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强制h/年轻熟妇人妻肉欲系列

飞购网自从2000年11月11日成立以来,从零做起,短短1年左右时间,迅速占领了国内电子商务市场的领先位置,创造了互联网企业的一个发展奇迹……”

        

梅格惠特曼翻阅着中译英过的文章,眼睛一扫,“创业平台”、“就业平台”、“购物平台”、“免费平台”等字眼频频出现。

        

“梅格,    这些刚刚翻译好。”

        

马特班内特作为副总裁,递上飞购网的资料,有从网上摘的,有从报纸找的,也有从机构收购。

        

“比起易趣,我觉得飞购才更适合成为我们进入华夏市场的跳板。”

        

“但谈判也更困难。”

        

梅格惠特曼放下文件,幽幽道:“邵评价这个陆,    说他是一个非常非常邪门的对手,一个鬼才,一个点子王,大胆,狡诈,凶狠,时而像狼,时而像狮。”

        

“那是他们没用。”

        

马特班内特嗤之以鼻,“80%的c2c市场份额,才短短一年,因为飞购网,丢掉了42%,邵和他的高层团队,能力不行,根本不是陆的对手。”

        

“马特,    这是轻敌,我们才在霓虹吃过亏,这次华夏市场,    易贝不能再吃亏。”

        

梅格惠特曼一脸认真,    华夏是不能丢的市场,因为她出征海外,对华尔街那群势利的资本,做了无数个承诺。 

        

其中,就有吃下华夏这块肥肉。

        

“如果能拿下飞购网,拿下华夏市场就轻而易举,我们也就能重回霓虹,也就能拿下亚洲市场。”

        

马特班内特这些话,说到梅格惠特曼的心坎里,在美利坚的职场里,女强人是稀有产物,她要坐稳百亿美刀市值的当家,就两个词——

        

胜利,赚钱。

        

她不接受失败,贪婪的目光投在飞购网的数据上。

        

注册用户达90万人……入驻商家数量破10万家……日均销售额超过150万……

        

“马特,你觉得这次谈判会顺利吗?”

        

“当然。”

        

马特班内特笑嘻嘻道:“易贝的品牌在华夏是所向披靡的,你忘了邵和他的团队,是怎么奉承我们的?”

        

梅格惠特曼站起身,走到窗外。

        

燕京此时乌云密布,狂沙大作,雾蒙蒙的一片,    整个天空,都是一抹浓重的土红色。

        

这场沙尘暴,持续了5天。

        

燕园也笼罩在漫天黄沙之中,但《燕京青年报》、《燕京晚报》、《光明日报》等媒体,齐聚在资源宾馆。

        

一个个戴口罩,捂得严严实实,哪怕劈头盖脸刮过来的大风,刺鼻的土腥味儿,都不肯离开。

        

不一会儿,陆飞和刘镪东下楼,在沙尘中依稀可见两辆车,一前一后停在门口。

        

后面挂着“京a54188”的奥迪a6里,梅格惠特曼、马特班内特,还有一个中文翻译下车。

        

“你好。”陆飞伸出手。

        

“你壕。”梅格惠特曼说了句蹩脚的中文。

        

两人握手的瞬间,记者忙不迭地按下快门,闪光灯星星闪闪,闪个不停。

        

陆飞做了个请的手势,把他们迎到14层,媒体想跟上去,全被京都大学事先安排的保安拦下。

        

“我是京大校报的记者,也不行嘛?”

        

男记者撇撇嘴,“怎么这样啊!”

        

…………

        

“请坐。”

        

陆飞把人请到自己的办公室,陶姚做记录,徐磊、刘镪东两人也在,飞购网一王一相一帅,面对易贝网的女王。

        

“我还以为会是你我之间的单独会谈。”梅格惠特曼惊讶道。

        

“他们都是我最信任的左右手,如果让他们出去,等于是侮辱他们。”

        

陆飞走到茶几前,“咖啡,茶,还是水?”

        

“热水,谢谢。”

        

梅格惠特曼坐了下来,打量着房间布局,想从装修布置上找到他性格的蛛丝马迹。

        

“只是我比较直率,有什么就会说什么。”

        

“我是个老实人,就喜欢说话敞亮。”陆飞亲手把热水递了过去。

        

“哇噢,那咱们就开门见山。”

        

梅格惠特曼没急着提投资,而是聊到华夏电商市场的未来前景,果断推测四五年里,一定会增长到一个160亿美刀的大市场。

        

陆飞挑挑眉,直觉很准,但还是大大低估了华夏的市场。

        

梅格惠特曼叨叨了一顿,图穷匕现。

        

“易贝想在华夏寻找战略合作伙伴,这个首选的搭档,就是你,陆。”

        

“可是你们第一时间找的不是邵亦博嘛?”陆飞化身杠精,杠了一波。

        

徐磊、刘镪东看到他们一脸尴尬,忍不住偷笑。

        

“我们的飞机在沪市降落,就近而已。”马特班内特解释。

        

陆飞也不穷追猛打,“唔,怎么合作,像你们投资易趣那样?”

