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大会死的/h文蹂躏通房丫鬟

1939年,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来了两位尊贵的客人。

        

这两位客人一位来自巴黎,一位来自古老的东方之国,是目前世界政坛瞩目的风云人物,大家分别称呼她们为巴黎女王和东方领袖。

        

女王作为欧洲传统皇权的代言者,她的常居之地应该是凡尔赛宫,目前欧洲局势动荡不安,没了她的坐镇,可能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而领袖作为异军突起的东方革命浪潮领袖之一,虽然其存在的向征意义大过实际,但她也是不可或缺的领导者,跨跃大洋来到另外一个国家的大学来拜访,也是十分罕见的情况。

        

如今两位联袂来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拜访,校长为表尊重,亲自迎接,并带着两位贵客及她们的随从,参观了大学内各种建筑与设施,而两位女士尤其对大学内的图书馆感兴趣。

        

“实不相瞒,我们此行也是为了参观一位故人的遗迹。”领袖对校长说,“就是贵校神秘美学的教授高凡先生。”

        

“您与高凡教授认识么?”校长问。

        

“是的,我们曾在一个旧世相识,关系非常亲密。”领袖说。

        

女王听到这话便笑着点头,她也一样。

        

校长知道高凡教授是从旧世中来,听领袖这样讲,不禁十分感兴趣,旧世的存在,对于很多神秘学家而言,都是一个难解的谜,只知道有无数对斯世产生过巨大影响的人物,都是来自旧世,但旧世究竟是什么,却很少有人能够描述清楚。

        

于是校长请求领袖和女王能够描述一下旧世的存在。 记住网址m.x63xS.com

        

此时正是午后,阳光从碎片斑驳的彩色玻璃窗照射进来,让墙壁上悬挂着的高凡画像五色萦绕,就仿佛是领袖和女王记忆中高凡那永远充满奇异花火的人生。

        

“我不太记得旧世如何了。”女王摇头,“吕雉的人生,只是构成我全部存在的一部分,只是这一部分尤其特殊,才有了今天的拜访,如果想了解究竟,得问领袖女士,她曾经拥有终极之秘。”

        

“终极……终极是指旧神之秘么?”校长不禁问道,话音中甚至有有点畏缩,这是他可以听的话题么?

        

“并非旧神之秘。”领袖笑着,“终极之秘其实很简单,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它的话,那就是‘知识’吧。”

        

校长不明白。

        

女王也没听懂。

        

“我们可以从无到有获得知识,但不可能忘掉它们……”领袖说。

        

“我可以。”女王说。

        

“除非脑部受到过病变。”领袖瞧了一眼女王,“但知识仍然藏在你曾经的过往之中,在某个范围内,你获得了时间、空间与人所拥有的全部知识,你就掌握了终极了。”

        

这个答案简直平平无奇,校长不禁有些失望。

        

“不要小看这个答案。”领袖说,“比如校长曾问,什么是旧世,我们先不说旧世从何而来,只说旧世去了哪里呢,它们去了一个所有知识的归属地,这世间富有全部知识的一个‘洼地’,那就是我们都曾到达过的1920年,此刻,经过‘洼地’,诞生了另外一个世界,这就是旧世的来历。”

        

洼地……校长听到这,似乎猜到了什么,这让他讶然。

        

“所以,您是说,我们也在……”校长说。

        

“对,经过1920年的‘知识洼地’后,我们所属的时代,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旧世,等有人能在这个旧世掌握终极时,我们又会回到1920年。”领袖说,“不必担心,这个认知不涉及到任何神秘,纯粹是我因为掌握终极而生的自我认知,属于人类,所以校长您不必担心受到诅咒。”

        

校长松了一口气,知识是有重量的,他深刻知道,墙壁上这些教授的画像或者说是遗像也在提醒他,他可不想今天聊个天,明天就也被挂在这了。

        

“如果这样想的话,那1920年岂不就是……旧神的所在?”女王想到这一点。

        

“对,但并不全对。”领袖说,“旧神的范围不止如此,想想看,在我们的旧世中,是不是诞生了一个从未出现过的伟大存在?”

        

“是啊,那一位无形天尊,现在大概正在三柱神统御下的哪个旧世中做苦役呢。”女王说,她可记得在人类终极之楼中,无形天尊把她们追得多惨,对这个结局,非常欣慰。

        

“我认为每一位伟大存在都是这样诞生的。”领袖说,“祂们就是这个‘知识循环’中份量最重的知识,旧世会随着祂们而流向洼地,在洼地中聚集,又汇聚成新的旧世,继续循环,这个汇聚一切的巨大循环,才是旧神。”

        

“感觉好徒劳啊,所以旧神创造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呢?”女王问。

        

“并不徒劳,旧神是规律,旧神并不存在,伟大存在想要认知旧神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超越循环,循环继续扩大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自己,一切都在等待着有哪个生灵能够破茧而出的那一天。”领袖说。

        

校长和女王都沉默了。

        

关于旧神,关于终极,关于旧世,这个答案的确平平无奇,知道它也不会改变什么,但这不就像是所有最后的知识一样么,它影响一切,又无法被任何人所触摸。

        

“这幅画。”领袖抚摸了一下高凡的画像,“是高凡亲手所绘吧。”

        

“是的,在高凡教授神秘失踪前,他就为自己画好了像,似乎知道这一切即将发生那样。”校长说。

        

领袖看得出来,毕竟,她是那样精通高凡所精通的神奇画技,也因此,她能看出其他人无法看出的线索。

        

“这幅画是逆行的。”领袖说,“把它封印起来吧,因为这幅画指向这个世界的末日,它是一条捷径,被它‘感染’的话,就会与这个世界错肩而过,向1920年‘逆行’。”

        

逆行……这个词让校长想到了神秘美学高凡教授的夫人,一位叫‘辛未’的东方女性,这是位很漂亮的女人,但她总是在学校内倒退走路,这在一开始引发了很多猜测,但高凡解释成这是东方某个民族的习俗,老师学生们又见惯了,就习以为常。

        

“所以,高凡是离开这个旧世,回去1920年了?”女王惊讶,“他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她吧。”领袖指着画像中高凡的眼眸,仔细看的话,能从其眼中看到一个身影,这个身影显然是个女性,并且是个背影,却又保持着正向走路的姿态,这很怪异,并且越是端详,越是诡异。

        

只是这个发现,就足够让一个普通人类被‘逆行’所感染了,但领袖作为曾经拥有终极的人类,她的神秘学造诣早就达到了人类的顶点。

        

“由于某种原因,辛未只能生活在1920年,所以,高凡也去了那里。”领袖说。

        

“所以,高凡教授是追随着他的夫人,与我们的世界错肩‘逆行’,回到了19年前?”校长说。

        

显然,答案就是这样的。

        

于是从今天之后,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图书馆那面墙上,关于神秘美学教授高凡的去向,有了新的解释:

        

他为追逐爱情,永远留在了1920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