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讲自己被吃胸的感受/女女高H互相磨镜

粘杆处的众人被这突如起来的转变吓懵了,呈祥却是一瞬间想到了曹操割须代罚,以收将士之心的故事。

        

币岱与佘岱也被这鞭子吓傻了,纷纷哭喊道:“六叔,不要!何必这样啊,这些不过······”

        

这二人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董亮冷冷的瞪了一眼,吓的不敢开口。

        

吴德礼与罗克铎额直接下跪道:“大人,何必如此,这样二位少爷何以自处?我们何以自处!”

        

董亮依旧冷冷一眼。

        

刷刷!

        

校场众人齐齐下跪,他们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但下跪总没错。

        

“六哥,行刑吧。”

        

呈祥无声,一鞭又一鞭。

        

每一鞭都仿佛抽在了众人心中,他们不知道董亮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借着自己受罚处置刘凌、罗克铎二人?

        

可是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

        

为了币岱与佘岱?众人完全不能理解这二人有何资格让董亮替他们受罚。

        

没人敢发问,没人敢出声!

        

四周的旷野仿佛只剩下鞭子抽开皮肉的声音。

        

渐渐的他们只觉得凝重,继而敬畏那个跪在台上的男人。

        

鞭子抽完了,董亮背上血迹斑斑,呈祥扔掉马鞭,立马扶了董亮起来。

        

董亮的模样有些狼狈,却无人小噱于他,他如同受伤的雄狮缓缓打量着众人,众人被气势所逼,纷纷低下了头。

        

“我已替我侄儿受罚了,你们可有不服?”

        

服!

        

众人齐声道,力道却有不足。

        

接着董亮举起了马鞭,狠狠的抽了罗克铎一鞭子。看着一声不吭的罗克铎,冷冷的说道:“你打伤我侄儿,我抽你一鞭子,你服不服!”

        

罗克铎垂下了头:“卑职服。”

        

董亮点头,随即正色道:“罗克铎忠于职守!行侠仗义,特晋为二等侍卫!你可服!”

        

罗克铎傻傻的愣着了原地,吴德礼却一脸狂喜,跑过来摁住了他的头:“还不谢谢董大人!”

        

罗克铎继而狂喜,不住的磕头热泪盈眶的说道:“卑职,卑职心服口服,从此唯大人马首是瞻!”

        

董亮大笑,朝场下众人问道:“你们服不服?”

        

服!

        

声音震慑云霄。

        

“大人英明!”

        

人群不知谁这样叫了一声,继而被越来越多的人效仿,最终汇聚成了一股洪流。

        

呈睿看着台下的一切,这是眼睁睁的在他眼前发生的一起,短短半个时辰,董亮从只身入营到尽收其心,只用了半个时辰。

        

这如何不令他炫目,令他折服?

        

然而董亮却远没有结束的打算,他一抬手,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了。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升呈祥、币岱、佘岱为三等侍卫。”

        

如同一碰冷水,安静的沸水顿时冷却了下来。

        

“我知道你们有些人不服,但这里老子做主!谁叫他们是我的家人呢?”

        

董亮停顿下来,巡视着四周,见众人纷纷秉然,激昂的说道:“但今天老子来到这里,是想认下你们这群人做兄弟!做了我的兄弟,那便是我的家人!只要你们有一颗忠孝之心,那便是我的家人!”

        

“你们,有吗?”

        

“有!”

        

人群彻底陷入的癫狂!

        

毕竟相比于赏罚分明的上司,他们还是更希望有个霸道的爹护着!

        

币岱和佘岱那个鬼样子,董大人尚且如此维护、偏心眼,那么我们这些忠义人士只要能效忠董大人,董大人能不护犊子吗?

        

有了董大人护犊子,在这大清国不得横着走?

        

董亮再次举手,人群安静下来了。董亮却是手一软,转身埋怨起呈祥,笑道:“四哥,你这鞭子也不知道偷些懒,我这背上现在还疼!”

        

人群顿时一阵哄笑。董亮这一声埋怨,非但没有折损他的权威,反而大大拉进了与众人的距离,自家人嘛,敞开心扉说事,有点小心思、小埋怨反而更能增进感情。

        

此刻大家对董亮是即敬又爱,都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他看,以表其畏服。

        

呈祥此刻脑子是一片空白,对于自己的肤浅感到惭愧,之前才哪到哪呀!现在这粘杆处,上上下下哪一个不对董亮敬若神明,有爱若神明。

        

以董亮现在的人望,就算现在叫这群人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只怕人人都争先恐后,还绝不泄密,誓死忠诚那种!

        

当然这些有时效性,以后若不继续添柴加炭,这火怕是会慢慢熄灭。

        

而董亮现在当然是继续施恩。

        

“吴大人!给弟兄们每人二十两银子,最先开始叫服的那几个,每人多发十两!”

        

“大人英明!”

        

人群再也控制不住了,就算董亮喊停也停不下来那种,有人喊道嗓音沙哑仍在嘶吼。

        

这种事情其实并不合规,恩赏升迁,朝廷自有制度,远不是董亮一句话就能办到的事情,但这个时候,谁敢阻止?谁会阻止?

        

本该制止的吴德礼,现在叫的声音最大!

        

大人英明,就是这厮带的头,他道不缺这几十两银子,而是缺一个护犊子的爹!

        

他现在看董亮的眼神,那是一片慈孝之心。

        

总之本该是制衡董亮存在的吴德礼,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董亮的形状。

        

待人群稍稍冷静,董亮向吴德礼询问道:“粘杆处还差九百人缺,你有什么章程没?”

        

吴德礼这时恢复冷静说道:“大人,咱们粘杆处的待遇有些低,要找些好手,怕需要些时日!”

        

董亮以为听错了:“什么?待遇低?”

        

“是的,咱们粘杆处的兵丁是按照马甲的标准来的,每月2两银子(注:定宜庄《清代八旗驻防制度研究》)”

        

董亮皱眉:“最高的标准是多少?这件事归谁管?”

        

吴德礼:“前锋,每月4两,咱们粘杆处虽然人事独立了,但财权还在内务府。而这人员待遇本是由圣上定夺,但圣旨上没写明,再加上咱们又兼并了都虞司,大部分事情都还在交接阶段,内务府多有推诿。”

        

董亮了然:“索尼暗中使坏?”

        

吴德礼不敢言语。

        

董亮笑了笑,往台下招呼道:“来二十个弟兄,内务府那群王八蛋竟敢欺负到老子头上了,你们现在居然还是马甲的待遇,走,咱去给你们要到前锋的待遇,再要几万两办公用费来花花。”

        

人群顿时争先恐后,唯恐选不上二十人,董亮见状随意指了指,然后背上的疼痛传来。

        

这时下面有机灵的兵丁急忙说道:“大人背上有伤,小人会抬轿子,不如让小人陪着大人去。”

        

董亮大笑:“劳烦这位兄弟了!”

        

董亮话声刚落,众人就去抢轿子了,原本四人轿子,被搞成了八抬大轿。

        

众人浩浩汤汤去了内务府,内务府的衙门在紫禁城内,紫禁城内非诏不能进,更何况是坐轿呢。

        

刚才大家一脑热,健步如飞,只顾着抬轿子,就变成这么一个尴尬的情况,其实在途中未必没人头脑清醒过来,可是听到轿子里呼噜声,在路上也没有那个不开眼的人敢去叫醒董亮。

        

到了紫禁城门口,自然就得停轿了。

        

这种情况还得是呈祥出面。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