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舞麟许小言乳喷/把她带到密室调教性奴

        

而秦昊是心学圣人,是他的老师。

        

秦昊开口道:“土地,是农民的命!除了极少数好吃懒做的人,没有农民会把土地主动卖给门阀地主!”

        

诸葛云皱眉:“农民不主动卖,难道门阀巧取豪夺?”

        

秦昊解释道:“农民最怕灾年!”

        

“一旦天灾,无论是干旱、洪涝、虫灾…粮食一旦欠收,朝廷的赋税,可一文钱都不会少!”

        

“农民怎么办?”

        

“他们只能去找地主借粮借钱,来交赋税。”

        

“地主可不是善男信女,会把钱白白借给农民。”

        

“他们会放高利贷,一般是九出十三归。”

        

“借十两银子,只能拿到九两,到期就要还十三两。还要拿农田抵押!” 

        

“到时候还不上怎么办?”

        

“农田就归了地主。”

        

“农民失去土地,一无所有,只能当地主的佃户,被地主剥削压迫,永世不得翻身!”

        

诸葛云听得毛骨悚然。

        

这些血淋淋的现实,他读的圣贤书上自然是不会写的。

        

经过秦昊的一番解释,诸葛云也明白过来。

        

为什么佃户就算手里有银子,也不会买农田。

        

一是,这些农田本来是门阀的,他们怕门阀报复。

        

二是,就算他们买回来农田。

        

门阀也有许多的办法,将耕地从佃户手中重新抢回来。

        

放高利贷,只是最常见的一种。

        

除此之外,还有许许多多见不得光的肮脏手段。

        

也就是说。

        

皇上把田地卖给佃户,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门阀土地兼并的问题。

        

这么做,只会让门阀将土地兼并重来一次。

        

农民们受过的剥削和屈辱,也会再次重演。

        

诸葛云眉头紧皱,低声道:“皇上,那您准备怎么做?”

        

秦昊笑了笑,开口道:“租。”

        

“租?”

        

诸葛云眼神一亮,问道:“难道是跟您雇佣劳工一样。按月给他们发例钱?可是田地的所有权,还是皇上的?”

        

“对!皇上的田地,门阀再嚣张,也不敢抢!”

        

秦昊再次摇头:“你说的很接近。但是,并非是按月给例钱。因为,这是大锅饭,会大大削弱佃户们的积极性。”

        

“何况,田地有肥沃,有贫瘠。”

        

“如果来确定例钱的多少?这也是个问题。”

        

诸葛云说的这个办法,很像是集体公社,大家一起给皇上打工,按月领钱。

        

说白了,就是大锅饭。

        

历史上的教训说明,集体公社并非全无可取之处,至少很公平。

        

但是,最优解还是将土地承包给农民,激发他们的积极性!

        

秦昊眸光闪烁,道:“朕的办法,其实很简单!从今以后,朕就是天下最大的地主!”

        

“所有的佃户,租种朕的田地,需要给朕交佃租!”

        

“这份佃租就是摊丁入亩之后的田赋!”

        

“除此之外,田地一切的收成,归佃户所有!”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

        

大夏的生产力,还十分落后。

        

秦昊不可能忽视生产力,直接改变社会制度!

        

在封建社会的体系下。

        

这是秦昊能想到的最佳选择!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