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浴室里含着奶头吸的小说/翁息肉欲28篇完整版

    

御膳房的两名太监根本没有发现酒库的变化,有时候太过熟悉,反倒是太随意,不去观察细节,等到两人取酒出去之后,秦逍这才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师姑,也没有说话。

        

“放我下来吧。”小师姑轻声道。

        

秦逍有些不舍地放下小师姑柔软的娇躯,还没说话,小师姑已经调侃道:“是不是下去了?”

        

“啊?”秦逍一愣,但马上明白过来,老脸一红,低声道:“太过雄伟,是不是吓着你了?”

        

小师姑也是脸一红,却故作媚态,轻声道:“比我想得还要差一些,还凑合。”

        

“比起你的雄伟,自然稍逊一筹。”秦逍瞥了小师姑胸脯一眼,轻声道:“看来那个小常子要送饭去珠镜殿。”

        

小师姑何等聪明,问道:“你是准备利用那小太监去见公主?”

        

“正有此意。”秦逍道:“你不是说过,珠镜殿被重兵把守,围得水泄不通,连苍蝇也进不去。”

        

小师姑脸颊依然酡红,显然是酒意还未消散,想了一下,才道:“这也算是个办法。咱们扮作御膳房的太监,也许能够通行。”

        

“不成。”秦逍摇头道:“我一个人去,你不能去。”

        

小师姑奇道:“为何?”美眸一转,妩媚笑道:“是不是要和麝月幽会,害怕我在旁边?”

        

秦逍立刻道:“公主金枝玉叶,我去见她,是有正事。若是你跟我一起去,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可是…..你若真的一起过去,立马就会被发现。”

        

“为什么?”

        

秦逍忍不住抬手,指了指小师姑胸脯,低声道:“你扮作公主倒也罢了,你告诉我,扮作太监,如何掩饰这里?”

        

小师姑低头看了一眼,显出苦恼之色。

        

“我独自前往,在里面肯定也待不了多久。”秦逍道:“你莫忘记,毕方还在你手里,可别等他自己醒过来。小师姑,你去将毕方带到档案库,我去见公主,回头我去找你。”

        

小师姑蹙眉道:“这事儿有些凶险,你真的决定了?”眉宇之间浮现担忧之色。

        

“不用担心。”秦逍见小师姑担心,故意调侃道:“我还没有成全小师姑,为了完成你的心愿,我也会平安无事。”想到什么,又道:“小师姑,红叶姐姐今晚可能会去昨晚我们大家的地方碰头,金乌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们会去而复返,若是方便,你替我去和红叶姐姐接头,然后将她也带回档案库。”

        

小师姑幽幽道:“叫得这么亲热,还红叶姐姐,真是让人吃醋。”

        

“你害怕什么?”秦逍道:“你花容月貌,身材又好,谁还能比得过你?”

        

小师姑妩媚一笑,道:“那倒也是。”

        

“事不宜迟,那小太监很快就要离开,我先跟上去。”秦逍看着小师姑娇媚的面庞,实在忍不住,凑上去又在小师姑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小师姑也不躲避,任他轻薄了一下。

        

秦逍也不耽搁,站起身来,这才发现下面还是

        

隆起,小师姑看了一眼,“噗嗤”一笑,捂住嘴,知道自己挑逗这小师侄,小师侄的血气还没有完全消下去,想到自己先前抓了一把,俏脸顿时发烫。

        

秦逍见状,也略有些尴尬,想着和小师姑方才旖旎暧昧的互相挑逗,心头又是一荡,但正事要紧,不好耽搁,也不废话,整理了一下衣衫,径自从那小门离开。

        

他翻过院墙,先躲进了外面的竹林之中,透过竹林,盯着御膳房的大门那边,片刻之后,果然见到一名小太监拎着两只盒子出了门来。

        

秦逍知道御膳房内的人手也有限,要给宫中各处的贵人们送餐。

        

不过麝月乃是当朝公主,按道理来说,送餐的人手也不会太少,至少不会只有一个人,这样的情况,也只能证明麝月现在的处境确实不是很好。

        

他心头更是担心。

        

小太监自然不可能知道被人盯上,拎着两只饭盒子快步而行,秦逍如同幽灵般一直跟在后面,他不急于动手,毕竟从御膳房到珠镜殿的道路他并不熟悉,还需要小太监带路。

        

走了好一阵子,听得水声响,穿过一条花径,只见乔松修竹,苍翠蔽天,层峦奇岫,不远处有一座人造假山,一道片练也似的小瀑布从假山上面倾泻下来,注入下面的一处小池中,小池下面肯定是另有排水系统,所以池水并不满溢。

        

