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鞭打sm抽打花蒂_高H纯肉辣文太监

        

离开萨克拉门托不久,重回荒野,李察单人4马很快来到了曾经爆发过战斗的地方,这里除了几匹马的森森骨骸,其他的血肉早已经被群狼吞噬殆尽。

        

李察的座骑在这里嗅到了浓重死亡的味道,这是一种动物的直觉,马匹不安的嘶鸣着,急迫的想要离开。

        

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后,远处的灌木丛中出现急速奔跑而来的狼群身影,头狼“一只耳”赫然身在其中。

        

此时的坐骑再也忍耐不住,撒开四蹄便奔跑起来,李察只是做了一个向前挥动的手势,头狼“一只耳”便明白了“跟上”的意图,带着逐渐聚集过来的狼群紧跟在后。

        

北美野狼的速度肯定追不上快马,但是耐力极其惊人,能够不眠不休的匀速奔跑7~8个小时,在追逐中将大型北美麋鹿之类的猎物累瘫。

        

李察有意控制着座骑的速度,仅用了5个多小时便抵达了玫瑰庄园,其后没多大功夫,大股狼群便循迹而至。

        

野外生存的本能告诉狼群,要远离危险的人类。

        

聪明的头狼“一只耳”率领着狼群隐蔽在4周,并没有试图进入玫瑰庄园,野兽直觉告诉它,在那里野狼并不受欢迎。

        

在玫瑰庄园休息了两个多小时,给座骑和驮马喂食些黑豆和几个鸡蛋,大量清水,帮助马匹快速恢复体力。

        

休息期间

        

李察独自离开玫瑰庄园来到荒野,头狼“一只耳”主动迎了上来,它欢快的摇动尾巴讨好主人,主动把脑袋伸过来让李察抚摸,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看起来,就像一只乖顺的家犬。

        

附近很多的野狼出没,看着头狼“一只耳”在李察身边嬉戏,夹着尾巴欢快的叫着,充满野性的目光中,不禁露出一丝丝迷惘。

        

毕竟是野性难驯的成年野狼,这些野狼并没有追随头狼的脚步,而是保持安全距离,用警惕的目光审视着李察,很快又消失在灌木丛中。

        

没过多久

        

早先驯服的1号和2号野狼一前一后的跑过来,远远地便夹着尾巴欢快嚎叫,一副恭顺狗子的模样。

        

若非见到这些野狼对待猎物的凶残血腥,真的要被这些小机灵鬼给蒙骗了。

        

头狼“一只耳”霸占在李察身侧的位置,另外两头野狼只要想靠近,它便露出锋利的獠牙,发出威胁性低吼声,不允许这两头野狼分享主人的荣宠。

        

李察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神情有些好笑的挠着头狼“一只耳”厚厚的毛发,春日温暖的阳光晒在身上,让人舒服的想要睡上一觉。

        

恰在此时

        

远处荒原中传来野狼嚎叫声,头狼“一只耳”唰的一下便站起了身来,侧耳倾听,很快便焦急地嚎叫起来。

        

“有熊……”

        

李察从头狼“一只耳”的嚎叫声中,能够清晰的听懂它的含义,当下心中一喜,有心想拿这头熊做个试验,便拍了拍头狼“一只耳”的脑袋说道;“去,把熊赶过来。”

        

他说着做了个手势,头狼“一只耳”很容易便领会到,立马便窜了出去,带着野狼群很快消失在远处的灌木丛中。

        

没过多久

        

在一片高高低低的狼嚎声中,一大两小三头北美棕熊在狼群的追赶下,慌不择路的向着李察的方向跑过来。

        

跑在前面的是体重300余磅的母棕熊,它不时的折返回去,保护后面两头约有一岁多的小熊,避免被凶狠的野狼扑倒。

        

这倒霉的棕熊一家三口子刚刚从长时间的冬眠中苏醒不久,饥肠辘辘的四处寻找食物,谁知道迎头撞进了远道迁徙而来的野狼群中,真可谓流年不利。

        

能够看出来,一整个冬天的冬眠过去,这头成年母棕熊体型消瘦很多,原本应该有400磅左右,现在瘦了一大圈。

        

但棕熊毕竟是大型猛兽,狂暴状态下的母棕熊边战边退,群狼也不敢直面其缨,只是抽冷子在母棕熊屁股和腿上下黑口,咬的母棕熊直叫唤,愈发显得狂暴。

        

野狼咬一口就溜,丝毫也不敢停留。

        

狂暴中的母棕熊臂力惊人,若野狼被一爪子呼到,立马就被击飞好几米远,身上留下深深的血痕,哀嚎着远远躲了开去。

        

可簇拥过来的野狼太多了,母棕熊顾得了前,顾不了后,没一会儿屁股和腿上已经被咬得到处都是伤口,鲜血淋漓。

        

母棕熊带着两只幼崽一路冲了过来,在距离李察约150多米远的地方看到大树,立马保护着两只幼崽上树,它自己紧跟着也爬了上去。

        

