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戏臀虐熟女教师/女强男弱做哭男高Hh

     

“文泽?”看到陈文泽一行人,陆友亮明显愣住了。这么多年了,这还是陈文泽第一次不打招呼,忽然出现在亮帆船运这边儿。

        

就和临检似的,完全没有任何征兆,彻底出乎陆友亮的预料。

        

“陆哥,有些日子没见了,你还好吧?”陈文泽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对陆友亮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陆友亮握着陈文泽的手好一阵摇晃,脸上带着浓浓的惊喜,不断的点着头,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

        

“可不,从你离开明珠以后,咱们就聚少离多了。”陆友亮感慨起来,“文泽,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说给我打个电话?”

        

“得,瞧我,赶紧的,去办公室聊,这站在门口像怎么回事?”

        

“文泽,虽然你从不来公司,可我一直都给你留着办公室的。”

        

陆友亮的兴奋不像是伪装出来的,这也让陈文泽心里悄悄的松了口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最担心的那种局面,并没有发生。

        

在来的路上,陈文泽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想过最坏的打算。

        

假如,陆友亮真的走到了那一步,避着自己不见,自己能怎么办,以大家这么些年的关系来说,自己又是否该原谅陆友亮…

        

好在的一点是,陈文泽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陆友亮藏在眼睛里的那抹激动、兴奋是骗不了人的。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就算修炼再高,可陈文泽很明白,眼睛是绝对不会骗人的。 

        

“陆大哥,你这也太客气了吧,亮帆船运也是我的家啊!”陈文泽笑呵呵的拍着陆友亮的手背,虽然他年纪要比陆友亮小很多,可二人之间的关系也算是经历过了风风雨雨,自然也是铁的不得了。

        

“当然,这里当然也是你的家,你这就是回家啊!”陆友亮哈哈大笑起来,满脸感慨的看着陈文泽,“文泽,不管你这次回来是做什么事情的,这次可必须多待几天。”

        

“这样,我让人安排一下,今晚咱们兄弟两个不醉不归。”陆友亮大手一挥,再也没有之前在体制内的儒雅,反而显得豪爽非凡。

        

不得不承认,这一个行业养一种气概,之前陆友亮在体制内那就是战战兢兢的,可如今呢,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人。陈文泽不得不承认,环境对人、对性格的改变是非常巨大的,这一点陆友亮就是明证。

        

“陆哥,我待会儿还得赶回鹏城去。”陈文泽急忙制止,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陆友亮真的陷进去。这次自己来不是提醒,因为大错已经铸成,如今的当务之急是,尽可能的想办法尽快把麻烦解决掉…

        

“回鹏城?”陆友亮的眉头马上蹙了起来,经过这么长时间,他也明白过来了,陈文泽这次来找自己,可不是叙旧这么简单的。

        

道理很好明白,陈文泽直接拒绝自己的饭局就能证明一切。

        

如果是来叙旧的,不可能话都没说话,就直接说要回鹏城的。

        

“文泽,我还说带你好好逛逛公司。”陆友亮苦笑一声,看着陈文泽缓缓说道:“看来这次是没机会了,你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陆友亮原本在体制内,现在出来做亮帆船运的一把手,那就更是聪明人,很多事情哪怕不说都门儿清。陈文泽在赶回鹏城之前抽时间来见自己,那就证明一定有要紧的事情和自己商谈。

        

“陆哥,今天我过来,就是想和您聊聊公司的事情。”陈文泽神色越来越凝重,既然陆友亮提到公司,那陈文泽索性借着这个话头,打开天窗说亮话。

        

再说了,以陈文泽和陆友亮之间的关系,这些事情也不用藏着掖着。陆友亮既然没有坏心思,并不是和其他人合谋害自己,那陈文泽也不会以小人知心去揣摩陆友亮。

        

“公司的事情?”果然,听到陈文泽的话,陆友亮有些懵,最近这些日子,亮帆船运也没出什么事情啊!

        

“对,公司的事情。”

        

陈文泽重重点头表示肯定,片刻后缓缓说道:“陆哥,我想和你单独谈谈,不知道可不可以?”

        

陆友亮微微一怔,单独谈谈,陈文泽这个话可是很有深意的。

        

要知道在场的众人,不是陈文泽的心腹,就是亮帆船运的高管,现在陈文泽却要求这些人全部回避,看来这是有大事儿啊!

        

“当然可以!”

        

陆友亮痛快点头,片刻后整个办公室内就剩下他们两人,就连对陈文泽形影不离的彭海,都被陈文泽给赶到了门外。

        

“陆哥,亮帆船运目前的情况你可以详细的为我介绍一下么?”

        

陈文泽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突破口,万般无奈之下,也只好通过陆友亮这边寻找合适的机会。

        

“好。”

        

虽然陈文泽好久不过问公司的事情,可既然人家有这个要求,陆友亮也不可能装听不见。

        

“陈总,目前亮帆船运下辖九大部门,航运部门共设17个分部。”陆友亮如数家珍,“现在我们亮帆船运共计拥有九十条航线,各式船舶近一百五十艘,员工共计七千余人…”

        

陆友亮眼睛越来越亮,显然这件事情也是让他非常骄傲。亮帆船运是他一点一点做起来的,能有如今的规模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这也是陆友亮最为自豪的地方!

        

这些年出去应酬,难免会遇见之前体制内的同事。当每一个同时对他竖起大拇指的时候,陆友亮都会由衷的感到一阵满足。

        

“陆哥,你不觉得现在亮帆船运走的太快了么?”

        

陈文泽深吸口气,目不转睛的盯着陆友亮一字一顿道:“之前我说过,泽方外贸和亮帆船运必须要相辅相成。”

        

“在合作中共同成长,才是王道!”

        

陈文泽话音刚落,陆友亮的眉头就是缓缓皱起,搞了半天,陈文泽今天来找自己,是因为这件事情?

        

“现在亮帆船运发展太快了,业务综合量已经不是泽方外贸能够负担的起的。”陈文泽眉头越皱越紧,看着陆友亮缓缓说道:“所以,亮帆船运接下来,必须要有所改变!”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