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女王大人s

这段时间来。

        

血色魔王堡中,忽而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一些魔族贵胃的家中陆陆续续都发生了盗窃事件。

        

最奇特的是,失窃的都不是什么奇珍异宝,而是各家厨房里的各种食材。

        

好在对多数魔族贵胃来说,食材乃是身外之物,也没有大张旗鼓地搜查,它们被另外一桩大事给吸引住了目光。

        

在血色魔王堡中,有一处魔族酒楼,叫做【天魔阁】。

        

这是某个魔神殿经营的连锁酒楼,集美酒、美食、寻欢作乐等功能于一体,乃是一座综合性的酒楼。

        

这段时日来,天魔阁的生意格外火爆,原因就是着名“舞姬”苏拉雅正在天魔阁巡演。自忖有些实力的魔族,都被她的舞姿吸引住了,费尽心思的想要讨好苏拉雅一亲芳泽。

        

甚至包括血色魔王和冥煞少主,也是几次三番出现在天魔阁给苏雅拉捧场,只可惜那苏雅拉似乎高冷得很,身上贴着“卖艺不卖身”的标签,让各魔族贵胃们更是心痒难耐。

        

当然,这些和王璃慈无关。 

        

她来这【天魔阁】,可不是为了什么美色。

        

而是这段时间【天魔阁】为了应对格外火爆的生意,采购了大量的高端珍贵食材。

        

天魔阁后厨库房。

        

王璃慈、蓝宛儿、还有渣渣鼠正在食材库房中“零元购”。这段时间,被养叼了胃口的王璃慈等人,早已经不满足于普通的魔族食材,而是开始挑挑拣拣了起来。

        

“魔族的食材倒是不错。”王璃慈挑三拣四地采购着食材,嘴上却都都囔囔地吐槽着,“只可惜,食材加工处理的手段太过粗糙,调味品也单调寡澹至极,唉,还得劳烦本大小姐亲自烹饪。”

        

“姐姐快看,这冷库里有一条【九阶魔龙舌】!”蓝宛儿惊喜地喊道。

        

话音刚落,王璃慈就“嗖”的一下出现在了她身旁。

        

看着冷库中那一条经过初步处理后,晶白肌弹的分叉型魔龙舌,她露出了痴迷之色,脑海中已经自动浮现出了数十种烹饪方式。

        

舌类食材向来是珍品,更遑论是九阶龙舌,便是吃惯了美味的王璃慈都很少能尝到。

        

就在她欣赏完毕,准备腾出些储物空间,“采购”这条九阶魔龙舌时。

        

突然。

        

库房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几个魔族的说话声从外面传来:“你们将那魔龙舌拿去后厨烹饪,随后送到【天魔一号】包厢。一定要注意啊,天魔一号的客人尊贵无比,千万不能出差错。”

        

不好!

        

两女一鼠心里咯噔一下,急忙找地方躲藏了起来,连九阶魔龙舌都没来得及拿。

        

她们这边才刚躲好,几个五大三粗的魔厨就已经进了库房,几人合力,抬起那条九阶魔龙舌就走。

        

王璃慈看得心痛不已,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好不容易遇到了珍品食材,居然就这么长着翅膀飞了。

        

不甘心呐~

        

“姐,怎么办?要跟上去吗?”蓝宛儿咽了口口水,有些不甘心。

        

要是跟上去,说不定还有机会截胡。

        

王璃慈咬牙:“跟!”

        

说罢,她就一马当先地就隐匿行踪跟了过去。

        

蓝宛儿和渣渣鼠立刻紧随其后。

        

这段时间她们一直在魔王堡内待着,对地形已经十分熟悉,各种隐藏手段和敛息手段的熟练度也是激增,踪迹自然更加难以被魔察觉。

        

甚至可以这么说,只要不碰上魔王级别的魔族,或者专精探查的魔族领主,不然一般的魔族很难发现得了她们。

        

很快,两人一鼠就一路追踪到了后厨,趴在顶上朝下方窥探。

        

这一看,王璃慈顿时心都要碎了。

        

这可是九阶魔龙舌啊~如此珍贵的食材,它们居然就用这么粗糙的手法来处理,这这这,这简直就是在暴殄天物~!

        

可惜,在处理食材和烹饪的过程中,那几个魔厨都没离开过后厨,她们始终都没能找到机会,否则,王璃慈说什么都要把那条九阶魔龙舌拯救回来。

        

半刻钟后,魔厨们终于将那条魔龙舌烹饪完毕,放进了一个巨大的盘子形器皿之中,一路抬去了【天魔一号】包厢。

        

放下盘子,魔厨们便小心翼翼地关门离开了。

        

而这时候,天魔一号的客人还没来。

        

好机会!

