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迫穿上女装接受Sm调教&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作文

江尘御去上班前,江老指着小家伙,“赶紧带走。”

        

江市长疼爱的搂着小家伙,“我的单位不方便带孩子过去,要不然我都想带过去了。”

        

他早就想抱着孩子去单位里让大家都看看他家宝了。

        

偏偏,小家伙哭着哪儿也不去,就想在家里,还对江老伸出友好的小手求抱抱。

        

江老口中说着赶人,怀抱却诚实的抱住了小团子孙子。

        

江茉茉时间来不及了,亲了一口小家伙的额头,赶紧去上班。

        

宁儿也亲了一口小家伙的鼻尖,跟着跑了出去。

        

江市长依依不舍的上班前还得亲亲小家伙的脸蛋儿,“大伯走了, 下午下班回来抱你,你别走啊。”

        

最后是江天祉他爹,“爸走了,在家里听话。”

        

“唔爸爬爸爸~”

        

江尘御抱了抱,又隔着窗户把他递出去了。

        

都离开后,小家伙又和爷爷玩儿起来了,古暖暖笑够了,一边吃饭一边替江苏看房源,遇到合适的也会发给宁儿,让她参谋。

        

宁儿上午在图书馆学习,哦对,她小苏哥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她报名了个计算机二级考试。

        

审核过了,钱也交了,九月份就要考试了,江苏才通知她,她还什么都不会。

        

“小苏哥哥,我什么都不会呀。”

        

江苏:“不会去学啊。你要是会的话,我给你报名做什么?”

        

说罢,江苏给她发了个压缩视频,让她多学习。

        

宁儿自知家中没有学习氛围,就老老实实来了图书馆。

        

很奇怪,自从和江苏在一起后,学校的图书馆她也觉得没什么氛围,倒是市里边的,虽然没有学校的设备那么好,但是却有一股陈年的木香味,能让她静下心。

        

中午江苏下班,过来找到她,一起出去吃饭。“小苏哥哥,我本来早上想去给你送早饭的,但是宝宝拖住了我脚步,我出门的时候晚了,又不好意思去你工作的地方打扰你,所以就没去,我替你把早饭吃了。”

        

江苏俊颜爬上笑意,拿着筷子递给她。“让我听听小山君哪儿比他哥还吸引人,他耽误了我的早饭。”

        

宁儿想起早上的趣事,立马滔滔不绝笑声不断的分享,“宝宝把爷爷当妈妈,找奶喝时啃了爷爷一口,哈哈哈,姑姑早上笑的嘴巴酸,肚子疼。”

        

江苏靠着椅子也笑起来,“揍他没?”

        

“爷爷没舍得揍,宝宝伸手求抱抱的时候,爷爷又抱起来了。”

        

江苏:“这小子行啊,暖姐哄人的本事,他还遗传上了。”

        

家中的热闹,江苏很像亲眼看到,可惜,自己没有机会。

        

宁儿敏感的感受到了,“小苏哥哥,宝宝在家里,肯定不会就办这一次事儿,以后我给你录视频发给你。”

        

“赶紧吃,吃完我把你送图书馆,困了趴那儿睡一会儿,下午别自己一个小姑娘去看房子。”

        

吃过饭,宁儿买了两杯自己爱喝的饮料和一杯自己没喝过的饮料,爱喝的她喝了,没喝过的递给江苏了。

        

“小苏哥哥,你让我尝一口你的好不好喝。”好喝的话下次她也买,不好喝的话就让小苏哥哥喝了吧。

        

江苏:“……”

        

不过,宁儿对江苏的分享欲还是强烈的,把自己爱喝的饮料举起放在江苏嘴边,“小苏哥哥你尝尝,特别好喝。”

        

江家大直男记住了宁儿爱喝的,决定下次约会就给她买这款饮料,不再买矿泉水了。

        

他喝了一口,“酸的牙根软,啥味啊。”

        

“百香果啊,特别好喝。”

        

下午,宁儿在图书馆学习到四点,开始和中介约时间去看房子。

        

租房是最累人的,跑了好几天,没遇到喜欢的。

        

不过好在,古暖暖土生土长的Z市人,她比宁儿熟悉周围的环境和小区,她找房源直接从小区内寻找。

        

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主卧,带有卫生间的房子发给了宁儿。

        

江苏陪着宁儿过去看了看,采光,还带了个小阳台,同住的都是一群男孩儿,甚至客厅也被围起来当房屋出租。

        

“哥,这个主卧呢朝阳,有阳台卫生间,以后女朋友来住,你们两个也方便,如果你们不做饭的话,这套是最适合的。”

        

宁儿是挺喜欢的,就是租金有点贵,砍价宁儿又上线了。“你便宜点吧?1500一个月好不好?”

        

“妹妹,这个……”

        

江苏立马瞪着中介,“叫谁妹妹呢?”

        

中介:“……”他只是看宁儿年纪小,没其他意思。

        

“嫂子,你听我说。”要不说中介都是人精干的活,话锋一转,宁儿的身份就变了。

        

宁儿也沉迷在这一声“嫂子”中了。

        

“这里市中心,外边的次卧一个月也得1800,这么好的房间,空间还大,一个月最少2800。”

        

宁儿砍价,一般是不讲武德的。

        

江苏看着他家女朋友绞尽脑汁想办法的可爱模样,他四处看着,抿嘴也笑了。“2500行不行,我长租。”

        

中介不允,宁儿最后拿出手机,“你等会儿,我找我姑姑来。”

        

江苏伸手摁住宁儿的手机,对中介说道,“这附近也没有地铁,社区老旧,2500可以了现在就签合同,我们也别和女人家争论那么多,利索一点。”

        

宁儿皱眉,“小苏哥哥,贵呀。上次你找的那个才一千多。”

        

江苏对她使了个眼色,宁儿立马不高兴,“小苏哥哥,婶婶给我发的还有其他小区的房源,你再去看看嘛,这个太贵了。”

        

中介道:“那我去给房东打个电话商量一下。”

        

中介走后,宁儿问:“小苏哥哥,房东能同意吗?”

        

江苏看了眼后边,“他不是去和房东联系的,是和他店长。这种房子,房东一般直接把房子给她们,说了每个月的最低价,其他的都是他们中介定的价格。”

        

不一会儿,房租确定了,“那我们去店里签合同吧?”

        

宁儿还是心疼小苏哥哥的钱,不过租了个她很喜欢的房子,也算有了慰藉。

        

拿到房卡,中介送宁儿和江苏出门时,“哥,嫂子慢点走啊,有事联系我。”

        

宁儿抱着江苏的胳膊,藏不住的笑意,“小苏哥哥你下次租房子还找他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