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玩3p细节刺激爽/我都给你(H)

直播间观众或许还有心情听大佬们的趣闻, 猜测喻向阳讲的故事里的代称都指的是哪位巅峰大佬。但冰原篝火旁参加真实故事会的旅客们都快被逼疯了。

        

“船里都是海蜗牛,它们在飞快繁殖,我们无法杀死它们,海蜗牛无处不在, 就连救生艇上都是。最终我们一行人被逼的无奈只能跳海。南太平洋在赤道以南, 虽然这里的海水不像南北极那样冰冷, 但人无法在海上漂浮太久。”

        

喻向阳仍在用平静的语气讲故事:“好在阿锋在多年冒险中和一头特殊的虎鲸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南太平洋正是这头虎鲸的领地, 我们距离波纳佩岛不算远。”

        

“波纳佩岛是东加罗群岛中有珊瑚覆盖的高火山岛, 岛上植被丰茂, 是世界上最潮湿的地区之一,也是捕蝇草和吸蜜鹦鹉的故乡。岛上生活着密克罗尼亚人,以种植稻米和出产热带可可豆、面包果之类的热带产物为生*岛上设有国际机场。虽然这次我们的物资随沉船丢了大半, 但只要能到达波纳佩岛,就能在最短时间内通过空运再筹集好物资,乘船继续出海。”

        

“那头虎鲸分批将我们送到岛上。阿锋指挥虎鲸,而我则沉入海底, 沿海底岩浆凝固的痕迹前行。这些海蜗牛出现的太蹊跷, 它们不是原本就在船上的, 就说明这附近海域中极有可能存在着一大片海蜗牛聚集的巢穴。”

        

“如果不把它处理掉, 即使我们从波纳佩岛上再整装出行,经过这里时仍有很大可能遭遇海蜗牛侵袭。”

        

“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现在却没多少人听喻向阳讲故事,他平静话语声中夹杂着绝望恐惧的尖叫,这不是幻听, 而是参与故事会的旅客们真实发出来的, 因为有大堆大堆的黄绿色海蜗牛被一西区强旅客连续不断呕吐出来。

        

它们脱离了坚硬的外壳, 就像鼻涕虫似的黏糊糊堆积在一起蠕动, 泛着浓重到令人作呕的海腥味,根本不怕冰原上寒冷冰雪,一落地就四处乱爬,尤其是喜欢往人身上爬,往温暖潮湿的地方去钻,呕吐出海蜗牛的那个西区强旅客痛苦□□胡乱挥舞着手,试图剥下爬满他整张脸的海蜗牛。

        

其他旅客都没有他这么严重糟糕的反应,唯有同他一队的西区强旅客心里一咯噔,鲍比在恢复记忆后欺骗重伤过归零的阴阳蝶,甚至差点把他再次杀死。今天他被记仇的阴阳蝶连番针对,蝴蝶在他体内产卵繁衍,孵化出的幼虫爬遍他体内每一处内脏,甚至入侵了他的大脑。这让鲍比变得疯疯癫癫精神彻底失控。

        

恐怕正因为这种潜在的心理阴影,他才对能入侵人体在人体内产卵繁衍的海蜗牛格外敏感!鲍比疯了根本无法让他冷静,无法终止他的呕吐旅客们只能自救。 

        

然而喻向阳一笔带过的‘虽然我们遭遇了飓风、暴风雨、巨型海怪、海底火山爆发和一些幽灵舰队’虽然没有详说,让弱旅客们无法具体想象,却让强旅客们在想象中经历了难以言说的危险与恐惧,尤其是真实故事会中无法使用攻击性、防御性的称号。

        

就连昔日巅峰旅客都不能杀死它们,在身体精神遭受双重打击下他们根本无法杀死这些海蜗牛,甚至连阻止它们都做不到。

        

“啊啊啊啊——呕,滚开,滚开——!!”

        

哗啦——

        

大堆大堆的海蜗牛被鲍比呕吐出来,他惊慌尖叫着痛苦呕吐却无力阻止,黏糊糊的海蜗牛钻进了他鼻孔,耳孔甚至是眼睛里!他眼珠爆睁,像金鱼一样恐怖凸出眼眶,隐约能看到两只海蜗牛在他眼珠里爬来爬去,大量黄绿色的浓稠粘液从它们腹足处分泌出来,里面包裹着一串串犹如海葡萄般细小的圆球,聚集在一起形成卵囊。

        

群居在一起的海蜗牛侵入了温暖潮湿的人体,并开始产卵了,这恐怖场景比海蜗牛吃人更让人恐慌,肆虐的海蜗牛引起一连串的尖叫。

        

“别过来,滚啊别过来!”

