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粗又长又硬,爽死我了&在卫生间被学长做得好爽

“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秦西风笑着回应了一句,然后回去拿上器械和药品,就策马奔飞奔而去。

        

等他来到早上放牧地方,亚提克还在附近。

        

“西风,过来,这是附近村子上的托乎察克。就是他家的羊得病了,你帮他看看……”

        

亚提克此时正和人说话,看到秦西风就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并很隐晦冲他眨了眨眼。

        

秦西风秒懂,然后看向了那人,说道:“托乎察克大叔,咱们现在就去吧。”

        

“谢谢你,亚提克!”

        

托乎察克和亚提克并不熟,刚才见面随便聊了两句,提到了自家的羊得了腹泻病,没想到亚提克马上就推荐了自己的儿子。

        

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原地等候,结果看到秦西风这么年轻,心里就有点犯嘀咕。

        

但人家是一番好意,这个人情他得领。

        

托乎察克辞别了亚提克,就带着秦西风去了自家的畜栏。 

        

“托乎察克大叔,你家的羊没什么大毛病,就是简单的羊腹泻。我现在给它们用药,明后天我再来看看。”

        

秦西风针对发病的羊做了检查,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这几只羊得的都是“羊腹泻”,这种病多发于入冬时,由于气温的变化、草料品种的变化,非常容易引起肠胃的不适,从而导致腹泻。治疗也很简单,只需要使用庆大霉素治疗即可。

        

“真是太谢谢你了!等会儿你一定要去家里喝碗奶茶,亚提克那边我会让人给他送过去。”

        

秦西风的表现很专业,这让托乎察克放下了担心。

        

冬季,牲畜相对比较容易生病,特别是羊。比如像“羊感冒”、“羊腹泻”、“瘤胃积食”…..等等这一类的小病,经常发生。

        

这一类的病,只要诊断正确,治疗上都不复杂。

        

“好啊,等我忙完再说。”

        

秦西风很快就忙活完,随后跟着托乎察克去了他家坐了一会儿。

        

托乎察克烧好奶茶,让小女儿给亚提克送了一壶过去。亚提克要照看牲畜走不开,要不然早把对方请过来了。

        

“托乎察克大叔,明后天有空我再来看看,估计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我家里还有事,就先走了啊。”

        

秦西风喝完一碗奶茶,就起身告辞。

        

托乎察克送他出来,刚好看到乡里的民警正在村上挨家挨户排查。昨晚有人闯关,跑了一个,目前还在搜捕。

        

“马力汗,开门,我们要进去看看。”

        

此时,民警正好排查到马力汗家,三人一边敲门,一边大声的喊叫。

        

秦西风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马力汗就是梁刚所说的接应人,也是他和亚提克要重点关注的对象。

        

“来了,来了!民警同志,我家就我自己一个人,最近也没有亲朋好友来探访,你们进来看吧……”

        

马力汗是一个30来岁的男人,孤家寡人一个,性格比较孤僻,平时和村里人很少来往。

        

他打开了院子门,满脸不高兴的让民警进去。

        

民警进去转了一圈,随即就走了出来。排查这种事就是碰运气,一般都不会有啥结果的。

        

马力汗在民警身后,刚准备关上院子的大门,就看见了秦西风。

        

“他怎么来了?”

        

亚提克和秦西风父子在整个乡里都有相当的名气,但也做不到谁都认识他俩。

        

而这个马力汗恰恰就见过亚提克和秦西风一两次,他有印象。

        

“西风,你怎么到这边来了?”

        

派出所的民警不可能不认识秦西风,在体制内,亚提克、秦西风父子的名气可比在牧民当中还要大。

        

“我的家的羊生病了,是我请他过来帮忙看看的。”

        

民警这会也看到了秦西风,其中一人就笑着走上前,打了声招呼。

        

秦西风还没来得及回答,托乎察克就抢先做出了解释。

        

“哈哈,看来你还是多面手啊!我们这会儿有事,等什么时候去了你们村,再好好聊聊!”

        

民警公务在身,急匆匆的说了两句话,就去继续排查工作。

        

马力汗听到了几人的对话,默默的关上了院子大门。

        

秦西风随即离开了村子,找到亚提克,两人将畜群收拢,赶着牲畜返回了家里。

        

“阿爸,逃跑的那个家伙肯定就躲在马力汗家。这两天到处都排查的很严,估计等风头过去,马力汗才会把人送走。”

        

很明显,今天上门排查的民警是在演戏。为的就是让马力汗等人感觉到压力,要不然不合常理。

        

这么大一个案子,有人跑掉了,怎么可能不搜捕、不排查?

        

“嗯,我们继续盯着就行。”

        

回到家,亚提克和秦西风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事情。由于两人都不清楚梁刚的计划,当然也不会节外生枝。

        

“亚提克大叔,西风,你们都在啊。”

        

父子两人正说着话,梁刚忽然出现在毡房门口。

        

“指导员,快进来。”

        

秦西风和亚提克赶紧起身,把梁刚让进了屋。

        

“亚提克大叔,西风,你们辛苦了!尤其是西风,你今天的表现不错,出现在接应人的视线当中,合情合理。

        

接下来我们会假意排查一两天,然后就会停止行动。如此一来,跑掉的那个家伙就会择机出逃。”

        

梁刚一坐下,也没顾上寒暄,就直接进入了正题。

        

亚提克和秦西风听得很专心,两人都没有打断梁刚,然后就听对方继续说道:

        

“我们故意放跑一人,就是为了挖出他们的接应人。现在接应人已经确定,就是马力汗。

        

但这个马力汗暂时还不能动,我们还需要通过他给对方传递消息。关键时刻,就可以把那一伙人一网打尽。”

        

梁刚的谋划不算出奇,就是想通过接应人把假消息传递出去,给那个团伙设个局。

        

高原上交通不便,物资补给极其困难。

        

连队就那么些人,日常巡逻有很多地方都照顾不到,要不是有牧民自发的提供帮助,漏洞可就多了去了。

        

所以梁刚不打算守株待兔,而是要引蛇出洞。

        

“指导员,还真放那个混蛋回去?”

        

秦西风知道这是梁刚的计策,但心里还是很不爽。要是让那个家伙跑回境外,自己的事件任务岂不是没法完成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