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少妇性放荡&被几个人添下面好难受

      

段天涯呢,直接跪伏在地,“草民多谢皇上大人不记小人过!皇上既然瞧得起段某,段某便是为皇上肝脑涂地,亦在所不辞!”

        

晋文帝点头。

        

“孺子可教,朕就派第一个任务给你,去西角门子找到郝老三,与他一同将京城地底下的野火全都给朕清理出来。同时,务必看紧了燕王,不能让他有任何逃脱的机会。只待野火除尽,朕定要将他抽筋拔骨,挂在城墙上当众凌迟!”

        

阮坤和封商彦面面相觑,皇上,这是接受了段天涯?

        

而且,一出手就派了这么大的任务?

        

从未央宫出来,封商彦长长舒出一口气,“真没想到,皇上竟然这般果决。”

        

阮坤笑了笑,“其实这个结果,也不算意外。这个段天涯,确实不是池中之物,我在军中这么多年,虽没有朝堂之中的臣子们会玩心眼子,但也算阅人无数,尤其是这种为将之才,我一看一个准。段天涯此人,只要加以引导,给他机会和时间,他可以成为一代枭雄悍将。”

        

“我都能看得出来,皇上这等明君,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封商彦点头,“将军说得是,秦鹏的背后是秦慕修,秦慕修那个人,说他八百个心眼子也不为过,就是跟比干比起来,只怕还要多一窍,让段天涯来京城送信,一举得到皇上的赏识,定是他的主意。”

        

阮坤笑了笑,外甥有这样的人做智囊,不愁皇位坐不稳。

        

但是想到秦慕修的身份,又不由烦恼,笑意散去,叹了口气。

        

“太傅确实是千古难逢的相才,只盼他与太子缘分足够,能携手将东秦治理成七国乃至海洋两岸最强盛富足的国家。”

        

封商彦不由疑惑,“他已经做了太子的太傅,太子又十分依赖仰重他,皇上也放心把太子交到他手里,他和太子的缘分,还谈何不够?”

        

阮坤又是长长一口气,“此事说来话长,现在也不是说的时候,只请封大人,将来若能拉太傅一把,就不要吝惜帮他一把,封大人帮太傅,就是帮太子,大恩大德,太子会记在心上。”

        

说罢,阮坤便拂袖负手而去。

        

封商彦咂摸着他没头没尾的话, 也不知道是何意。

        

“八百个心眼子的秦慕修,需要我帮忙?他不玩儿我就不错了,我哪里帮得上他?”

        

封商彦自言自语,也摇着头走了。

        

西角门子。

        

段天涯找到郝老三,说明来意。

        

一贯桀骜混沌的郝老三,听到段天涯来意,都吓得一身冷汗,刚下肚的马尿,立时化作一身冷汗,从各个毛孔散出来了。

        

“野火!地底下全是野火?你听谁说的?”

        

段天涯捂住他嘴,将他拉到窄巷中,才道,“你的少主。”

        

郝老三消化了半晌,才深吸一口气,“我知道了,我手里有几十个孩子,都是在街头巷尾混惯了的,对地下城的各个脉络也熟悉,让他们下去找吧。”

        

段天涯道,“不能盲目地找,首先要找到火信在哪里。那是引爆野火的关键,能先把火信除了,就不怕了。否则,燕王随时都可以提前引爆野火。”

        

郝老三不由跟着凝重起来,“京城有多大,地下城就有多大,地下相对地上,更加错综复杂,到处都是开叉的甬道,这样贸然下去找一根火信,实在是太难。”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