        

此刻篝火旁出现滑稽却惊悚诡异的场景,无数旅客挪动着身体拼命想远离这群黄绿色的海蜗牛,却根本无法站起身来逃跑。能在真实故事会中站起来的只有三种人,讲故事者、精神崩溃逃入黑暗中的淘汰者和丙导!他们只能坐在地上挪动身体,根本不比海蜗牛蔓延的速度快多少,尤其是那人还在不停呕吐。

        

篝火照亮的区域本就不大,短短一两分钟海蜗牛就已经占了近四分之一!要是他像喻向阳故事中说的阿橙一样呕吐十五分钟,不,他顶多再呕吐五六分钟,数量庞大的海蜗牛就能把人逼的无处可去!就像董阳一样,讲故事的喻向阳无法意识到场中情况变化,旅客们只能寄希望于海蜗牛快点杀够五个人,让真实故事会快点结束。

        

然而变成雪貂,第一时间窜到篝火旁,两爪搭在胸前立起身体的安雪锋望着逐渐失控的场景,一张毛绒绒小貂脸上表情十分凝重。

        

他当然清楚记得这场前往南太平洋拉莱耶的旅程中发生的种种事迹,也知道喻向阳重点想讲的是什么。只要讲到那,到时候他们反能利用篝火幻象的力量去影响小魔女和黑天使的旅客,在他们心中种下种子,而污染会潜移默化转移到这两个导游身上。

        

等到那时就能真正试探出她们究竟有什么后手,就算一时半会没有成效,也能在她们灵魂中种下呓语的种子。这样一来就算他们交换旅程,不在卫洵身边,就算巴别塔信物真被黑寡妇设计的出现在冰岛,到那时那种恐怖的污染会与北纬三十度之力相冲,局势将被彻底掌握在他们手中。

        

然而这次就连安雪锋都没想到,那西区强旅客竟然会对海蜗牛那么敏感!鹿书橙又不是傻子,她能主动吃的东西不正说明没有能危及生命的杀伤力吗?喻向阳不也说了没有一个人受伤?这些海蜗牛们虽然长得恶心,生命力极其顽强,会寄生在人体内,还在人体内产卵,但确实不会杀人啊。

        

不会杀人又不会影响人的神经,有必要这么害怕吗?但现在局势已经彻底失控,海蜗牛恐怕很快就会遍布整片大地,如果所有旅客都被海蜗牛严重寄生他们不可能再讲什么故事,却也不会死人,到那时这场晚间故事会就彻底毁了。

        

安雪锋见血色篝火燃烧的越来越旺盛,篝火只上卫洵站起身来,安雪锋心知旅社绝对会出手干预。到现在他也无法提醒喻向阳,只希望他快点讲到重点。

        

然而哪怕篝火边已经彻底乱成一团尖叫声连连喻向阳都听不到,他还按照原本的语速,不紧不慢讲到:

        

“终于,当漂浮在海面上的同伴大半被虎鲸送到波纳佩岛,它快要来接送我时,我在海底最深处岩浆喷溢形成的海底裂谷中,发现的海蜗牛的卵囊。它们一簇簇一丛丛如福寿螺卵般攀附在岩壁上,越往裂谷深处卵越密集,到最后岩壁几乎无处下脚,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卵囊,它们韧性十足,即使脚踩在上面都不会破碎,我用骨刀碾碎了些,卵囊如充满颜色水的气球爆开,溢出黄绿色的水雾,弥漫在深海中。”

        

“这片水雾就好像是传说中蜃吐出的蜃气,在海中飘荡着凝成幻象,我看到一座犹如小岛般的巨石堡垒,它由巨大的,高到让人目眩的绿色石材建造而成,这座堡垒有宏伟的石像,华丽的浮雕,但它的却构造完全违背人类认知中的任何建筑,是种不属于地球的,来自群星之外的扭曲怪异感,畸形扭曲到让我胃部痉挛想要作呕。”

        

