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变态虐男小说&爆乳大胸吃奶水A片

       

卫鞅思考出路,公叔痤正处于弥留之际,相府中气氛凝重,悲伤,老夫人侍奉近前。

        

与此同时,景监再一次登门造访公子卬,此番应公子卬之邀请,坐拥主动。

        

黑林留在洞香春,她在等卫鞅前来,卫鞅那一日在洞香春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深深映入了少女心怀。

        

少女怀春,入眼之人,被施加了魔法,早已变得完美。

        

黑林天真烂漫,但出身决定了见识,她清楚如今的安邑在洞香春中没有秘密。

        

这里就是一个信息海,只要你足够细心,都会找到你想要的。

        

卫鞅是士子。

        

一个心比天高,才情绝世的士子,他不会拒绝洞香春这种地方。更何况,她从景监那里得到消息,卫鞅是洞香春常客。

        

他第一次前来,与其说是国师带来的,还不如说是卫鞅带来的。

        

少女的情怀总是诗。

        

在她看来,卫鞅这等才情的文人士子,就该流连花丛,恣意挥洒,美人在怀,美酒在案。 

        

同样的行为,在景监与卫鞅身上,少女给出了不一样的解答。

        

夜色深沉,少女有心事了,忐忑,激动,还有一点点担忧,情绪忽上忽下。

        

床榻上,月光透窗,她睡不着。

        

华贵的马车再一次停在公子卬府上的车马场,家老于门口迎接,态度和善恭敬。

        

“先生,公子有请。”

        

景监点点头,爽朗一笑:“家老客气,有劳了。”

        

两人一前一后入院,老人告诉景监今天公子卬心情不错,也告诉景监,夫人那边回话,所求之事定会帮忙。

        

景监满脸笑容,说了些恭贺夫人的话。两人交流气氛更好,悄无声息的拉近了关系。

        

这个时候,景监暗中松了一口气,他清楚公子卬的夫人,是晋国郗克元帅的玄孙女,无论是人脉还是影响力都不逊色公子卬。

        

搞定了公子卬的夫人,攻略公子卬一事,已成功一大半。

        

“见过公子。”景监走进大厅,向公子卬见礼:“猗垣在这里提前恭喜公子了。”

        

“哈哈,我有何喜?”公子卬轻笑,示意景监落座:“先生入我府邸,不用如此多礼。”

        

侍女端来酒宴,景监抿了一口魏酒,笑着:“公叔丞相病重,魏相空悬,想来公子志在必得。”

        

“哈哈……”

        

公子卬大喜,他越看景监越顺眼,两人举盅对饮,过了一会儿,半壶酒下去。

        

“先生赠予天月剑,与我有大用,然,卬思考再三,不知如何回报先生。”

        

景监欲言又止。

        

见景监要开口,公子卬连忙挥手打断:“正所谓,无功不受禄,先生是薛国人,我保薛国十年不受兵戈之苦。”

        

闻言,景监心头一动,他清楚公子卬就是下一任魏相。要不然,公子卬不会作出这种承诺。

        

心下想法纵生,面上不显,依旧笑容如初,景监摇摇头:“我等商贾奔走行商,虽是薛人,近年来却一直在安邑与秦国间往来。”

        

“秦国?”

        

公子卬眉头一皱:“先生还是早点撤离秦国,秦已是危邦。”

        

“十年来,在下从秦牟利丰厚,摊子铺的很大,想要撤离并不容易。”景监无奈一笑:“多谢公子告知,不至于让我身陷危邦,人财皆失。”

        

喝了一口酒,公子卬深深看了一眼景监,道:“先生从秦撤离,大概需要多久?”

        

景监思考片刻,艰难的回答:“唉,也不知道何时开战,先尽量撤离重要的财货吧!”

        

此时的公子卬意气奋发,只等公叔痤亡故,他就是天下第一大国的丞相,一时间,有些飘飘然。

        

再加上景监赠他天月剑帮了大忙,有心帮助。同时也在景监一声声魏相中,迷失了自己。

        

将酒盅放在案上,公子卬伸出食中二指:“我为先生争取两个月时间,先生尽快撤离。”

        

“至于其他,到时视情况而定。”

        

听到公子卬的话,景监眼眶泛红,一副感动的模样:“公子大恩,猗垣无以为报,从此猗垣所得,取一半于公子。”

        

“还请公子不要推辞。”

        

撇了一眼景监,公子卬大笑:“先生是大商,所得颇厚,卬何以为报?”

        

景监喝了一口酒,朝着公子卬:“只要公子登上相位,将魏国与天下诸侯的兵器交易交给猗垣就好。”

        

这一刻,大商本色彰显。

        

“哈哈……”

        

魏王罃回去,逗弄了一会儿狐姬,心中有事儿,美人在怀,也开心不了。

        

只要闭上眼,公叔痤苍老,固执的面容就会浮现。

        

“来人,传上将军。”

        

“诺。”

        

虽然魏王罃打算丞相交给了公子卬,但对于庞涓,他十分看重,在魏国的这些年里,无愧鬼谷之名。

        

相比于公子卬,他更相信庞涓的判断。

        

半个时辰后,庞涓匆匆赶来,夜入安邑宫,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庞涓性格冷淡,恪守规矩,从不逾越。

        

在内侍的带领下,庞涓走进后宫深处,他看到了尴尬的一幕,魏王罃半躺在榻上,狐姬正蜷伏在魏王罃面前,柔媚地为魏王捏脚。

        

非礼勿视,庞涓连忙低头,向魏王罃见礼:“臣庞涓拜见王上。”

        

看着神色局促的庞涓,魏王罃莞尔一笑,这一刻的庞涓一点也不像在战场上纵横无敌的上将军。

        

这样的庞涓,魏王罃很喜欢。

        

“上将军,白日寡人去了老丞相的府上,老丞相举荐中庶子卫鞅接替相位,被寡人拒绝了。”

        

魏王罃看着庞涓,一字一顿:“老丞相告诉寡人,若不用卫鞅,当杀之。”

        

“你去试探一下这个卫鞅才学,是否一如老丞相所言!”

        

“诺。”

        

点了点头,庞涓抬头看向魏王罃:“王上,是否要按照老丞相……”说着,庞涓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哈哈,试一试只是为了安心,老丞相已经老了,病的思绪不清晰了,一个卫鞅又如何能影响我魏国霸业?”

        

这个时候,魏王罃霸气侧漏:“若是一如老丞相,这安邑以及大梁的文人士子,岂不是要被寡人杀个干净。”

        

“若寡人听了老丞相的话,那才是害了大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