这样一来

        

野狼群可就没办法了,只能围在树下疯狂的嚎叫,不时的用力高高窜起,徒劳的做无用功。

        

李察此时不着急上前,这些野狼都是没有驯熟的真正野兽,野性十足,哪怕有着头狼的弹压,在围攻猎物时贸然上前也会被攻击。

        

等了约有半个多小时,直到大树下的野狼群度过了最初的狂躁,眼见着拿母棕熊一家三口没办法,百无聊赖的在大树下徘徊。

        

李察这才吹了个响亮的口号,同时对头狼“一只耳”做了个撤退的手势,头狼“一只耳”站起身来威武霸气的嚎叫一声,扭头向着荒原深处行去。

        

其他的野狼一个接一个的跟上,虽然有些野狼依然不甘心的徘徊嚎叫,但是看着狼群远去,也不得不摇摇尾巴离开了。

        

李察这才大步的来到了树下,他看见母棕熊爬在大树五六米高的地方,屁股上和腿上到处是伤口,血迹染红了棕灰色毛发。

        

母棕熊看到有人类来到树下,张开大嘴露出獠牙,发出威胁性的低吼声。

        

然而在母棕熊看不到的视野中,一条若有若无的触手正搭在母棕熊的脑袋上,令这其烦躁的转动下脑袋,便轻易甩开了。

        

再搭上,再次被轻易的甩开……

        

连续努力了好几次,震慑的效果似乎对母棕熊完全不起作用,反而彻底激怒了它,开始动作笨拙的向树下爬来。

        

李察只能遗憾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是震慑鸟兽异能尚在初级阶段,无法慑服中大型猛兽,于是便将目标放在两只棕熊幼崽身上。

        

这两只棕熊幼崽中,有一只毛色竟然是罕见的金色,李察努力的控制无形触手,3秒,5秒,8秒,10秒,12秒最多达到了15秒,终于和这只金色熊崽建立了亲密联系。

        

成功了!

        

李察心中大喜过望,看着母棕熊已经向下笨拙的挪动了两米,于是毫不犹豫的掏出左轮火枪,对准其后背“啪啪啪……”连开三枪。

        

近在咫尺的子弹深深的嵌入母棕熊后背之中,令其从树上“咣当”一下摔下来,震的草地仿若抖了一下。

        

中枪以后,皮糙肉厚的母棕熊痛苦的大声嚎叫起来,一咕噜竟然翻身爬了起来,上身直立的向着李察猛扑而来。

        

李察虽然退后了10多步,但母棕熊受伤之后野性大发,直立扑过来的势头非常猛,露出了胸前半月形的浅色毛发。

        

就是现在

        

“啪啪啪……”三声清脆的枪声响过,升腾起青色硝烟,李察身形宛若鬼魅一般的侧步滑开,转向了某棕熊的左侧方向。

        

连续遭受致命打击的某棕熊仿若喝醉酒的一般,前扑的脚步也变得踉跄起来,刚刚勉强转过身来,便“轰隆”一下仆倒在地,抽搐着动不了。

        

不得不说母棕熊的生命力实在顽强,李察打这种树上的靶子非常准,前后6发子弹全都击中要害,母棕熊从树上重重摔下来,依然能够爬起身来发起致命攻击。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李察此刻持刀在手,并没有上前,他努力的在使用无形的触手契约树上另一只小熊,直到17 、18秒钟之后,他感觉到自己脑袋太阳穴处一跳一跳的痛,有一种强烈的眩晕空虚感,这才把最后一头棕熊幼崽慑服成功,建立了牢固的亲密关系。

        

看样子,这就是当前极限了。

        

一岁多的小棕熊虽然只有七八十磅的样子,但实力并不弱,尤其是两只前爪非常有力,造成的伤害不小,一头强壮的野狼可无法放翻这么大的熊崽子。

        

往往要三四头野狼一拥而上,这才有可能杀死熊崽子。

        

因此,李察使用慑服异能相当吃力,若是再大一点,几乎就没有成功的可能。

        

就像这头母棕熊,只要大脑袋摇一下,便能够摆脱无形触手的纠缠。

        

好在终于慑服了这两头棕熊崽子,大有收获。

        

这两头熊崽子一个毛色是稀少的金色,一个是灰棕色,李察分别唤它们为“阿金”和“阿辉”,两只都是公熊。

        

雄性北美棕熊体型庞大,成年后体重可以达到上千磅,在荒野中就是无敌的存在,位于食物链的顶端。

        

办完事之后

        

李察带着两只熊崽子迅速离开,将母棕熊的尸体留在原处,熊胆和熊掌也不要了,自然会有“一只耳”率领的野狼群负责收拾残局,清理的干干净净。

        

这就算是给野狼群的开胃小菜吧,这么大的一头北美棕熊,近70头野狼能喂饱大半。

        

玫瑰庄园距离圣弗朗西斯科只有35公里远,这一片荒野,今后就是“一只耳”狼群的天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