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sm粗口H&不要了太涨了好爽高潮h

小混混跑出武馆,狂奔而去,一会儿就看不到踪影了。

        

一阵安静。

        

武小德偷偷瞥了钱明魁一眼,只见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没事,老钱,等会儿我们一起出手,把这帮混混搞定。”武小德轻松的说道。

        

“为什么我们习武的总是要打?”钱明魁叹息道。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武小德道。

        

“那不习武的呢?他们怎么办?”钱明魁不解道。

        

武小德一笑,说道:“不习武,也有其他利器,比如权力、金钱、人脉、流言,只要想杀人,什么不可以做利器?”

        

“我实在是无语——我们习武之人不过是强身健体,为什么非要分出个爱恨情仇,非要刀光剑影,斩尽仇敌才肯罢休?”钱明魁腻烦道。

        

武小德见他这么不上道,声音微微提了提,喝道:

        

“强身健体不等于任人欺负,江湖上,你这样的家伙最后下场会很惨!”

        

“江湖……老一套的说法了,这年头,哪有江湖。”钱明魁摇头道。

        

“愚蠢,江湖就是人心中的恶,”武小德上前一步,盯着他的眼睛道:“人心永不罢休,恶亦永不止息,世界就要变了,你既手持利器,就要做好战斗的准备,这样才可以保全自己的家人!”

        

钱明魁呆住。

        

武小德看着他,心中燃起一点希望。

        

这家伙总不会是榆木脑袋吧。

        

你要是个开餐馆的,我也就不勉强了。

        

但你他妈是个开武馆的啊!

        

你这习的是什么武?

        

你家老爷子在天上看着呢!

        

只见钱明魁突然跳起来,厉声道:“小施,收拾书包,我们走!”

        

小女孩早就看着这边的动静,惶然道:“爹,武馆怎么办?”

        

“不要了!我们先避避风头。”钱明魁红着眼睛道。

        

说完便冲进武馆去收拾东西。

        

武小德站在原地呆了半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当钱明魁带着小施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开口了。

        

“老钱。”

        

武小德上前一步,拱手道:“说句实话,我其实这一趟来,是要——”

        

“杀你女儿。”

        

他浑身猛然冒出凶厉的杀意,整个人向前轻轻一跃,抬手便朝小施的头上打去。

        

这一拳对准了太阳穴,如果打实了,小施一定没命。

        

猝不及防之下,钱明魁口中吼道:

        

“你敢!”

        

他刚冲上去,便被武小德回身一拳打退。

        

这一拳如铁似钢,根本不留任何余地,甚至带着一股没有商量余地的意味,直接把钱明魁打得一跌,半天爬不起来。

        

“老钱,你没事的,我只杀她,杀了她我就走。”

        

武小德淡淡的说了一声,转身便再次挥拳。

        

钱明魁目眦欲裂,凄声道:“你要死!”

        

他不顾一切冲上去,却再次被武小德甩出的一掌打飞出去,滚落地上。

        

“她死了。”

        

武小德说着,在小施头上用力一拍。

        

“不!!!”

        

钱明魁绝望的放声大叫。

        

霎时间,异变陡生——

        

只见钱明魁身周放出一道无形的光,化作狂风吹拂四周。

        

他抓起兵器架上的一根长棍,奋力朝武小德扔去。

        

武小德瞳孔骤缩。

        

那长棍被扔出来的时候,棍身上抖落了一层灰色的粉末。

        

如果能把时间放慢,仔细察看,便会发现这其实不是什么粉末,而是长棍上累积的所有尘埃被急剧的颤动震了出来。

        

“好!”

        

武小德喝了一声彩,手腕上冒出一抹流转的金芒,挥手一格。

        

锵——

        

木棍打在他手腕上,发出金石交击的响声。

        

这种威力已经达到了魂力的程度!

        

与此同时,武小德头顶猛然发出“咣”的一声响,旋即升起了三颗星芒。

        

亡灵之书打开,一行行冰晶小字无声无息的浮现:

        

“恭喜,你完成了委托!”

        

“钱明魁觉醒了魂力,将再次扛起踏雪寻梅流派的大旗,成为一方人物。”

        

“你获得了祖灵的赞赏。”

        

“赞赏等级:三星(当前委托最高评分)。”

        

“祖灵赠予你一点魂力上限。”

        

“当前魂力值为:7/8。”

        

“因为完成了本次委托,你获得了在‘愿墙’上发布一次任务的资格。”

        

“除此之外,因为赞赏等级达到了三星,你获得了对方祖灵的额外谢礼。”

        

“请稍等片刻。”

        

“对方祖灵即将降临,将额外的谢礼赠予你。”

        

武小德这时反倒不急了。

        

他把那块雕刻着云纹的玄铁扔到钱明魁面前的地上,顺便又将小施拉过来,笑嘻嘻道:

        

“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老钱,你真是个合格的女儿奴。”

        

钱明魁呆了呆,先上上下下的把自己女儿看了一遍,见她安然无恙,这才去望那块块雕刻着云纹的玄铁。

        

“刚才你拿出来我还以为是假的……现在看来,这确实是我踏雪寻梅流派的护派长老信物……你是来帮我的。”

        

钱明魁说着就要站起身,却不防脚下一软,整个人重新瘫坐在地上。

        

“刚才我怎么了?为什么能用出那一招?”