        

“yes!”

        

梅格惠特曼一拍手,“易贝希望入股飞购,我们强强联合,携手拓展这个潜力无穷的市场,并且共同建立一个全球性的交易市场。”

        

“入股?”

        

陆飞早就料到,说了声“骚瑞”,“飞购网才在7月份拿到第二轮融资,我们并不着急马上进行第三轮。”

        

梅格惠特曼开出报价,本以为他们会惊喜一下,毕竟才两三个月,估值提高了整整1个亿美刀,没想到遭到嫌弃。

        

“就这?”陆飞道。

        

“5000万美刀还不够?”

        

梅格惠特曼吃惊,易趣网她要35%的股权,也才3000万美刀。

        

“陆,你想要多少?”

        

“我根本就不要。”陆飞摆摆手。

        

很多互联网企业创业初期,就透支所有资本的未来,早期过度融资,等产品天时地利人和,真正爆发潜力的时候,后继无力。

        

这才01年,上万亿美刀的电商市场,刚刚露出冰山一角。

        

5000万就想拿20%,你怎么不上天啊!

        

“钱是其次的。”

        

马特班内特说道:“飞购还会得到易贝的品牌、流量、资源、技术,还有现代化的管理制度和人才……”

        

“这些我们就更不需要了。”陆飞果断拒绝。

        

马特班内特一懵,这可都是邵亦博和易趣网梦寐以求的东西,他们竟然不要?

        

马特班内特傲慢道:“你们确定不需要吗?哼,我们易贝现在有……”

        

“350万注册用户,累计成交235万件商品……”

        

陆飞把易贝网的数据背诵一遍,数字分毫不差,连个小数点都没错。

        

“我们成立一年,就是你们的四分之一,给我三四年,也许就追平,给我五年,或许能超越。”

        

梅格惠特曼摇头,一副“我不信”的样子,“难道你不想让飞购网走向国际化,易贝可以帮忙?”

        

“你们会把海外市场让给飞购?”

        

陆飞一句话,说得她们哑口无言,然后他又“骚瑞”了一下,冷笑道:“抱歉,我只是比较直率,有什么就会说什么。”

        

这明明是我的词!

        

梅格惠特曼皮笑肉不笑,连说没事。

        

“你们当然不会让。”

        

陆飞冷笑道,“就像可口可乐、百事可乐说得好听,收购我们的汽水品牌会帮我们发展,结果我爱喝的北冰洋就这么被减产雪藏,可乐倒在华夏市场发展品牌。”

        

前世,易贝收购易趣,亚马逊收购卓越,一开始都假装只收购亿点点,然后暴露狼子野心,全盘收购,把易趣、卓越当成在华夏的桥头堡。

        

意图暴露了!

        

梅格惠特曼一惊,但嘴仍然硬,矢口否认,我不是,我没有,你怎么能凭空污蔑我们清白呢,我们易贝是带着诚意来的。

        

“这就不够坦诚了,鸠占鹊巢就鸠占鹊巢。”

        

陆飞说完,翻译一愣,张张嘴不敢说,立刻被两位上司死死盯着。

        

“他说了什么,翻译。”马特班内特道。

        

“翻译翻译,什么叫‘鸠占鹊巢’。”陆飞道。

        

翻译吞了吞口水,欲言又止。

        

陆飞面不改色,“陶姚,替他们翻译翻译,什么特么地叫‘鸠占鹊巢’。”

        

“陆总,‘特么地’要翻吗?”陶姚为难道。

        

陆飞差点把茶喷出来,“当然不用,咱们华夏是礼仪文明之邦。”

        

陶姚斟酌了下,用“特洛伊木马”延伸,翻译而出。

        

“你就不怕把我们逼到易趣网一边吗?”

        

梅格惠特曼脸色一变,“易趣有易贝支持,超越飞购是早晚的事。”

        

“在亚洲,你们在霓虹都能输掉了,在华夏你们还想赢?”

        

陆飞淡定地喝一口茶,又沏上。

        

………

        

“还没下来吗?”

        

资源宾馆门口,媒体们迟迟不走,人头攒动,突然间,人群里爆发出一个声音:

        

“出来了,出来了。”

        

记者们把目光投去,交头接耳。

        

“哇,都板着脸,脸色都不好看。”

        

“估计谈判谈崩了吧。”

        

“到底他们谈了什么?谈投资合作吗……”

        

众人议论纷纷,仍不忘拍摄,咔咔声不断,有的拍陆飞一帮人,有的拍梅格惠特曼一帮人。

        

狂风大作,沙尘朦朦。

        

梅格惠特曼啊的一声,在下楼梯的时候一脚踩空,忽然失去平衡,向前摔倒。

        

“摔倒了,摔倒了。”

        

“卧槽,谈判这么凶嘛。”

        

记者嗅到了头条热点,一窝蜂地拥了上去。

        

刘镪东啧啧称奇,“意外?”

        

“只有老天和她自己知道。”

        

陆飞勾勾嘴唇,“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她和易贝在华夏栽跟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