        

两女一鼠眼前一亮,立刻娴熟无比地撬门进入了天魔一号包厢。

        

瞬时间,魔龙舌炙烤后的香味便钻入了她们鼻中。

        

只能说,顶尖食材不愧“顶尖”二字,哪怕处理手法再拙劣,也还是能保留六七分食材的本味。单单这香味,便已经将她们的馋虫全都勾出来了。

        

两女一鼠立刻贪婪地扑上前去,将器皿和食材一股脑儿全都打包好,装进了大老鼠的储物囊中。

        

然而。

        

正当她们准备找机会离开的时候,门外又是响起了一位魔女的声音:“少主殿下,适才多谢您帮忙解围了,那几个领主大人喝多了,着实太令人讨厌。”

        

“苏拉雅小姐客气了,区区小事,何必放在心上?”另一道男声也随之响起,声音听起来矜贵优雅,风度翩翩,“能有幸邀请小姐一起共饮一杯,倒是我的荣幸。我让后厨准备了九阶魔龙舌~还请小姐品尝。”

        

说话间,一男一女两个魔族已经推门进了【天魔一号】包厢。

        

这两魔,一个银发金眸,风度翩翩,一个白发蛇童,妩媚惑人,赫然就是冥煞少主和化名“苏拉雅”的苏雅魔使!

        

“咦?”冥煞少主一扫桌上,顿时微起了眉头,“明明有魔龙舌的香味,可食物去哪里了?”

        

“少主殿下莫急。兴许是后厨又搬回去重新加工了。”苏拉雅见状,似是不愿节外生枝,解围道,“既然是饮酒,倒不在乎吃什么,更重要的是与谁吃。”

        

“好,苏拉雅小姐说话真是有意思。”冥煞少主闻言也不再纠结,转而邀请苏拉雅落座,随即从储物空间中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美酒,准备替她斟酒,“这是我冥煞魔神殿中的特色酒——【九幽冷魄酒】,此酒性冷爽口,多喝几口对神魄淬炼极有好处。”

        

“少主殿下,您这酒是好酒,只是妾身体弱骨寒,喝不得此美酒。”苏拉雅浅浅一笑,却是同样也取出了一壶酒,“还是喝妾身的酒吧。这是妾身老家带来的【媚酥骨】,此酒性热,有活血提升之效。”

        

“倒是本少主思虑不周了。”冥煞少主斟酒的动作一顿,大感兴趣道,“那就如你所愿。”

        

【媚酥骨】酒色泛红,酒劲也是十足,一杯酒下去,冥煞少主便忍不住大赞道:“好酒好酒,真是让本少主热血沸腾啊~”

        

觥筹交错间,两魔不知不觉便是好几杯酒下肚。

        

冥煞少主渐渐地热血上了头,眼神越来越迷离,看向苏拉雅的眼神也越来越充满攻击性,开始动手动脚了起来。

        

“少主殿下,您别这样……我卖艺不卖身的。”苏拉雅纤纤素手抵着它的胸膛,有些半推半就地抗拒着。

        

“嘿嘿嘿~你越抗拒,我越喜欢。”

        

在媚酥骨的作用下,冥煞少主的动作逐渐变得肆无忌惮起来,开始原形毕露。

        

“可是,您的护卫都在外面……”苏拉雅嗔怨道,“这事儿要是传了出去,你叫我以后还怎么当舞姬?”

        

“这好办。”冥煞少主传音给护卫道,“我与苏拉雅小姐有些要事要谈,你们都先退去。”

        

说着,他手腕一翻,便拿出了一面幽冷魔旗,抖手掷出。

        

“吼~!”

        

阵阵低沉的龙吟声响起。

        

幽冷魔旗上的金色纹路瞬间活了过来,不过眨眼间,便化作八条半透明的龙影分化而出。

        

幽冷魔旗也随之一分为八,化作八面金丝缠绕的三角阵旗落在了房间的八个角上,各自镇守一方。

        

下一刻,便有道道阵法光芒纵横交织而起,将整个房间都被笼罩在了其中,与外界彻底隔离开来。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原本还断断续续从窗外传来的吆喝声,说话闲谈声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阵旗名为【幽冥八龙旗】,乃是一件顶尖的半攻半防的半步真魔器,即可隔绝窥探,又可守护自身,哪怕魔王强攻,一时半会儿也无可奈何,甚至一不小心还有可能会被反杀。”

        

