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同桌摸到喷潮小黄文&男人用手桶女人的屁股眼

    

虽然,少女的脸被头发遮住,可江朝歌还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觉得少女就是周家坠河的小姐——周娇儿!

        

绝对不会有错!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周娇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崖上应该就是灵珠寺吧?

        

江朝歌倒是没有被江二郎记忆中的情绪所影响,因为,他非常清楚,他和这个周娇儿实质上并没有什么瓜葛。

        

有瓜葛的是江二郎,跟他江朝歌有什么关系?

        

“捕快们曾告诉我周娇儿带了一些人到庆河捞银子,可并没有提到过周娇儿到过灵珠寺啊?”

        

庆河,捞银子?

        

等一下!

        

有没有一种可能,三十万两赈灾银子丢失的位置……就在这灵珠寺的崖下!

        

江朝歌听捕快们说过,现在四处灾荒,山匪盗贼无数,为了活命别说是官银了,就算是军粮都敢抢。 

        

所以,押运官银时基本上都是走的水路。

        

“如果押运三十万两赈灾银子的船,就是在路过灵珠寺时翻的,那么周娇儿出现在这里就很合理了。”

        

但这毕竟只是一个猜测。

        

想要证实,最好的办法就是抓住周娇儿,然后,读取她死前遗留下来的记忆。

        

如此一来,包括周娇儿到底是怎么死的都很有可能拿到线索。

        

江朝歌一念至此,便立即向着崖上走去。

        

“假设周娇儿是在这里坠的河,现在她的心里应该是充满了不甘,这种执念让她的灵魂弥留在此处,并一直呆呆的看着河水。”

        

一般来说,执念越强,鬼物越凶!

        

周娇儿生前极受周县令宠爱,看到周县令被抓后,心中肯定非常急切,可以说是为救周县令能不惜一切代价。

        

这种时候她坠入河中身亡,执念定然是极重!

        

不过,她死的时间只有两天。

        

应该问题不大!

        

江朝歌对于打赢周娇儿还是有些信心的:“先靠近一些,再以土遁发动偷袭,将她死死抱住,应该就很难逃脱了。”

        

……

        

山崖并不算太高。

        

江朝歌走路的速度极快,一只手捏紧了土地符,随时准备施展土遁。

        

很快,他就来到了山崖的半腰上。

        

而周娇儿依旧坐在石头上,呆呆的看着庆河的河水。

        

“再靠近一点点,应该就可以出手了!”

        

江朝歌在心里默默计算距离,因为,他之前消耗有些过甚,所以,每次土遁的距离也变得越来越短。

        

再近一点!

        

差不多了,可以出手了!

        

没有任何犹豫,江朝歌直接以土地符施展土遁。

        

“嗖!”

        

他便到了周娇儿身后。

        

“位置不错,正好在她身后,她没有察觉,可以出手!”江朝歌伸出双手,猛的一把将周娇儿抱住。

        

有些湿,有些滑。

        

而周娇儿也在这时回头了。

        

她看起来有些惊慌,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看着江朝歌,嘴巴微微的张开,发出一种极为诡异的叫声。

        

“咕咕咕,咕咕咕!”

        

就如同溺水一般。

        

江朝歌到这时候也真正的看到了一些周娇儿的脸。

        

“真的是周娇儿,我的直觉没有错!样子还是以前的样子,并没有什么水肿之类恐怖的事情发生。”

        

依旧保持着漂亮的一面。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头发和脸上都布满了水珠,身上有些冰凉。

        

但就在江朝歌准备更深一步动作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他怀里抱住的不再是周娇儿,而是一滩浑浊的河水。

        

“哗啦啦!”

        

河水洒落在地。

        

江朝歌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接着,他就发现周娇儿出现在了崖边,口里依旧发出那种“咕咕咕”的声音。

        

“周娇儿……会法术?!”

        

这是江朝歌万万没想到的,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是太少了,接触的鬼也就阿离和白无常强大一些。

        

其它的鬼例如村长,就是一记掌刀干掉,还有江二郎和江鱼儿就更不用提了,傻傻的吊着等着他读记忆。

        

原来这个世界的鬼是有法术的!

        

或者说,是因为死法不同,而具有某些特殊的能力?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周娇儿开始了对他的反击。

        

“哗!”

        

一团水柱朝着江朝歌射了过来。

        

江朝歌这一点倒不怕。

        

任由你射!

        

那些水柱射到身上,就如同洗了个澡一样,并没有造成伤害,相反还挺舒服。

        

江朝歌张开嘴巴,喝了一口。

        

体内的阴气终于算是恢复了一些!

        

“咕咕咕,咕咕咕!”

        

周娇儿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似乎是看出了江朝歌的凶狠,知道打不过江朝歌,一转身便向着山崖处跑了过去。

        

江朝歌马上施展踏阴步追了过去:“别跑,相信我,我对你没有恶念,我只是想超度你!”

        

他以阴气凝聚为石!

        

再以脚踏石而行,速度快如鬼魅!

        

在周娇儿即将跳崖的一瞬间,他再次成功的抓住了周娇儿的手。

        

可是,那只手实在太滑了,上面布满了水珠,就如同泥鳅一样,很快的便又挣脱了。

        

“嗖!”

        

周娇儿没入水中,消失不见。

        

“不会吧?这能跑掉?”江朝歌看着翻滚的河水,有些郁闷:“怪不得梁平安那货三次都没有通过夜侦司的考核,原来抓鬼这么难的吗?”

        

他第一次理解到了梁平安的心情。

        

明明计划得很周全,出手的位置,时机都是上佳,可最终还是让周娇儿跑了。

        

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抓鬼的手段太过于单一。

        

只会抓……不会控啊!

        

“如果我手上有玄阴镜就好了,刚才的情况,我完全可以用玄阴镜将她罩住,这样一来或许就跑不掉了。”

        

江朝歌只能将过错归咎于周娇儿出现得太过突然,他还没有准备好。

        

不过,现在也算是有了一些进展。

        

至少,他已经知道周娇儿就在这里,倒不用担心她去其它地方,毕竟,她的执念就在此处。

        

“下次做一些准备再来,周娇儿应该还会再上崖!”江朝歌叹出一口气。

        

周娇儿刚才受了惊吓,估计短时间内是不会再上岸了,只能先到灵珠寺看看梁平安有没有到。

        

雨越下越大。

        

江朝歌伸出手,阴气再次凝聚出一把红伞。

        

他漫步于雨中,向着不远处诺大的灵珠寺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诵道。

        

“罩云飘远岫,喷雨泛长河。”

        

“低飞昏岭腹,斜足洒岩阿。”

        

“泫丛珠缔叶,起溜镜图波。”

        

“濛柳添丝密,含吹织空罗。”

        

诵完,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庆河:“美则美矣,可惜,如此暴雨……这庆河之水,怕是又要涨了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