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开肿胀呻吟声粗喘/同性老和尚又粗又硬

      

梁音音淡笑,“如果像你所说的,江泽文一直精神控制着江姝晴,那么只要偷偷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即可,何必弄出这么大的新闻引人关注?”

        

“实际上,是江姝晴觉得自己被赶出江家,没了靠山,又知道江泽文对她的心意,故意勾引江泽文而已。”

        

检方:“反对没证据推测。当天江姝晴在事故发生时拨打的最后一通电话是江泽文,足可见,她在向江泽文汇报事情的发展。江泽文就是本案主谋。”

        

梁音音:“一个电话能代表什么?请问电话有录音吗?显示江泽文教唆江姝晴了吗?难道打个电话就代表是主谋?那接过电话的人都有可疑。”

        

“……”

        

梁音音和检方在进行着激烈的辩论。

        

女人英姿飒爽,淡定从容的样子像是镀了一层光,让人忍不住为之倾倒。

        

江泽文定定地看着她,有些恍惚又有些安定。

        

这样的梁音音,是他熟悉的又似乎很陌生。

        

可不管是哪一种情绪,都让他有种错觉,似乎只要有她在,他就能安心。

        

“综上所述,按照疑罪从无的法律条款,我主张被告江泽文无罪。我的话讲完了。”

        

梁音音在做结案陈词。

        

“好,现在暂时休庭,等待宣判。”

        

工作人员敲了一下棒槌,庄严开口。

        

江泽文回神,看了梁音音一眼,见她给了自己一个安定的眼神,起身跟着工作人员进了候审室。

        

没过多久,梁音音进来了。

        

江泽文看着她清冷美艳的侧脸,莫名地放轻了呼吸。

        

似乎不想打扰到这道美丽的风景。

        

“不必担心,检方手里证据不足,无法定你的罪的。”

        

梁音音看了眼江泽文,淡声安慰了一句。

        

江泽文看着她,眸光灼灼,“我相信你。”

        

男人的语气里透着一丝坚定和信赖。

        

梁音音挑眉,对上他灼热的深眸,心脏没出息地乱跳了一下。

        

瞧她,还是个恋爱脑。

        

似乎就等着这一天,他一点点发现她的好,然后追悔莫及。

        

而她,则享受被人仰视的那种成就感。

        

幼稚死了。

        

“梁音音,除了豪门千金、医生、律师,你还有多少身份是我不知道的?”

        

江泽文看着梁音音,忍不住问了一句。

        

梁音音翻着手里的资料,漂亮的杏眸动了动。

        

随后抬着清眸看向他,笑意盈人,“想知道?”

        

江泽文只觉得她的笑意格外勾人,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想。”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梁音音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些,看着此时呆愣愣的江泽文,只觉得心情舒畅极了。

        

江泽文轻抿了一下唇,听着女人清悦的嗓音,倒没有被人逗弄的恼意。

        

只是心里的那个念头越发强烈。

        

像梁音音这样的满级大佬,为什么会屈身在他的公司,做了他三年的小秘书呢?

        

短暂的休息后,再次开庭了。

        

法官当众宣判,江姝晴死刑,而江泽文无罪释放。

        

江姝晴面如死灰,对着江泽文大喊大叫,“江泽文,你不是爱我的吗?你为什么不救我?你就是个懦夫,见死不救的懦夫!我诅咒你,一辈子得不到真爱!”

        

江泽文的额角青筋突突跳着。

        

只觉得难堪至极。

        

他是有多眼瞎,才会爱上一个蛇蝎美人?

        

休息室外的长廊上,江家人全部在等候着无罪释放的江泽文。

        

“泽文。”

        

白锦瑟眼眶里含着激动的泪水,伸手抱住了他。

        

江泽文眉眼柔和,拍着自家母亲,柔声细语地安慰着她。

        

等母子俩腻歪了一会儿,江明朗有些疑惑地问道:“泽文,帮你做辩护的律师Zoe,我怎么觉得有点像之前我们公司的梁秘书?”

        

听到这话,江泽文松开了白锦瑟,点了点头。

        

“是,爸你没看错,她就是梁音。”

        

江明朗惊讶,“怎么会呢?她不过是一个小秘书,怎么会是如此专业的金牌律师?”

        

江泽文勾了勾唇,“她不光是金牌律师,还是之前替小影治疗的神医Anna。除此之外,她还是青城梁家的千金大小姐。”

        

寥寥数语,让在场的几人都瞪大了眼。

        

“哇,这个梁秘书看起来是满级大佬啊!那她怎么会甘心在江氏集团做一个小小的秘书的啊?”

        

穆绵绵忍不住问道。

        

她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所有人都看向江泽文。

        

江泽文摇头苦笑,“不知道。”

        

这个问题,他也很想知道。

        

“泽文,梁秘书为什么突然会辞职?是不是你对她太过苛刻了?”

        

江明朗问道。

        

江泽文默了默,脑海里闪过无数的片段。

        

戴着黑框眼镜认真工作的女人,任由他对她训斥,却依旧默默无闻地帮他安排好所有工作。

        

她的容忍和坚持,让他一度认为做秘书本该如此。

        

或许,真是他对她的苛刻,让她忍无可忍,最终离开。

        

“大概是吧。”

        

江泽文叹了口气,说了一句。

        

“好了,先不说这个了,只要泽文平安就好。咱们先出去吧。”

        

白锦瑟不管公司里的事,只知道自己儿子平安无事了,得马上回去给他去去晦气。

        

几人出了法庭,外面聚集着不少记者。

        

都是听闻江泽文被指控谋杀,而过来探听消息的。

        

江家雇佣的十几个保镖严防死守,不让记者靠近半步。

        

江泽文护着白锦瑟,和一干人等去了停车场。

        

远远的,就见梁音换了常服,正准备上车。

        

江泽文眼前一亮,阔步上前。

        

“梁音音。”

        

梁音音脚步一顿,看着江泽文和跟过来的江家等人,脸上挂上了礼貌的笑容。

        

“江总,董事长,江夫人,江二少……”

        

她和来人一一打着招呼,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梁秘书,我都听泽文说了,真没想到,你的身份这么不简单。”江明朗说道。

        

梁音音莞尔一笑,“董事长过奖了,不过是平时闲着学了点技能傍身。”

        

“梁秘书谦虚了。”

        

江明朗顿了顿,试探道:“不知道梁秘书为什么要辞职,我能请你再次回江氏集团帮忙吗?”

        

如果有这样的全能大佬辅助江泽文,那么他们江氏集团一定会在商界顶端屹立不倒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