“这种建筑不应该出现在地球上,我的心中升起浓烈的厌恶感,恨不得毁灭眼前看到的一切,我用骨刀疯狂斩向堡垒,用机枪扫射,子弹飞溅反弹到我身上,正常人肯定死了,但我骨头够硬,子弹伤不到我,只是让我猛地清醒过来,就见前方厚厚堆积的海蜗牛卵囊全都被我打烂了,海水被染成浓郁的黄绿色,卵囊之下我看到成千上万蠕动的海蜗牛,它们厚重的粘液遍布整个海沟。”

        

“用刀和子弹是清理不掉的,虎鲸也不会想吃这些东西,我叫下来阿卫,它豢养的火蜥蜴在海沟中喷出熊熊火焰,把海蜗牛烧的一干二净,被它们淹没的事物这才终于显现出来——那是一尊斜倚在海沟深处的无脸绿色石雕,它上面没有半点藤壶海藻之类的海底生物,光洁如新,就好像是刚沉入海沟似的,但却给人以一种强烈的不洁感。”

        

“它不是人,也不是人能想象出的生物,我只能说它非常邪恶,非常非常邪恶。这是只有强者才能体会到的危险恐惧感,在看到它的瞬间,阿卫和我就明白,这就是导致这片海域中海蜗牛变异的源头,也是我们要找的东西——”

        

嗯?

        

正要说到关键之处时喻向阳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无法再出声。这是怎么回事,他才讲了五分钟啊,难道人已经死够了?这不应该……

        

“啊?”

        

当喻向阳从故事中脱离,目光再回到篝火故事会中时,眼前的场景让他也忍不住失声。就见旅客们全都可怜巴巴挤在篝火最西边,身上沾满了难以形容的黄绿色粘液。雪地上,篝火旁,他身边,到处都是散发出浓重海腥味的海蜗牛粘液。

        

不远处有个呕吐到虚脱的西区强旅客,他看起来非常糟糕,鼻孔耳朵眼都大了一圈,浑身上下沾满了黄绿色的粘液,他颤抖着喘息着,眼神中流露出恐惧后怕的表情,但即便他看起来特别糟糕也没死没疯——听众们一个都没死。

        

不会吧,不会这些人全被海蜗牛给吓成这样吧?它们真的就只是生命力顽强又能生的蜗牛而已啊。

        

无法理解的喻向阳沉默望向安雪锋,却看到他正看着篝火之上的丙导。喻向阳顺势望过去,表情忽然一肃。而一些难以忍受沉默,想尽快结束真实故事会等待丙导宣布下一个讲故事者,而望向他的旅客们被吓了一跳!

        

就见位于火焰之上的竟不再是人,而一头恶魔!它弯曲的恶魔之角位于雪白发丝两侧,遮天蔽日的恶魔之翼在身后展开,恶魔长尾有一搭没一搭的搅动着火焰。黑红血色的火焰萦绕在他的身边,犹如地狱中的魔焰,衬得他就像是从深渊中走出的魔王!

        

丙导彻底异化了,他的SAN值竟不知何时降到了1点!

        

周围发生了什么事丙一并不清楚,当喻向阳提起阿锋的虎鲸伙伴时,他下意识想到了卫洵变的虎鲸。随后那股缠绕着他的疯狂暴虐的情绪将他彻底包围,让丙一陷入了喻向阳的故事中,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深海中的喻向阳和肩膀上立着红蜥蜴的阿卫。

        

红蜥蜴?它看起来更像是一头火龙。

        

正想着的丙一隐约听到他们交谈的话语声。

        

“这种石料很特殊,看起来像是拉莱耶城里的雕像。”

        

“哦上帝,雕像后面好像有文字,我们发现了重大线索!快快,快把雕像一起抬回去。”

        

拉莱耶?克苏鲁神话中克苏鲁沉睡的城市?这是真实存在的吗?阿锋他们真找到了拉莱耶?

        

断断续续的思索中丙一感到自己的意识在抽离,他无法再沉浸在故事中太久。然而他太想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丙一不惜一切想要留下来,渐渐地一缕火焰在他身边燃烧,它极其微小,似有似无,却让丙一逐渐远去的意识再次凝聚起来。

        

这是洛基的火焰!但洛基的火焰为什么会在这时燃烧?而且——这似乎不是他体内原本的洛基火种!

