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好不准穿内裤主人&婢女的腿被强行打开

      

“噢?”

        

“可是我们已经没有了啊!”

        

二人眉头大皱,深感不安。

        

姜天得不到更多的丹药,会不会对他们痛下杀手?

        

“‘临界道域’中应该还有其他的银月宗弟子吧?”姜天问道。

        

二人彼此对视,顿时明白了姜天的打算,面露为难之色。

        

“阁下是想让我们,帮你寻找同门,夺取他们的丹药?”

        

“这一点,恕我无法配合!”

        

二人面露难色,并不想配合。 

        

这就等同于让他们背叛宗门,坑害同僚,以后他们将无法在银月宗立足。

        

“我只想要丹药,不想取他们的性命,但如此你们不配合……”

        

姜天欲言又止,嘴角掠起一丝冷笑。

        

二人心头大凛,知道无法抗拒对方的意志,只能屈服。

        

“我们可以帮阁下找人,但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阁下能够答应!”

        

“说吧!”

        

“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不要让我们露面,否则我们以后很难做人!”

        

“可以,我只要丹药,其他的毫无兴趣。”姜天点头答应。

        

这两名银月宗弟子立即施展某种特殊的秘术,召唤这一带活动的银月宗弟子。

        

接下来,姜天便和二人在这里默默等待起来。

        

几个时辰过后,三名银月宗弟子自三个不同的方向遁行而来。

        

“他们来了!”

        

“道友切记不要暴露我们的身份!”

        

两个银月宗弟子悄悄藏到了下方的山林之中。

        

留下姜天踏空而立,等待三人的到来。

        

收到传讯火速赶来的三人在这片虚空中一聚首,顿时愣住了!

        

“银驰、银千,你们怎么也来了?”

        

对面二人满脸惊讶道:“我们是收到银光的传讯才赶来的,银清师兄,你也是吗?”

        

“银光?不,我是被银根传讯叫来的!”

        

三人面面相觑,气氛很是古怪。

        

三人被两道传讯叫到同一个地方,而传讯之人却没有露面,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银驰、银千,你们两个确定没有走昏地方吗?”

        

银清师兄觉得,这二人也许是看错了传讯,走错了地方才跟自己碰面的。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是两道传讯的地步较为相近,或者说路径重叠。

        

导致三人在察觉到对方的存在后,下意识地聚扰起来。

        

“不会的,那道传讯我二人仔细看过,的确是在这个位置不假。”

        

“那就奇怪了,银光和银根他们两个,究竟搞什么鬼?”

        

银清眉头大皱,满脸恼怒之色。

        

银月宗弟子进入“临界道域”历练,几乎都有自己的目标。

        

他们要寻找自己的机缘和现世的重宝,像这样莫名其妙传讯聚集的情况,实在是浪费时间。

        

更让他们恼火的是,两个传讯之人到现在都不见踪影。

        

他们忽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场恶作剧,或者发生了某些特别的情况。

        

而此时的银光和银根两人,正收敛气息藏身于下方的密林之中。

        

本来就心虚的他们,看着半空中三人焦急恼火的架势,更加不敢露面了。

        

银清师兄扫视虚空,肃然道:“我感觉不太好,二位师弟保持警惕,待会儿万一发生什么……”

        

嗡隆隆!

        

虚空动荡,一道人影突兀闪现,打断了银清的话语。

        

“来者何人?”

        

“你是谁?”

        

三人盯着那人,厉声询问。

        

“三位道友稍安勿躁,在下请你们来只有一件小事和你们商量,如果三位愿意合作的话,随时可以离开。”

        

“岂有此理!”

        

“你当我们是白痴吗?”

        

银驰、银千两人厉声怒斥,当即便要动手镇压对方。

        

银清却挥手将他们制止。

        

眼前的一幕明摆着了,对方具备不弱的空间遁术,战力恐怕不在他们之下。

        

而且对方敢这么做,自然是有足够的底气和自信。

        

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阁下把我们骗到这里,究竟意欲何为?还有,我那两个同门去了哪里,如今可还活着?”

        

银清冷冷问道,周身战意蠢蠢欲动。

        

“放心,他们还活得好好的,我只有一件小事请你们帮助,其他别无所求。”

        

“说吧。”银清点点头。

        

“很简单,把你们身上所有的银月玄空丹交出来,然后就可以离开了。”

        

“银月玄空丹!”

        

“你要这种丹药做什么?”

        

银驰和银千急切追问。

        

银清皱眉道:“银月玄空丹乃是本宗秘制丹药,一向不允许外流,阁下要这种丹药究竟想做什么?”

        

姜天淡淡道:“用它做什么是我的事情,给不给,则是你们的事情,我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考虑。”

        

姜天说罢便双手倒背,静静等待起来。

        

“阁下未免太狂妄了,开口就要秘制丹药,还摆出如此架势,真以为我们是任你拿捏的蝼蚁吗?”

        

“银清师兄,不要跟他罗嗦,咱们三人随便出手,就能解决了他!”

        

银驰和银千咬牙怒斥,准备出手。

        

银清冷冷道:“阁下的要求实在让人难以从命,但如果你把我的两个同门交出来,倒也不是不能考虑。”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你说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只要银月玄空丹!”

        

姜天冷冷说道。

        

“狂妄!”

        

“找死!”

        

银驰和银千按捺不住内心的狂怒,暴喝一声攻向姜天。

        

轰、轰!

        

狂暴的轰鸣乍然而起!

        

银色掌印和拳影双双炸裂开来,虚空扭曲动荡,掀起一道银色狂潮。

        

姜天的身影瞬间便被淹没其中。

        

银清摇头冷笑,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区区一个中域武者,也敢跟他们索取丹药,真是不知死活。

        

对方的境界看起来很低,也许是刻意隐藏了境界。

        

但在他们三人面前,也只有被镇压的份儿。

        

轰隆隆!

        

银色狂潮肆虐虚空,姜天仿佛已经被重创。

        

但是下一刻,姜天的声音却在他们身后响了起来!

        

“既然三位不肯合作,那我就只好强夺了!”

        

“嗯?”

        

“快镇压他!”

        

“一起出手!”

        

姜天毫发无伤,让银驰、银千心头大惊,当即抛开轻蔑之心,认真对待。

        

银清也迅速放低了姿态,与两位同伴出手围攻。

        

一对一,姜天碾压对方并不费什么力气。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