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娇呻浪吟&丰腴成熟中年女人床图

        

陈东铎告诉她这些的时候,她觉得无所谓,她也不会有一天能用到的时候。

        

可现在,她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被蛊惑的偷吃禁果的人,她竟然想要翻陈东铎的隐私。

        

她把自己的食指放在指纹解锁的界面。

        

只是轻一触碰,手机屏幕就解开了。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打开的文件电子版。

        

这种机密文件,于佳薇本不想细看,可眼光就不经意瞥到了几个关键性的字眼。

        

【凌云山庄】

        

【旅游合作开发】

        

她瞬间就明白了。

        

今天她听到黄秘书打电话,好像这个合作开发比较难,凌云山庄的幕后老板不肯松口。

        

她脑子里忽然有一个主意。 

        

她想事情专注,就忽略了身后的浴室门,什么时候就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男人站立在她的身后,目光落在她纤细手指握着的他的手机上。

        

“在看什么?”

        

于佳薇吓得手机没拿稳,从床上摔了下去。

        

哐当一声,手机摔在地上。

        

陈东铎将手机拿了起来。

        

于佳薇心里一慌,问:“你是不是在谈凌云山庄的旅游开发?有思路了么?我听黄秘书也有提到。”

        

陈东铎手指摩挲着手中手机,手机面上还残留着女人掌心的温度。

        

他从浴室里走出的急,眉梢还有未干的水珠,没搭腔,就低眸看于佳薇怎么圆。

        

“那个老板我听说油盐不进,”于佳薇说,“但是现在有一个现成的切入点。”

        

“嗯?”

        

“我啊,”于佳薇指了指自己的腿,“你不觉得吗?”

        

陈东铎这才明白了于佳薇话里的意思。

        

凌云山庄本来是这边旅游业的一个重要支撑,可现在于佳薇失足的事情曝光出来,就证明管理有疏漏。

        

于佳薇说:“我白天也接到了对方的电话,就是表示慰问的,他也怕我闹。”

        

陈东铎掀开被子,躺在她身边,嗯了一声示意她继续说。

        

“我这里一闹,对方免不了就要息事宁人,不管这事到底和他们有没有关系,若是宣扬出去,他们肯定受影响,,”于佳薇说,“快暑假了,到时候旅游旺季,他们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陈东铎看于佳薇的眼眸中有光。

        

她聊起来生意经,倒是比他都活跃。

        

于佳薇说,“以退为进,先把垄断打破了,抢到手,再去吞。”

        

她说完,看陈东铎没开口,只注视着她。

        

他漆黑的眸中映着她有些发亮的眼睛。

        

于佳薇清了清嗓子,自觉表现的太过了一点。

        

既然她都能想到的,陈东铎的人也肯定能想得到。

        

“我知道这是你公司的事,”她抿了抿唇,“我就是设想……”

        

“先不说这个,”陈东铎掀开被子,“你刚才拿我手机是做什么?”

        

于佳薇:“……”

        

避不开了。

        

男人的呼吸拂动在耳畔,于佳薇觉得浑身不太自在。

        

她朝着另一边躲了躲,“拿错手机了。”

        

陈东铎拉她手臂,“要掉下去了。”

        

他把她拢过来,把手机拿在手中,“想看什么?”

        

于佳薇避开他的手机没看,“没有。”

        

“通讯记录么?还是聊天记录。”

        

陈东铎给她翻他的手机通讯录,给她解释里面除了有姓名的陌生来电。

        

生意伙伴偏多。

        

他和她介绍:“这个是娱乐公司的,有个电影就是他投的,投了三千万,票房二十三亿,这个是广告宣传公司的,团队也承办一些晚会和活动,你们应该会有交集,我把名片推给你……”

        

他是在认真给她介绍的。

        

把他在公司事业上交往较多的人介绍给她。

        

“黄秘书的电话你熟了,霍双……”他顿了顿,“别联系了,有事打给黄秘书。”

        

于佳薇也察觉到,最近她在的时候,霍双出现的次数就很少了。

        

她也没有多问。

        

她扭头看了一眼陈东铎一双通红的眸,眼眸中的红色密网遍布。

        

她按住了他握着手机的手。

        

“我困了。”

        

陈东铎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伸手按灭了床头的壁灯。

        

他顾及到于佳薇身上有伤,便去躺在了陪护的弹簧躺椅上。

        

他身材高大,躺在躺椅上,小腿都撑在外面,怀中窝着一个咖色的毯子,好像是一只毛绒绒的树袋熊。

        

于佳薇白天睡多了,她并不困。

        

她侧过身,听着安静的病房内,男人的呼吸声逐渐平稳下来,才轻轻转了个身,看着他。

        

病房的窗帘没拉,浅淡的夜光照了进来,刚好照在病床前的那一方区域。

        

切割的窗口外,挂着一轮圆月,月光皎洁。

        

……

        

谢家的祭祖快到了。

        

除了住院的谢绾绾和于佳薇之外,其余谢家人在第二天傍晚就离开了。

        

谢芷爱临走前,见了谢绾绾的主治医生,询问移植的事。

        

“最近不是移植的好机会,三小姐才刚接受过手术,身体还很虚,”主治医生说,“要先养一养身体。”

        

谢芷爱这几天脸色一直不好。

        

谢绾绾进了ICU之后,中间就醒了一次,只是什么都没有说,就又睡过去了。

        

主治医生说:“其实要是半个月前,那我是有把握的,当时三小姐身体养的不错,也能撑得住手术过程,但是现在不敢保证。”

        

在半个月前,主治医生接到了谢芷爱的电话,说让他做好手术准备。

        

可临了,却又取消了手术。

        

具体原因他也不方便多问。

        

和这种豪门打交道,管好嘴就可以了。

        

………

        

和谢芷爱一同回c市的,还有陈东铎。

        

陈东铎把黄秘书留了下来,名为谈凌云山庄旅游业的合作协议,实则是暗中照看着于佳薇。

        

她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也就免了奔波,先在医院里面静养一段时间。

        

刚回到c市,陈东铎就联系了郑思宇。

        

郑思宇出现在陈东铎面前的时候,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这几天他都没有睡好。

        

还美名其曰是因为快期末考了,心理压力太大,怕考不好。

        

这可让郑茵茵简直太欣慰了,准备再多去凌云山上敬香,觉得是佛祖显灵了,只有陈嫣然翻白眼。

        

说于佳航显灵了还可信一点。

        

因为于佳航一直在帮他们补课。

        

可实际上,郑思宇就是因为那一夜的事。

        

陈东铎帮郑思宇倒了一杯水,“说说吧。”

        

郑思宇舔了舔发干的唇瓣。

        

“小叔,那天晚上,我本来去找你,然后……我看见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