        

当这缕细小火焰融入丙一意识中时,丙一恍然大悟。原来洛基不仅是火焰、诡计与谎言之神,更是故事之神!这权柄远不如他其他权柄要出名,更比其他权柄要弱小的多,在丙一掌握火焰与诡计权柄之后,在他处于‘真实故事会’这一场景中,尤其是喻向阳讲的这个故事似乎蕴含着极其强大的力量,能变相增强他的力量。种种因素融合在一起,才让故事之神的权柄竟被水到渠成,演化而出。

        

虽然它目前还极为弱小,根本无法和之前融合的洛基残缺火种相比,却也能让丙一留在这个故事中了。

        

雕像似乎在被搬动,丙一的视角随着喻向阳和阿卫一起浮上水面,最终到达了众人落脚的波纳佩岛。为了不影响当地人的生活,十二人在远离人群的岛中热带雨林深处搭建起临时住所,在等待空运物资到来的同时研究起这尊雕像上的文字。

        

这边信号很差,哪怕卫星电话都无法和远方的阿白联系。好在同行的刘哥也还算擅长破译这些文字,而阿锋精神时时处于疯狂的边缘,更容易与雕像共鸣。丙一能感到阿锋经常站在雕像边沉思,丙一能看清他挽起袖子露出的精壮小臂,能看到他肩头上停着的猎鹰,能看到他擦拭长刀,却无法看清他若隐若现的面容。

        

只知道这人非常受同伴信赖,既疯狂却又可靠,即便是被他暴揍过的阿橙对他也是信赖亲近多过恐惧。如果他是正常人应该是非常优秀的首领吧,但那也就太正常了。阿锋这种在疯狂与理智边缘徘徊,游走在精神濒临崩溃间的浓重矛盾感与危险感更能吸引丙一。

        

有时候他甚至有种被阿锋凝望的感觉,明明是故事中从未见过的人,但阿锋的精神却缠绕在他的精神中,原本狂躁暴虐的情绪难得平静,就如午后酣睡在兄弟身边的雄狮,享受着片刻的安宁。这种明明十分陌生,却又隐约熟悉的感觉让丙一的心脏不规律的跳动。

        

心跳一声重过一声,就好像心脏中有什么活物在被吸引着,想要挣脱束缚苏醒过来。冥冥中丙一似乎听到了什么呓语声,是这尊绿色、疑似来自拉莱耶的石像在吸引着他!那是什么?正当丙一好奇想要继续沉浸下去时,缠绕着他的那股暴虐精神却躁动起来,它轻柔却不容拒绝的包裹住他,要将他送出去。丙一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快,就好像有只蝴蝶在他心中振翅,要破茧而出。

        

但最终它还是没能抵抗过阿锋的力量,再次陷入沉睡。连带着丙一一起被送出了故事中,思绪沉入黑暗之际丙一隐约听到了阿锋似乎对着他说了什么,他不知道故事中的阿锋望过来一眼,仿佛透过雕像,看到了什么东西。

        

* *

        

几个月前,波纳佩岛深处热带雨林中。

        

“安队最近状态怎么样?”

        

入乡随俗的大卫蹲在砍倒的树桩上端着碗,拍死几只蚊子,一边等吃饭一边给自家火龙喂木炭。来波纳佩岛一周就下了一周的雨,火龙很厌恶过于潮湿的环境,精神恹恹难受得很,但却不如安队的精神状态更让人担心,他没日没夜的呆在那尊从海底深处带回的拉莱耶雕像旁沉思,着实让人担心他的精神状态。

        

“我之前感觉还好……但现在觉得有点问题。”

        

鹿书橙叹道,给大卫盛了满满一勺烤鱼,烤鸡外加几个当地的烧芋头和马蹄螺熬得汤。再简陋的食材她都能做出无与伦比的美味,然而一听安队精神出问题大卫哪还顾得上吃饭,吓得直接跳了起来:“走走快去看看,他要在这会疯了咱们可都得玩完,到底怎么回事啊?”

        

“你知道前两天有只蝴蝶飞落在了雕像上吧。”

        

鹿书橙担忧道,压低声音:“安队这些年基本见蝴蝶就掐死,尤其那只蝴蝶还是蓝紫色的,你懂我的意思……”

        

“他把蝴蝶掐死了?不对,他没掐死蝴蝶??”

        

“不仅如此啊。”鹿书橙苦着脸:“我,我送饭的时候听到他在跟蝴蝶聊天,还给它起了名字!”

        

“给它起了名字?安队疯了吗??”