秦逍见到瀑布,立时便记起来,上次前往珠镜殿,确实经过这里,见到那小太监毫无提防,确定四周也并无其他人,也不犹豫,猎豹般冲上前去,右手呈掌刀,切在了那小太监的后脑,立时将那小太监打昏过去。

        

趁着两只饭盒落地之前,秦逍一只手抓住其中一个,抬起一脚,挑住另一个,随即再伸手稳稳当当拿住。

        

他知道随时都可能有人经过,干脆利落地绕到假山侧面,果然假山之中有缝隙,立时将饭盒放了进去。

        

他入宫数次,见过宫中的假山,知道宫内的假山都花了心思,许多假山腹中别有洞天。

        

放好饭盒,他又过去将小太监抱进假山腹中,放下之后,干脆利落地换了衣衫,小太监的年纪与秦逍相仿,换上之后,虽然不是完全契合,却也没有太大问题。

        

秦逍也不知道自己那一掌能让小太监昏迷多久,好在他跟小师姑学过点穴功夫,也知道人体穴道位置,干脆利落地点了小太监几处穴道,保证小太监几个时辰之内无法醒转过来。

        

整理了一下衣衫,这才拎着两只饭盒出了假山,按照自己的记忆前行,没过多久,果然见到前面出现一道高墙,他心下欢喜,识得那便是珠镜殿,加快步子过去,远远看到院门外有四名龙鳞禁卫把守,微低下头,眼角余光却是向左右探看,心知明面上只有这几名守卫,但暗中肯定还有高手。

        

走到院门前,守卫显然很熟悉,吩咐道:“放在这里,待会儿有人来取。”

        

秦逍一怔,这才明白,原来御膳房的太监都不能进入珠镜殿内,如果就此放下饭盒,那这一趟便是白来,立刻陪笑道:“今儿个有一道菜需要调料佐拌,否则就无法食用。总管嘱咐小的,要亲自给公主调

        

料。”

        

“你是谁?”边上一人警觉道:“你不是小常子?”

        

“小常子打碎了一坛好酒,总管震怒,正在受罚。”秦逍毕竟也是见过风浪之人,从容淡定,恭敬道:“所以总管令小的前来伺候殿下。”

        

那人将信将疑,也没有多说什么。

        

先前那人笑道:“什么伙食,还要专门调料?我瞧瞧?”

        

“这气候还凉,要是打开饭盒,饭菜凉了,就怕殿下怪罪责罚。”秦逍不卑不亢道。

        

那人想了一下,向另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上前道:“放下饭盒,搜身!”

        

秦逍心下一凛,他入宫之前,倒是做了准备,身上并无带太多东西,不过怀中却有金疮药,靴子里还藏着一把短刃,这两样东西被搜找出来,必然大事不妙。

        

“上面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出珠镜殿。”禁卫道:“你要进去,必须搜身。”

        

秦逍也没有犹豫,放下饭盒,后退两步,张开双臂。

        

他倒是想好了,如果只是查出怀中盛着金疮药的药品,无非解释说是自己身体不好,是用于治病的药物,可是如果对方要搜找自己的靴子,甚至查出短刃来,那就只能动手了。

        

禁卫上前来,搜找了一番,果然碰到了药瓶,拿在手中,正要询问,却见后面那几人都是身体一紧,躬身行礼,搜身的禁卫也发现情况,将那瓶子塞到秦逍手中,亦是朝中秦逍身后躬身行礼。

        

秦逍将瓷瓶放回怀中,转过身来,却见到一名褐甲禁卫正向这边走过来,那人装备和其他几名禁卫差不多,不过头盔的样式有些不同。

        

“怎么回事?”那人走到秦逍身边,瞥了秦逍一眼。

        

一名禁卫道:“韩校尉,是御膳房的人给殿下送餐。他说有一道菜必须进去之后才能配佐料,要亲自将饭盒送进去。”

        

“进去?”韩校尉打量秦逍两眼,问道:“什么菜肴需要进去才能配佐料?”

        

秦逍镇定自若,笑道:“校尉大人可以看看菜肴。”

        

韩校尉“哦”了一声,伸手过去,便要打开饭盒,伸到一半,却是停住,猛然回身,一只手向着秦逍的面门打了过来,秦逍心下一凛,便要出手,但电光火石间想到什么,却是手脚未动,面门一阵劲风过,瞬间平息,那韩校尉的拳头距离面门近在咫尺。

        

秦逍这才显出惊恐之色,后退两步,脚下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倒在地。

        

他这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若是太快,那就证明反应迅速不一般,若是太慢,又显得太镇定。

        

见秦逍一屁股坐倒在地,一脸惊恐,那韩校尉才收回拳头,淡淡道:“进去吧,不要耽搁太久,公主用完,立刻收拾出来。”也不废话,缓步而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