冥煞少主略有些得瑟的介绍道。

        

半步真魔器啊~

        

苏雅拉眼神中掠过一抹贪婪之色,面上却是笑道:“真不愧是冥煞少主,这家底就是浑厚。不过,这半步真魔器也是有器灵的,人家被它看着可不好意思。”

        

“此乃小事。何况这幽冥八龙旗只会防外部入侵,对内嘛,自然不会干扰。”冥煞少主说着,便专门吩咐了器灵一句,“你且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外面,意识不准窥探包厢内的情况。无论我这边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准将注意力扫过来。”

        

“是,少主!”幽冥八龙旗乖巧地说道。

        

“少主,您真是有心了。”苏雅拉抚着心头,似乎这才放下心来,随即顺势往冥煞少主怀里倒去,“您可要怜惜我。”

        

“等你尝过本少主的滋味……”

        

两魔身影交缠,各种少儿不宜的场面顿时开始联袂上演。

        

这可把躲在柜子里的两女一鼠给激动坏了。

        

她们常年在外奔波躲藏,各种敛息手段早就已经锻炼到出神入化了,再加上渣渣鼠的空间能力,可将藏身之地周围的部分空间微微扭曲,以隔绝窥探。

        

仗着旁人很难发现她们的行踪,两女争相往柜缝口挤去,都是一副“让我堪堪”“让我见识见识”的娇憨模样。

        

不过毕竟位置有限,只能容纳一个人偷看。王璃慈和蓝宛儿争来争去,挪来挪去,非但看不过瘾,还很容易暴露行踪。

        

挤了一会,两人便索性不挤了,直接掏出天机留影盘开始录影,准备留着回家后慢慢看。

        

保不齐还能卖给别人看,看一次收费一百仙晶什么的。

        

随着战况越来越深入,犹若那狂风骤雨般激烈,各种污言秽语也开始在包厢里飘荡开来。

        

蓦地。

        

冥煞少主动作一僵,发出一声怒吼:“你这贱人,你对本少主干了什么?”

        

“嘻嘻嘻,少主殿下莫要慌张。”苏拉雅仍是那副妩媚入骨的模样,笑声娇媚酥软,语气却好整以暇,“这根【千机锁魂钉】也是顶尖的道器,一旦扎入您的神魂之中,便会让你的神魂悉数瘫痪。如今,你可是连半点神念和魔功都用不了了。而且,这【千机锁魂钉】还能阻止你的神魂逃逸,你便是想抛弃肉身逃遁也不可能。”

        

“你你你!”冥煞少主又惊又俱,就连呵骂声都中气明显不足,“你好大的胆子!我可是冥煞魔神的嫡脉继承者,未来的魔神!你怎么敢如此对我?你就不怕祖神的怒火吗?”

        

“嘻嘻~~也罢,看在你挺威勐的份上,我就让你死个明白。”

        

苏拉雅说着,手腕一翻,一柄黝黑的匕首便出现在了她娇嫩白皙的掌心之中。

        

那是一柄道器级【魔匕】,外形小巧,光泽暗澹,看起来极其的不起眼,却透着股致命的危险气息。

        

见状,冥煞少主心知不妙,当即就想跑。

        

然而,如今的它神魂和魔功都已经悉数瘫痪,连一丁点的魔气都调动不了,又哪里能逃得出苏拉雅的手掌心?

        

不过刚转了个身的功夫,苏拉雅的匕首就已经割断了它的喉咙,随后顺手一戳,又刺破了它的心脏。

        

“谁让你身怀冥煞真魔种,被我们家魔尊大人看中了呢~”做这些的时候,她的脸上始终带着一抹笑意,声音甜腻而勾人,“不过你放心,你家冥煞魔神肯定会为你复仇的。只可惜,嘻嘻嘻~~我们一定会让它以为,是人族仙朝那边下的手……这下,你明白了吧?”

        

“人族!魔尊!”

        

冥煞少主两眼暴凸,表情狰狞。

        

到了这时候,它哪里还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分明就是个一石二鸟之计,一方面可以干掉它,取得冥煞真魔种,顺便还能栽赃给仙朝,引发仙朝和祖神的争端,同时削弱仙朝和祖神的实力。

        

要知道,冥煞真魔种可是成就魔神的根基,乃是祖神废了好大劲才从自己体内剥离出来的。一旦被夺走,即便是祖神,也很难再凝聚出第二颗。

        

到时候,它们冥煞魔神这一脉,说不定会就此断了魔神传承。

        

它几乎都能想象到,祖神得知这件事之后,会是何等的震怒了。

        

这个人族魔尊,当真是好狠的算计!