        

大卫一听顿时大惊失色,安雪锋怎么可能干这种事啊。但当他们走到雨林深处,大卫亲眼看到安雪锋背靠着雕像,摘下作战手套,目光专注望向指尖上停着的蓝紫色蝴蝶时,他觉得这个世界简直魔幻了起来。发疯的安雪锋他可惹不起啊,大卫和火龙一起缩头甚至想躲,但安雪锋却早已发现了他们的到来。

        

“你们来了。”

        

安雪锋冷淡道,手指一抬,随意把蝴蝶放飞了出去——等等?放飞了出去?他不再把蝴蝶捧在手心里了?随后大卫和鹿书橙不敢置信地看着安雪锋直起身,离开了那座拉莱耶的雕像。

        

“雕像上的信息我破译出来了,是张记录着《波纳佩圣典》魔法书位置的宝藏图,宝藏就在这座岛上。”

        

“《波纳佩圣典》?竟然能找到这本魔法书吗!”

        

大卫立刻高兴起来,期期艾艾望向安雪锋,魔法书跟他一系列称号都很配!波纳佩圣典更是克苏鲁神话中非常重要的一本书,相传它是旧日支配者刚塔诺梭的大祭司伊玛什—莫和他的继任者们以古代姆(Mu)大陆的纳尔卡语书写而成的,写在被特殊处理过的芭蕉叶上,用一种灭绝的植物纤维装订而成。书上记载着克苏鲁及其眷族以及深潜者的相关信息*

        

如果他们真能找到这本书,对接下来探索拉莱耶绝对大有帮助。而在队伍中,大卫确实最适合掌握这本书,安雪锋从来不是吝啬的人,回去后就利落把破译出的藏宝图画了出来,交给大卫。大卫真的高兴极了,连连夸赞安队实在是英明神武,理智冷静,完全没有半点发疯的样子。但大卫这人一高兴一放松就容易管不住嘴,秃噜道:

        

“安,你给蝴蝶起名字了?哦我真没想到你会给蝴蝶起名字,它叫什么?你怎么又放走它了?你……咳咳咳咳!”

        

大卫被安雪锋一拳揍弯了腰,咳嗽的涕泪横流狼狈不已。安雪锋活动拳头,骨节咔咔作响,冷酷道:“太久没活动筋骨了,你想跟我陪练?”

        

“Nooooooo——!!”

        

大卫大惊失色连忙喊停,再不敢提什么蝴蝶的事,其他队员也说说笑笑,为安雪锋恢复精神而高兴不已。八月十号,他们再度乘船起航,前往克苏鲁神话中的拉莱耶。桅杆之上,望着波涛起伏的大海与海中隐隐浮现起庞大扭曲身形的恐怖怪物,蓝紫色的触手狠厉拍打海面掀起惊涛骇浪,安雪锋却又想起了那只停落在他身边,给他以特殊感觉的那只蓝紫色蝴蝶。

        

他有预感,他们终将会再次见面。

        

* *

        

“……死在那座黄金蜘蛛城的降头师和巫师蛊婆简直难以计数,他们的人头被割下来,血流成河被蛊虫反噬,然后通通都被占婆王朝的邪恶大祭司炼成祭祀的贡品……”

        

丙一恍惚中从故事中清醒,刚睁开眼就听到有人在用外文讲什么故事。他一时间听不清楚,脑子里嗡嗡作响,时而是蝴蝶振翅的声音时而是阿锋的话,阿锋说的‘弹头儿’似乎是他给蝴蝶起的名字,然而丙一却觉得他好像是在对着他说话。

        

这可能吗?阿锋只是故事中的人而已,他们怎么可能隔空对话?但丙一却觉得以阿锋的实力,说不定真能有什么特殊的感知。他下意识按住自己的胸膛,蝴蝶振翅声仍响彻耳畔,仿佛震响在灵魂最深处。

        

他的心脏深处,难道真藏着一只蝴蝶。

        

阿锋这人究竟是谁,他还活着吗?他现在又在哪里?

        

这个世界上知道的越多反倒越让人感到自己原来的知识有多贫瘠,蝴蝶振翅声逐渐消失,丙一终于彻底清醒过来,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结束故事会去跟喻向阳谈谈阿锋了。然而似乎被他‘虚弱’捂住心口的动作激励,那说话的声音越发激昂起来,口水狂飞。

        

扎克心跳砰砰作响,他虽然是西区强旅客,却是晕倒羊队里的,实力只能说不弱,甚至比不上昨天被丙导打死的那两个旅客强。刚才他也在绝望尖叫着躲避海蜗牛粘液,精神却没被污染多少,理智还在,从发现丙导SAN值几乎归零时他就立刻认为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可以说只要再随便讲一点什么,就能让丙一SAN值归零!这样就能独揽今夜晚间故事会最大的奖励,并且彻底结束这场故事会了!