        

他困惑的道。

        

“不要担心,你这是觉醒了力量,以后那些混混就不能再来欺负你了。”武小德道。

        

钱明魁细细回味刚才那一掷的威力,脸色数变,忽而叹道:

        

“想不到我也有领悟先天之力的机缘——多谢老弟,快扶我起来,我们一起逃!”

        

“逃什么,几个混混就把你吓成这样?”武小德不满道。

        

钱明魁诚恳说道:“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小武兄弟,我家就住在这里,女儿还在附近上学,我要为女儿考虑啊。”

        

武小德懒得再跟他讲。

        

钱明魁这人性子算得上柔软,一见面虽然诈了一场,但最后还是要请自己吃了饭再走。

        

他可没什么钱。

        

——而且作为一个大男人,老婆跑了之后,还独自一个人抚养女儿,又这么上心。

        

这种心性,为女儿爆发一次也算难得,以后能不能上道不好说,但拿来相处却是可以放心。

        

一念及此,武小德四下打量武馆的布局。

        

这里环境真不错。

        

“你这地界其实挺不错的,环山临水,空气清新,能不能让我也来住?”他问道。

        

也罢,都是习武之人,彼此交个朋友,相互照应。

        

至少不能让这个大胖子没觉醒几天,就被午夜十二点的怪物吃了,只剩下个女儿在世间活着。

        

话说自己也需要一些帮手了,这样可以一起面对那个世界。

        

总不能一直住酒店。

        

家属院的房子烧了,自己和兰姐都需要找一个住处。

        

这些念头在武小德脑子里过了一遍,他就做了决定。

        

“您是流派的长老,又帮我开悟了力量,我砸锅卖铁都要供奉您吃饭生活,岂能赶你走?”钱明魁道。

        

“那就一起住吧——刚好我弄了一笔钱,够你和你女儿生活开销的,生活的一应费用我可以负担一些。”武小德道。

        

钱明魁和女儿对视一眼,都有些喜上眉梢。

        

“太好啦,叔叔,我可以给你收拾个房间出来。”小施欢呼道。

        

“让您破费?这不太好吧。”钱明魁假模假样的道。

        

“我看行,那我就不出钱了。”武小德干脆利落的道。

        

钱明魁立刻唉声叹气道:“哎,我们中午吃的是米饭拌咸菜,兄弟,不是,长老,这饭菜我都不敢端上来供奉您吃,您看我们小施还在长身体,却一副瘦巴巴的样子,就是因为没有营养——”

        

武小德打断他道:“行了,开玩笑的,中午我来点外卖,弄几个锅子,再弄点酒,咱们好好吃一顿。”

        

小施欢呼起来,跑进里面给武小德收拾房间去了。

        

咚——

        

大门再次被踢开。

        

一群男青年鱼贯而入。

        

“该死,来不及跑了。”钱明魁脸色苍白道。

        

他刚才那一招觉醒了魂力,又一下子全部释放了出去,此时整个人已经脱力,无法再战。

        

武小德上前几步,挡在前面道:“没事,我来处理。”

        

那个被打过的男青年一见他,顿时露出怨恨之色道:“小乙哥,就是他。”

        

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精瘦男青年开口道:

        

“我是这附近的陆乙,承蒙道上兄弟们抬举,都叫我一声小乙哥,这位小兄弟,听说你对我有意见?”

        

他一边说话,一边不停的打量着武小德,神情渐渐变得阴狠毒辣。

        

原来是一个穷学生。

        

这种天真的家伙也敢来招惹道上的事,等会儿让他哭都哭不出来。

        

他挥挥手。

        

身后一群人纷纷抽出兵器。

        

武小德神情一凝,朝他们手上看过去。

        

弹簧刀、西瓜刀、三棱刺、蝴蝶刀、牛角刀。

        

全是管制刀具。

        

武小德心中有数了,开始有些理解钱明魁。

        

对方并不是一般的地痞无赖,难怪钱明魁会那么怂。

        

这是一帮罕见的进狱系男孩。

        

这场面确实容易出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