,顿时就是一愣,武胜利?前世的老熟人啊!只不过,您女儿怎么姓赵?

        

这一路上,秦涛都在脑子里想着灰楼里面住着的那些人,谁是姓赵的,想了十几个,年龄也对不上,难怪对不上,人家老爹姓武啊!估计是随妈姓吧。

        

武胜利也看向了秦涛:“小伙子,我听说过你,前段时间为海军弄来了一批尾流自导鱼雷,是我们海军的大功臣啊!”

        

“爸,鱼雷都已经是老黄历了,现在,秦工又给咱们海军带来了一批好东西。”

        

武胜利脸上的表情也郑重起来了:“什么好东西?”

        

“八架图104,连同一些配件。”秦涛说道:“一共两百万,海军需要派一些机务人员和飞行员,过去把飞机修好了然后飞过来,航路什么的,也需要你们去协调。”

        

“八架图104?”武胜利一阵的惊讶:“你们怎么弄到的?”

        

“用菠萝罐头换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