        

可惜,便是想明白了又如何?如今的它喉咙被割断,心脏也被戳了个窟窿,连说话都是漏风的,也就是靠着领主级魔族强横的体魄撑着,才没有直接死亡,仍在苟延残喘而已。

        

苏拉雅变态般的将冥煞少主全身要害全都捅了一遍。

        

哪怕冥煞少主乃是领主级的实力,也禁不住如此残害,终于还是一命呜呼了。而且,它的神魂依旧被牢牢地钉在肉身内,根本无法逃跑。

        

干掉了冥煞少主后,苏拉雅这才心满意足地收起了匕首,眼神中露出了一抹痴狂之色:“阴蛇贱人,你的死期到了!给我等着!”

        

说罢,她直接将冥煞少主的尸体收了起来,随即掀开桌子,在地面上摸索了起来。

        

也不知道她碰了什么机关,蓦地,地面上的砖石悄无声息地挪开,露出了一条黑漆漆的暗道。

        

很显然,这暗道和机关都是她早就准备好的。

        

她毫不犹豫地向下一跃,身形便瞬间消失在了暗道之中,头也不回地开始跑路了。

        

“这……”

        

看着这一幕,躲在柜子里的王璃慈和蓝宛儿两人都是目瞪口呆。

        

这一系列的转折也太突兀,太可怕了吧?

        

明明刚才这俩还在那边不可描述呢,怎么这忽然之间就变成这样了?那魔女也太凶残和可怕了。而且,这怎么忽然间又扯上魔尊和仙朝了呢?

        

明明就在旁边,她们俩却愣是没跟上节奏,感觉脑子都快不够用了。

        

“不好!她要陷害咱们仙朝,千万不能让她得逞!”王璃慈脑瓜子“嗡嗡”的,忽然就反应了过来。

        

眼看着那暗道就要关闭,她来不及多想,赶忙拉着蓝宛儿和渣渣鼠也进入了暗道,一路追踪了过去。

        

七绕八拐地追了好一会儿,王璃慈的脑子终于慢慢清醒了过来:“这样下去不是个事情。她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现在一定是要偷偷出城。而冥煞少主死掉的消息根本瞒不了多久,一旦被发现,这血色魔王堡必然会封堡,那幽冥紫金莲岂不是拿不到了?”

        

“璃慈姐姐,要不这样,你去拿幽冥紫金莲,管它熟不熟先拿了再说。”蓝宛儿建议道,“我和渣渣鼠一起继续追那魔女。你放心,渣渣鼠记住了她的味道,她跑不掉的。你到时候顺着我的气息记号来找我就行!”

        

两女合伙作桉都不知多少次了,早已经心有灵犀,当即开始分头行动。

        

当王璃慈抵达了存放【幽冥紫金莲】的地窖中时,发现它已经盛开了八九成的模样,虽然并非是采收的最好时机,但药效倒也已经积攒得七七八八,也能勉强收了。

        

她也没时间遗憾,匆匆忙忙地收掉幽冥紫金莲后,便第一时间追着蓝宛儿的气息记号,一路出了血色魔王堡。

        

又向东面行进了百多里,到了魔界的一片荒郊野岭之中,她才终于追上了蓝宛儿。

        

此刻。

        

蓝宛儿正收敛气息埋伏在一处凹谷外。

        

她的身旁,渣渣鼠正施展着种族天赋,扭曲空间将她护在其中。若非蓝宛儿留了独特的气息记号,连王璃慈都未必能找得到她。

        

两女一鼠再度汇合。

        

“她发了个信号,好像在等什么人。”蓝宛儿悄悄给王璃慈传音,跟她解释目前的情况,目光随即瞅向了凹谷内。

        

王璃慈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见到那魔女正隐藏在凹谷内的一个隐蔽位置,静悄悄的潜伏着不做声。她身上的鲜艳舞裙也已经换成了不起眼的黑色劲装,看起来相当谨慎。

        

两人一鼠匿踪而行,一点点朝那魔女藏身的位置摸了过去,准备找个时机,将那胆大包天的魔女擒获。

        

无论如何,她们都得把情况搞清楚才行。而只要擒住了那魔女,就什么都知道了。

        

然而。

        

她们还没能摸到近前,凹谷内就忽的有一道晦涩的空间波动掠过,紧接着,一位灰袍老者便自空间涟漪中迈步而出,来到了苏拉雅面前。

        

那是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眼神阴翳,气质森冷,看起来便很不好惹。

        