        

扎克原本算是个冷静的人,但喻向阳的故事终究对他的精神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在全场寂静时他毫不犹豫站起身,直接开始讲故事。为了能最大程度影响丙导,扎克绞尽脑汁,选了个东南亚黄金蜘蛛城的故事来讲,在他看来都是亚洲这种东西都是相通的。

        

他这故事讲的是古占婆王朝遗迹中神秘的黄金蜘蛛城,又有食人水蛭和惊悚离奇的巫师与降头师,确实很恐怖很有代入感,幽灵船长队里一个东区弱旅客被他活活吓疯冲入黑暗了。扎克立时讲得越发激情洋溢,在发现丙一仍一动未动后他灵光一闪另辟蹊径,着重讲一个蛊婆在故事中遇到的种种惨状。

        

苗芳菲是丙一队里的队长,她要是发疯死亡说不定很大可能会对丙一造成一些影响。这点影响就是压倒丙一SAN值的最后一根稻草!果然,在他讲述故事下苗芳菲的表情很快就变得难看起来,额头青筋直冒,牙关紧咬,像是在忍耐压抑着什么。

        

发疯把,发狂吧,扎克盯着丙一只剩1点SAN值表情近乎发狂,尤其当看到丙一终于睁开眼时,他心中狂喜,几乎要宣告自己的胜利了!

        

然而同样紧密关注丙一状态的安雪锋和喻向阳在看到他睁眼后,心情却是一松。两人都完全没把发癫的扎克放在心上——他还能看到苗芳菲,看到被吓疯的旅客和丙导,就说明他不是正常的‘讲故事者’,没有丙导主持擅自开始讲故事,完全不符合故事会的规则,恐怕会遭到惩罚或反噬。

        

“扎克故事无效。”

        

果然,丙导开口第一句话就让扎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近乎发狂的质问为什么。但丙一完全没理会他,他环顾四周,露出一个微笑:“接下来的真实故事,由我来讲。”

        

经过董阳和喻向阳两人的故事,丙一已经大致弄清了规则,有了故事之神的火种,他对故事的敏锐程度提高了不少。

        

从生活中入手,真实感更强;故事的主角可以是自己,也可以是旁人,一切和故事有关的手段都可以施展,譬如喻向阳故事中有旅客听得呕吐后,这种呕吐的气味反倒让更多人沉浸到了故事里,就像是5D电影的概念,从视觉听觉触觉等几方面都带给观众们最真实的体验。

        

精神方面的危险比物理层面的怪物要更让人崩溃;在平淡的描述中冷不丁讲述危险,吓人一跳的效果比直接开门见山要更好……

        

种种技巧丙一了然于心,他已经想好要讲什么故事了——丙一手探入袖中,暗中握住雷神之锤。他正准备讲今天发生的,最新鲜的故事,从雷神威胁说要‘杀了他’讲起,再抛出雷神之锤,给听众们最真实的‘触觉’体验,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神器。

        

这计划很大概率能成功,但不能一开始就直接了当,直接说北欧神话恐怕会让人产生防备心。毕竟队伍旅程景点都在北欧,或多或少应该也经历过了。

        

丙一想了想,就没有像董阳和喻向阳一样直接说‘这是哪年哪月发生的故事’,而是道:“小的时候,哥哥为了哄我睡觉,曾给我讲过很多的各国故事,神话传说,我从没想到有一天我会亲身经历……”

        

从亲人讲故事哄睡觉入手够日常吧,绝大多数人从小应该都有这种经历吧,丙一自觉这个开头很完美。然而进入‘讲故事者’角色的他根本没注意到全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脸上甚至是喻向阳和安雪锋都露出了难以名状的表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

        

凄厉尖叫声中,刚才还疯狂想让丙一SAN值归零的扎克精神彻底崩溃,他竟然妄想陷害丙一!这可是丙一,嬉命人会给他讲睡前故事的丙一!呵呵,哈哈哈,他疯了吧,一定是疯了吧。

        

尖叫声中扎克疯狂跑入了黑暗中,篝火燃烧噼啪作响,现场再次陷入了寂静中,只回荡着丙一讲故事的声音……

0

更多精彩