因是在魔族的地盘上,他出现得很低调,除了那一道空间涟漪,浑身上下连一丝气息都没泄露出来,但依旧让人不敢小觑。

        

“大人。”苏拉雅兴奋地上前一礼,“一切尽在计划之中。”

        

说着,她就将冥煞少主的尸体从储物空间中取了出来。

        

“冥煞少主那些护卫,应该很快就会发现出事了。兵贵神速。”灰袍老者当机立断,直接布下阵旗将此地隔绝,防止能量外泄,随即便掏出一枚早已经准备好的黑色符令,指尖用力,将那符令一把捏碎。

        

瞬时间。

        

幽暗森冷的冥煞之气便喷涌而出,化为一个黑色旋涡将冥煞少主的尸体包裹在了其中。

        

这股冥煞之气磅礴而浩瀚,已经凝练到了近乎实质的地步,极其难以控制。

        

灰袍老者费劲了心神,才勉强控制住了它们。

        

在它们的包裹下,冥煞少主体内被钉住的神魂、以及储物戒指都一点点地被剥离了出来。

        

而同时被剥离出来的,还有一颗如黑宝石般剔透的“魔晶”。那魔晶周身魔气缭绕,散发出的威势强横无比,宛如魔神降临一般,哪怕只是看一眼,都会让人止不住的头皮发麻。

        

很显然,这就是【冥煞真魔种】!

        

见到它,灰袍老者也是神色一喜。

        

顾不得自己的心神损耗,他连忙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特制小盒子,将那颗【冥煞真魔种】封印了进去。

        

与此同时,冥煞少主的尸体也被搜刮得干干净净,唯有储物戒指因为和冥煞少主的神魂有链接,暂且只能放在一起。

        

为了这冥煞真魔种,魔尊显然是耗费了极大的心血,从很久以前就开始计划了,否则,不至于准备得如此充分,每一步都好似早有算计。

        

只是魔尊大概做梦都没料到,他费尽心思布下的局,居然会正巧被王璃慈一行撞上,还被全程用天机留影盘录了下来。

        

“苏雅魔使,你拿着冥煞少主的尸体,按照计划去放到仙三号基地那边,如此你的任务才算是彻底完成。”灰袍老者吩咐她道,“而主上则会牵制住冥煞魔神,以便进行下一步计划。”

        

“大人您放心。”

        

苏雅魔使再次收起尸体,和之前一样隐匿起了行踪,飞快潜行着远离了凹谷。

        

而灰袍老者则是随手撕开空间,消失在了原地。

        

“这帮人太坏了!他们自己干了坏事,却要赖咱们仙朝。”蓝宛儿被气得直跺脚,“姐姐,咱们去追上那魔女,把她抓起来交给绥云公主处置。这事儿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敢陷害仙朝,得让他们付出代价!”

        

虽然那魔女似乎有神通境的修为,不过,蓝宛儿她们倒是不怕。

        

以她们如今的实力,等闲神通境根本就不是她们的对手,能让她们忌惮的,也就只有凌虚境了。

        

“栽赃陷害仙朝这事儿虽然性质恶劣,但暂时不急。”王璃慈皱了皱鼻子,回想起刚才的情况,心中隐隐然有了个想法,“我觉得那个【冥煞真魔种】好像更重要。它出来的那一瞬间,我的血脉就开始躁动不已,我差点就没忍住扑上去一口吞掉它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冲动!那东西绝对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不行!我们得先去追那冥煞真魔种!我四叔说过,敌人越是费尽心思想要做到的事情,往往越重要,咱们一定不能让他们得逞。我有种直觉,要是让魔尊得了这冥煞真魔种,怕是要出大事。”

        

“可是姐姐,那是凌虚境大老啊~”蓝宛儿心里有些发虚,“先不说咱们能不能追得上,就算我们靠着渣渣鼠追到了他,也打不过吧。”

        

“现在是在魔族的地盘上,那个凌虚老头肯定不敢遁速全开,那样动静太大,肯定会引来麻烦,而频频撕裂空间赶路他肯定也吃不消,还容易引来敌人。”王璃慈有着丰富的敌后活动经验,很快就捋清楚了思路,“撕裂空间和施展遁法都会留下痕迹,咱们凭着渣渣鼠对残留的空间痕迹,外加气味的追踪,应该能追上那老头。到时候,我有一计,可斩凌虚!”

        

“空间痕迹和味道会很快消散,咱们还是别耽搁了,边追边说。”

        

王璃慈平时看着好似除了吃什么都不在意,但到了关键时刻,却是远比一般人更敏锐,也更果决。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